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寶全世界
小說推薦尋寶全世界寻宝全世界
第三千一百五十八章无名的立体主义画作
“斯蒂文,那个军情五处的线人跟了上来,军情五处那些家伙则在隔壁的街道上,在跟咱们同向前进”
行进过程中,马蒂斯的声音从无线隐形耳机里传了过来。
練武
听到禀报,叶天立刻压低声音说道:
“没关系,他们愿意跟,那就让他们跟着吧,在咱们找到亚特兰蒂斯之前,军情五处的这些家伙不会有什么大动作!”
说话间,叶天他们已来到一家小古董店门口。
在这家古董店的门口及周围,早已围满闻风而来的媒体记者和看热闹的人们,一个个都兴奋不已。
之前在酒店门口、以及刚才吃午饭时,叶天就曾说过,会逛逛附近的古董店。
附近的古董店就那么几家,消息一经传开,众多媒体记者和看热闹的人们就纷纷赶来这里,试图围观看热闹。
同在古董店门口等着的,还有这家古董店的老板,一个五十多岁的阿拉伯裔男人。
跟周围其他人相比,这位古董店老板的心情却非常忐忑,满眼的担忧。
他甚至想关上店门,提前结束营业,以免被洗劫。
但那样做的话,这家古董店势必将声名扫地,再也别想在这个行业内混了。
正因为如此,古董店老板才硬着头皮继续营业,没有临阵脱逃。
随着叶天他们到来,人们纷纷举起手机和相机进行拍摄,然后将照片迅速发到了社交媒体上。
守在这里的众多媒体记者,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纷纷高声提问。
“你好,斯蒂文先生,我是西班牙《国家报》记者,请问你们明天会公布具体的探索地点吗?”
“下午好,斯蒂文先生,卡萨布拉卡现在停着好几艘豪华游艇,请问是你们的吗?接下来你们是不是要出海探索宝藏?”
对于这些媒体记者,叶天根本没搭理,充耳不闻。
他打量了一下这家小古董店的外观,这就准备进去。
就在此时,站在门口一侧的古董店老板方才站出来。
“下午好,斯蒂文先生,欢迎光临我这家小古董店,我是巴尔札尼,很高兴认识你”
“巴尔札尼先生,下午好,我是斯蒂文,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你的古董店看上去很不错,能进去看看吗?”
叶天微笑着点头说道,并跟这位古董店老板握了握手。
“当然没问题,斯蒂文先生,这是我的荣幸,就是希望你能手下留情”
巴尔札尼强颜欢笑道。
随后,他就伸手推开古董店大门,请叶天他们走进了自己的古董店。
就在叶天他们走进古董店的同时,在不远处的街角,刚从一家商店出来的鲍伊,正看着这边,并会心一笑。
早在两天以前,鲍伊和几个助手就赶到了拉巴特,一边旅游,一边等待着叶天的到来。
今天叶天带领探索队伍顺利抵达拉巴特,也就意味着,他们的假期已结束,要开始干活了!
刚一进入古董店,叶天就被放在门内右侧的一根石柱吸引了。
这根石柱残破不堪,只剩下不到一米五的半截矗立在地上,断口处犬牙交错,断掉的上半部分有多长,谁也不知道。
石柱的直径大约二十厘米,上面刻着一些战争的图案,还有一些古阿拉伯文。
黃金 小說
至于那些古阿拉伯文的含义,暂时不得而知!
看到这个残破石柱的一刹那,叶天的双眼立刻为之一亮,随即就向这根石柱走了过去。
当然,他这只是在表演,是为了让一切看起来都合情合理。
事实上,早在来到这家古董店门口的第一时间,他就将这家小古董店彻底透视了一遍,瞬间就掌握了这里的情况。
比如古董店里都有些什么东西,是否安全等等。
非但如此,古董店周围的几栋建筑、以及停在路边的车辆,还有那些围观看热闹的家伙,都被他悉数透视了一番。
确定安全之后,他这才放心进入这家小古董店。
来到那个残破的石柱前,叶天先是查看了一下刻在石柱上的图案。
石柱上是一些血腥的战争场面。
交战双方迥然不同!
其中一方骑着战马,手持弯刀,另一方使用的却是火枪,而且决大部分都是步兵。
双方的旗帜、军服等等各方面,也各不相同。
叶天看了看这些石刻图案,然后诧异地说道: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些石刻图案所描绘的,应该是摩尔人跟西班牙人之间的战争,从双方使用的武器来看,应该是十五世纪晚期。
在那个时代,伊比利亚半岛上的摩尔人,应该已经退守到了格拉纳达周围地区,那是摩尔人在伊比利亚半岛上的最后一个据点。
当时西班牙即将完成统一,这些石刻图案所描绘的,就是那段史实,而且据我判断,这个石柱是来自十六世纪早期的一件文物。
这样一件刻着众多文字和图案、记录着一段重要史实的古董文物,应该很珍贵才对,为什么会放在这里无人问津,我有些诧异?”
听到这话,现场所有人眼中都闪过一片钦佩之色。
斯蒂文这家伙果然跟传说中一样,无所不通,无所不精,这世界上似乎就没有他不认识的古董文物和艺术品!
这才看了几眼啊,他居然就看出这么多东西,眼光真是太犀利了!
再看巴尔札尼,眼中的担忧之色更浓了。
但身为店主,他还的进行介绍。
“斯蒂文,你看的一点都没错,这的确是来自十六世纪初的一根残损石柱,上面记录的内容,正是摩尔人和西班牙人之间的战争。
但是,这些石刻图案上的摩尔人,却是摩尔斯科,这些石刻图案所描绘的战争,正是摩里斯科,所以这个残破的石碑无人问津!”
听到这话,叶天顿时恍然。
“原来是摩尔斯科人,以及记述摩里斯科之战的石柱,难怪无人问津呢!”
说到这里,他就打住了话头,没再继续。
原因很简单,摩尔斯科人和摩里斯科之战,在摩洛哥是个禁忌话题。
因为曾经屈服于西班牙人,选择皈依了基督教,最终却在摩里斯科战役中失败,被西班牙人全部驱赶到了北非。
摩尔斯科人在摩洛哥极度受歧视,被所有人看不起,处在摩洛哥社会鄙视链的最底层。
顺带着所有与摩尔斯科人有关的东西,都会被摩洛哥人摒弃,嗤之以鼻,其中也包括各种与摩尔斯科人相关的古董文物和艺术品。
当然,刻在这根石柱上的所有文字和图案,肯定被摩洛哥人彻底研究了一遍,根本没什么秘密可言。
在巴尔札尼之后,保罗教授也翻译了一下刻在石柱上的古阿拉伯文。
正如巴尔札尼所说,石柱上刻着的文字,反应的就是摩里斯科之战,而且是一场无关紧要的战争,没什么研究价值。
石柱上的那些文字和图案之间,也没有什么隐藏着的秘密,所有东西都一目了然。
粗略查看了一下这根残破的石柱,大家这才走进古董店深处。
这家古董店面积虽然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店里经营种类多样,既有阿拉伯古董文物和艺术品、也有西方古董文物和艺术品、以及非洲文化彩色浓郁的古董文物和艺术品等等。
至于这些所谓古董文物和艺术品的真伪,那就见仁见智了,就看你的眼力如何!
拉巴特是个度假旅游胜地,这里自然有很多旅游纪念品,以及现代工艺品。
接下来,叶天就走马观花似得看着陈列在这家古董店里的东西,巴尔扎尼则在一旁跟着介绍并解说,提心吊胆的。
期间叶天也询问过几件所谓古董文物和艺术品的情况、以及它们的价格。
这让巴尔札尼紧张不已,但他并没敢漫天报价。
他非常清楚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人,漫天报价只会自找麻烦,再也得不到任何好处。
甚至有可能激怒眼前这个心狠手辣的家伙,然后将这里的好东西洗劫一空,那就亏大发了!
幸运的是,叶天只是询问了一下价格,并没有出手购买任何一件古董文物和艺术品。
十几分钟后,他们一行人就离开这家小古董店,再次来到街道上。
看到他们手里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外面那些看热闹的家伙多少都有些失望。
送叶天他们出来的巴尔扎尼,却暗自长出一口气,放松了许多。
与此同时,他多少也有点沮丧。
难道自己的古董店里连一件好东西都没有?根本无法打动斯蒂文那个家伙,让那个家伙连出手的欲望都欠奉。
再次来到街道上后,叶天快速扫视了一下周围的情况,然后就对叶海亚等人说道:
“这附近还有几家古董店,咱们一起过去看看吧,或许会有所发现也说不定”
叶海亚他们还能说什么呢,也只能点头。
“好的,斯蒂文”
随后,他们一群人就继续向前走去,一边走一边说笑先聊着,非常放松。
若不是周围有众多武装安保人员和警察、以及众多围观看热闹的人们和媒体记者,他们就跟那些来摩洛哥旅游的普通人一样。
行进之间,街道上几乎每个人都注视着叶天他们,满眼好奇与羡慕。
当然,也有一些年轻人在高声抗议,一个个慷慨激昂,义愤填膺的。
但是,这些家伙更多是在表演,而不是在真正抗议。
他们是表演给那些媒体记者看的,想借此机会博得一些关注,在社交媒体上好好出一把风头,仅此而已。
跟随而来的那些媒体记者,还在见缝插针地高声提问,问题全部是围绕亚特兰蒂斯展开。
叶天他们并没有给予任何回应,叶海亚等人也一样,好像充耳不闻般!
前行没多远,叶天就看到了鲍伊那个家伙,正带着一名助手坐在街边的咖啡馆里喝咖啡!
看到那个家伙的第一时间,叶天眼中就闪过一丝笑意。
好在他戴着墨镜,并没有任何人发现这点微小的情绪变化。
几分钟后,他们就已进入另外一家古董店。
相比巴尔札尼的古董店,这家古董店的面积略大一点,店里的东西也更多一点。
跟之前一样,在进入这家古董店前,叶天第一时间将古董店内外彻底透视了一遍。
确定安全之后,这才带领大家进入其中。
这家古董店的老板,照例做了一番自我介绍,跟大家认识一番。
跟叶天握手时,这位古董店老板也跟巴尔札尼一样,忐忑不安,满眼担忧,唯恐被叶天洗劫。
但是,他似乎没有巴尔札尼那么走运。
进入这家古董店仅仅五分钟左右,叶天就在一幅油画前停住了脚步,饶有兴致地欣赏起来。
这是一幅立体主义画作,尺幅不大,宽大约五十厘米,高大约七十厘米左右。
画中是一片荒野,一名柏柏尔人老者正牵着一头毛驴,在荒野中独自跋涉,显得非常孤独,背影萧瑟!
在这幅油画中,那位柏柏尔人老人和毛驴、以及远处的房子和树木等等,都被画家简化成了几何图形,只能看出大致轮廓。
而且画家以一种独特的手法,压缩了画面的空间深度,使画中的房子看起来好似压偏了的纸盒,而介于平面与立体的效果之间。
画中的人物和景物,排列顺序也并非前后叠加,而是自上而下地推展。
这样就使一些物象一直达到画面的顶端。
画中的所有景物,无论是最深远的还是前景,都以同样的清晰度展现于画面之上。
看着这幅立体主义油画,叶天眼中不禁闪过一片惊喜之色,却稍纵即逝,并没有人发现。
就在他欣赏这幅立体主义油画的同时,其他人也都看向这幅画作,每个人都满眼好奇,试图发现点什么。
这家古董店的老板,也在认真打量这幅立体主义油画。
可惜的是,他并没有任何新的发现,所看到的东西跟以前没有任何区别。
站在这副立体主义油画前欣赏了片刻,叶天才故作好奇地问道:
“法伊兹先生,能介绍一下这幅立体主义油画吗?据我所知,摩洛哥好像没有出现过杰出的立体主义油画画家!
但这幅立体主义油画表现的,却是摩洛哥风景,画中的人物是柏柏尔人,这让我感到有些诧异,很想了解一下”
听到这话,那位名叫法伊兹的古董店老板,再次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幅立体主义油画。
结果跟之前一样,他依旧没什么新的发现。
沉吟片刻,他这才开始介绍这幅立体主义油画。
“斯蒂文先生,这幅立体主义油画是我在拉巴特城区收的,上面并没有画家签名,所以不知道是哪位画家的作品!
你说的没错,摩洛哥的确没出过什么有名的立体主义画家,所以我只能这幅立体主义油画定为无名画家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