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在高喊了一声“风魔流奥义”后,风魔猛得把手探进怀里。
“等等、等等!”
听到风魔喊出“风魔流奥义”这个词汇时,源一的脸色一变。
“我刚才只是开玩笑而已,可别在这么狭窄的地方用你那麻烦的奥义。”
“哼。”风魔将手从怀里抽出,面露不忿,“源一,你不提我的头还好,你一提我就生气。”
“明明年轻时你比我更放纵。”
“酒喝得远比我多,游廓也去得比我勤,结果到头来反倒是我的头发掉光了,而你头发的浓密程度却仍旧和年轻时的模样别无二致。”
源一年轻时常去游廓——这种事,绪方和阿町都是第一次知道。
不知不觉发现了源一的一个小秘密的夫妻俩,忍不住都用着怪异的目光看着源一。
注意到绪方、阿町二人所投来的目光的源一,毫不害臊地大笑了几声:
“在头发还是黑色的时候,每当路过游廓时,身体都会不受控制地转身拐进游廓里——绪方君你应该也很能理解这种‘身不由己’的感觉吧?”
“不,我不理解。因为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源一的话才刚讲完,绪方便以极快的速度扭头看着阿町,然后一本正经地这般说道。
面对绪方的“毫不犹豫地撇清关系”,源一不以为意地笑了笑,然后接着朝风魔说。
“喝酒和逛游廓这种事,和掉头发没有直接关系啦。”
“以前我在英吉利国流浪时,曾有一个不喝酒、不抽烟也不爱玩女人的医生劝过我要少喝酒、少跟那种不干不净的女人来往。”
“结果这位劝我要过健康生活的医生,在1年后就得了绝症,接着没多久就因药石无医而亡。”
“而被他驳斥生活不健康的我,却一直健康地活到了现在。”
“所以掉头发、生病啊什么的,我觉得都跟运气有关。”
“运气不好的人,即使生活作风优良,也很容易突然得病、死去。”
“柑实,你只是运气稍微有点不好而已。”
说罢,源一将手中的阳神和炎融缓缓收回鞘中。
收刀归鞘后,源一以一种……带着几分寂寞的目光,上下打量了风魔数遍。
“……柑实,仔细一看后……你还真的是老了许多啊,脸上的皱纹都变得这么多了……”
“你也不看看我们有多久没见了。我俩上次见面的时间……已经久远到让我都想不起来了。”风魔莞尔,“源一你也不一样苍老了许多吗?”
“在我的印象里,上次见你时,你的头上还剩一小点黑发的。而现在已经一点黑发都不剩了。”
看着正一脸高兴地和风魔寒暄着的源一,绪方不禁在心里默默道:
——幸好风魔大人这次有跟着我来大坂呢。
若说在大坂与葫芦屋一行人重逢后,绪方最想和葫芦屋中的谁见面、聊天,那毫无疑问是源一。
他有相当多的话要和源一说。
斯库卢奇的事。
还有风魔的事。
斯库卢奇曾委托过绪方——日后若见到源一,帮他带话给源一:我虽然为了生计,成为了臭名昭著的哥萨克人,但我从未忘记我一直想做的事情。
绪方对之前的那场对抗幕府一万大军的战斗,一直都有着极清晰的认知——若没有斯库卢奇的倾力相助,仅靠他一人之力,是不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冲进幕府军的本阵。
出于对斯库卢奇的感谢,绪方一直都没有忘记与斯库卢奇的承诺。
在大坂重新见到源一后没多久,绪方就找了个机会,将自己在虾夷地见到斯库卢奇的始末,详细地告知给了源一,并将斯库卢奇委托他带的话,带给了源一。
在从绪方的口中听到了“斯库卢奇”这一名字后,源一立即露出了怀念的表情。
在听绪方讲完他在虾夷地与斯库卢奇所经历的一切后,源一开始简单地跟绪方讲起他本人和斯库卢奇的故事。
斯库卢奇是源一因惹了棘手的麻烦而从教皇国“战术转移”到露西亚国时,在一个极偶然的机会捡到的“战争孤儿”。
据源一所说,斯库卢奇是个幼稚得有些可爱的孩子。
在这个西方各国都在用枪炮的时代里,竟还憧憬着成为骑士文学里的那种云游到何处,就在何处留下传说的骑士。
源一和斯库卢奇相处的时间并不长,统共也只相处了1年多一点的时间便分道扬镳了。
之所以会分道扬镳,原因也不复杂——就只是斯库卢奇想脱离源一这个救命恩人的庇护,想独自去闯荡而已。
分别后,源一便再没有见到斯库卢奇。
直到现在,借绪方之口,源一才知道斯库卢奇还活着,并且还成了哥萨克人中的一个小头目。
憧憬成为高洁骑士的斯库卢奇,结果竟成了因热爱烧杀抢掠而臭名昭著的哥萨克人——面对这一事实,源一却没有露出任何的震惊神情。
他只笑了笑。
对斯库卢奇竟选择成为哥萨克人的原因似乎毫不感兴趣的源一,朝绪方问道:
“即使因某些我不清楚的原因成了哥萨克人,斯库卢奇肯定也一直以‘高洁骑士’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吧?”
“嗯。”面对源一所问出的这问题,绪方坚定地点了点头。
在讲完斯库卢奇的事情后,绪方便紧接着开始讲风魔的事情。
源一和风魔的关系有多紧密,绪方对此也是知晓的。不过知晓得并不算多,只在偶然间听闻过一些风魔与源一的往事。
在源一和风魔都只是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时,他们两个就互相认识了。
风魔曾跟绪方说过:他一开始对源一的印象非常不好,因为他第一次见到源一,是在某户人家的走廊上。
源一那时侧躺在走廊的尽头,一本正经得跟问他在干嘛的风魔说:我在看于这走廊上穿梭的女人们的脚。
风魔那时只觉得源一是个脑袋有问题的变态,直到后面与源一一同经历了不少的事情后,风魔才知道这个“变态”原来是那么不同凡响的人物。
绪方将风魔目前也在大坂的事情,详细地告知给了源一,并跟源一约定好之后等他与风魔都有时间了,就带风魔来见源一。
于是便有了现在的这一幕。
“那个……”
这时,一道以小心翼翼的口吻说出的柔弱女声,突兀地自绪方他们左手边的走廊尽头响起。
“请问……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声音的主人,是这旅馆的一名年轻女侍。
这名年轻女侍现在将下半身藏在走廊的拐角处,只探出半个身子,以带着几分畏惧之色的目光看着绪方等人。
绪方一看便知,这女侍一定是被源一和风魔打架的动静所惊扰到,所以前来查看情况。
“什么事也没有。”绪方朝这名女侍笑道,“我们几个只是……聊天聊得激动了点而已,什么事也没有。”
女侍以半信半疑的目光打量着绪方等人后,叮嘱了几句“请不要弄出太大的动静”后便离开了。
“哎呀,刚才看到许久未见的老搭档,一时之间太兴奋了。”源一抓了抓后脑勺的头发,“都忘记这里是旅店了。”
“好了,大家都别在门口站着了。”琳这时发话道,“都快到房间里吧。”
“琳小姐。”阿町一边走进房内,一边问道,“间宫和浅井呢?”
“我让九郎和七郎兵卫去替我拜访一些不需要我亲自登门的商业上的伙伴了。”琳耸了耸肩,“做商人就这一点比较麻烦,需要费心力去维护大量的人际关系。”
“琳小姐。”跪坐在琳身前的绪方这时突然道,“除了风魔大人之外,我还带了一个客人哦。”
“哦?客人?”琳眉毛一挑。
“这客人……也算是来头不小呢。这是我之前乘坐偷渡船离开虾夷地后,偶然结识到的新同伴。”
绪方不紧不慢地解释。
“我的这个新同伴和阿町一样是个女忍,不过她所用的忍术是伊贺流的忍术。”
听到“伊贺”这个词汇,源一的双眼立即微微一眯:“伊贺?”
阿筑的目标,是找到她那被伊贺残党强行拆散的父母与妹妹阿玖。
她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才跟着疑似被伊贺残党给盯上的绪方。
若论要找人的话,那家大业大、人脉广得不行的琳,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
而且绪方他现在和葫芦屋重新结盟,也有必要让琳他们见一见绪方他这小团队的新成员。
于是与琳等人重逢后,绪方便考虑着要不要让阿筑和琳他们见个面、认识一下。
名窯 小說
在此之前,因考虑到不知阿筑是否乐意让她并不熟悉的外人知道她伊贺女忍的身份,所以绪方一直没跟葫芦屋等人提及阿筑的存在。
答应和葫芦屋结盟的当夜,绪方便找上了阿筑,征询阿筑的意见,问她是否愿意去和琳等人相认识。
阿筑仅思考了片刻,便十分痛快地表示只要能帮她找回家人,她十分乐意让绪方的朋友知道她“伊贺女忍”的身份。
因此今日拜访葫芦屋一行人的这临时据点,绪方不仅带来了风魔,同时也将阿筑也给一并带了过来。
在听完绪方对阿筑的简单介绍后,源一轻“哦”了一声,然后问道:
“那这个名叫阿筑的伊贺女忍现在在哪?”
“那孩子听我说琳小姐喜欢那种不烫的食物后,执意要到大坂东边的一座很有名的和果子店里买最新鲜的和果子当作伴手礼。”
绪方面露无奈。
“她昨夜就提前预订好了和果子,因为那店铺很远,去那店铺取和果子要花不少的时间,所以她就让我们先来你们这儿,她之后再到。”
“哈。”不爱露笑脸的琳,难得地笑了下,“看来是一个很注重礼节的孩子呢。”
“伊贺啊……”源一露出回忆的神情,“上一次看见伊贺的女忍……都是四十几年前,伊贺之里还存在的时候了。那个叫阿筑的孩子……应该不知道木下源一和伊贺之里的那些恩怨吧?”
“她不知道。”绪方摇了摇头,“传授她伊贺流忍术的长辈,几乎没跟她提及过伊贺之里过往的种种。她根本不知道伊贺之里灭亡的真相。”
“她其实连伊贺流忍术都不怎么感兴趣,纯粹是为了找回家人,才被迫修炼起伊贺流忍术。”一旁的阿町补充道。
“这样啊……”源一莞尔,“那便好。我可不想再跟那种嚷嚷着‘为伊贺报仇’的人战斗了。”
“伊贺的女忍啊……”牧村朝绪方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想不到在不知不觉间,绪方老弟你的身边又多了个女忍呢……总感觉你似乎和女忍者意外地有缘呢。”
面对牧村的这番风魔也曾经讲过的感慨,绪方笑了笑,然后以半开玩笑的口吻回应道:
“相比起女忍,我觉得我跟你们葫芦屋更有缘。最起码我和女忍者的缘分还没到‘不论走到哪都能恰好碰上’的地步。”
“伊贺……”岛田这时喃喃道,“我还从没见过伊贺的忍者呢。”
“早在41年前,伊贺之里就被伯公给灭了。”琳默默地吐槽道,“你能见到反倒奇怪吧。”
“话说回来……”岛田把视线转到源一的身上,“我直到现在都不清楚源一大人和伊贺之里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呢,只知道源一大人把伊贺之里给灭了。”
话说到这,岛田像是猛得想起了什么似的,扭头看了看牧村和琳。
“该不会又是只有新来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吧?”
“那倒不是。”牧村道,“我也不知道源一大人和伊贺之里之间到底经历过什么。源一大人好像不怎么爱讲这事。”
“之所以不爱讲这事,是因为这事情太久远了,都已经是41年前的事情了,很多细节我都已经忘记了。”源一脸上的回忆之色缓缓变得浓郁,“我和伊贺之里之间的恩怨,其实也不复杂。”
“伊贺忍者们帮助德川家康夺得天下后,他们被江户幕府定为了御用忍者。”
“不仅受到了江户幕府的重用,还得了一块江户幕府赐给他们的封地。”
“从江户幕府那得了封地以及一堆特权的伊贺之里,不再是单纯的忍者里了,反而更像是一个小型的藩国。”
“每个伊贺忍者也都不再像是忍者,更像是伊贺之里的一个个地主,有田有地,鱼肉着他们封地内的老百姓。”
“这种安逸的环境,让他们迅速地腐化。”
“直到我决意攻灭伊贺之里的前夕,伊贺之里内像样的忍者已经没有几个了。”
“而我消灭伊贺之里的原因也很简单——他们惹恼了我,再加上我那时刚好练出了无我二刀流,急需找些厉害的对手来试验我这新开创的剑法,所以就决定让这个已经不剩多少正经忍者的伊贺之里灭亡。”
“当初虽然成功灭亡了伊贺之里,但我势单力孤,伊贺之里虽亡,仍有不少的忍者幸运地逃走且捡回了一条命。”
“万万没想到,41年过去了,仍有伊贺的忍者在活跃……”
说罢,源一露出意味深长的苦笑,轻轻地摇了摇头。
源一的话才刚说完,房门外突然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
听着这脚步声,绪方的眉毛一挑,笑了笑:“看来她已经来了。”
绪方话音一落,房门便响起了阿筑她那充满元气的声音:
“真岛大人!阿町小姐!风大人!你们在里面吗?”
……
……
此时此刻——
大坂,龙水寺——
“清澄大师!真的是非常谢谢您救了我儿子!我儿子的烧退了!您真是神医啊!”
一名身上的衣服打满补丁的老妇人这般高声大喊过后,便朝地面跪去。
她的双膝刚一弯,站在她身前的一位慈眉善目、披着褐色袈裟、身上散发着好闻香味的老和尚,便立即伸出双手,将这个老妇人扶住。
“施主,不必如此。”清澄微微一笑,“您的谢意,我收下了,不必对我行如此大礼,我收之不起。”
在清澄将这老妇人扶住时,不远处的一高一矮的2名年轻和尚便朝彼此凑去。
“你瞧。”高个和尚嘀咕道,“又有人专程来向住持道谢了。”
“这不是常有的事情吗?”矮个和尚以钦佩的目光看着不远处的清澄,“住持他医术高明,常常外出替人免费治病,深受人们的爱戴。你是新来的大概不知道——我以前曾见过在一天之内,连来7波因受住持的恩惠而专程前来此地跟住持道谢的人。”
“住持真是活菩萨啊……”高个和尚感慨道,“住持他唯一的缺点,大概就只有喜欢用自己特制的熏香来将自己给弄得香喷喷了。”
“这不叫缺点吧?”
“在我眼里,这就是缺点。”高个和尚撇了撇嘴,“我不喜欢香道。”
在高个和尚与矮个和尚在那交头接耳时,清澄已经开始目送这名专程前来找他道谢的老妇人。
老妇人刚一从清澄的视野范围内离开,清澄便将头一转,看向不远处仍在谈天不扫地的高个和尚与矮个和尚。
“你们的胆子可真大啊。”清澄以半开玩笑的口吻说,“我就站在不远处呢,竟然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偷懒。”
“对、对不起!”矮个和尚脸一红,然后连忙端起扫把,用力地扫着脚下的青石地板。
而高个和尚也同样面带惊慌地继续干活。
“可别再让我发现你们偷懒。”清澄的语气稍稍变严肃了些,“我现在先回内房休息,等我醒来后,我要看到这里的落叶已经被清理得干干净净。”
高个和尚、矮个和尚:“是!”*2
留下这道略有些强硬的命令后,清澄拖着自己的袈裟朝龙水寺的后院快步走去。
高个和尚偷偷观察着清澄,直到看不见清澄后,他朝矮个苦笑道:“住持虽然是个活菩萨,平常不论对谁都是慈眉善目的,但他偶尔也会露出很严厉的一面呢……”
“好了,别说话了。”矮个和尚无奈道,“赶紧认真干活吧。我可不想再因没认真干活,而受到住持的数落。”
……
……
回自己房间的这一路上,清澄碰到了不少同寺的僧人。
德高望重、被寺内众僧发自真心地爱戴着的清澄,自然而然是收到了众僧一个接一个热情的问好。
清澄面带着温柔的面容,一一回应着这一句句不绝于耳的“住持早上好”。
龙水寺的面积并不算大。
拖着袈裟回自己的住房的清澄,仅一会的功夫便来到了寺庙的后院,来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前。
哗啦……
清澄慢慢拉开房门,然后缓步进到自己的房内。
刚将房门关紧,昏暗的房间角落处便传来了一道带着几分戏谑之色的调侃:
“清澄,你的演技真是不论怎么看,都觉得叹为观止啊。”
“如果你是我的部下就好了,你真是当忍者的好料子。”
这道调侃……就像是有什么魔力一般。
刚一响起,就让清澄脸上的温柔笑容荡然无存。
“呵……”温柔的笑容变为冷笑,“抱歉啊,吉久,我对当忍者没有什么兴趣呢。”
说罢,清澄将身上的袈裟随意得甩落在地,然后朝刚才这道调侃声所传出的地方快步走去——那里,盘膝坐着一个灰眼珠的老者。
“吉久,你看起来好像很闲的样子嘛。”
“我闲得都快生苔藓了。”吉久淡淡道,“所以我刚才到外面转了转,透了透风。”
“这龙水寺真是越看越觉得喜欢啊。”吉久的嘴角一翘,“地理位置优越,位于大坂的中心地带,而且恰好地势又较高。”
“将这个地方设置为大坂春之阵的本阵……果真是正确的啊。”
“我真的是……越来越期待今夜了呢。”
语毕,吉久的眼中闪烁着淡淡的兴奋之色。
“你刚才外出了?”清澄嘴一撇,“真是的,你就不能乖乖地待在这吗?若是让寺内的僧人们发现你了,那可就麻烦了。”
“你觉得这座寺庙的僧人有可能捕捉到伊贺之里的现任统领的身影吗?”吉久耸了耸肩。
*******
*******
求月票!求月票!QAQ
关于清澄,大家可以回顾第635章。
吉久也是在之前就登场过的人物,不知有没有人记得他第一次登场是在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