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台城第一高级中学,格纳瓦轻松翻越电动伸缩门,回到了那个水泥砌成的广场。
又一次,乌云遮蔽了天空,教室亮起了灯光,窗口映出了学生们听讲的一道道身影。
确定好高三五班的位置,格纳瓦进入正面那栋教学楼,沿阶梯往预定的地方而去。
之前,普渡禅师商见曜和嫉恶如仇以拯救全人类为己任的商见曜联手镇压了阴毒狠辣的那个,否决了他放火烧楼,制造混乱的提议。
不过最有力的理由不是他们两人提出的,来自冷静理智的商见曜。
他一针见血地说道:
“老格在‘幻境’里放的火必然会反应到现实,等于直接火烧台城第一高级中学这处佛门圣地。
思念
“在异常点还未找出,古怪之处尚未排除的情况下,这样的刺激大概率会带来不好的变化,制造出危险的意外。
“到时候,不仅身陷幻境,扮演着不同角色的大白、小白、小红可能出事,外面的我们说不定也会受到影响。”
基于此,格纳瓦没有将“放火”这个办法纳入考量,从不同的角度拟定了一系列的方案,打算等会从易到难,一一尝试。
找到高三五班,“光明正大”走入教室后,格纳瓦直奔蒋白棉的座位。
他观察了下周围同学和讲台老师的情况,小心翼翼拿起了蒋白棉放在右手侧的中性笔。
蒋白棉的眼角余光一下凝固。
她看见中性笔自己摇摇晃晃立了起来!
有鬼!蒋白棉先是吓了一跳,接着记起了之前莫名其妙的拍击。
她下意识望向窗外,发现天色虽然较暗,但还属于上午。
光天化日之下,什么鬼这么嚣张?
定了定神,她看见那支中性笔飘到自己摊开的书本上,似乎想写点什么。
可是,没有任何墨水痕迹浮现。
通过蒋白棉的反应,格纳瓦确认她完全看不到自己书写的内容。
也就是说,他不能通过这个办法将事情的真相告诉蒋白棉,唤醒她“封印”于潜意识里的记忆,帮助她从扮演中挣脱出来。
“更换方案,启用第二种……”作为智能机器人,格纳瓦冷静地中断了这次尝试,将中性笔放回了原位。
喂曾经说过,这是礼貌。
之前拍我背的那个无形的存在想通过书写的方式告诉我某些事情,或者传授我修行的法门,但未能成功?蒋白棉陷入了沉思。
格纳瓦尝试起直接在蒋白棉背后写字,蒋白棉有所领悟,开始于草稿本上努力还原。
可不管格纳瓦怎么挑选简单的词语,她总是在复刻到一半时出现偏差,似乎有某种力量在干扰两个不同“世界”之间的通信。
判断出这一点后,格纳瓦放弃了这个方案。
对蒋白棉来说,一切似乎又恢复了正常,为了不表现出异样,她将目光投向了黑板,随着老师的讲解时不时点一下头。
格纳瓦趁这个机会,从自己的黑色军服内摸出了白色的小药片。
这是商见曜从战术背包内翻出的一种合成药,产自“盘古生物”,用于治疗野外蚊虫叮咬带来的某些疾病。
它有一个较为显著的副作用:
利尿。
風間名香 小說
格纳瓦悄悄拧开了蒋白棉放在抽屉里的保温杯,用金属手掌捏碎的方式,精准地将五分之一小药片变成粉末,洒了进去。
他相信,以蒋白棉的身体素质,这么一点药物没法影响到她的健康情况。
做完这件事情后,格纳瓦回顾刚才的行动,莫名觉得画风好像有点不对。
納蘭靈希 小說
画风是他深度学习旧世界娱乐资料后掌握的一个词语,“旧调小组”内部也偶有使用。
等了半天,蒋白棉没发现“怪异”事件有后续。
她既松了口气,又略感失望地拿出水杯,拧开盖子,咕噜喝了一口。
格纳瓦开始耐心等待,可等了近十五分钟,蒋白棉依旧没有去上厕所的意思,而且未表现出忍耐的迹象。
他决定按照预案,换另一个办法。
他拿出从商见曜那里借来的水囊,往自身带着的搪瓷杯子里倒了不少水。
接着,他又将之前那个药片捏碎五分之一,让粉末融入了杯子里。
完成准备后,格纳瓦再次进入等待状态。
又过了五分钟的样子,刚起身回答了老师问题的蒋白棉习惯性拿起水杯,拧开盖子,打算喝上一口。
说时迟,那时快,格纳瓦抢在她倾斜保温杯,将边缘凑到嘴旁的那个刹那前,眼疾手快地把手中那个杯子内的液体泼了大概10毫升进她的口中。
蒋白棉略感异常,但也没有多想,咕噜喝起了温水。
这一次,仅过了六七分钟,她就有点忍不住了。
而这个时候距离下课还有十几分钟。
忍了又忍,直到忍无可忍,蒋白棉举了下手,向老师示意自己要去厕所。
她在整个年级都属于尖子生,上课老师笑容和煦地同意了她的请求。
格纳瓦跟着蒋白棉,出了教室。
此时是上课期间,走廊完全没人行走。
来到女厕所外面后,格纳瓦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走了进去。
他记得当时喂和自己就此有过一番对话:
“老格,你是智能人,在意这些干嘛?”
“不行,我设定的性别是男性,闯女厕所是下流猥琐不够绅士的行为。”
“这样啊……老格,你有装虚拟机方面的程序吗?”
“这是基本的。”
“那你可以临时虚拟一个女性人格出来啊,就叫格纳黛尔,问题不就解决了?”
“感觉还是很奇怪,像是在自我欺骗。”
“没事没事,反正女厕所都是有隔间的。”
为了救出同伴,格纳瓦最终进了女厕所。
确认这里面只有蒋白棉后,他选择等在洗手区。
没过多久,蒋白棉走了过来,拧开龙头,弯下腰背,清洗起双手。
格纳瓦主芯片内瞬间浮现出了之前一幕场景:
商见曜跃跃欲试地说“等找到了机会,就给大白来一记‘黄粱一梦’拳,你注意力量啊,她身体素质那么强,轻了没法让她昏迷,呃,重了也不行,你平时不是有搜集我们的状态信息,建立模型吗?自己测算最合适的力道,选择最好的位置,我相信你!”
对格纳瓦来说,这样的计算也就是不知多少分之一秒的事情,他猛然挥出了砂钵大的铁拳。
砰!
蒋白棉直接晕了过去。
检查了下她的身体情况,发现没造成太大伤害后,格纳瓦背负起这位同伴,出了女厕所,于走廊上匍匐前行。
他要避开教室窗口处时不时投出来的一道道目光。
蹭蹭蹭,格纳瓦就跟蜥蜴一样,很快就背着蒋白棉移动到了当前教学楼的侧面,下方是平时少有人经过的角落。
他轻轻松松跳到了地面,准备和之前带商见曜出去一样,贴着教学楼、办公楼的外墙,潜行往外。
就在这时,他前方一个窗口突然翻出来一道人影。
阿彩 小说
那是穿着蓝白配色校服的男性学生。
这逃课的男性学生顿时和格纳瓦大眼瞪小眼。
不,他看不见格纳瓦,只能看到“站姿”非常别扭的蒋白棉。
糟糕!被发现了!格纳瓦以每秒计算不知多少数据的方式预测起接下来会出现什么意外,该怎么应对。
面对这古怪的佛门圣地,他一点把握都没有。
这时,格纳瓦提取出了那名男性学生眼睛里映照出的场景,发现他只看见脑袋低垂、“站姿”奇怪的蒋白棉。
电光石火之间,格纳瓦有了一个方案。
他反掌握住蒋白棉的手腕,一个跨步上前,让同伴的“拳头”挥向目标的耳下。
这看起来就像是蒋白棉突然暴起,往前扑出,击打对方。
砰!那名男生晕了过去。
格纳瓦警惕地观察起周围的场景,发现没什么变化。
解决掉这个意外的他重复起之前的路线,带着蒋白棉潜到了电动伸缩门旁边,然后利用声东击西的方式,一跃而出,几个起落间就消失在了校门口。
格纳瓦迅速和商见曜会合,唤醒蒋白棉,帮她找回了自我认知。
蒋白棉揉了揉脑袋,转过身体,望向台城第一高级中学道:
“这比之前遇到的三处佛门圣地都奇异和危险啊……”
她已经从商见曜、格纳瓦口中大致知晓了自己等人的遭遇。
不等两名同伴回应,她若有所思地继续说道:
“我想起了一句话。”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商见曜尝试抢答。
蒋白棉白了他一眼,表情逐渐郑重:
“庄生晓梦迷蝴蝶。”
格纳瓦立刻做起分析:
“你的意思,这处佛门圣地的本质是‘庄生’的梦境?”
蒋白棉点了点头:
“我是怀疑我们闯入了‘庄生’的梦境,就像在‘心灵走廊’内打开了代表‘庄生’的那扇门。”
PS:月初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