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佑嬉事
小說推薦嘉佑嬉事嘉佑嬉事
卢仚站在城门楼子上,身边站着体型堪比大象的乌云兽。
乌云兽低沉的咆哮着,双眼喷吐出三尺长的血光,头顶一对儿尖角足足有六尺多长,黝黑发亮,在初升的朝阳下喷吐着暗沉沉的幽光。
旸城内疯狂斗法的修士们,因为卢仚暴风雨一般狂虐的手段,稍稍的安静了一瞬间。
花丧女和月丧女一行诡异,她们极其的难对付。
一夜乱战,死在花丧女和月丧女手中的修士,起码有上万人。
如此难缠的诡异,居然被卢仚一通乱箭射死……双方修士都心知肚明,这是一个难以招惹的强敌,在双方分出胜负之前,最好不要胡乱招惹。
所以,卢仚的城门楼子附近,俨然成了安全禁区。
双方厮杀的修士,逐渐远离了这边,并无一人愿意靠近这里。
正驱动元魔兜,和一群元灵天修士抗衡的荼老魔一行,则是深深的看了卢仚一眼——此刻的卢仚,使用的是‘乐获’这张面皮,荼老魔他们,将这张脸牢牢记在了心中。
“烈火境的修为。”荼老魔放出道道血光,重创了一名法力耗尽的元灵天修士,反手给对方施加了一道极其恶毒的魔咒,硬生生将对方的肝脏融成了一团血水。
“但是,那弓和箭,很强。我闻到了佛门那群贼秃的臭味。”荼老魔冷声道:“派出人去,摸摸他的底……总感觉,最近佛门的贼秃过于低调……他们肯定有阴谋!”
一名秘魔崖的老魔头丢出一柄黑漆漆的大魔杵,将一名天机门的青年打得骨断筋裂,一道恶毒的魔咒顺势涌入对方身体,分筋错骨、练血焚髓,可怕的痛苦直接让那天机门修士痛得昏厥过去,身躯极其诡异的扭曲起来。
这老魔头淡然笑道:“阴谋肯定是有的……但是,依我判断,他们或许是想要襄助胤熇,先收服了四方诸侯,将四极大州也重新纳入大胤的统治。”
“所以,他们任凭新胤存在……呵呵,贼秃们是想要借刀杀人,用新胤勾结元灵天的修士,让他们和我们火并。”老魔头眸子里闪烁着绿油油的光焰:“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家伙想出来的主意……这些元灵天的蠢货,还真和新胤勾结上了?”
荼老魔目光森森的盯着卢仚。
卢仚感觉到了荼老魔目光中的恶意,他强行压下体内沸腾的力量,朝荼老魔看了一眼,朝着对方拱手行了一礼,然后收起金刚弓,收起三口装箭的大箱子,跳上乌云兽转身就走。
旸城,继续打成了一锅粥。
无论是魔道六宗,还是元灵天的修士们,他们已经死死纠缠在一起,想要撤离战斗都没这么容易了。
尤其是少了花丧女和月丧女搅局,双方面对面的硬碰硬的斗法,能够心无旁骛的朝着对手倾泻各色大威力的神通秘术,双方的死伤速度骤然提升。
卢仚骑着乌云兽,返回密林。
他准备在这里等待最后的结果——如果元灵天的修士们死绝了,那么他自然返回胤城。
如果元灵天的修士们大获全胜,那么卢仚会‘信守承诺’,给他们足够的好处,让他们吸引更多的元灵天修士加入新胤!
乌云兽跑得极快,血脉返祖溯源,身躯异变日益加强,乌云兽的速度已经快得离谱。弹指间,乌云兽就驮着卢仚回到了密林。
朝日初升,漫天红光耀目。
进了这片被冰雪覆盖的密林,光线骤然一暗。
外界所有的声音,包括旸城内的喊杀声,还有各色法术神通造成的响动,全都消失了。
密林,好似被扣在了一个暗色的水晶罩子里,光线暗淡,而且隔绝了内外的声响。空气中,有一种让人不安的静谧,过于沉静,就好像万物都已经死亡一样。
“哪位道友和我开玩笑呢?”卢仚激灵灵打了个冷战,他冉冉调小乌云兽,披挂上了金刚甲,取出了金刚枪,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四周的动静。
“小友莫慌,也莫怕。”一个温和的声音从卢仚身后传来:“老夫万象,森罗万象的那个万象,想要和小友好生谈谈。”
卢仚的眉头一挑,好么,又是一个无声无息侵入到自己身后的难缠货色。
如果说,昨夜的月丧女突然从卢仚身后冒出来,是因为她邪诡的身份,神出鬼没是她的天赋能力的话,这个在他身后说话的人,修为可就有点莫测了。
种下金莲道种后,卢仚的神魂力量壮大了无数,就算十里内一片雪花落在了湖水中,只要他愿意,他都能轻松的察觉到那雪花发出的动静。
可是他身后的那人……他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响动。
缓缓转过身,卢仚看到了一个身穿黑白二色长袍,头戴黑白二色方帽,面容清癯,下颌蓄了一条只有一寸宽,但是足足有三尺多长胡须的中年男子。
密集黑洞
这人明显和元灵天的其他修士一样,是元灵天的土著人种。
相比极圣天,也就是卢仚这些土著,元灵天的人更叫的高挑,更加的英俊或者俏丽,但是身材更显单薄一些,发色、眸子的色彩,都和卢仚这些土著大有不同。
比如卢仚见过的清旻秀、谢富贵等人,个个都是俊男美女,哪怕是邪魔外道宗门出身的,浑身也都充盈着出尘之气,翩然犹如仙人一般。
卢仚身后的这人么……
长相相比元灵天的其他人,略显普通了一些,甚至放在极圣天的土著中,这中年男子也只能算是生得‘平平无奇’。
而且他的身高也略显普通了一下,也就是七尺多一点儿。
但是他的气息,让卢仚莫名的警惕。
这人分明站在卢仚面前,可是卢仚居然分辨不出他和这一方天地的任何差别。他就好像,整个融入了这一方天地,就好像一棵树,一根草,一片雪花,一抹灰尘……
如果卢仚闭上眼睛,那么他就彻底消泯在卢仚的感观中。
“前辈!”卢仚持枪,向男子抱抱拳:“敢问万象前辈。”
“元灵天,森罗教教主万象。”万象笑得很温和,一如他的声音一样,平淡无奇,但是很有亲和力:“我的名字,和我所属的宗门,是不是很搭配?万象森罗,森罗万象,呵呵!”
万象笑呵呵的看着卢仚:“当年,我们师兄弟十余人,师尊最终选了我继承教主之位,很大关系,就是因为我的名字了。”
卢仚挑了挑眉头:“森罗教?敢问前辈,找小子有何贵干?”
卢仚的心重重的抽了抽。
森罗教,在魔算子提供的情报中,这可是元灵天赫赫有名的强大宗门,甚至在邪魔外道中,森罗教的实力,堪称数一数二的存在!
森罗教的强,就在于它的全。
森罗教内,划分了数百座传承峰头,每一峰都有不同的传承。什么炼丹啊,符箓啊,傀儡啊,阵法啊,飞剑啊,养蛊啊,炼毒啊……乃至什么养尸,养鬼,看风水,找龙穴之类,他们教内都有传承。
传承流派多,也就罢了。
最要命的是,森罗教的每一峰传承,比起元灵天其他专门研修这一门本领的宗门来说,森罗教的传承,只是略微弱了一丝。
比如说,森罗教的符箓之道,就只比元灵天专门钻研符箓的天符宗略弱一丝。
森罗教的炼丹术,也只比专门的炼丹宗门天医门稍弱了一等。
森罗教炼制出来的战斗傀儡,也就比魔傀宗的同阶魔傀儡稍稍弱了这么一点。
包罗万象,堪称全能的森罗教,其实应该名列元灵天的名门正宗之列,但正是因为他们的过于强大,因为他们的传承过于全面,森罗教受到了元灵天正邪两道的联手打压,联合排挤。
所以,森罗教只能成为邪魔外道。
干脆,森罗教也就懒得和元灵天的正道、邪道沾边,他们自成一体,在元灵天圈占了极大的一块领地,圈养了数十个强大的世俗王朝,关起门来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卢仚从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这么快就和森罗教的当代教主发生直接的联系。
万象笑呵呵的看着卢仚,他背着双手,轻声道:“莫怕,也莫慌,我森罗教和其他宗门不同。他们什么血河教啊,魔傀宗啊,无论正邪,这次为了争夺太上仙诰,一个个老脸都不要了,直接让门人弟子来送死。”
轻轻摇头,万象淡然道:“我这具分身降临,可不是靠牺牲自家弟子来做到的……我森罗教有一件传承灵宝‘森罗妙镜’,我就是靠了它,蒙蔽了极圣天的天地意识,这才降了一具分身下来。”
万象笑得极其灿烂:“所以,我比其他那些老怪物,下来得更早一些……甚至,在邬州城,那群小娃娃和小友你第一次爆发冲突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看着呢。”
卢仚深吸了一口冷气。
他骇然看着万象,沉声道:“那么,前辈找到小子,究竟想要干什么?”
万象不紧不慢的说道:“魔算宗的那条小狐狸,你和他的条件是什么?”
这个问题……卢仚以为,可以回答:“他不想成为牺牲品,所以,如果他在极圣天遇到危险,我要放过他三次,仅此而已。”
万象皱了皱眉,摇了摇头:“小家子气,小狐狸毕竟只是小狐狸……哎,罢了,也难怪,他也不可能像我这样,有决断之权。”
万象目光炯炯的看着卢仚,轻声道:“小友,我很欣赏你,所以……我们可否联手呢?”
“联手?”卢仚一脸古怪的看着万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