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青帝?”
“不!”
“你是羲皇!”
诸强惊悚,有人更是颤栗着倒退。
一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人物,宣泄着自己的存在,令人胆寒。
尤其是,他曾经在更古老的时代中留下无上威名,用三千魔神的鲜血来铸就盘古之威!
冥冥之中,有至高古神弹奏仙乐,流淌于诸世中,人道兴衰,命运沉浮,都在这一曲中。
天地恍惚,光阴错乱,隐隐约约间,一个古老的时代在“走”来,似乎是有青史、有图卷展开,让一个灿烂辉煌的文明降临!
河图。
洛书。
这一刻,所谓河图,演化着光阴长河,烙印了一个文明的演变。
所谓洛书,则是记录了青史,是历史之书。
有图片的展现,有文字的说明……于是,一个栩栩如生的时代与文明跃动着生机与活力,就这般烙印在苍生的心头。
这是前所未有之大变局!
在此时,在此刻,山河大地、周天星海……无数古老的生灵,似乎被拭去了怎样的心头的尘埃,恍恍惚惚间忆起了什么。
他们眼中含泪,诚心诚意的跪地叩拜,无尽虔诚的意念沸腾,在祷祝一个名。
“开天辟地太昊皇上尊!”
不是羲皇,不是青帝,而是太昊皇!
被巫族高手杀到了边缘、已经出现了破损的天庭,残碎的建筑中,忽然绽放了绚烂的光辉,隽永,清冽,超然……美轮美奂,不可方物。
它带着沧桑的神韵,像是被岁月葬下的极盛文明古国在复苏……
不,不是像是,而是就是!
曾经,是有过无上的天朝,至高的神庭,三千神圣共尊,人道苍生敬服……他们一起为了一个梦想而努力,那是让整个洪荒世界证道永恒!
这梦想,最终实现了。
但很快,人道疯了!
祂葬下了这一切,甚至从众生的记忆中抹去,从历史的长河中抹去,取而代之的是虚假的历史图景,糊弄着后人。
唯有大罗,以及大罗眷顾的生灵族群,能了解真实。
世界的走向,也因此成了博弈的焦点。
東方外來韋編-二次漫畫-EXTRA STAGE
有人决定顺着人道的毛来抚摸,顺带给自己捞点好处……于是,由曾经最高的造物——天道,其诞生的灵智鸿钧,组织了人手,延续了天庭的名,以及残存的法度,统治世间。
也有人决定,重走人道的路,以梦想来凝聚人心,终结旧时代的错误,从中吸取教训,超越过往,登峰造极,顺带着让某些人吃个教训。
于是,便有了妖和巫。
当然了!
背地里,人道觉得——你们在教我做事?
这却是另外的情况了。
而今。
在天庭行将被覆灭的边缘,一代妖皇——东皇太一,都走到了生命的尽头,陷入弥留之际,忽的有变数生,古老的灿烂光辉再现,过往的人道光辉绽放!
一卷历史画册,席卷而来,开山神斧虽利,这一刻却也被挡住了,甚至被震开了!
“喝!”
文命怒喝,一双手臂青筋暴起,努力挥动神斧,要斩破千世万界。
可,面对曾经以“举界永恒”为梦想追求,甚至真正做到了,举界登临彼岸,自此洪荒概念不坠,虚无自生……这样的一个文明,哪怕仅仅是介绍与投影,又如何能斩断撕裂?!
“轰!”
无边的狂澜中,东夷的人王在倒退,难以建功。
“唉!”
一声轻叹,带着无尽的感慨,“这斧头……不要说只是个赝品。”
“就是正品,又能如何?”
“洪荒之中,人道最强!”
“这是铁则!”
“即使是开天斧,还是正品的开天斧,甚至是由开天三宝重新拼成的开天神斧!”
“只要人道不认!”
“洪荒天地之内,能横行一时,也不能横行一世。”
“终究只是盘古的兵器,而不是一尊真正的盘古……真正的盘古,在洪荒天地内都无法撒野,何况是一柄斧头?”
洪荒的水很深。
开天斧也不是万能。
把人道招惹出来了,盘古都敢打,何况是一柄斧头!
开天神斧能无敌,是因为曾经的无上功勋,人道认可,赋予了它代表苍生进行杀伐的权威——这等同于两位盘古的意志,自然是可以横压一切。
但,仅限于那把已经碎裂成三份的开天斧。
此后出现的,最多是代表一位盘古的意志和道路……当然很多时候,这也足够了,杀一般的大能如切菜,顶尖太易一不小心,都要吃大亏。
可是,也绝非无解……只因洪荒之内,人道最强!
谁得了人道的认同,或者是巧妙的利用人道,自然便足以抵消这份威胁。
此刻,羲皇现身说法,破去了开山斧的锋芒。
这令一些古神大圣面色古怪——这位巨佬可真是心大,自己破解自己兵器的杀伐!
不过再一想想,这背后的微妙——女娲暗地里造出盘古真身,又仿造出开山神斧……这么赤果果、毫不掩饰的取而代之表现,是在谋反,是在叛逆,图谋不轨,多半是把羲皇都给逼到了绝路上。
现在砍的是东皇。
将来呢?
怕不是顺手就把开天三宝合一,再现那柄初始之斧,杀气腾腾的就去砍太昊几斧了吧!
‘这可真是……’
一些神圣面面相觑,表情古怪,强忍着怎样的情绪。
‘太妙了啊……’
八卦之心跳动,看热闹的就没有会嫌事大的。
……
“可惜了。”
岁月荡漾中,有一道伟岸的身影渐渐浮现而出。
他独坐道台,一架古琴横陈,无风自鸣,奏响永恒仙曲。
这是羲皇。
他于万众瞩目、诸神心颤间出现。
邪 王 寵 妻 無 度
潜水了大半个后巫妖时代,终是在天庭崩坠的前夕现身了。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
“鸿钧沉寂,苍龙被封,帝俊急功近利……不然,后土仿造的这柄斧头,哪能这般猖狂,还需要我亲自来处理?”
“这也在你的算计里吗……后土,小娲!”
羲皇出现,却是目中无人,自有所向无敌的气魄。
他视诸多攻伐天庭的祖巫、人王于不存在一般,只是自言自语,在与不立于此地的女娲虚空对话。
谈笑之间,一口口黑锅明目张胆的甩出去,好像真的有那么回事一样。
“昔日,你故意被鸿钧坑害,以身承负轮回,却是故意隐忍、伪装,只为布局算计飞廉、英招和毕方。”
“可,看似杀戮,却又另藏了玄机,让他们借死而遁,图谋未来。”
“及至后来,你早便预见了我和人道的博弈,必将导致时代的变更,就提前埋伏下了息壤和仿造开天斧的手尾……”
“不……不止啊!”
羲皇轻语,“有一条小小应龙,曾为你的御者……她何德何能?”
“直到不久前,我才明白。”
“你盯着老龙屁股底下的位置很久了。”
“不声不响的埋下这枚棋子,仅仅是为了顺水推舟,让李代桃僵。”
“苍这头铁的家伙打拼多年,却尽数为你做了嫁衣。”
“龙师覆灭又重辟,再现之时,已然打下你的烙印。”
“再有授意文命,诛杀重华,让死者再生,毙杀夔牛并巫支祁,奠定了胜局。”
“最后,杀上星空,战于岁月,以多欺少,恃强凌弱,取得胜利……”
“如此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真是……好本事啊!”
羲皇似叹似赞,不胜唏嘘。
他在诸神面前,对女娲进行了时代总结。
那是怎样的神奇人生,简直堪为本时代最大阴谋家!
从羲皇的口中,诸神了解了女娲的“真面目”,心机如海,不可窥视。
“咯吱……咯吱……”
轮回地府之中,勉强挣脱了昔日承负誓言束缚的后土,此刻鼓着腮帮子,磨着牙,眼神凶恶。
——她风评被害的太严重了!
以后她出去还怎么混?
后土眯着眼,冷笑着。
她要冲出去!
揭穿事实真相!
——放屁!
——你全是在放屁!
——应龙的事情,纯粹只是巧合,我也不知道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飞廉是我拉起来的不假,但英招和毕方不是我主使的!
——夔牛?我是想他死,但没想过这么被围杀死!
——至于什么文命伐重华,什么开山斧……这跟我更是一点关系都没有!是你伏羲干的好事!
不过,她忽然间又转怒为喜。
“比我当年的表现,都更胜一筹了……这水平,没有拉低我们家的平均智商。”
“让我欣慰,值得表扬。”
羲皇如此说道,“我承认,你的确是有超越我的潜能。”
这些话,在大庭广众下说出,诸神想法如何不好说,但后土……
她忽然间觉得……
以上那些真真假假的功绩,哪怕里面有大半的黑锅,她似乎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嘛!
‘我绝不是为了争这一口气,需要被大家认可,我从智商到武力上全面超越了伏羲……’
她自我说服着,‘我只是为了人族大局考虑,不想要在离胜利只有一步的时候功亏一篑……’
‘对!就是这样!’
‘反正,我只要明确,我一定要超越伏羲就行了!’
‘剩下的黑锅不黑锅什么的……完全不重要!’
‘等我盘古了!干翻伏羲了!这些旁枝末节,一点都不重要!’
她如此催眠着自己,认领了这些黑锅,没有反驳,使诸神惊诧。
貪 歡
——女娲牛逼!
——好厉害的娲皇!
——布局算计,先手坑害了五位妖帅,破坏了天庭在东夷的图谋,摧毁了重华的统治,顺手收编了龙师……
——最终,人族龙师、鸟师、火师尽在掌握,杀上天庭,终结了妖族的统治!
这是怎样的传奇!
令羲皇都无法坐视了,在她临近胜利时出现,进行阻拦。
他在担忧!
他在惶恐!
这是古神大圣们的感觉。
——伏羲恐惧女娲的智慧!
于是,不得不出现,引动了人道的力量,拦下了开山神斧的锋芒。
他在怕!
怕女娲胜利之后,会打倒他这腐朽的家庭帝位统治者!
诸神有着这样的感悟。
这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
毕竟……
复盘女娲的“表现”,那一路火花带闪电的举动,可实在是太过恐怖了!
可谓是一己之力挽天倾,将天庭玩弄于鼓掌!
“可惜……”
羲皇话锋一转,“我来了。”
他拂过琴弦,让仙音止住,万籁蓦然无声,宇宙皆寂。
“后土,你不是想挑战我?”
“好!”
“那我便出来,接受你的挑战。”
“展现出过往的辉煌,粉碎你铸造的荣光。”
“看一看,你所亲手打造的巫文明,能否胜过我执掌的天庭!”
羲皇喝出道音,八荒巨震,星空同鸣。
瞬间而已,他便自东皇处取走了而今天庭的权柄,辅助着临时造就的河图洛书,转动万象的无常,去碾碎一切的阻路者。
人王也好,祖巫也罢,这一刻俱都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一个旧时代的灿烂光辉覆盖而来,在与变革的新时代力量争锋,在磨砺拷问新时代的苍生——你们相比我们,真的做到了一代更比一代强吗!
做不到……
那,你们凭什么取代我们,推动纪元的更迭?!
这是天皇帝俊也好,道祖鸿钧也罢,都无法发出的喝问。
因为,他们只是继承者。
从过往中寻觅到了一个灿烂文明的遗留,勉强消化后推出,连中兴之主都很难算得上,只是在视其为一个工具,一个运转时代、统辖洪荒的工具。
在这一点上,他们甚至不如东皇……因为,他是发自内心感慨于过往的灿烂,真切想要延续那个时代的美好。
与利益无关,与阵营无关,只是欣赏,希望能再现这一份文明之美,人道之美。
这是很难得的。
因此,他能与这文明的开创者——太昊,有着一种共鸣,一种三观上的同步。
或许,太一能执掌混沌钟,不是没有他的道理。
只是,东皇还稚嫩,成长的不够。
他的道行是足够高深了,但还无法领会到太昊的高度。
否则,今日为巫族、为人族,降下成道劫数的,便是他了。
对。
成道劫。
人族想要问鼎天地主角,怎会无劫?
击溃天庭、镇压妖族,这仅是外劫罢了。
除却外劫,还有内劫!
就如同是证道大罗一样,除却外部的风险,还有内心的贯彻!
或者说,这本就是“人族”这个特殊存在,它在证道大罗,所应遇见的劫难!
人族……凭何领袖万族?
它……超越了上个时代的灿烂文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