我在遮天修永生
小說推薦我在遮天修永生我在遮天修永生
------
“教主,教主。”
源王长子见天上一道神虹落在了纯阳镜前,急忙赶来。
“何事?”
罗墨倒是不急的,除非至尊这个时候出来喝下午茶,不然这世上没有多少事情能够让他担心。
“一个无主的神土出现了,但是消息流传了出去,有许多人都赶了过去。”源王长子快速说道。
他知道罗墨收集神土的目的是为了源术更进一步,如果罗墨能够成功,他们源天教就相当于多了一尊相当于圣人王的强者坐镇,因此源天教上下都很关心此事,一切对教主有益的事情都放在第一位。
“什么样的神土?”罗墨不慌不忙的问,同时将碧龙潭龙珠镶嵌到纯阳镜上。
第五颗。
这是第五颗神土宝珠,当它落位,整个纯阳镜都产生了一些变化。
虚空扭曲,整个源天教都一股无形的元气之火燃烧了起来,八殿九宫都被囊括在内,天地好似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炉。
罗墨打出一大片的源天神纹烙印虚空之中,以天地为炉,阳气为火,淬炼万物,造化万物。
这是因为制造阳气的神土已经超过了一半,九片神土已经有五片落位,阳气的比重发生了变化。
阳气多余其它所有的天地精气,又因为纯阳镜中仿照永生法布置下的源天神则纹络,顿时点燃了阳火,而纯阳镜连接着整个源天教的源天神纹,便将这种效果扩散了出去。
毕竟纯阳镜上每一种神土覆盖的范围都不小,虽然现在只是纯阳镜上的一颗颗宝珠,但仍能影响广阔的地域。
整个源天教都感受到了灼热的气息,他们一呼吸,元气吸入体内,像是燃烧的火焰,异常的活泛,将他们从涌泉烧到天灵,这股阳火煅烧,让他们全身的血气神力都沸腾了起来,在这种剧烈的变化中,身体内的杂质和轻灵的神力纯净的血气比起来显得那样格格不入。
他们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这种阳火让他们可以窥见自己平时不能发现的杂质,此刻排出体内,让肉身变得更加无垢,这是大好事。
他们赶紧静下心来修炼,享受着无形阳火锻体的好处,蒸干体内的杂质,锻炼肉身,纯净神力。
单单是这样一个变化,就让源天教不输于其它任何神土了,等于一个超级修炼加速器。
源王长子就在旁边,切身体验了纯阳镜的变化,知晓了这种事情对于整个门派的好处,心中自豪感倍增。
这就是源术啊!
修人体秘境的修士,其传世圣兵只能是护道,而源器圣兵,蕴含天地神土的造化玄妙,有种种不可思议之能力,就好像之前的飞龙湖和炎湖山。
现在更有源天师的纯阳大道,无形阳火。
以此修炼,修炼速度必然更快,根基必然更加稳固,时刻以阳火淬炼己身,如一面神镜时刻映照,将杂质剔除。
五颗宝珠就已经产生了无形阳火,若是整个纯阳大成,又该是怎样一番场景?
不过他也没忘记罗墨的问题,回答道:“是一条弱水河。”
“弱水河?倒是少见。”
罗墨看着纯阳镜,心里思筹,九分之五,阳气过半,产生了无形阳火。
若是凑齐了六阳,便可以开始着手炼制六阳之气,六阳之水,虽然比不上纯阳之气纯阳之水,但也是一种极佳的修炼资源。
六阳之水他不会卖,因为太难得了,他自己都缺少,这才是永生法的正确食粮。
“这消息是单卖给我们的吗?”
源王长子立刻回答道:“不,是偶然出现的消息,被我们得知了,现在八殿九宫,我教一半的大能都已经前去打探消息,争夺神土,只等您前去收弱水为己用,炼化为源器。”
罗墨点点头,原来是野生的。
“摇光那边有新的消息传来吗?”
黑袍剑仙
“还没有。”
“嗯,那我去看看。”
罗墨现在急需炼制六阳之水试试效果,因此这个野生的弱水他要了。
不过在走之前他对源王长子说到:“你在纯阳镜下修一座塔,引无形阳火聚于塔中,塔分数层,威力各不相同,适合不同境界使用,就叫纯阳炼气塔,方便弟子们修炼。”
“是,教主。”
源王长子领命而去,立刻准备动工,布置源术纹路,炼化各种材料。
虽然这种事情让罗墨来很快就能做完,但也要给下面的人一些锻炼的机会。
成为源地师,他们其实已经可以炼制源器了,只是不如源天师的源器罢了。
建一个修炼用的纯阳炼气塔,也算给他们积累一些经验。
接下来,罗墨便马不停蹄的动身,毕竟他作为化身,任务就是在本尊闭关修炼的时候跑腿,如果能够在本尊突破到斩道境界时集齐九大源器,那就再好不过了。
“应该差不多。”
化身很有信心,毕竟本尊的气运已经积累得十分雄厚,妖族,摇光,源天教,三大势力都很兴盛,他想要什么,应该都不难。
……
弱水。
这个世界的很多古籍都有记载,是一种可以消融神力的水,修士掉进去也会沉底。
但很多古籍也记载了如何使用弱水炼器的方法,这倒是遮天世界不常见的,毕竟他们一贯喜欢仙金神玉神铁等物。
弱水炼器,一般炼水雾纱衣,山河图之类擅守的法宝,可以消融神力,敌手攻来全无用处,神力打进去如泥牛入海,消失无踪。
这样的好东西比碧龙潭之类的特殊神土要更受欢迎,毕竟这里很少有人修炼毒功。
弱水所在的地方靠近西漠,是中州和西漠接壤之地,平日里少有人烟,但是今天却来了许多人,全部是仙台境界的大修士。
足够强大的修士才能够接触和炼化弱水为己用,普通修士没有靠近,因为这里的地势封锁禁空,不到仙台连飞行都不能,是一片压制严重的神土。
此时,这些修士分段站在岸边,汲取一条长河之水。
一干仙台境界的修士,神力强大,足以移山,但是在这里一次却只能汲取很少的水到手中,神力化出几十丈的匹练贯入河中,在飞快的消融,他们只能抓紧时间抢出一点点水。
神力在弱水中消融极快,他们几十丈的神力回来时往往只剩下一个不锈钢盆那么大了,只能取来很少的水。
这些是仙一的修士,只能站在岸边汲取弱水。
一个一把年纪的老修士,见这样的效率实在是太低,便从众人立足的一块大石上跳下去,落到了岸边沙地上,想靠近一些,缩短距离,这样也能取到更多的水。
但是刚刚走出几步便发现了不对,他脚下的沙地在流动,明明是河岸,但是湿润的沙地中,水却一点没有起到粘合的作用,仿佛润滑剂一般。
他顿时沉陷了下去,想要往外抽身却来不及,身下的沙地仿佛一个黑洞,身体涌出的神力全部被沙地中的水分吸收。
吸收了神力的水分蒸腾,沙地中响起了咕噜噜的声音,加剧了沙砾的运动,这名老修士顿时沉陷得更快了。
“救命!救我!救——”
他刚刚挣扎两下,想要驭使神术腾空失败便直接被吞下下去,好似沙地下藏着一只饕餮。
岸边的其它修士面面相觑。
“我实在古籍中看到弱水旁的沙滩不能立足,才站在石头上的,没想到流沙竟然如此厉害!”
“是啊,这弱水超出常理,吸饱了水分的沙砾竟然如此恐怖,比沙漠中的流沙还要恐怖。”
“越挣扎沉陷得越快,越催动神力就越会被往下拖,他若是不着急,我们还能施以援手,以隔空拉他一把,但沉下去了那就……”
沉下去那就没办法了,他们拉不了,不可能掘开这里。
一群仙一的修士只敢站在岸边的大石上汲取弱水,见到了岸边流沙的奇景观之后都更加小心了。
而在弱水上游,压制更为严重的地方,有几名修士驾驭着玉舟对峙。
“诸位可是太过分了些?”
源天教中八殿九宫少阳宫的宫主喝到,因为眼前这些人竟然想要掘水脉之根。
一人不在乎的笑道,“这神水无主,我等取用,有何不可?”
“弱水随你等取用,但水脉之根不可动!”离宇殿的殿主也喝到。
他们此来,是为了给自己教主寻找神土,如果被这些人取走了水脉之根,这神土也就废了。
其他人并不是源术师,只想要取走弱水最宝贵的一截。
“我一生行事,何须他人指手画脚!”
一道魁伟雄壮的身影出现在了一条玉州上,其他人都恭敬的让开位置,属于斩道王者的气息威压而出。
这是一个男子,银发赤瞳,眉心有一弯月印记,穿银色皮毛大衣,有几分雍容姿态,看来的眼神却又嚣张霸道之极。
源天教这边的人一窒,没想到竟然有斩道王者看上了弱水!
弱水的水脉之根可媲美圣人级材料,的确足够让王者动心了。
此人一出,顿时让出了源天教的其他势力也皱眉,因为他们先前的打算是大家一起联手施展神力迫开弱水,寻到水脉之根,到时候水脉之根归谁各凭本事。
但谁承想出现了一个斩道王者,顿时让场上的力量变得不均衡起来,他们也很难和一尊王者竞争。
“还请前辈给我源天神教一个面子,不要动这弱水水脉,我源天教定有重谢。”
坎宇殿店主是拓跋家族的老祖,掌握诸多资源,因此敢如此说。
毕竟教主为了一则消息都能花五百万斤源,不差源,只要能够用买下来,一切都好说。
“源天教算什么东西?不过是凭借区区旁门左道罢了。”那名王者不屑道。
拓跋殿主闻言勃然大怒,“你又是哪里来的,竟敢轻视我源天神教!”
“轻视有如何?”
这名王者嘴角轻笑,露出尖锐的犬齿和一口参差深白的牙齿,赤色的瞳仁中却迸发出杀意,立于玉舟之上悍然出手,挥动手掌,虚空被血色的爪痕撕裂,吹散了弱水上的茫茫水气。
尽管爪痕在穿过弱水之上的茫茫水气抵达源天教众人这边时已经小了一大圈,但仍旧散发着可怕的杀戮与毁灭气息。
“旁门左道?”
轰!
弱水翻腾巨浪,一道水墙立于身前,拓跋殿主看着血色爪痕穿透水墙到了自己面前,却微弱得像是一阵风,只吹动了他的胡须。
“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源术!”
坎宇殿的拓跋殿主,虽然一把年纪了,此刻却毫不畏惧和一个斩道王者对峙。
毕竟,源术师在任何神土龙脉之上,战斗力是不可以用常规方式计算的。
罗墨已经到了,毕竟他的速度很快,但是他没有现身,打算看看热闹。
“一条二哈吗?”
罗墨一眼便看穿了那名斩道王者的真身,并非人族,而是太古族,身上有那种被神源封禁的气息,躲过了一段岁月。
太古族不少,这种像二哈的种族应该是某种神狼,罗墨也懒得去调阅俘虏的记忆,反正惹到了自己,过段时间就上门邀请它们全族入教。
他只是想看看自己源天教的人实力如何,从自己的源术中领悟了多少。
拓跋殿主老当益壮,神勇无比,竟然主动朝着太古族王者攻去。
他飞出了玉舟,这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要知道在弱水之上极有神土的自然道则压制,难以飞行,还有蒸腾的弱水水气,消融神力,没有以古法炼制的玉舟横渡,就算是王者也坚持不了多久。
有危险的神土,一般只有圣人才可畅通无阻。
而拓跋殿主脱离了源天教的玉舟直接飞了出来,他一步一卦象,乾坤坎离震艮巽兑,八卦在他身边不断流转,每一卦都在演化,天地水火雷山风泽,每一种卦象都演化出一个小世界来,好似人体秘境法的异象。
八象世界在拓跋殿主身边流转,一步之间,世界张合,好似缩地成寸,爆发出极速。
拓跋殿主人老心气却高,一步朝着那太古族王者踏去,乾卦闪烁,演化出一方天宇震落,要活活踏死他。
太古族王者感觉到了不对,这老头子的源术竟然这般厉害,几乎不弱于他了。
“啸月拳!”
他打出一拳又一拳,和一片片震落的世界对抗,八卦演化出的世界重逾万钧,每一方小世界都像是真实的一般,落下时直震得他手臂发麻,脚下的玉舟不断摇晃。
“竟然势均力敌!”
“拓跋老头竟然这么厉害吗?”
“源术竟然有这么强大的威力?”
围观群众都很不解,毕竟源天教创立不久,他们还没有对源术的威力有一个确切的认知,只知道有一个媲美圣人的源天师。
但没想到,其它源术师竟然也可媲美斩道王者了,源术一脉人才济济啊!
势均力敌?
罗墨却不这么认为。
毕竟拓跋殿主只有了大八卦术演化出来的那部分源术,大龙相术他可还没用呢。
更何况这里是对源术有利的战场,一个初入王者境界的太古族怎么可能打得过源地师,尤其还是跟他学习过的源地师。
一直被对方踏在脚下,虽然还未受伤,但也让这个古族王者羞怒到了极点。
他堂堂王者,竟然被一个修旁门左道的王者踏在脚下,实在是奇耻大辱。
“我要撕碎你,生吞你的血肉!”
他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只数十丈高的银色神狼,眉心有弯月的印记,一双眸子如同灌注了鲜血,煞气逼人。
“原来是一只畜生。”
拓跋老殿主嘴下不留情,同时终于施展杀手锏。
他的背脊处飞出了一条大龙,由源天神纹构成,活灵活现的摇头摆尾,一时间下方弱水沸腾,一条条水龙从弱水河中冲出,纯净的水龙躯体上源天神纹闪耀,如龙鳞贴合。
“坎震乾离……”
拓跋长老结出了奇怪的印法,这很明显不是罗墨教他的,应该是他自己悟出来的东西。
上百条水龙缠绕向了巨狼,水龙躯体中竟然带有丝丝雷霆,死死的锁住了巨浪,即便它拼命挣扎也不能拜托。
随后,一尊巨大的水盖,由数十条水龙交织形成,震落下来,将巨狼包裹在最中心,如同一尊透明的神炉。
轰!
水气被点燃,水龙构筑的神炉中有源道之火熊熊燃烧,茫茫弱水河上,巨狼的凄厉叫声传遍,见者触目,闻者惊心,源术明天地万物,源道神火可炼一切,源帝布下来的大阵,就算是准帝擅入也会身陨。
下游,那些在岸边汲取弱水的仙一修士听到这凄厉的嚎叫声不禁恐慌起来,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是他们不敢前去,因为那里压制太严重了,以他们的修为过去会很危险,只能在这里老老实实的汲取一些弱水。
但现在,他们连弱水也不想要了,毕竟弱水不如自己的性命,这么凄厉的叫声,一听就有大问题啊!
巨狼变得极为凄惨,一身漂亮的银色皮毛全部被焚烧了个干净,差点被活活炼死。
“阁下现在以为,我源术是否为旁门左道?若是源术为旁门左道,那阁下这副模样又算得了什么?”
拓跋殿主没有下死手,不然在这弱水之上,他作为一个源地师,足可以镇压一般王者,以源道之火炼死对方是很容易的事情。
上門女婿
只不过他也看出了对方太古族的身份,考虑到传言,太古族都有太古王沉睡,相当于圣人,他便没有贸然为源天教树敌。
老了,考虑的东西就比较多,刚刚也是一时热血上头,再加上他也的确认为自己的实力在这里不会弱于对方才出手的。
“今日之事,我银眦一族记下了,来日必向你们源天教讨回!”巨狼口吐人言,既怕又恨,飞速远去。
他所乘的那条玉州上,有人族同行,他们见自己请来的强援都逃了,立刻灰溜溜的驾驭玉舟离开这里。
罗墨看了看这里,源天教的人刚刚大发神威,应该能hold住,于是他飞快的跟上了那个银眦族,打算捡一个僻静地方下手。
一条弱水有什么意思,再去对方家里踩个点才是利益最大化的选择。
毕竟这什么银眦一族看起来就像是早晚都会来找麻烦的主儿,他这叫防范于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