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一个寄托陆主情怀,本身又不普通的地方,是当今天元宇宙,所有年轻人都想要考入的。
观雨台,疯院长平静坐着,他离开了边境战场。
一掌将暴岐送入苦厄,这是个传奇,以疯院长本身的实力不应该留在边境,否则会被灵化宇宙针对。
木蘭要出嫁
疯院长自然知道,也并不抗拒,返回了第十院。
如今星空第十院人才鼎盛,资源雄厚,学生精英层出不穷,陆隐那一代就有大炮,小炮留在第十院当导师,这数十年来,他们都达到了启蒙境,虽然与陆隐没法比,但这是普通精英修炼者的速度,并不慢。
而启蒙境,也够资格在第十院助教了。
除了他们,还有佐拉,可可,灰白夜他们,也时常返回第十院。
雨水常年滴落在青石平台上,观雨导师走来,行礼:“院长,新生到了。”
疯院长睁眼,身影消失。
不久后,一批新生在大炮带路下进入观雨台。
“大炮导师,您的名字就叫大炮?怎么听着像外号?”
“有大炮,不会还有个小炮吧。”
“别乱说,导师请原谅我妹妹的无礼…”
大炮无语,这些话他听过太多了,自从成为第十院助教,他的任务就是带领新生熟悉第十院,为他们解惑。
其实自陆主那一届之后,越能考入星空第十院的越有天赋,而今这一届最恐怖,其中有几个他都感受不到气息,气韵悠长,一看就不普通。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
这些学生的天赋让他想到十决。
如今的第十院几乎囊括整个天元宇宙人类最绝顶精英,出现十决层次天赋的学生不少,而让他都感受不到气息的那几个学生必然超越曾经的十决,拥有难以形容的修炼资质。
他们背后都有祖境,之所以来第十院,也是因为第十院特殊。
对他们来说,第十院修炼根本没什么意义,要的就是这个资历,待数十年后加入天上宗,也可以算是陆主的学弟。
这可是十分荣耀的身份。
“好了,诸位同学,这里就是观雨台…”大炮讲起了观雨台的过往,最让众人感兴趣的自然是陆隐的事迹。
很快,年轻人们开始对着雨水书写自己的名字。
远处,大树之上,少尘面带笑意,看着那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他们都是天元宇宙的未来,此刻发生在边境的战争就是为了他们,要给他们足够成长起来的时间,为此,不惜一切代价。
对了,陆主貌似不比他们大多少,区区数十年,弹指一挥间而已。
遥想当初,第十院燃气大火,战技功法等书籍焚烧一空,内有自己疯癫,外有各大势力逼迫,幸亏陆主那一届出现。
“院长,您看这些学生资质如何?”观雨导师声音传来。
疯院长看去:“不错,那个学生叫什么?”
“他叫陆隐。”
“嗯,那个呢?”
“哦,那个叫夏洛,夏这个姓氏让人在意。”
“那个笑眯眯的呢?”
“他叫银,我总感觉他古怪,但说不上来。”
“都不错,还有白夜族的,梅比斯一族的,我第十院必能超越其它九院,成为第一。”
“只要院长不疯就好。”
“哈哈。”
一声轻笑,大树上,疯院长倒下。
天上宗,陆隐接到噩耗,第十院皆亡。
陆隐震怒,急忙来到第十院,此刻的第十院一片死寂,没有血气,导师学生都倒在地上,如同睡着了一般,但他知道,这些人,死了。1
梦桑,陆隐第一时间想到梦桑。
他行走在第十院内,看到了一个个熟悉的人倒下,界域导师,沙海导师,财老,小炮,大炮,观雨导师,众多学生,最后,陆隐在观雨台前的大树上,看到了死去的疯院长。
流光出现,环绕周身,挥手,陆隐接引了岁月长河而出,一跃踩在流光小船上,横渡岁月长河。
现在的事无法改变,横渡岁月长河只能改变自己过去的方位,陆隐救不了第十院众人,但他要找到梦桑,灭掉他。
画面不断闪烁,陆隐看到了疯院长倒下,看到观雨台上那些朝气蓬勃的精英们倒下,看到大炮倒下,看到了第十院一个个人倒下,他什么都做不到,只能看。
他看到了一双眼睛,凌驾于第十院之上,那就是,梦桑。
陆隐跳下,来到那双眼睛前,站定,周围画面极速闪过,时间在流逝。
梦桑就在观雨台角落的青石上,不知道站在那多久了,无人发现,陆隐横渡岁月长河,来到了他面前,与他面对面,就这么盯着彼此。
他看到了梦桑眼中的笑意,画面在流逝,梦桑的身体片片破碎,最后如同镜子一般完全碎裂,化为光点,消散。
当画面停下,陆隐一手打出,眼前空荡荡一片,梦桑早已不在。
刚刚那个梦桑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横渡岁月长河改变不了过去,第十院众人的死亡,梦桑的离去,陆隐都改变不了,他甚至连梦桑怎么离开的都不知道,否则倒是可以去追,如同当初追白无神一样。
陆隐转头看向大树,他唯一改变的,只有自己的方位。
在这个方位,梦桑屠杀了第十院,也在自己到来的前一刻消失。
什么都没能改变。
陆隐沉默的走向大树,站在疯院长尸体旁,就这么看着,一句话没说。
圆脸老者答应不屠戮普通人,而第十院内的没有普通人,都是修炼者。
观雨台上,陆不争叹气,如今祖境几乎都去了边境战场,禅老死亡,他总览天上宗大小事务。
也是他告诉了陆隐第十院这个噩耗。
这不仅是对陆隐的噩耗,也是对整个天元宇宙的噩耗,因为第十院刚刚招收一批新生,来自各个平行时空精英天骄,而今竟然都死去了,混账。
“传令,所有修炼者暂时不得入睡。”陆隐语气平静。
陆不争急忙通知下去,陆隐语气越平静,代表他的怒火越大。
这些人都死于梦桑之手,只有梦桑这个灵化宇宙的绝顶高手可以让疯院长无声无息死去。
灵化宇宙那个总会长答应陆隐,不会屠杀天元宇宙普通人,但星空战院内的显然都不是普通人。
这是战争,必须灭亡一方的战争,没有怜悯,没有手下留情,只有屠戮。
这还只是开始,一天不解决梦桑,人类都将陷入噩梦。
这不是是否入梦的问题,梦桑要杀谁,祖境都逃不了。
不过他以天星功监视整个始空间,只要所有修炼者不入睡,梦桑要杀谁必须出手让那个人入睡,一旦出手就会被陆隐抓到痕迹。
当然,除了入睡杀人,梦桑还有什么手段陆隐不请出,他只能有多少防多少。
“这个梦桑该杀,他早不出手晚不出手,偏偏在第十院新生到达的时候出手,就是为了将考入第十院的精英天骄杀死,他肯定一直藏在第十院。”王文脸色低沉。
梦桑即便杀一两个祖境,都不至于会怎么样,但屠杀第十院,震动天元宇宙,影响太大了,带来了恐慌。
“道主,这个梦桑不会轻易出手,一旦出手,必然会造成影响。”王文道。
陆隐当然清楚,但要解决梦桑并不容易。
他与木先生商议过,木先生都没什么办法。
当前能做的就是,开战。
“边境很快会有大战,但灵化宇宙只守不攻,我们稍有急切,就会损失惨重。”陆隐看向星空,地理位置的优劣不断转化为差距,梦桑一个,就能给天元宇宙带来灾难。
天元宇宙根本没能力到处围剿它,先不说能不能找到,即便找到,真的能杀死它吗?灵化宇宙那波人不可能看着梦桑被围杀,再加上唯一真神在暗处虎视眈眈。
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到梦桑,连人都找不到,什么都做不了。
入梦,入梦。
陆隐一步踏出,朝着第六大陆而去,他知道找谁了。
天元宇宙发展多年,虽没有统一的修炼模式,无法批量制造高手,但多元化的发展好处就是什么都有。
陆隐来到了梦庄,原第六大陆武仙域的梦庄,自第六大陆被永恒族入侵后,梦庄便被安排在第五大陆外宇宙的天圣疆域,而今永恒族溃败,第六大陆的人自然返回。
陆隐来到梦庄,让梦庄上下震动。
“梦夫子携梦庄众人参见陆主。”
“参见陆主。”
陆隐道:“不用客气,梦夫子,第十院一事听过吧。”
梦夫子脸色难看:“听说了,此事影响甚大,不知我梦庄可有为陆主效力的地方?”
陆隐一步走来,来到梦夫子五米范围内,顷刻间融入。
他曾经融入过梦夫子体内,体会到了梦夫子对于青白双圣那两个侮辱梦庄女子之人的恨意,也看到过睡梦心经,但那时候不想浪费时间,也就没多看,而今,陆隐要修炼睡梦心经。
既然梦桑可以入梦,陆隐就要在梦中找到它。
睡梦心经,当今世上有两处传承,一是眼下的梦庄,第二则是睡公子,曾排名百强战榜第一百,并非实力不够,而是他就喜欢待在一百这个排名上。
———–
加更奉上,感谢兄弟们支持,谢谢!!
新的一年一定要发财,一定要身体健康!!
土味祝福疯狂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