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通不朽
小說推薦神通不朽神通不朽
张乾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之间将洪荒宇宙跟无量宇宙的开天至宝快要收集齐全了。
系統 uu
洪荒宇宙的开天至宝是开天神斧,在开天大劫中一分为三,成了太极图、混沌钟跟盘古幡。
如今这三件开天之宝都在他手中,甚至若不是洪荒宇宙大道阻拦的话,三件开天之宝,早就重新化作开天神斧了。
当初张乾曾经这样做过,只不过在三件至宝合一的关头,洪荒宇宙大道阻止了这一切,也让张乾明白,在洪荒宇宙之中,休想重现开天神斧。
而无量宇宙的开天之宝则是玄蒙化界锥跟鸿蒙万象图,这两件至宝合一,可以以造化蓝图,凭空造化一方本源大世界,恐怖至极。
得到了玄蒙化界锥的张乾,只差神天宗手中的鸿蒙万象图就可以凑齐这套恐怖至极的开天之宝。
当然张乾也没指望自己轻易得到神天宗手中的至宝,那可是神天宗,是无量宇宙开天之人的血脉元神所化,是无量世界得天独厚的道命主角,如果不是出了一个帝焚天,他就是无量宇宙注定的超脱者。
“如今我防御有混沌至宝混沌珠,攻击有混沌至宝玄蒙化界锥,攻防一体,再加上中极大世界的加持,真正的立于了不败之地,除非是帝焚天对我出手,否则的话两方宇宙已经没有让我可以忌惮的人了。”
这一刻张乾突然豪情万丈,好似终于冲破了某种枷锁,心中有了一种极为安定的感觉,却是没有了后顾之忧,没有了威胁,到了一个极为安全的境地,才有这种奇异的感觉。
“帝焚天应该不会轻易出手的,他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参悟有无之变,或者说驾驭两方宇宙合一之后的新宇宙驰骋本初之无。不管是无量宇宙中的强者,还是洪荒宇宙中的强者,都不被他放在眼里,我的存在也是如此,虽然我用出他所开创的本初道文凝聚的祭坛跟丹炉,但想来他也不会放在心上。”
张乾暗暗揣测帝焚天的心态,只觉如果自己是帝焚天的话,也不会将两方宇宙中的强者放在眼里。
如果没有这等心胸跟眼界,帝焚天也不会超脱成功了,但凡是能够超脱之人,无不是具有大气魄,大毅力之辈。
无量宇宙的某处虚空夹缝深处,一张宝图招展,宝图绽放着神异的紫色光辉,那是鸿蒙之光,是类似鸿蒙紫气的气息。而这张宝图正是鸿蒙万象图,宝图下方,神天宗盘膝而坐,目光灼灼的盯着宝图中的影像。
九重宮闕,廢柴嫡女要翻身
此刻这张可怕的宝图不再是空无一物,而是显现出无数杂乱的景象,其中居然有张乾以分宝岩夺走玄蒙化界锥的景象。
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之后,神天宗脸色不善的自语道:“帝俊!这厮该死,他竟然从血鸠神魔的真身之中得到了玄蒙化界锥,怪不得我找了亿万年都没有找到这件至宝,原来是被血鸠神魔得去了,反而落入帝俊手中,如今却被张乾夺走,那宝印着实可怕,连混沌至宝都可以镇压,到底是何种来历?”
一吻成婚:首席掠爱很高调 雪辰梦
神天宗越想越觉得那宝印恐怖,那可是混沌至宝,竟然被一枚小小的宝印镇压的动弹不得。
心思流转,神天宗不得不怀疑那宝印是超脱者的至宝,或者说跟超脱者有关系,否则的话根本不可能具备这种不可思议的威能。
身为鸿蒙万象图的主宰,神天宗深深的知道混沌至宝的威能玄妙。
哗啦!
鸿蒙万象图一卷,化作一卷画轴落在神天宗手中,他手持宝图目光透过无尽的虚空阻隔,看向张乾的中极大世界,心中暗道:“如果本座得到张乾手中的玄蒙化界锥,配合鸿蒙万象图,两者合一就可以如当初一般,再次开辟一方本源大世界,重现无量世界。而且成为无量世界的主宰,到时候无量宇宙大道都得受制于我,而且我如果重新开辟出无量世界,那么我就是本源大世界的主宰,有一方广大无量的本源大世界作为底蕴的话,哪怕帝焚天也无法继续对付我了。”
神天宗想的很好,如果他真的重新开辟出无量世界来,成为本源大世界的主宰,那么无量宇宙大道的确会将其视为道命主角,死死庇护他,帝焚天想要对付他的话,就得先过无量宇宙大道这一关。
返回无量宇宙大道的只是帝焚天的一道分神,并不是本体,如果帝焚天的本体返回无量宇宙大道,这方大宇宙都无法承载他的威能,这也是帝焚天没有让自己的本体返回的原因。
在超脱者眼中,大宇宙也是脆弱的存在,无法承载自己的伟力,唯有本初之无可以承载,或者那传说中的本界!
单单一道分神是无法击败无量宇宙大道的,否则帝焚天早就前行出手合并两方宇宙,成为新的大宇宙了,何必如此费事的挑起两方宇宙大道的量劫,让两方宇宙互相攻伐?
正是明白这一点,神天宗才想出一个绝妙的办法来,他摆脱帝焚天掣肘的希望就在张乾手中的玄蒙化界锥中,只要得到那件混沌至宝,配合自己手中的鸿蒙万象图,再加上他本就是无量宇宙的开天之人血脉元神所化,是开天之人的正宗根脚,大可重现当初的开天之举。
“张乾这厮可不好对付啊,就算是大衍圣龙都失败了,他掌握的那种道文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本初道文?”
神天宗并不是不知道本初道文,他参悟帝焚天的圣体这么多年,早就知道了本初道文的存在,知道这是一种超脱者才能掌握的至高道文,蕴含着凌驾于宇宙大道之上的力量。
他暗中目睹了之前张乾跟大衍圣龙等人的大战,自然清楚那种道文的恐怖之处,他自忖如果自己对上张乾的话,也没办法抗衡那种恐怖的道文。
“想从张乾手中夺走玄蒙化界锥,必须挡住他的本初道文,这厮也不知道如何参悟的本初道文,那可是只有超脱者才能参悟的力量,难道说他背后也有一尊超脱者,是那尊超脱者教给他的?”
神天宗不得不怀疑,他可不信张乾有那个悟性,可以以混元大罗金仙境界,参悟超脱者才能领悟的本初道文,如果张乾有这等恐怖的悟性的话,还用的着那么低调?
“如果真是如此,本座岂非永远也无法拿回玄蒙化界锥?永远要受制于帝焚天,只能度躲躲藏藏?”
这可不是神天宗想要的结果,他的目标可是超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