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遊戲也太真實了
小說推薦這遊戲也太真實了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是夜。
二环以西,炮火与枪声不断,佣兵们正在空袭与炮火的掩护下,与蜂拥而来的异种厮杀。
反倒是昨天闹腾了一整夜的北边,今夜倒是静悄悄的。
十数公里的直线距离,钢铁森林遍地,枪声肯定是听不见,但爆炸声总归能隐隐约约听见一点。
不过,赵永旭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一群拿着烧火棍打架的乡巴佬,能对付得了浪潮那才叫奇了怪了。
想必昨晚那场战斗已经耗尽了他们全部的力量,这会儿就算没被淹没在汹涌的浪潮中,多半也夹着尾巴逃了。
望着北边一片寂静的夜空,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鄙夷。
“这帮蠢货。”
没那个本事还不知道躲远点,这不是自找麻烦么?
众所周知,浪潮会朝着人口密集、黏菌系异种数量较少的方向前进,无论是人口增长还是大规模清除黏菌系异种,都会积攒“仇恨值”这种东西。
当然,那群乡巴佬们不知道也正常。
他们的脑袋里顶天能塞下半本《巨石城之声》的“致富经”,字都未必识几个,又能知道多少东西呢?
在他看来,那些人和巨石城门口要饭的叫花子,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甚至可以说都是一类货色。
从北边收回了视线,站在大厦窗边的赵永旭继续看向了东边。
身为民兵团的军官,城主大人亲自任命的前线指挥官,漂亮地解决掉威胁巨石城繁荣稳定的浪潮,才是眼下他真正应该关心的事情。
不远处。
两道弧光从夜空中划过。
随着四枚黑点的陆续落下,炙热的火焰吞没了整条街道,烤干了地上的每一粒土。
地下综合体入口附近被清出了一片真空地带,佣兵们开始向前推进。
西三环至西二环一带,两座位于地表的新生母巢早在数日前便已经被空袭摧毁,但还有三座母巢藏在地下商业综合体内。
孵化室的突变是随机的,根本无法预测,哪怕经过了地毯式的搜索,也难免会有漏网之鱼。
尤其是当突变发生在地下。
串联在万丈高楼之下的地下空间与轨道交通盘根错节,密密麻麻的就像蜘蛛网——或者说缠成一团的毛线球。
据说在遥远的繁荣纪元,只有量子计算机才能帮人们找到最快回家的路。
可惜巨石城没有能问路的量子计算机,也没有能够打到地数十米——乃至百米深地下的战略武器。
不过没有也无所谓。
他们有足够数量的炮灰和充足的后勤。
在间接与直接火力的支援下,就算是偶尔两个强大的进化体,也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乐观的话,今天晚上就能解决掉一座藏在地下的母巢。
不乐观的话,最多也就再等两天。
赵永旭安静地等待着好消息从前线传来,而这时候,通讯频道内传来飞行员的声音。
“空袭完毕,目标已经清除……正在返航。”
“干得不错,回去休息吧,今晚已经没有你们的活了。”
刚将这句话说出口,赵永旭心中忽然一动,接着又在后面补了一句。
“对了,你回来的时候往北边绕个路。”
“我想知道北四环的情况。”
北郊变成什么样并不需要他操心。
之所以这么说,纯粹是为了满足他个人的好奇心。
执行任务的飞行员倒是没管那么多,言简意赅地回了一句。
“收到。”
两道弧光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向北方绕了个远路。
都市 絕 品 仙 醫
赵永旭稍作等待。
没过很久,通讯频道中传来报告的声音。
“已经抵达北四环上空,未发现异常。”
“交火呢。”
“没有看到……这里一片漆黑。”
看来不只是炮火停了,连枪声都彻底停了。
赵永旭心中轻笑了一声果然,可就在这时,那停顿了片刻的声音却是再次响起。
“不止北四环,长菱高架沿线很安静,未发现明火……不过在往北至五环一带,能看到零星的灯火。”
赵永旭愣住了。
零星的灯火?
那儿的幸存者没走?
难道他们已经解决掉了浪潮……但这怎么可能!
脸上写满了怪异,赵永旭立刻继续追问道。
“65号街的钟楼呢?那里的情况怎么样?”
通讯频道内沉默了一会儿。
很快传来确定的声音。
“我们现在就在65号街上空,钟楼墙体上发现大量菌斑,确认为母巢残骸……”
“这里之前应该爆发过一场战斗,战况相当惨烈,地上到处都是尸体……不过他们赢了。”
夹在指缝上的香烟整根掉落在地上。
赵永旭瞪大了双眼,眼中写满了难以置信。
“母巢残骸?你确定没有看错?!”
飞行员用肯定的语气回答。
“……我可以肯定!”
巡航任务结束,飞机开始返航。
愣愣地看着窗外北边的天空,赵永旭沉默了许久都没有说出一句话。
太平 客棧
他想不通。
没有空中火力的支援,那些人是如何仅凭借土炮弹和铁管步枪,干掉如潮水般涌来的异种。
沉默了很久很久,他才从唇缝里挤出半句填满费解的嘀咕。
“……这怎么可能!”
……
“妈的,昨晚的那声爆炸简直像打雷……你们谁知道那儿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是说南边?我也听见了!”
“是浪潮吧,这两周那些蓝外套们一直在对付那东西,听说前线打的热闹的很。”
“浪潮?我来清泉市这么多回,还是第一次听说浪潮会往北边走。”
“也许今年和往年不同?毕竟去年这可没这么热闹。”
“稀奇了,浪潮还能知道哪里人多不成?”
“一看你就没见识,我在巨石城民兵团当兵的舅舅和我讲,你在外面杀掉的每一只啃食者,都会在来年的春天以浪潮的形式回来找你。”
“别扯淡了,真有你说的这么玄乎,清泉市的幸存者早死干净了!”
长久农庄北门街,贸易站旁的公路旅店,店里的一楼正是一片觥筹交错的吵闹。
每当天色暗下,这儿就变成了佣兵、行商和商队护卫们的酒馆。
有人吃肉喝酒,有人划拳玩牌,还有人和邻座的陌生人,高谈阔论着路上的见闻或传言,只为了赚一杯啤酒。
众所周知,有酒的地方就有故事——虽然不少故事都是现编的,但偶尔也会在满口胡诌的谣传中掺上那么一两句听起来稍有点价值的情报。
因此不管有活没活,佣兵和行商们都喜欢来这儿坐着消磨时间。
“我和我的人需要再住一晚上。”
走到吧台边上的孙世奇,唤醒了坐在后面打瞌睡的老胡克。
这么吵闹的地方,真亏他能睡得着。
睁开了浑浊的双眼,老胡克抬起眼皮看向站在吧台前的年轻人,打了个哈欠道。
“没问题……怎么突然打算多住一天?我记得你不是挺着急回去发财的吗?”
“订单延期了,真是倒霉……”孙世奇嘀咕了一声,坐在了吧台前,“再给我来杯啤酒,要不兑水的那种。”
不只是他的订单停了,整个长久农庄所有对外出口的军火订单都延期了一天,说是工业区的库存都送去了前线。
那个叫霜河的小姑娘亲自来旅店这儿向自己表达了歉意,并表示交易站愿意补偿他10枚银币的住宿费。
虽然孙世奇想吐槽,自己在这儿多呆一天的成本可不只是10枚银币这么点,佣兵的工资和食宿费用都是他自己买单的,但看在小姑娘道歉还挺有诚意的份上,他也就没为难她了。
况且就算为难也没用,这是没办法的事儿。
前线在打仗,送到了弹药库的子弹总不可能拖回来。
碰上不讲道理的幸存者聚居地,把货直接赖到明年去都不是没可能,延期个一两天倒也不算太过分。
在废土上做生意,不冒点风险是不可能的。
“我们这儿不是巨石城,不卖兑水的假货。”
卖东西的时候还不忘给邻居贴个标签,老胡克颤颤巍巍地走到了木桶旁边,拧开银色的水龙头,用足足有大腿那么粗的木杯接了一杯,回到吧台前啪地放在桌子上。
“5银币。”
“记我账上。”
接过这木头做的酒杯,孙世奇往里面瞅了一眼。
好家伙,啤酒兑没兑水他不知道,但光是这泡沫就已经堆了半个杯子了。
他现在算是发现了,这旅店赚的根本不是房费,而是客人在店里的消费。
照这个卖法,一桶啤酒怕是能换一头牛。
真是太黑了!
“北环线的前线战况如何?”
老胡克随口回道。
“已经结束了。”
冥婚夜嫁:鬼夫王爺,別過來
“结束了?”孙世奇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怀疑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你是说浪潮?”
老胡克:“不然还能是什么?”
收敛了脸上诧异的表情,孙世奇讪讪一笑说。
“我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往常浪潮也得等到3月下旬才结束。
而这连2月底都还没到。
没再继续打听浪潮的事儿,孙世奇习惯性地凑近酒杯吸了吸鼻子,闻到了一股小麦芽的芬芳。
“你们自己酿的?”
老胡克随口回道。
“布朗农庄的麦芽和啤酒花,再加上404号避难所的特殊发酵工艺,我保证,这是你在巨石城的酒馆绝对喝不到的佳酿。”
这台词念得也太熟练了。
以至于孙世奇总感觉这家伙像是背下来了一样。
不过,这不是他关心的重点。
孙世奇指了指他背后的酒桶,好奇地问了句。
“这一桶啤酒得多少钱?”
老胡克眼睛一亮,爬满皱纹的脸上露出了愉快的笑容。
“你感兴趣?500银币卖给你。”
500?!
这木桶最多才50升,搞不好也就40升左右,能不能装满一百个酒杯都得打个问号。
傻子才买!
孙世奇翻了个白眼,抿了一口啤酒,没有接老胡克的话。
他最近是发了一笔小财。
但他可不傻。
顺滑的口感让他感到了心情舒畅,就在他正打算打听些生意方面的情报时,旅店的木门忽然开了,一道风尘仆仆的身影走了进来。
老胡克看向了那人,熟练地问道。
“吃饭还是住店?”
“都不是,我是来找人……”
注意到了站在吧台边上的孙世奇,周南的眼睛一亮,立刻快步向他走了过去,“嘿,朋友,我正在找你呢!”
孙世奇认得他,记得好像是住对面的那家旅店。自己刚来长久农庄的时候,这个人曾邀请他一同前往巨石城。
“给他来一杯啤酒……再来两串碳烤蜥蜴肉,记我账上。”
“好嘞。”胡克转身走向了后厨。
坐在了孙世奇旁边的吧台凳上,这个从南方来的行商愉快地笑着说道。
“谢谢!”
“不客气,”孙世奇看向他问道,“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事我当然也不会来打搅你。”脸上带着笑容,周南继续说道,“是这样的,我们打算明天中午出发前往巨石城,昨天我问你的事儿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孙世奇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我的订单延期了,明天还不知道能不能交付。你们去吧,我恐怕得在这儿待个一两天。”
周南可惜地说道:“那真是太遗憾了。”
孙世奇看着他好奇地问:“你们已经凑够人手了?”
周南笑着说:“没有,不过北四环附近的仗听说已经打完了,那些蓝外套们解决掉了母巢,不管其他地方的浪潮结没结束,至少北郊的浪潮已经结束了,现在正是去巨石城的最佳时机!我和我的伙伴们仔细研究了地图,沿着北五环向西走,然后再向北,可以很安全地抵达我们的目的地”
孙世奇羡慕地看着他说道。
“……方便问下你们打算做什么买卖吗?”
大家能接触到的买卖大多大同小异,周南倒也没有刻意去隐瞒,眉飞色舞地说道。
“盐和硫磺,那儿最好卖的就这两样东西,尤其是浪潮的这段时间!哦对,还有从贸易站进的防毒面具和魔鬼布。”
说到这儿,周南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这儿的好东西真是太多了,而且物美价廉!你知道这儿的营养膏才多少钱吗?一吨的批发价才299银币!”
299银币……
相当于1.5把突击步枪?
废土上的货币千奇百怪,哪怕是同一种货币在不同的地区币值都不相同,孙世奇下意识在脑袋里做了个换算。
而当他意识到这个价格意味着什么的时候,顿时整个人都惊了。
“你确定?!两把突击步枪的价钱就能换一吨营养膏?!”
在巨石城,营养膏的零售价是每公斤1~2筹码,批发价则是每吨300~400枚筹码。
换成雄蜂突击步枪,至少也是两把!
而且这还是建立在后者价格同样不便宜的情况下。
注意到了孙世奇脸上的诧异,周南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似乎是在意外居然还有人不知道这事儿。
不过想到这位仁兄刚来没两天,周南倒也释然了,笑着继续说道。
“是不是很惊人?我刚知道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我怀疑那个迪迪威食品加工厂生产的营养膏,每吨的成本甚至不到200银币!要不是没钱,我都想办厂了!”
长久农庄的银行可以贷款,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能贷的。
除非符合两个条件。
要么有技术。
要么有设备。
或者,对当地的经济有足够的“贡献”。
而身为一名从南边来的行商,恰好这三样东西他都没有。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把营养膏运去南边换成粮食或者牲口,再将牲口运回来换成银币。
周南昨天研究了一整天,发现这儿对牲口的需求还挺旺盛,一只双头牛卖给长久农庄,少说也能换个三四千银币!
拉个两三吨营养膏到南方去,用换来的当地货币,很轻松就能从那儿的农场主、牧场主们手中买到一两只双头牛。
见这位朋友满眼都是心动,周南嘿嘿笑着问了一句。
“兄弟,要合伙吗?我们凑点钱倒是可以办个厂,我研究过,只要从巨石城淘些二手设备回来,二十万筹码就能把这个厂办下来。”
孙世奇承认,他确实心动了。
但犹豫了许久之后,他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我承认这个提议很诱人,但去一趟锦川行省实在太远了,来回搞不好得小半个月。”
北郊有红河镇最缺的武器和粮食,而后者有前者需要的矿和人。
从红河镇运来奴隶和矿卖到这儿,换成步枪和粮食再倒腾回去,一样能赚大钱。
发财的门路有很多,他不可能一个人全吃下来,把手上的这条贸易路线经营好才是王道!
孙世奇已经想过了。
他打算攒点钱买几辆卡车,组建一支车队,把从这儿到红河镇的铜矿生意给盘下来。
这儿的铜矿需求是最旺盛的,铺设电线和造子弹都会用到,而且价格永远是那么稳定,运输的性价比也远高于钢铁。
等赚个几十万银币,他打算在北街买块地,先盖一栋仓库,再盖一栋磨房。
运气好赶上秋收,把收来的玉米和小麦磨成面粉,不管是卖到红河镇、巨石城还是垃圾城都能大赚一笔。
粮食的单价不高,但毛利从来都不低,不是所有人都穿鞋,但所有人都得吃饭。
去年是冷冬。
今年应该会是个肥年,粮食价格想必会很便宜。
孙世奇心中畅想着未来,坐在他旁边的周南略微遗憾,却也没多说什么,举起了酒杯。
“真是太遗憾了,我们要是联手,绝对有希望成为整个清泉市最大的粮商。”
“没什么遗憾的,发财的机会多着呢,”孙世奇和他碰了下杯,笑着说,“祝周老板买卖越做越大!”
“哈哈,借兄弟吉言!我敬你一杯!”
“我敬你才是!”
俩人喝的红光满面,一杯接着一杯,相谈盛欢。
坐在吧台后面的老胡克听着两人吹牛,爬满皱纹的脸上挂满了笑容,时不时还捧两句场。
不管他们怎么发财,这喝酒的钱都是少不了自己的。
他当然高兴他们多喝点。
最后周南是扶着墙出去的,而孙世奇自己则是在吧台上趴了半宿,后半夜被酒店的服务生抬回了房间里。
第二天一早醒来,看见床头柜上的账单,孙世奇原本昏昏沉沉的脑袋,瞬间清醒了过来,脸也跟着绿了。
“220银币?!”
他昨晚到底都喝了些啥?!
……
官网论坛。
往常这个点儿,本该是玩家们上线的高峰期,官网上都没什么人的,但今天这个点儿却是热闹的不行。
戒烟:“我上不了线了!”
我最黑:“我也是!奇怪了。”
幽香 某某 花兒 秘密
类似的帖子一个接一个冒出来,不少LV9的玩家刚一戴上头盔便惊喜的发现,自己竟然突破了瓶颈!
尤其最惊喜的,无疑要数垃圾君了。
他已经在LV9这道坎上卡了快一个月了!
这次终于突破了!
捡垃圾99级:“哈哈哈哈,觉醒!老子终于觉醒了!”
望着官网右上角的提示,垃圾君激动地泪流满面。
自从建号以来已经多久了?
作为头几批进游戏的欧洲人,而且还是专属于欧皇的账号,本来应该是一件激动人心的事情,结果偏偏好巧不巧地赶上了 N年一遇的寒冬。
再加上“经验更难获取”的debuff,A轮测试都快结束了他才成功升到了LV10。
看着“晚辈们”一个个成功觉醒,这其中的心酸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夜十:“卧槽,垃圾君觉醒了?!”
峡谷在逃鼹鼠:“震惊!会变成死爪吗?!”
捡垃圾99级:“咋可能,不过强度确实没话说,我感觉我能和西门口的死爪打一架了!(龇牙)”
方长:“好兄弟,晒一下属性面板啊!”
尾巴:“搞快点!让我康康!(`・ω・´)”
在众人的怂恿之下,垃圾君最终还是克制不住装逼的冲动,将自己的属性面板贴在了帖子里。

ID:捡垃圾99级
基因序列:异种·蜥蜴人
等级:LV.9→LV.10
——基本属性——
力量:17→27(+10)
敏捷:9→14(+5)
体质:9→14(+5)
感知:9→11(+2)
智力:2→3


天赋:
冷血(更强隐蔽性、低温环境行动迟缓)
骈足(更强耐力、难以操作复杂机械)
肉体再生(更强恢复力、基因序列等级提升困难)
沸腾之血(一定时间内移除“冷血”天赋带来的debuff,并获得10%~20%的力量与体质属性加成。)

属性面板贴出来的一瞬间,帖子下方的评论区瞬间沸腾了!
尾巴:“?”
戒烟:“???”
夜十:“卧槽?!”
毒婦馴夫錄
泉水指挥官:“你特么开挂了吧?!”
边缘划水:“妈耶……这属性也太离谱了!”
老白:“力量属性是认真的吗?!”
工地少年与砖:“求求策划赶紧削一刀吧!”
短短数分钟的时间,什么“平衡性崩了呀”,“战力崩坏了呀”,一股脑地全冒了出来。
这些人为了达到目的已经不择手段了,仿佛不砍一刀这封测服第二天就运营不下去了一样。
当然了,一部分人是开玩笑。
只不过对于捡垃圾99级来说,这个玩笑可不太好笑。
见大家纷纷动手艾特策划,垃圾君顿时就慌了,连忙抠字道。
“淦!老子好歹体积比你们大一圈,属性高点很过分吗?”
少扯犊子:“太过分了!属性高就算了,还特么要晒出来装逼!(抓狂)”
玛卡巴子:“就是!这是人干的事吗!(抓狂)”
捡垃圾99级:“???特么的不是你们要我贴的吗?!”
这也太狗了吧!
就在垃圾君舌战群儒的时候,官网上忽然跳出来的一条公告,可算是替他解了围。
因为这条突然更新的公告,不管是玩家还是云玩家,都被吸引了过去。
【《废土OL》封测服将于6天后将开启B轮测试,届时全新的版本将与小伙伴们见面,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