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美漫的超級玩家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超級玩家某美漫的超级玩家
布鲁斯·班纳博士眼神炙热。
格温小脸红扑扑。
洛克……
他在重新回到伽玛治疗室的时候,还是纠结着一个问题呢。
比如,如果没有他的话,那么,杰茜卡的体内会不会存在CPH4,会不会也变成珍宝女。
按照原剧情来分析的话,这个问题,似乎不是一个问题。
但。
毕竟这不是电影,而是现实,所以,洛克感觉,这个问题,已经和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一样,是一个哲学的问题了。
伽玛手术室内,接受着伽玛射线治疗,激活着体内CPH4消灭并且吞噬G元素的杰茜卡依旧是安静的躺着,偶尔间会有一道怪异的紫光忽闪而现。
“咦。”
格温突然间想到了一个问题,看去布鲁斯·班纳:“班纳博士,我看过资料,好像,史蒂夫·罗杰斯在接受超级士兵血清的过程中,他的基因是有崩溃的迹象的,实验一度要被叫停,是史蒂夫·罗杰斯坚持让实验完成的,是吧。”
布鲁斯·班纳点了点头:“对。”
格温好奇道:“可,杰茜卡怎么没有这样。”
睡着就能变成第二位美国队长。
呸。
不对,是珍宝女?
布鲁斯·班纳看去格温:“也许,这也是因为杰茜卡·坎贝尔女士体内的CPH4含量远胜于史蒂夫·罗杰斯的缘故?”
格温眨了眨眼睛。
虽然他们已经无从得知在史蒂夫·罗杰斯没有变成美国队长之前,其体内的CPH4含量了,但,史蒂夫·罗杰斯的身体血液报告也是有备案的,最起码,从那份数据之中,虽然有些异于常人,但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其实也没有什么区别的。
而杰茜卡体内的CPH4是完全可以被检测出来的,都不需要动用多么精密的仪器,这似乎,又是能够佐证杰茜卡才是名副其实珍宝的一大证据。
wait X time
旁边的山姆听得一头雾水:“等等,什么美国队长,话题,怎么会扯到这上面来了?”
琼斯夫妇也是一脸迷茫。
格温回神,看去山姆,微微一愣:“我刚刚没说吗?”
逍遙 兵 王
山姆张了张嘴:“你说呢?”
格温笑了一声:“好吧,杰茜卡现在状态很好,因为……”
话语未落。
嘟!
嘟!
嘟!
刺耳的红光,瞬间闪烁在了房间之中。
众人均是一愣。
什么情况?
下一秒。
房门被推开,几名士兵从外面冲了进来。
其中几名士兵连忙朝着贝蒂·罗斯那边走了过去。
贝蒂·罗斯皱眉。
“怎么回事。”
“安全漏洞。”
一名上尉军官和贝蒂·罗斯如是的道了一句:“小问题!”
“安全漏洞?”
“是的。”
贝蒂·罗斯追问道:“什么样的安全漏洞?”
上尉军官看了一眼贝蒂·罗斯,然后,目光环视在座的其他人,欲言又止。
爸爸是军方扛把子的贝蒂·罗斯沉声道:“说!”
上尉军官说道:“兰利传来情报,确认了,凯文·汤姆森博士是MI6的间谍!”
“什么?”
“凯文?”
“三号楼的汤姆森博士?”
布鲁斯·班纳也是微微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又一下子就给忘记了。
就在这时。
对讲机响起。
“长官。”
“说。”
“血液样本管理室发现了艾文·哈金斯的尸体。”
“……”
贝蒂·罗斯听着这句话,惊呼了一声,看去布鲁斯·班纳:“天啦,艾文。”
艾文,就是刚刚被布鲁斯·班纳博士招呼着去血液样本管理室取血样的那个实验人员。
布鲁斯·班纳突然间愣住了。
灵光一闪。
“该死的!”
布鲁斯·班纳想到了一件事情,看去那名上尉:“杰茜卡的血液样本还在不在?”
上尉看着布鲁斯·班纳脸上的表情,似乎感觉有些大问题,连忙朝着对讲机对面的人员重复着刚刚布鲁斯·班纳的问题。
鳥獸月人戲畫 -對兔頌辭 對地搗餅-
答案似乎显而易见。
而且……
不仅仅是杰茜卡·坎贝尔一个人的血液样本丢失了,甚至,包括之前那些被G元素给污染的血液样本。
“谢特!”
“一定是冲着超级士兵血清过来的。”
“该死的。”
这下子是将凯文·汤姆森是间谍的事情给做的严严实实的,紧接着,贝蒂·罗斯和布鲁斯·班纳都瞬间紧张起来了。
毫无疑问。
凯文·汤姆森是冲着超级士兵血清过来的。
但……
凯文·汤姆森并不是在布鲁斯·班纳的实验小组里面,而是在隔壁的三号楼里面,虽然可以过来串门什么的,但想要接触到超级士兵血清的研究什么的,根本是没有任何机会的。
唯一有可能接触的,就是血液样本管理室的那些血液了。
上尉听着布鲁斯·班纳和贝蒂·罗斯的对话,也是明白过来,这是彻底的出大问题了:“立刻封锁大楼,所有人员,不得进出!”
“明白!”
“收到!”
外面。
曼迪从皮卡车上走了下来,看着已经将大楼围的严严实实的大兵,捂了捂额,看着这栋也不算高,只有十二层的大楼,抬头,眯着双眸:“还好发现的早。”
她刚刚已经从对讲机里面听到凯文·汤姆森究竟拿了什么东西了。
有些侥幸。
这要是被凯文·汤姆森得逞了,而导致超级士兵血清的血液流出去的话,呵呵,曼迪觉得,她可能要被分配到某个挖土豆的国家去了。
哪里可没有人权的。
不过眼下,还好!
凯文·汤姆森还在这栋大楼里面,除非他会飞,否则的话,根本是跑不掉的,而这栋大楼的屋顶,可是没有直升机的。
“快!”
“快快!”
“检查每个人的证件,仔细一点。”
“狗狗狗!”
大楼的十楼,一名士兵推开了卫生间的大门,手持着武器,一脸严肃,咚的一声,直接踢开一个隔间,空的,然后准备踢开第二个隔间。
“嘭!”
格温大门却是直接从里面被踹开了,然后,咚的一声,直接砸在了士兵的脸上,紧接着,穿着大白褂,留着络腮胡的凯文·汤姆森一个膝撞。
“轰!”
一声闷响,士兵直接都被撞成脑震荡,然后,咚的一声,华丽的晕倒在地上了。
“谢特!”
凯文·汤姆森弯腰,解除了士兵的武器,咔擦一声,检查了一下武器弹夹的含量,重新装上之后,将自己身上的背包位置重新放好,抬头,目光闪烁:“这么快的吗。”
有有些不太明白。
自己明明已经算计好了,就算是艾文的尸体被发现了,他也早已经离开这栋大楼了,但结果是怎么样子的。
好家伙……
似乎,他这边刚刚尾随着艾文走进了血液样本实验室,上一秒,刚刚将艾文给解决了,下一秒,警报声就特么的想起来了。
难道我暴露了?
可是,怎么暴露的?
凯文·汤姆森小心翼翼的推开厕所的房门,看了一下四周,然后,按着自己的帽子,快速的,转身,走进了逃生楼梯。
下一秒。
凯文的目光与正朝着楼上走去的一队士兵对上了。
瞬间!
“他在十楼!”
“嘭嘭嘭!”
“突突突!”
“啊,谢特!”
刹那间,大楼的十楼逃生楼梯间,迸溅着火花,紧接着,不到十秒钟的功夫,枪战的声音就消失了。
“D队!”
“D队!”
“谢特!”
站在曼迪旁边的一个军官听着那毫无回应的D队,连忙朝着其他人说道:“他在十楼,该死的,他在十楼。”
毫无疑问。
D队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出意外了。
“咚!”
最先赶到十楼楼梯间的领队士兵作证了这件事情:“有人重伤,重复,有人重伤。”
“该死的。”
其实凯文·汤姆森也不好受,并没有选择上到十一楼,也没有选择下到九楼,还在十层某个小房间,捂着自己肚子伤口的凯文·汤姆森靠在房间中怒骂了一句,然后,将背包里面的一个小笔记本打开,将U盘插了上去,然后选中文件,直接选择传输。
没办法了。
以前不这么干,是担心在传输过程中暴露自己。
眼下?
都特么已经这样了。
凯文·汤姆森一阵直抽抽,看着自己肚子上的大口子,还是想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样子暴露的?
这不科学!
“长官!”
“说!”
“检测到十楼有信号传输。”
“具体位置!”
“在十楼……”
曼迪放下电话,朝着旁边用对讲机指挥着里面士兵赶紧将这个该死的间谍找到的军官说道:“他还在十楼,位置是……”
军官扭头看了一眼曼迪,还没等曼迪说话,便是直接抄起对讲机:“该死的,快,全去十楼,他还在十楼。”
“信号拦截成功了吗?”
“搞定了,长官。”
“信号传输点?”
“南非。”
“……”
曼迪听着自己人的话语,笑了一声:“行吧,没传出去就好。”
她还以为,他会直接将东西传输到伦敦呢。
没想到……
十楼仓库中。
已经失血过多的凯文·汤姆森出着虚汗,感受着越来越近的角度声,面前的抬头,嘭的一声,直接将手上玻璃管用尽最后的力气给直接砸在了地上。
咚!
仓库门被撞开。
入眼。
紫雾弥漫之中,伴随着凯文·汤姆森的惨叫。
……
推荐票!!
月票!!
贵球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