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背后十四条手臂托举着漫天神佛,
浑身遍布佛光,
面带着老僧慈祥笑容的千手尊者,
听了晋安的话,
他口中不断念诵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顿,比常人高出一个多头的他,低头看一眼晋安手中托举着的红葫芦。
此时红葫芦瓶口已被晋安拔开,有神异与纯阳红光在瓶内演绎。
就连第三境界的千手尊者,在瓶口内都感觉到了一种让他不安,心悸的阳火威能在里面酝酿,演变,仿佛在一只小小红葫芦里藏着吞天三昧真火,又仿佛是太上老君的紫金红葫芦真的复活人间。
自从登临尊者,
成就第三境界,
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心悸感觉了,
这是一种危险预兆,
能让第三境界都感觉到一丝心悸,可想而知晋安这只整整用了十一万多阴德敕封出来的一万一千三百二十二颗香火愿力蕴藏着何等威势。
但是千手尊者并不清楚这红葫芦的真实来历,金灿佛光遍体的他,平静看着晋安手里的红葫芦,没有人能猜得到这个老佛的心里在想什么。
都说人老成精。
人越老越会猜忌,疑神疑鬼。
千手尊者此时用平静掩饰内心的真实想法,恰恰表明了他已经对晋安手里的红葫芦有了顾忌。
人的念头很快,瞬息百转,神魂强壮者的念头速度更快,老佛千手尊者如怒目金刚,一声刚正不阿怒喝响遍了全山:“你随便拿出一只葫芦假意称是紫金红葫芦,又对自在佛不敬,一口一个百足人称呼本尊者,真是一个伶牙利嘴,阴险狡诈的毒计,只要我落入你的圈套,今日不管我答不答应等于都是承认了我就是你口中的百足人!魔头,你执念太深,到现在还不肯迷途知返放下屠刀,今天就让我超度了你!让你见识见识我佛慈悲,宽宏大意!”
“须菩提!于意云何须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须陀洹果’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须陀洹名为入流,而无所入,不入色声香味触法,是名须陀洹。”
“须菩提!于意云何斯陀含能作是念:‘‘我得斯陀含果’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斯陀含名一往来,而实无往来,是名斯陀含。”
“须菩提!于意云何阿那含能作是念:‘我得阿那含果’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阿那含名为不来,而实无来,是名阿那含。”
“须菩提!于意云何阿罗汉能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实无有法名阿罗汉。世尊!若阿罗汉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即著我人众生寿者。”
千手尊者老佛的声音震荡天地,一身正气与慈悲,弘扬无边佛法。
“魔头,你口口声声问本尊真名,又口口声声质问本尊是不是百足人!假如今日能超度了你这个魔头放下恶念,度你超脱,到达彼岸,弃恶从善,本尊可以是自在宗的千手尊者丹巴,本尊也可以是雪山的占堆伏魔师,本尊也可以是你口中的百足人,本尊也可以是你口中的渎佛者,只要牺牲本尊一人就可以拯救这满城的无辜生命,你要骂本尊是魔佛又如何?名称本就是虚无!”
千手尊者老佛出手了,他只是一掌,如云淡风轻抚过山岗,直接拍飞晋安。
轰!
晋安的身体深深镶嵌在山壁里,坚硬的崖壁上直接留下一个巨大的金刚佛掌印。
这就是第三境界的无上法威。
第二境界与他的差距太大了。
什么六丁六甲符,《天魔圣功》,《黑山神功》,在这一刻全都没有用处。
因为他所面对的是跨一个大境界的三之极数尊者!
哪怕是第三境界初期,都足以坐镇一国,镇压千万生灵,成为神坛上的神明!高高在上!高坐云巅!
千手尊者老佛依旧面带慈祥微笑:“你果然是在唬本尊,像刚才那样的快刀,你只能全力斩出一刀。”
而就在晋安被轻易拍飞的瞬间,千手尊者老佛已经抬手接过红葫芦与塞子,看着手里的红葫芦,他眼里出现一闪而过的贪婪,在人前隐藏得很好。
纵然是佛陀也有贪吃香火的一面,也会为一炷香火,动过凡念。
佛也有贪婪。
“看来你这所谓的紫金红葫芦也不过如此,本尊现在亲自拿在手中还不是安然无事,果然这只是一只普通红葫芦。”千手尊者老佛准备收下红葫芦,他自然看出这红葫芦绝对不凡,这句话只不过是说给山下那些普通人听的。
果然,随着千手尊者老佛话落,山下的黑石氏族人爆发出狂热欢呼声,欢呼声如海浪一浪高过一浪,人们冲上街头,口中狂热喊着千手尊者,都认为晋安已经落败,已经被金刚掌印镇压。
“千手尊者丹巴,我今天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蓦然,一声虚弱但顽强的铿锵声音,在山巅响起。
千手尊者老佛几乎是瞬间,就感受到全身毛孔如被针芒刺中,心中升起强烈鸡动,那是强者的强大感知对于危险来临前的提前预兆,来自强大生命者的本能,他想要抛开手里的红葫芦。
但已经迟了。
道法!赠术!
千里赠人恩泽!千里赠人刀光剑影!
九阳炼神
轰隆!
如火山爆发!
如熔岩喷发!
一夜情未了:老公,手下留情 慕若
山巅瞬间被赤红熔岩淹没,温度极高,遍地烽火,熔岩横流,就连天穹都被烧得火红一片,这一刻,仿佛是太古洪荒降临人间,如焚天火焰的纯阳洪流,从红葫芦里喷薄而出,见风就涨,瞬间就化作了岩浆洪流,在近在咫尺的千手尊者老佛身上炸开。
轰隆!
震天撼地的爆炸,山峰都猛的震颤了下,爆发出比太阳还刺目绚烂好几倍的赤色强芒,灼烧得人两眼生疼。
“啊!”
离得最近的那些自在宗僧人全身燃烧起来,顷刻化作骨灰,就连那几个千手菩萨同样引火烧身,倒在岩浆焚火里不断惨叫,一条条后天续接的手臂被纯阳真火烧得掉落下来。
焚天神火一个倒卷,卷起一地骨灰和那些还没被烧死,发出惨烈惨叫的千手菩萨,飞回红葫芦里,全部烧成飞灰。
与此同时,大量的天道感应降临,但晋安根本没时间管顾这些,他面色凝重,知道虽然靠祖师爷的一万一千三百二十二颗香火愿力偷袭重创了千手尊者老佛,但这还不足以杀死一尊三境强者。
他才刚施展赠术,来不及观看战果,强忍着浑身像是被拍扁的剧痛,马上从身上取出不死树叶,胡乱放进嘴里咀嚼,重伤身躯爆发强盛生命力,给五脏仙庙供给磅礴生机,然后反哺全身,治愈致命内伤。
同时,五行循环,源源不绝诞生脏炁。
忽然,晋安眼前一黑,险些晕厥倒地,果然,他这个境界强行催使能击伤尊者的一万一千三百二十二颗香火愿力还是太勉强了,体内道炁与神魂差点被抽干。
此时的他,面色坚毅,果决,咬牙强撑过去那种脱力的痛苦,眼前重新恢复光明,恰在这个时候,因为体内道炁枯竭,祖师爷香灰卷着人骨倒卷回来,但是没有卷动千手尊者老佛。
不过此时的千手尊者老佛也很惨,左边胸膛到肩膀裂开豁大伤口,血肉坠落在地,露出深可见骨的胸腔内部,伤口一直撕裂到腹部。
之前还强势滔滔,漫天佛光的他,此刻鲜血洒地,样子狼狈。
太久没有受过这么重伤势的他,忍受不住巨大痛苦,发出惊天动地的恐怖嘶吼。
晋安叹息一声,果然第三境界强者不是这么好杀的。
他毫不犹豫脱下道袍,再次用体内刚温养出的为数不多道炁与神魂,以道法赠术裹住千手尊者老佛。
被神火烧得两眼发黑的千手尊者老佛,强忍身上伤势疼痛,他离开原地,顺便祭出一尊药擦佛疗伤,就已经被赠术道袍缠上。
“今日弟子遇恳请五雷大帝下凡,驭使雷霆,鬼妖丧胆,精怪亡形,光照十方。五雷斩邪符,乾坤借法!”
刹那!
狂雷倾泻。
雷霆万钧。
晋安一直留到最后的五雷斩邪符祭出,那是足足五张六次敕封的五雷斩邪符。
当知道有人刚出西昆仑山,就在背后出卖了他,为了防止千手尊者老佛早就对他提防他的五雷斩邪符,所以他一直把五雷斩邪符留到最后,先用一万一千三百二十二颗香火愿力成功重创到对方,再用法衣束缚住对方,这才祭出五雷斩邪符。
而且一次性就是祭出五张灵符!
一张六次敕封灵符需要二万一千阴德,这里共有五张,就是一共动用十万五千阴德来搏杀第三境界强者!
为了这次打上黑石氏老巢!自在宗老巢!他做了多番后手准备!在小昆仑虚有过一次经历,知道一张五雷斩邪符绝对劈不死第三境界强者的他,甚至不惜代价的一下次敕封出这么多雷符!
厚厚乌云瞬间从天边飞来,乌云内电闪雷鸣,雷意疯狂,宛如引来了一座雷池覆盖全山,狂风肆虐,飓风横扫,整个天地都充斥雷霆怒威与天地杀威。
毁天灭地。
世界末日。
都莫过于此了。
千手尊者老佛怒吼,刚想元神白日出窍,用来看清视野,顺带元神分念,法相御物起几尊骨擦佛和布擦佛,想要用无边佛力镇杀了晋安这个蝼蚁,结果,他元神刚出窍,就被惊雷吓退,重新缩回肉身躯壳内颤抖。
雷是天地最霸道至阳神物。
连羽化仙人都可劈落,一个陆地神仙元神又岂可直视天威?在万雷轰顶中日游出窍?
此刻,宛如世界末日的万雷已经劈下,画有五雷符咒的道袍,就如引雷针,齐齐吸引乌云里的雷池电光全都劈向千手尊者老佛。
不愧是第三境界的尊者,即便受到接连打击,暂时无法视物,千手尊者老佛凭借着对危机的提前感知,连连躲过开头几道粗大雷光。要是没有一开始就先击伤他,这么多五雷斩邪符未必能造成太大杀威,恐怕要浪费掉不少。
我家女仆是變態
不过,晋安为了对付他,已经疯狂,此时天上雷霆太密集了,千手尊者老佛躲过开头几道雷光,差不多已经用尽全身解数,随着一道刺目雷龙劈中他,随后的阳雷他都躲不过去,全都劈中他!人被漫天雷池吞噬!
山巅传出恐怖且凄厉至极的啸声!
而山下的人已经都被这一幕看傻眼,有诸天神佛相助,佛法无边的千手尊者被万钧雷霆包围,整个山巅都是刺目闪耀雷光!黑山城变成了雷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