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妈妈……”高凌薇抱紧了怀中的荣陶陶,点点霜雪乱舞之中,仰望着一跃而起的霜雪巨人,眼睁睁的看着母亲大人捏着神明的头颅,向外太空飞去。
“呃。”荣陶陶那痛苦的喉音传来,惊醒了手足无措的女孩。
高凌薇猛地低下头,面色一阵阵变幻,显然,他还在精神世界中与神明对垒!
而且情况并不好!
当即,她那一双美丽的眸子化作了虚幻的月球,煞是美丽,却也立刻被无尽的电流覆盖了。
只见高凌薇拾着荣陶陶的手指,探向了自己的眼睛:“陶陶,拿走月雷,开启它的情绪是思念,它会帮你扰乱敌人的心智…呃。”
高凌薇话音未落,只感觉体内的能量被迅速抽走。
此刻显然不是犹豫的时候,她眼中的电流与其下隐藏的虚幻月球统统消失无踪。
八方雷电·月雷的离体,再次让高凌薇品尝到了撕心裂肺的滋味,就好像被人用刀在心脏中硬生生剜下一块肉似的。
“还有我的恶星!”叶南溪大踏步跑了过来。
她和星野团队一直在对着天空巨脸输出,而徐风华将神明掳走了之后,南诚、朱星和叶南溪三人也暂时停了下来。
察觉到这边的情况,叶南溪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开着恶星面具跑了过来。
南诚和朱星显然知道女孩要做什么,但是情况危急,二人并未阻止。
与此同时,幻术世界中。
一棵参天枯木拔地而起,遮天蔽日!
无尽细密的树枝蔓延开来,就好像这巨木“活”过来了似的,抽打、戳刺着漫天飘舞的莲花瓣。
那些可都是诛莲花瓣,本不该有实体的花瓣!
但尤尔德早早就给荣陶陶上了最后一课。
幻术的尽头…是真实!
一根根尖锐的木刺大杀四方,戳刺的角度极其精准,甚至将瓣瓣诛莲串成了串儿。
即便是诛莲花瓣有了实体,它也不该如此不堪,岂会被木枝戳穿?
但现实就是如此残酷。
不仅如此,幻术世界里海浪翻天,冲荡着世间的一切。
滚滚洪流不仅冲击着远处的巨大莲花骨朵,甚至还裹缠着自家的参天枯木,不给孽火任何燃烧的可能性。
“死!死!!!”几近癫狂的尖叫声自尤尔德口中传来。
此刻的她竟与参天枯木融为一体,虚幻的面庞浮出枯朽的树干,惨白得吓人。
一双阴厉至极的眼眸死死盯着远处的巨大诛莲,无尽的树枝疯涨开来,直刺远处那巨大的莲花骨朵!
此时,这一方幻术世界已经不属于任何至宝了。
诛莲早已缩小,不再将尤尔德包裹其中,而是屹立于远处的浪潮之上,与枯木形成对垒之势。
天空一片暗红,那显然是孽火在寻找机会,但是它的火气却怎么也旺不起来,直至……
唰~
火红的天空中,突然闪现出了一轮明月。
尤尔德眼睁睁的看着木枝戳刺莲花骨朵,突然察觉到情况不对,猛地抬眼望去。
暗红色的天空中,那一轮虚幻的明月散发着阵阵清辉,与红色的背景格格不入。
“呵……”尤尔德渐渐睁大的双眼。
那只是一轮明月,但尤尔德却仿佛看到了故乡。
那不只是一轮明月,而是一张张熟悉的面庞,是以万年为年龄单位的漫长岁月里,于身旁逝去的一个又一个身影。
所以呢,那又如何?
“呃啊!”尤尔德突然一声嘶吼,眼神恢复了清明,再次看向了正前方的莲花骨朵。
而这一次,她看到的不是莲花骨朵,而是一朵徐徐绽放的莲花。
莲蓬之上,伫立着一个巨大的身影,脸上竟然还戴着一面凸凹不平、星辰璀璨的恶星面具。
尤尔德:!!!
八方雷电·月雷。
九片星辰·恶星。
两方精神系至宝的出现,让尤尔德知晓,卑贱的人族正在集全族之力于荣陶陶一身,势必要与她分出高下。
无论两方至宝的功效几何,是否会对她产生影响,但精神力总量是实打实的。
而真正让尤尔德豁然色变的,是荣陶陶那不断扩大的体型!
他在成长!
全能聖師
不只是自顾自的成长,更是吸收着她陨落的残躯、流淌的血脉疯狂成长。
这个渺小卑贱的人类,就这样捡起了她身上渐渐剥落的神格……
“不!你给我死!你给我死!!!”尤尔德一阵怒不可遏的尖叫声,响彻整个幻术世界。
枯木蔓延,疯了似的胡乱抽打,刺向那莲花中疯涨的巨人身影。
非常突兀的,一道火苗自枯木枝上燃烧了起来。
仅一瞬间,漫天挥舞的枯木树枝上,统统燃烧起了无尽的孽火。
那是孽火挣脱束缚的表现,是水属性扑不灭火元素的最直观展现!
幻术的尽头,果真是现实么?
好像是这样的。密密麻麻的枯木树枝被孽火焚烧,坠落着漫天碎屑。
但这里好像又不是真实的。
翻腾的洪水掀起了惊涛骇浪,海啸一般冲撞着火焰,却只是扑灭了大半。
还有小半火焰忽明忽暗、固执的燃烧着,自浪潮翻涌过后,更是窜起了惊人的火焰!
如此一幕,意味着那渺小人族的精神力,已经在神明之上了!
状若癫狂的尤尔德,在这一刻终于停下了尖叫,不可置信的看着周遭弥漫的火苗,彻底慌了神……
最终,还是没能带走他么?
她是谁?
她是这个世界的神明,是一切的主宰。
跳出这一方世界的盒子,她是仅存的巨人一族中,以精神力最为见长的那一个。
织梦者!
她是织梦者!是编织梦境的至高存在,是主宰万物精神的终极答案……
但此时此刻,她精神世界里的枯木被烧毁了,滔滔洪水都扑不灭那焚烬一切的孽火。
她败了。
事实上,她早就败了。
当她沦落到哄骗萤森变革者、讨要一根枯木,试图绞死荣陶陶之时,她就已经败了。
紅顏如夕
莲蓬之上傲然屹立的巨人陶,那凸凹不平的星辰面具后,藏匿着一双无比明亮的眼睛。
那炽热的眼神,仿佛能焚毁一个人的灵魂。
坚定、决绝,不死不休!即便是玉石俱焚!
“晋级!方天戟精通,九星·已满!”
荣陶陶的手中并没有方天画戟,但当他那明亮灼热的眼神死死盯着织梦者·尤尔德的时候……
魂武之道上那唯一阻拦他的大门,轰然破碎开来!
内视魂图中,传来了一则惊人的消息:
“晋级!魂将!”
“咚!”
巨人陶一足落下,重重踩踏在翻腾的洪流中,溅起了阵阵浪花。
脚下的无尽洪水竟急速退却,宛若退潮一般,没有任何回冲的势头。
“咚!”
又是一足落下,背后的参天青莲在疯涨。
脚下退去的洪水,燃烧出了熊熊火海,滚滚浓烟再次升腾……
“咚!”
魂将,魂将……
谁又能想象,当我终于魂武入道,是在与神明的对决之中。
“咚!”
巨人步步逼近神明之间、体型疯了似的增长。
织梦者就在几步开外,他虽然脚步不停,却是抬头看向了天空,望向那皎洁明月。
月亮啊月亮,你代她看着我。
我终于成为了魂将,
就像几年前,在极夜风雪的松魂校园里,我和她约定的那样……
神道丹帝 乘风御剑
“轰隆隆!”
异象顿生!
“啊啊啊…啊!!!”尤尔德一声凄厉的惨叫,早已与枯木融为一体的她,一根根树枝树藤纠缠成了巨大的手掌,捂住了她的头颅。
疯涨的巨人陶却不管这戏精的任何举动,只是步步前行。
与此同时,魂武世界的尽头中。
人们仰头望着遥远的太空,那里有两具神明的宏伟躯体。
其中的霜雪巨人双手攥紧了巨人的头颅,身上亮起了无尽的璀璨光芒。
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震得人们心惊肉跳!
即便是距离爆炸中心点极远,但无尽的风浪依旧波及到了圆形角斗场。
在场的众人大都是魂武世界里的佼佼者,足以被尊称为“大神”。
而现实结果却是……
所有人都被压得抬不起头来,被狂猛的气浪死死碾压在地上,莫说是站起身,他们连爬都困难!
“风华……”荣远山趴在地上,在风浪的压迫下,他的侧脸与地面死死的挤压着,碾破了肌肤,也碾出了淋漓的鲜血。
荣远山似乎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他的双目无神,仿似只剩下了一具失魂落魄的躯壳,也只剩下了喃喃自语。
“呼~”
一众人中,朱星的艰难的抬起了拳头,中指上的星辰戒指亮起了璀璨的光芒。
霎时间,无穷无尽的风浪与魂力一股脑的向戒指中涌去,角斗场内横七竖八的众人,也终于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呵…呵……”高凌薇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甚至连呼吸的声音都在颤抖。
她极力撑起身,看向了下方护着的人。
荣陶陶一身的魂力波动,在这样的爆炸气浪之下,似乎也显得不再那么恐怖了。
即便是被碾倒在地,他依旧攥紧了手中的方天戟,那被碾得一片血肉模糊的脸上,已然裹上了瓣瓣辉莲。
“陶陶。”高凌薇轻声喃喃着,脸蛋埋在他的脖间,抱紧了这个与神明争斗的人。
“嗖~”
蓦的,一道破空的声响传来。
层层翻涌的气浪之中,一具鲜血淋漓的身体砸了下来!

南诚的瞳孔微微一缩:“徐魂将!”
所有人都仰头望去,当即面色大变!
徐风华身体残破、鲜血飙飞什么的暂且两说,以她这样的势头下砸,怕是能轰穿整个地面!
没有人知晓这地面的硬度几何,毕竟这里的环境不能跟寻常世界比较。
如若地面不碎,那碎的必然是徐风华的身体!
南诚脚下一崩,双手扶着朱星的腰,直接将他扔向了天际。
以朱星和他的九片星辰·耀星戒指为横截面,在他之下,环境悉数恢复如常。
“唰~唰~”
达莉亚反应奇快,疯狂召唤着云朵阳灯,一层层的重叠,用以做缓冲垫。
有請小師叔 橫掃天涯
荣远山和叶卡捷琳娜急忙加入其中。
只能这么接……
凭人力去接,无异于找死。
“哎……”蓦的,一声轻叹传来。
二尾看着身体残破的徐风华,又看了看那紧闭着双眼、身体颤抖的荣陶陶。
她那高大的身影悄然消失,突兀出现在无尽的风浪之中。
唰~唰~唰~
接连三次闪烁,在众人的注视下,二尾抱着这位付出了一切的母亲,落在了层层重叠的云朵阳灯上。
“达莉亚!达莉亚!”荣远山急忙叫喊着。
达莉亚迅速飞上了云朵阳灯,绿色迷雾释放出来,裹住了徐风华那鲜血淋漓的身躯……
肉眼可见的,是徐风华的伤口处迅速长出新鲜血肉,无穷无尽的生命气息向徐风华体内灌着。
随后,众人便什么都看不见了。
毕竟那绿雾太过浓郁,极力施法的达莉亚也被囊括其中,消失了踪影。
“来个人,我站不住!”天空中传来了朱星的吼声。
“噗!”
“陶陶!”高凌薇怀中抱了个空,身下护着的身体悄然破碎,化作了无穷无尽的能量,竟然融入了这个世界?
二尾心中暗暗点头,终于正式交接了!
精神世界中,明月江海图里。
戴着星辰恶面的巨人陶,手执巨大的方天雪戟,一戟戳穿了熊熊燃烧的枯木!
“呃啊!”巨人陶一声怒吼,脚下重重用力,将枯木尤尔德恶狠狠的刺倒在地。
最顶级的人神之战,往往采用最朴素的进攻方式。
“呲!”
一戟!
尤尔德的心脏被贯穿,枯木身躯块块破碎,崩飞出去的枯木瞬间被燃烧殆尽。
“呲!”
一戟横划!
枯木胸膛通体破碎!
这一次碎裂的枯木,不待被孽火焚烬,便被漫天穿梭的莲花搅碎的一干二净。
“呲!”
又是一戟,却缓慢了些许。
那戟尖浅浅没入尤尔德的眉心,恶星面具后那炽热的双眼,与女巨人痛苦绝望双眼对视,像是在做最后的道别。
“呲!”
硕大的枯木头颅被贯穿,甚至炸裂开来……
这一戟过后,那长戟的戳刺便是细密的雨点。
巨人的身躯被刺成了筛子,身体被硬生生的肢解,一块又一块碎木崩飞。
没有了,织梦者!你什么都没有了!
你的身体、你的灵魂,你那令人作呕的姿态,还有你为自己精心编织的舞台,统统都被撕碎了!
如果你是编织美梦的神,我就是撕碎你美梦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