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里德,格雷克,还有虞渊熟悉的阿德勒、西米茨,蒙克。
这些星空中的外域天魔族强者,看着浑身浴血而来,皮肉绽裂,伤口能见到骨头的虞渊,眼中全都是敬意。
身披漆黑斗篷,将他炼化的魔躯带来的大祭司里德,那张枯槁瘦削,向来不苟言笑的脸上,写满了惊骇之色,喝道:“没你分散她的部分力量,源血大陆的天幕界壁,恐怕早就被轰碎了。”
而整个血魔族族人,尚且保持清醒,眼神还并不呆板的只有两人。
大魔神格雷克,还有那位寿命悠久的蒙克,这两位血魔族的强者,望向虞渊的目光更为的复杂。
他们竟然有种,此块正面对他们缔造者般的敬畏感,还有……亲切感。
源血大陆的那些血魔城池中,还有深山和荒野的血魔族族人,如今大多处于意识混乱迷糊的状态。
这是因为地底的那条血色长河,被极寒封禁着灵智,又被虞渊的阳神趁机吞没。
绝大多数的血魔都遭受了波及,很难长时间地保持清醒,他们会恍恍惚惚地觉得自己死了,如处在深沉的梦境中。
格雷克和蒙克因为强了一个层次,所以在面对虞渊的时候,虽然也有异样,可他们大多时候是清醒的。
“我……”
虞渊倏一张口,立即感受到连嘴皮子的扯动,都会牵扯到脸颊和躯体。
内视这具体魄,他知道如若不能迅速恢复,他的本体真身怕是没再战的力量。
就连挥剑都会变得吃力。
筋脉,骨骸,脏腑,大部分都被妖凤的妖能肆虐了一遍,除了他的灵魂识海以外,他全身几乎没完整的地方了。
骑着恐龙在末世 皮皮唐
“稍等!”
给出这句话后,被极寒能量冰冻的大地,忽蒸腾出淡淡的血雾。
袅袅的血色雾团,慢慢地聚涌起来,受到他这具重伤体魄的吸引,呼呼地飞逸而来,旋即消失在他体内。
我在末世捡空投
格雷克和蒙克忽视一眼,心中的震惊难以言表,差点叫出声来。
——血雾中是他们缔造者的力量!
他们每每重伤垂危时,也依赖那些浓稠的血能恢复,如格雷克般的大魔神,更是能够以血色晶块般的印记,去配合这样的磅礴血能完成复活。
山村一畝三分地
如今,他们联系不上的始祖,居然有血能从冰封的大地流逸出来,一一汇聚向虞渊的身躯,帮助虞渊以最快速度恢复。
究竟发生了什么?
格雷克和蒙克两人,也看到了先前虞渊的阳神飞来,知道借助于斩龙台的锋锐和神奇,虞渊的阳神直坠地底。
但他们,出于对缔造者的盲目崇拜,想当然地认为虞渊是另一个安梓晴!
虞渊是以自己的阳神,浸没在他们始祖化作的血色长河,求一个迅速成为血魔族大魔神的捷径,以此来对抗妖凤。
阳脉是他们的血脉源头,也是他们的神明,在他们心中无所不能,法力无边。
他们觉得偏僻星河那一轮深红圆月的显现,就是阳脉精心筹划的,对抗妖凤的另一波后手,而虞渊则是它的利刃和助手。
因心脏和灵魂深处,阳脉遗留的根深蒂固的僵化思想,他们不会也不敢多想。
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虞渊,看着虞渊这具血肉模糊的躯体,因那些浓稠血雾的涌入,骸骨被重新祭炼,断裂的筋脉变得更为粗韧,且迅速再次连接。
脏腑归位,鲜血如赤红虹电在筋脉流淌,一层鲜血结痂后也褪尽了。
“他就是……老族长总是提起的那人?”
夜魔族的当代族长,除大祭司里德以外,另外一个后续赶来的大魔神,惊奇地看着虞渊,道:“人族的血肉体魄,即使有浩瀚血能的浇筑,按道理也不该如此快的治愈啊!这家伙,还真是个怪胎!”
“弗莱克,你眼前的这个家伙,你觉得还能算是浩漭正常的人吗?”里德的那张脸,变得极为的怪异,他是有数几个知晓虞渊真实来头者,“人?人的一具阳神之身,能从地底那道血色长河中,如此随意地动用血能?”
弗莱克沉默了。
元魔族的阿德勒,心魔族的西米茨,还有那些被里德和弗莱克带来的,一位位九级的魔神,也以复杂的眼神看向虞渊。
而虞渊,随着这具身躯的迅速恢复,目光渐渐移到那界壁天幕。
从内看向外,外部星河的场景画面,倒是颇为的清晰。
巨大到遮天蔽地的紫色凤凰妖影,矗立在星河中的紫色宫殿,附近密集聚涌着的,一头头的异兽和大妖。
还有化身为人的荒神,白色天虎,绿柳,虞蛛。
被冰岩般的寒能充满的血色界壁上,纪凝霜的神之法相,透出冷冽肃杀,一条条极寒大道法则,宛如蜿蜒的冰晶纽带般,环绕在她法相的腰肢处。
仿佛,每一条世间最极致的寒力法则,都能在下一刻形成超凡的攻击。
本就巍峨壮阔的凤凰妖影,此刻竟然停了下来,她那优美的凤凰脖颈处,有紫色妖能变得渐渐浓郁。
这意味着,她分散在星河另一端,先前和虞渊战斗的分身,已将妖能归还过来。
通过斩龙台的无限视野,虞渊果真看到那个站立在紫色神座的,人之形态的至高妖凤,从实质变的虚幻淡薄。
三成的妖能正在离去。
哧啦!嗤嗤!
忽然,他那端坐在宽阔血色长河内,那具渐渐拔高的阳神,体内一条经脉内的大量记忆知识,如群星般闪耀。
——关于源血大陆的界壁!
遭遇外力攻击时,数百种血纹如何运转,从外部轰落的能量如何转移,破裂的血纹如何修复,如何架接众生的血能和力量……
种种掌控血色界壁,调用那些血纹秘术的法则,一一变得明耀清晰。
阳神在感悟的同时,虞渊的这具本体真身,也同样获知了所有秘奥。
“我还有更好的方案!”
在里德,还有弗莱克等天魔的惊讶注视下,虞渊握着斩龙台冲天,人和那莹白的台面,一同出现于源血大陆的猩红天幕中。
外层冰岩般的寒能结晶,对他是那么的宽容,那么的厚爱,没做丝毫阻碍。
因为,他本就得到了那股极寒和纪凝霜的双重信任。
呼!
站在猩红似血般的界壁天幕,虞渊如置身在另外一个血色异界,无需以眼睛去看,他就感觉出此方血色异界中,所有明显的和暗藏着的,一簇簇的血纹阵列。
弱化血能,转移撞击,分流外力,调集异族精能,强固阵型……
各种复杂神秘的血纹,如一一地呈现在他的脑海,化作一幅巨大的立体的,将整个源血大陆笼罩的血之神纹图!
感觉上,如有一片片血纹凝做的血色湖泊,充满了源血大陆,藏在天幕界壁中。
他则是成为了实际的掌控者。
“或许,以后在泰亚主星的外层,也能构筑这般的界壁天幕。比起浩漭的,欠缺了一些变化,可也同样奇妙。如果,再加上斩龙台,将内中无关血能和生命真谛的道则烙印,那应该就完美了。”
在这个时候,虞渊的脑海中还浮想联翩,想着将保护源血大陆的界壁,将里头暗含的奇妙,通通移到将来的泰亚主星。
轰!轰轰!
突然,近百道巨型的粗阔图腾柱,从至高妖凤展开的羽翼内垂落。
比起以前的三十六根妖族图腾柱更多,也更为粗壮,里面存在的血脉奥术,不仅包涵了浩漭的古老妖族。
还有天外的异兽,甚至是星空巨兽的血脉!
她的另外一道分身,三成的力量回归以后,她才算是完整的形态!
完整形态的她,在大魔神贝尔坦斯离开后的此方世界,被各方族群的至强存在,认为是星空第一!
喀!喀嚓!喀喀喀!
一座座万丈冰川,从冰莹的界壁拔地而起,像是纪凝霜挥出的灭世之剑,闪耀着寒光的冰川,内中的晶莹道则肉眼可见。
此时,只要是性喜寒能的异兽,大妖,或者是蔺竹筠般的人。
近距离端详那一座座的冰川,直视冰川内的晶莹,看着一缕缕寒芒的飞逝轨迹,就能醒悟出一种或数种的极寒天道!
而不少八阶血脉的大妖,还有天外的异兽,只因长时间凝望那些冰川,妖魂和妖体都变得冰冷。
他们的思想被寒气渗透,变得慢慢呆滞僵硬,鲜血停止流动。
更有采集外域流火,吞食火晶而成长进阶的大妖异兽,眼瞳都被冻裂了,哀嚎着一边往后退却,一边颤抖地震碎了毛发内的晶芒。
纪凝霜展露极寒力量,以一座座万丈冰川演化寒冰法则时,连凝望者都被波及。
只是……
待到那近百根粗阔如参天巨柱般的图腾柱,垂落下来,撞击到那一座座冰川时,里头的晶莹寒则,瞬间就化作碎片爆灭。
轰!轰隆!
冰川如稚童以积木堆积的城堡,被不讲理的凶兽冲撞着,顷刻间毁于一旦。
众多的妖族图腾柱,绽放着令众生想要跪拜的璀璨妖芒,如宇宙初开时,将浑沌世界撑住,分为天与地的柱体,无数神秘繁复的妖纹鲜活而动,似在教导生灵如何运用自己的力量。
伴随着神灵的呢语声,远古巨兽的咆哮声,异灵的呐喊声,图腾柱轰轰而落。
界壁天幕外层的冰岩,在那些图腾柱垂落的霎那,突然开始大范围的炸裂。
一块块的碎冰,凝做了剑光寒力法则,或成了有神灵意识入驻的星辰,试图射到那只展翅的巨型凤凰胸腔部位。
王爺的小兔妖
却被她,以另一只羽翼,轻轻拍为漫天的光雨。
呼!
然,突有一团团的血色烟云,从冰岩离开的界壁内凝成,出现于每一根图腾柱垂落之地,竟将图腾柱稳稳地托浮住。
没有一根图腾柱,能在破开外层的冰岩以后,洞穿庇护源血大陆的界壁。
全盛妖凤的至强一击,在纪凝霜调集那股极寒的力量,在虞渊入驻血色天幕以后,被这么给挡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