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可敦一时倒不知道契利汗有什么诡计,也不说话。
“锡勒诸部勇士如云,但我图荪诸部的勇士也不少。”契利汗道:“既然可敦不想流血太多,不如咱们各派两百勇士出阵,就在这嘎凉河一决高下如何?”
此言一出,许多人都是诧异。
其实草原上个人有私怨,单打独斗一决高下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甚至已经成为草原许多问题的解决办法,毕竟用武力容易解决的事情,就不必去劳烦脑子。
两军对阵,有时候也会出现各自派出勇士决斗的事情,但毕竟是少数。
如今草原两大族群兵锋相对,嘎凉河两岸,汇集了两部十数万之众,都是声势浩大,一场大战一触即发,所有人也都做好了浴血厮杀的准备。
契利汗领兵攻来,占据主动,谁也想不到他竟然主动提出派出勇士决斗。
契利汗说的轻描淡写,但草原的传统,双方若有恩怨,如果一方提出决斗,对方一旦拒绝,便会被视为懦夫行径,会被所有人鄙夷,但凡有血性,哪怕不敌,也会拼力一搏。
可敦身边众人听得契利汗言辞挑衅,都是大怒,纷纷道:“可敦,我们愿意一战。”
可敦却是冷静的很,示意众人静下来,这才隔河问道:“契利汗,按照草原人的传统,你既然提出派人决斗,锡勒人自然不会退缩。只不过双方各自派出两百人,又以何种方式决斗?分出胜负之后,又该如何?”
“看来可敦是准备接受了。”契利汗笑道:“这很好。”马鞭指着嘎凉河道:“嘎凉河只到腰部深,但现在天寒地冻,河水冰冷彻骨,既然是派出勇士,他们自然是无所畏惧。战场就在这嘎凉河中,双方各派两百刀手,两军各自后退三里地,如此也就不会有人暗施冷箭。”顿了顿,语气森然起来:“四百人搏杀到最后,谁能将对方的两百人尽数杀光,哪怕其中一方只剩下一个人,还有一口气,那就是胜者。”
秦逍闻言,倒吸一口冷气,心想这契利汗果然是狠辣无比。
如此一来,出战之人,九成几率要死在这冰冷的嘎凉河中。
这般厮杀,残酷无比,甚至比两军数万大军浴血搏杀还要惨烈。
“好!”可敦并没有犹豫,直接道:“我接受你的决斗方法。”
秦逍心中暗叹,她见识了可敦的千娇百媚风情万种,那妩媚的笑容更是让所有男人神魂荡漾,可是这一刻他终是记起,这个风情万种的美妇人,亦是让她的敌人忌惮无比的一头母狼,拥有着一位决策者的果断和狠辣。
“我此行狩猎,不为流血,只是为了能够用铁山的矿石打造战甲。”契利汗道:“我偏爱战甲,一天一套,如果我胜了,可敦需要每年向我提供打造三百六十五套全甲战衣的铁矿。”抬手抚着粗须道:“想必可敦不会吝啬吧?”
秦逍皱起眉头,他在户部甲字库待了几天,知道一套战甲的价值非比寻常。
实际上以大唐的实力,也只有少部分精锐才能配备战甲,而且还不是全甲,通常只在战衣上配上胸甲和肩甲,真正配有全甲的至少也是卫将军级别的将领。
草原铁矿严重缺乏,精锐兵士也只能装备皮胄,配备铁甲的凤毛麟角。
秦逍也知道,同样实力的对手,如果一方穿戴全甲,可以轻松击败敌手,所以在战场上,战甲兵往往是最强悍的兵种,拥有强大的护具,与敌对阵,就已经占尽了上风。
一套精致全甲所需的铁矿,加上一些锻造过后的废弃材料,足可以打造至少二十把贺骨刀,如果一年向杜尔扈部提供三百六十多套战甲所需的铁矿,那就足以打造出六七千把精铁战刀。
契利汗也算是狮子大开口。
可敦微一沉吟,才道:“我答应。”
“果然是痛快。”契利汗道:“还有一个条件,那便是可敦必须跟我回漠南,我向可敦承诺,一定会给你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而且可以让你成为我的可敦。自此之后,你我两部将成为姻亲部族,世代交好。”
此言一出,听到的贺骨人都是勃然大怒。
可敦心中却清楚,对方既然当众提出这个条件,若是拒绝,契利汗面子抹不下,很可能会改变主意。
她精明过人,当然也猜到契利汗现在的心思。
绝世剑神
对方对于渡不渡河,肯定是心中纠结,尚在犹豫中,提出的这些条件,虽然苛刻,但契利汗其实是在给说服自己的一个借口,他知道开战过后胜负难料,一旦失利很可能会导致不堪设想的后果,但这次调动了数万大军杀过来,如果就此退兵,不但无法向手下这些如狼似虎的将士交待,更无法向太阳汗铁瀚交待。
提出的这两个苛刻条件,其实也是给手下将士们听。
条件越是苛刻,也就表明契利汗越是咄咄逼人,如此手下将士才会接受这样的决斗。
三百六十五套战甲的铁矿倒也罢了,可是如果真的能让挛鞮可敦答应嫁给契利汗,远去漠南,即使退兵,却也是收获颇丰,毕竟所有人都知道,这些年贺骨能够撑下来,完全是因为他们拥有手腕了得的挛鞮可敦,只要将挛鞮可敦带走,贺骨即使不发生内乱,贺骨汗年纪轻轻,根本不可能带领贺骨强大起来,实际上没有了挛鞮可敦,就等于是大大削弱了贺骨的实力。
今日即使不战,但是能带走挛鞮可敦,借此削弱甚至侮辱贺骨,再行撤兵也是能够向太阳汗有个交待。
“可敦难道觉得锡勒勇士不是我图荪勇士对手,所以不敢答应?”契利汗见可敦迟迟没有回答,不由大声道:“如果可敦觉得锡勒勇士必败,那么我别无选择,只能渡河。”
可敦当然知道一旦开战,即使击退图荪人,贺骨部也将伤亡惨重。
虽然锡勒三部陈兵河畔,但真羽部有数十万之众,即使这一万多人败退,也只是伤了元气,不至于一败涂地,而步六达虽然派出精锐的不死军,但毕竟只有三千兵马,即使不死军伤亡惨重,对步六达来说也不是末日,反倒是贺骨部精锐倾巢而出,一旦损失惨重,对贺骨部将是致命的打击,再想恢复元气是难上加难,甚至也将退出漠东的争霸格局。
能够以最小的代价迫使契利汗撤军,对贺骨来说当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其实就算契利汗不以输赢而论,直接以可敦嫁到漠南为条件撤军,可敦也未必不会考虑,牺牲自己一人,能够让贺骨避免一场浩劫,并不是不可以接受。
如今双方各派两百名勇士决斗,胜负难料,如果锡勒人胜了,自己也就不必接受契利汗的条件,不再犹豫,高声道:“契利汗,如果锡勒勇士胜了,你又将如何?”
“我自然会撤军。”契利汗倒是痛快。
可敦笑道:“不如再加一个条件,我见你战甲虽然精良,但还是有些许瑕疵,脱下来交给我带回去,我会令工匠为你修补瑕疵,你该知道,贺骨的锻造之术,冠绝大漠。”
秦逍心下好笑,知道可敦这也是为了找补颜面,毕竟契利汗若是当众脱下战甲,也算是对他的一种羞辱。
契利汗微一犹豫,终是道:“我答应你!”
“既然如此,契利汗提出的条件,我同样答应。”
契利汗得到承诺,不再犹豫,兜转马头,领着手下人撤回本阵,很快,图荪军中打出旗号,中军开始向后缓缓撤退,可敦见得对方按照承诺后撤,也是下令中路的贺骨军后撤三里地。
“可敦,属下愿意带领两百碎骨者出阵。”碎骨者都尉莽德勒主动请战。
若是单兵搏杀,贺骨最强的战士当然是碎骨者。
可敦却是神情凝重,没有立刻答应,若有所思。
“可敦在想什么?”秦逍见状,在旁轻声问道。
可敦抬头望向河对岸,想了一下,才道:“我只担心屠狼士在契利的军中。”
“屠狼士?”
“那是铁瀚的近卫队。”莽德勒向秦逍解释道:“屠狼士都是从杜尔扈部挑选的勇士,这些人都会经受严苛的训练,每一名屠狼士在编入铁瀚的近卫队之前,都会去往狼山,在那里徒手击杀十匹野狼。铁瀚故意在狼山蓄养了无数野狼,任何人都不得猎杀,这些野狼唯一的使命,就是用来考验屠狼士。只要孤身进入狼山,从狼山带出十颗狼首,就将正式成为屠狼士,编入铁瀚的近卫队。”
秦逍皱起眉头,心想能够徒手击杀十匹野狼,当然不是一般人。
“据传铁瀚身边有三百屠狼士,都是真正的勇士。”莽德勒神情凝重,也是向对面望了一眼,道:“可顿是担心铁瀚调拨了屠狼士保护契利,如果契利身边真的有屠狼士,他一定会派出屠狼士出战。”
秦逍看向可敦,见她美艳的脸庞出现了很少见的凝重之色,知道可敦对这场决战十分在意,毕竟如果输了,便要真的跟随契利远去漠南,而对方如果真的派出屠狼士,碎骨者们恐怕真不是敌手。
“即使有屠狼士在军中,人数也不会太多。”可敦微一沉吟,才道:“屠狼士的额头都有狼头纹身,如果只是十个八个倒也可以一战,可是如果他们派出几十名屠狼士,我的碎骨者…..!”
说话间,秦逍却已经看到从对方阵中走出一队人来,目测有两百人上下,应该就是对方派出的决战勇士,让秦逍吃惊的是,那些人虽然穿着长裤,但却都赤着上身,在如此寒冬时节赤膊出阵,着实让人吃惊。
“可敦,属下虽然并无必胜之心,却会殊死搏杀,绝不会后退一步。”莽德勒再次请战:“两百名碎骨者兄弟,也会战至最后一口气。”
可敦终是道:“已经没有选择。莽德勒,你挑选两百人和你一起出战,无论胜败,你们都将被贺骨人世代铭记!”
“可敦,我也凑凑热闹吧。”秦逍忽然开口道:“就当是我为可敦一战!”
绝世天君 高楼大厦
———————————————————-
ps:竟然写了四章,不过先说好,万一下午没更,别说我偷懒,我存不住稿,有点就嘚瑟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