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众人散去过后,秦逍刚出大殿,一名碎骨者过来恭敬道:“向日户,可敦有请!”
秦逍第一反应便是可敦只怕是要找自己研究寒疾的事情。
他跟着碎骨者往铁宫后面走,穿过几座宫殿,竟然来到了铁宫后墙,发现铁宫后面打开了一道小门,这是一座隠门,乍看去和边上的石墙并无区别,一旦关上,就成了石墙的一部分,看不出是石门。
秦逍有些奇怪,不知碎骨者为何带自己到这里来。
“出去之后,有一条通向山上的道路。”碎骨者恭敬道:“可敦有吩咐,请向日户先上山等候。”
秦逍微皱眉头,一时间还真不知道可敦葫芦里买什么药,即使要和自己私自幽会,也不可能选择跑到山上去吧。
他只是点头,出了宫门。
铁宫依山而建,宫墙距离山脚不过几十步之遥,走到山脚下,果然看到通往山上修建了石阶,弯弯曲曲就像一条爬上山的长龙。
他顺着石阶向上,走了好一阵子,才上到山顶。
这是一处不算很高的山峰,但是到了山顶,遥望过去,便见到连绵的山脉尽收眼下。
山峦起伏,但山上几乎寸草不生,俱都是石山。
他不知道这铁山方圆到底有多大,可是一眼似乎望不到头,山峦起伏,奇峰叠嶂。
如果这里都是蕴藏着铁矿,恐怕几代人都未必能够开采完。
也难怪草原诸多部族对铁山虎视眈眈,贺骨坐拥宝藏,不被觊觎才是怪事。
等了好一阵子,才听到后面传来踏雪之声,急忙回头,果然见到挛鞮可敦正走过来,立刻迎上去,见塔格披着大氅,幂罗罩面,走动之间风姿绰约,便要行礼,可敦却是摇头笑道:“不要多礼,这里没别人。”
“可敦怎地要我在山上等?”秦逍诧异道:“可敦是想让我看看铁山?”
可敦走到崖边,抬起手挡在额头,俯瞰群山,问道:“你觉得要守住这片山艰难不艰难?”
“自然艰难无比。”秦逍站在可敦边上道:“山中宝藏无数,谁都想得到。”
“所以为了守护这片圣山,贺骨每一代都有无数人鲜血洒在这里。”可敦感慨道:“如果没有改变,以后也还会是这样,直到有朝一日铁山被其他部族夺走。”
秦逍轻叹一声,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只要贺骨控制铁山一天,就会面临觊觎之辈的威胁。
平刀 小说
“我很欢喜。”可敦转过头来,美眸凝视着秦逍,柔声道:“那天你挡在我身前,保护我不被真羽人欺辱,从那时候开始,我便知道你是天神拍下来保护我和贺骨的使者。今日我更加确定,你是来拯救贺骨。”
秦逍忙笑道:“可敦过誉了。”
“没有。”可敦摇摇头,轻声道:“如果真的能够说服真羽人放开道路,我相信贺骨从今以后将有翻天覆地的变化,部族也会日渐强大起来。”
秦逍点头道:“真羽人也担心贺骨会因为罗支山继续与他们厮杀,如果放开商道能让贺骨承认罗支山归属他们,我相信他们应该会答应。可敦,恕我直言,罗支山已经成了贺骨几代人流血牺牲的原因,那是一块不祥之地,如果能够得到更大的利益,能让贺骨彻底改变命运,未尝不可以放弃。真羽部也是锡勒人,将罗支山让给他们,也依然是交给同根同源的手足兄弟。”
可敦轻嗯一声,忽然问道:“我封你为向日户,你是不是很吃惊?”
秦逍一怔,但面不改色道:“可敦为何这样说?”
“你在保护他。”可敦淡淡一笑:“几天前大汗找过你,和你单独说过话,他跟你都说了些什么?”
秦逍心下叹了口气,可敦确实是将贺骨汗牢牢控制在手中,贺骨汗平时的一举一动,都在可敦的掌控之内。
“这世间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可敦轻叹道:“他找你的目的,我很清楚,无非是想拉拢你成为他的臂膀。他能做的,也只能是封你为向日户,希望以此能够收买你。”
秦逍皱眉道:“可敦今日当众封我我向日户的目的,自然是敲山震虎。如此一来,会让大汗以为我出卖了他,坚定地站在你这一边,如此他就彻底死了收拢我的心思。此外也能让他知道,他的所作所为,都在可敦掌控之中,如此他更不敢轻举妄动。”
秦逍没有忘记,可敦可是狡猾如狐之辈。
“或许吧。”可敦含笑道:“只是他根本不明白,他面对的是什么人。堂堂的大唐子爵、忠武中郎将,龙锐军的主将秦逍秦将军,岂会听从他的差遣?”
秦逍身体一震,骤然变色。
他根本没有想到,可敦竟然一语道破了自己的身份。
一时间脑中一片空白。
可敦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的身份?
自己一直谨慎小心,从没有暴露过身份破绽,自己进入草原,就连龙锐军中知道的人也是寥寥无几,可敦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你不用担心,你身边没有叛徒。”可敦找下幂罗,露出风情万种的美艳面庞,凝视秦逍道:“原来…..你真的是那位击杀渤海世子渊盖无双的秦逍!”
秦逍一听这话,隐隐明白什么,随即苦笑道:“可敦睿智,你……根本不确定我是秦逍,刚才只是出言试探,是我没有反应过来,中了可敦的圈套。”
“不是圈套。”可敦妩媚一笑:“我只是才想你的真实身份到底是谁,想不到竟然被我料中。”
秦逍道:“大唐亿兆子民,可敦怎会堪堪猜到我是秦逍?”
“你如何与真羽乌晴相识我不知道,不过你来到贺骨,促成白马盟会,而且武功高超,斩杀三十多名图荪勇士,这些都不是普通的唐国人能做到。”挛鞮可敦美眸如雾,凝视秦逍道:“不过这些还不足以让我猜想你是秦逍。唐国人才辈出,高手如云,你可能是任何一个人。不过今日你在大殿保证唐国不会欺辱贺骨商人,我终于想到你是秦逍的可能。”
秦逍微笑道:“是我暴露了?”
“贺骨弱小,所以必须掌握许多情报。”可敦道:“唐国东北四郡有贺骨不少密探,不久前就有消息传过来,唐国皇帝派了忠武中郎将秦逍出关练兵,一支龙锐军就驻扎在黑山之下。你的名声早就传开,都说渤海世子渊盖无双在唐国放肆无礼,而且杀害了不少无辜百姓,他甚至在大唐京都摆下擂台挑战天下英雄,狂妄至极,死在你的手里,也是罪有应得。”
秦逍只是笑笑,看来击杀渊盖无双之事,还真是传遍天下。
“这样一位大唐俊杰,我们贺骨自然要多了解。”可敦嫣然一笑,轻声道:“我虽然不知你样貌,不过你的年纪却已经知晓。唐国虽然人才济济,但像你这样的年轻俊杰应该不会太多。”
“真人不露相,其他人只是不显山不漏水,不似我这样冲动。”秦逍叹道。
可敦摇头道:“中原有句话,叫做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能够站出来让国家变得更好,这才是英雄。反倒是那些自以为是躲在后面,觉得看透众生的所谓高人,才是受人鄙夷。”
秦逍道:“可敦因为这些就能猜到我的身份,果然是智慧过人。”
“倒也不是我聪明。”可敦道:“龙锐军的处境,我略知一二。听说龙锐军出关之后,却被安置在黑山之下,是个人都知道,那是辽东军想要借黑山匪之手置龙锐军于死地。你们龙锐军除了几千人马和一杆旗号,其实物资缺乏,我说的物资,指的是战马。辽东军有上万骑兵,配备的都是精良战马,不少都是从真羽部获取的真羽马,他们控制了东北的草场,你们龙锐军想要在东北获取战马,比登天还难。”
秦逍内心深处不得不佩服眼前这个女人,其心思缜密,慧眼如炬,当真是巾帼不让须眉。
贺骨部实在是太过弱小,加起来也不过十几万之众,如果挛鞮可敦是真羽的当家人,恐怕漠东草原早就一统。
“铁瀚施行禁马令,草原的战马无法流入唐国,唐国又养不出好马,仅有的一些战马,只怕也轮不到你们龙锐军。”可敦眨了眨眼睛,勾魂摄魄,缓缓道:“所以龙锐军想要在东北立足,就只能向真羽部求马。你与真羽乌晴如何相识,我不清楚,但你结识她的目的,至少有部分原因是为了战马,我猜的没有错吧?”
秦逍有些尴尬,却也只能点头,心想可敦真是一条又媚又狡猾的母狐狸。
“所以以你的身手,却为真羽人效命,甚至想出迂回死亡沼泽袭击铁宫的计谋,这一切当然是为了之后能从真羽部获取战马。”可敦轻轻一笑:“我前后想了想,猜测你可能就是龙锐军的那位中郎将秦逍,方才出口试探,你反应不及,等于是自我招供了。”后退一步,便要行礼,秦逍却已经上前,握住可敦的手腕,急道:“可敦千万不要如此,我在唐国是中郎将,可是在可敦面前,只是唐人向恭。”
可敦妩媚一笑,任由他握着自己手腕,柔声道:“你放心,除我之外,没人知道你的身份,我也只当你是向恭。”见秦逍凝视自己,笑容更是妩媚,低声道:“是不是又想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