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
小說推薦錦衣锦衣
那副将曾建生顿时便嗅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他下意识地皱起眉头,定睛一看,只见那地上的人头个个面目狰狞,格外的恐怖。
一时之间,曾建生便绷不住了。
身后的士卒其实也未必不曾见过生死,可突的来了这么一下子,也禁不住毛骨悚然,浑身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错愕之间,抬头再看前头的张静一,张静一则是冷冷地看着他,那眼神之中,似有一种说不出的冰冷。
这种视觉冲击力,是极可怕的。
至少这些人头,昭示着两件事。
其一,张都督摊牌了。
要知道,邓演之乃是王文君的心腹之人,这样的心腹,你若是只拿住邓演之,哪怕是打一顿,大家虽是彼此争斗,却也不至到不死不休的地步。
可邓演之这样的心腹,你转手就杀人全家,这不是摆明着张、王二人都已没有了后路吗?
即便王文君让步,可张静一难道不怕王文君还惦记着这仇怨吗?
淡雅阁 小说
所以,这是不死不休的局面,王文君无路可退,张静一也无路可退。
而这第二条,便是忠心于王文君的邓演之已被杀了全家,而邓演之现在虽然生死不明,可既杀了人家全家,自然而然,他的下场,一定会比他的家人更惨。
这就是王文君心腹的下场。
很不幸的是,曾建生也是王文君的心腹。
转瞬之间,想明白了这个问题,曾建生在这恍惚之间,似乎觉得眼前这一个个的头颅,竟好似是自己的家人一般。
竟是如芒在背。
此时,张静一已打马上前,在这样的场景下,他的声音似乎异常清冷:“这世上的事,最怕的就是有人不聪明,原本只是好端端的死罪,非要折腾到抄家灭族。怎么,谁还要拦我吗?”
说话之间,张静一当先,已骑马自曾建生的一侧擦肩而过,径直提马入了这曾建生的军阵之中。
曾建生不禁错愕,便见张静一一动,后头东林军生恐张静一有失,已是哗啦啦地压了过来。
宛如乌云盖顶,浩浩荡荡的人流,瞬间将曾建生的军阵冲垮。
这些官军,哪里敢有什么造次?曾建生也已醒悟过来,他似乎察觉到,这是他最后一次的机会了。
于是连忙松开了腰间的刀柄,拜倒在地道:“殿下……请……”
张静一却是没理他,他此时自带避水珠的作用,所过之处,人流瞬间避开。
一直畅通无阻地到了行辕的大门。
张静一才拉住了马屁,利落地下了马。
此时,竟有一个兵卒居然殷勤地跑上前来,给张静一牵马。
张静一看着眼前这无名小卒,倒是颇觉得意外。
抬头打量他一眼,忍不住道:“你是何人?”
这人目光炯炯地看着张静一,激动地道:“卑下镇江卫小卒张虎。”
张静一不禁一笑:“张虎,这名字倒是威猛,怎么,你也巴不得我进去?”
这张虎显得很激动,这种激动之情,显然是做不了假的,也亏得这个时代没有招降,否则这张虎巴不得拉着张静一来一张摄影才好。
张虎结结巴巴地道:“当……当然,殿下……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谁不晓得?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像东林军一般的汉子,跟着殿下,威风极了。”
他的话说出来可笑。
可实际上……其实这样想的,何止是一个张虎呢?
这些曾建生所带来的官兵,对于王文君而言,当真可靠吗?
所谓以文驭武的把戏,至多也就是拉拢几个曾建生这样的人做自己的心腹党羽。且不说曾建生这样的人是否当真忠心耿耿,可底层的小卒呢?他们莫非都是一群没有脑子的糊涂虫?
可实际上,当下在这大明,哪怕是最底层的小卒,也有自己的梦想,他们和所有人一样,有血有肉,有自己朴素的价值观。
军户制到了而今这个地步,哪怕朝廷渐渐改变了军户制度,可寻常的小卒,依旧属于鄙视链的最底层,绝大多数人,也依旧是衣衫褴褛,遭人歧视,好男不当兵,这是自宋时起便延续下来的,从囚犯刺配充军开始,军汉就被人歧视了。
东林军的出现,则直接将武人的地位,拉抬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张静一所不知道的是,无数的武人,哪怕是寻常的小卒,已渐渐开始以东林军为荣耀了。
所以,当看到了真正的东林军,看到了张静一,似张虎这样的人,丝毫没有似曾建生这样的人有同仇敌忾之心,反而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激动。
倘若这曾建生不识相,当真冲突起来,只怕不需片刻,这曾建生的脑袋,就会被他的部众砍下来,奉送到张静一的面前来了。
张静一一笑,大抵也只是笑这王文君和曾建生这些人的愚蠢罢了,自以为凭借一个官身,便真以为自己掌握了一切,可实际上……权力虽来源于上层,也同样来源于底层。
这也是为何,但凡高明一些的人,虽要迎上,可永远都要将苍生为己任,爱民如子之类话的挂在嘴边,因为失去了这些,那么身上的官服印玺,瞬间便可灰飞烟灭。
张静一道:“进东林,是要考的,终究还是要读书。”
“卑下这辈子是没指望了,只能指望自己的儿孙了。”张虎很认真地道。
见张静一竟和张虎攀谈,一旁的士卒也都激动起来。
方才还退避三舍呢,此时身子都不禁朝张静一的方向挪动。
张静一哈哈一笑,随和地道:“这可不成,这是最没志气的话,自己这辈子不能进去,便要将中兴门楣的希望放在儿孙身上吗?我只见有志者都希望自己将来能够恩庇子孙,哪里有将希望寄望于子孙的?”
说着,又笑,留下颇有些惭愧的张虎,张静一已是跨步进去。
此时,官军和东林军已没什么分别了。
不少官军也踊跃着跟从东林军一道进入了行辕。
颇有几分要保护张静一的意思。
浩浩荡荡的,瞬间充塞了前堂。
里头有不少王文君的心腹文吏,一看这个架势,口里还呼喝着:“你们这是要做什么,谁让你们进来的。”
可当看到人涌进来的越来越多,许多人横刀,个个气势汹汹,于是立即威风扫地,忙是躲到一边去了。
……………
王文君早已升座在堂。
他摆出了架势,就等着张静一孤身来拜见。
可很快,他便听到外头一身混乱和嘈杂。
他下意识地皱眉,叫人去问。
可人还没出去,那人刚到门口,却又被外头的人流给推回了堂里。
这人哎哟一声。
紧接着,张静一便已入堂。
王文君一看,脸色便是瞬间黑了。
他再仔细地看……便见着了张静一。
王文君没来由的,内心生出几分恐惧。
海賊之挽救 小說
方才他脑子里已模拟过无数次,自己将如何应对。
可现在……他发现,这些模拟的应对之法,竟丝毫没有作用。
王文君只是嚅嗫着,才勉强地张口道:“张总兵,你这是何意?莫非连规矩都不守了吗?”
似乎他后半截,还想再说一句:“见了本督师,为何如此无礼!”
可这后半截的话还没有说。
却见张静一已快步到了他的案牍边,接着手指点着他道:“下来。”
王文君则依旧僵坐着,众目睽睽之下,被总兵官呼喝着离座,是一件让人难以接受的事。
张静一冷着脸,又指着他道:“给我下来!”
王文君依旧僵在原地。
他是读书人。
十年寒窗苦读,金榜题名,此后入朝为官,可以说,他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受人尊敬的。
哪怕是皇帝,也绝不会让他陷入如此尴尬的境地。
而现在,他发现自己竟完全不知所措,不知道这样的场面,应该怎样应对了。
张静一一派盛气凌人之势,依旧冷笑着看他。
而王文君便依旧呆坐着,他脑子里转过无数的念头,竟也找不到一个合理的应对方案。
这一下子,见他没有动作,跟随张静一一同来的官兵,便都大笑,以往对他毕恭毕敬,如今突然觉得眼前这王文君就是一个笑话。
天下 小說
王文君此时感觉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他嚅嗫着,想要张口争辩。
可这时,人群之中,一个士卒冷不丁地道:“下来!”
这一句话的伤害更大。
若是张静一如此无礼,也只是觉得斯文扫地罢了。
可区区一个小卒,也敢如此,他是堂堂督师……
张静一此时脾气似乎很好,继续点着王文君道:“今上下都呼尔下堂,尔还有脸在此高坐吗?”
王文君眼角余光,便扫见张静一话音落下之后,不少官兵,已是磨刀霍霍了。
显然他没见过这样的架势,此时真的有些慌了。
他害怕自己遭遇更狼狈的局面,甚至是杀身之祸,只在转瞬之间,居然黑着脸,鬼使神差地乖乖站了起来,迈着重若千钧的步伐,徐徐下堂。
他刚刚离开了位置。
此时,张静一却已气定神闲,当仁不让地坐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