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找内鬼这件事,唐信安亲自去负责了。
盛七和青玉又有些不合,所以在那天协商完毕后,他就带着人离开了奉安国的王都,跑去了另一座大城,也不知道具体是在干什么,但反正也没有人会去打扰就是了。
神雷道君和昆仑派三长老两人,则在王都空城里挑了一个行宫休息,他们会彼此讨论一些道术和道法,偶尔青玉也会过去旁听或者加入讨论——别看青玉现在的修为不怎么样,但她的奶奶毕竟是玄界最强的妖修,其术法之强横就连顾思诚这位五帝之一的大人物都甘拜下风,再加上她如今身为灵兽,对灵气的感应更加敏感,所以就理论知识和可行性方面的讨论,在这两位眼界相对狭隘的“道基境”术修面前,她完全就是想怎么装逼就怎么装逼。
这让青玉又一次感受到了当年在万事论坛纵横的快感。
她还是很怀念所有人都喊她“老师”的那种感觉。
如此过了两天之后,来自北唐皇朝的信令便开始传递出去了。
其内容要求非常简单:所有上仙第五境以上的修士,不管其身份地位如何,全部都要来奉安国觐见北唐皇朝的老祖宗,而且还是在收到信令后即刻出发,不得有误。
北唐皇朝虽不像乾元皇朝那般,将整个北岭彻底统一,但作为北岭当之无愧的霸主,其影响力之深远自然也不是其他人所能够想像的,因而他们非常清楚整个北岭到底有多少修士已经达到了上仙第五境以上,因而信令的传递自然是准确无比——事实上,北唐皇朝有针对整个北岭进行过类似于人口普查的行为,而且也明言规定了所有修士都必须要进行登记造册,所以除非是恰好才刚刚晋升境界还未来得及去登记的人有可能成为漏网之鱼,否则的话都不可能逃得过这次北唐皇朝的宣召。
不过这些漏网之鱼,终究是少数,影响不了什么大局。
反倒是那些突然被北唐皇朝宣召的修士,都感到有些惴惴不安,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尤其是这位北唐皇朝的老祖宗,对于很多人而言甚至是第一次听说。
当然,这些事都与在奉安国静候的这些大人物们没什么关系,他们真正的战场是在之后才会浮现出来的各路牛鬼蛇神。在此之前,这些繁琐的事务都会由北唐皇朝自己负责处理。
……
于一处宫殿内,神雷道君和昆仑派三长老正在对弈。
他们落子飞快,几乎是不需要思索。
转眼间,棋局便已来到了中盘。
棋盘上白子一方占据了大半个棋盘的位置,如同一条腾空万里的巨龙,狰狞而又气势十足,哪怕是棋盘外的观棋人也能够感受到那股凌厉的气势。
但如果只能感受到这股凌厉的气势,那这样的人自然并不算合格的棋手。
因为棋盘上,黑子虽然有些分散,但却是散布在白子的附近,几乎是封锁了白子的所有一切变向,宛如一潭死水、一片泥潭,深深的困住了这条白色巨龙,让其根本无法舒展身子,更不用说腾空万里了。
那股困兽犹斗般的挣扎感,才是此时棋盘上所展现出来的局势——看似白子一方即将大获全胜,可实际上所有的发展空间和方向却全部都被黑子封锁。但白子优势较大,黑子终究也无力化身屠刀,自然也就做不到屠龙之举。
这局棋,算是和局了。
“和你这臭棋篓子下棋真没意思。”昆仑派三长老将手中白子一扔,一脸扫兴的说道,“你棋艺不行,但当根搅屎棍倒是厉害,每次都是胡下一气,尽给人添堵。”
“不输就是赢。”神雷道君倒是干脆,“不管是谁,我都有把握能够和棋。你们赢不了我,我也没想着赢你们,如此,我便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昆仑派三长老一脸的无语。
从道理上来说吧,你不能说神雷道君的想法是错误的。
但从棋艺上来说吧,和她下棋是真的自找不痛快。
“你觉得,这太一门……如何?”
“很强。”神雷道君想了想,然后才开口说道,“苏青玉修为不够,但她显然并非那种愚昧之人,她对道法方面的理解,犹在你我之上,尤其是她所说的那套‘可行性理论’更是精彩绝伦,让我大开眼界。”
“你我都清楚,我们的修为已到顶了,单论修为境界方面,我们并不比唐信安弱。可真打起来的话,一个唐信安就可以打我们十个,还不是因为他在技艺方面无人能出其右?而且他成名极早,修道时间也更加长久,天资才情更是不弱,所以他早就已经开始钻研其他方面的技艺,而我们却是连自己的术法都没弄明白。”
听着神雷道君的话,昆仑派三长老也是点了点头:“我虽说擅于五行术法,但实际上真正擅长的也就那么两、三类,五行都不敢说齐全。而你也只专注于雷法一道,但除却雷法之外的术法,你也是一窍不通。……说实话,我是真的很好奇,天外仙就真的那么厉害吗?一个修为甚至还没达到上仙境的人,都有如此广博的见识和理论。”
“苏青玉身边那三个护卫,也没一个是易与之辈。”神雷道君开口说道,“那个叫苏安然的,虽然看起来很平常,但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返璞自然。”
神雷道君点了点头:“唐信安,我们还能够感受到他的气势,也知晓他的强大。但这个叫苏安然的,身上气息平平,除了知道修为与我们相差仿佛外,我竟是没看出来他的气势有多强。……但唐信安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却对他客客气气,这样的人能简单到哪去?”
“我倒是觉得那个叫宋白夜的比较奇怪。”
“它不是人。”神雷道君摇了摇头。
“啊?”昆仑派三长老惊了一下,“你什么意思?难道它,它……”
公主騎士煉成計劃
“不是。”神雷道君摇了摇头,“你知道我是龙虎山的天师,而我们天师都有一门特殊的神通,称之为开眼。”
“听闻过。”昆仑派三长老点了点头。
天师开眼,据说乃是根据七种先天眼瞳之一演化而来的特殊功法,可以用来分辨妖魔鬼怪。当然这门功法,是和修士自身的修为息息相关的,所以如果修士自身的实力不够强大的话,那么就算能够开眼实际上也有可能看不穿妖魔鬼怪的伪装。
不过神雷道君的实力有多强,昆仑派三长老是很清楚,所以自然也知道,这天底下恐怕没有能够瞒得住她天眼的妖魔鬼怪。
“所以,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我只看到了一片漆黑。”神雷道君沉声说道,“它的身上,有大诡的气息。……若不是从未听闻过诡异化形成人的事,我差点就以为这是一只诡异化形了。但此人是鬼怪之流应该是跑不掉的,有可能是将死未死之人被诡事缠身,所以才变成如今这副模样,太一门将其带在身边很可能就是为了防止他出现什么变故。”
“镇压得住吗?”昆仑派三长老,面露忧心之色,“尤其是接下来的行动……”
“那个小女孩应该就是关键了。”神雷道君再度说道,“她身上的血煞气息之浓郁,简直闻所未闻,我的天眼只看了一眼,都感到一阵隐隐的刺痛。目前我们龙虎山摸索出来的诡异处理方式,要么就是血煞之气强行镇压,以毒攻毒;要么就是以雷法净化,除此之外别无他法。……所以那个小女孩,显然就是用来防止那个宋白夜失控的手段。”
听到神雷道君这么一说,昆仑派三长老沉默了许久,然后才叹了口气,道:“这三人,的确不是易与之辈。难怪我此行出发前,冲星子特意找到我,让我千万不要和太一门的人起任何冲突,哪怕不支持他们的作为也不要支持他们的对手。”
“所以这次你才没有支持盛七?”
“社稷学宫太傲慢了。”昆仑派三长老摇了摇头,“他们如今在九大皇朝的影响力已经越来越大了,以至于他们都失去了敬畏之心。……太一门是什么人?那可是天外仙首次在我们此界建立的宗门,也就社稷学宫才会想着要压他们一头,这次如果真的能够让社稷学宫吃些苦头,我是乐见其成的。”
“对于兵事之流,我是不懂的。”神雷道君摇了摇头,“所以我也不关心他们之间的矛盾,但我反正不会站队,我来此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尽快解决这起天灾。”
“天灾?!”昆仑派三长老发出一声惊呼,“你们龙虎山看到了什么?”
天元大陆上,九大皇朝的底蕴自然是最强的。
其他够资格和九大皇朝并论的大宗门,自然也都是拥有各自的特殊之处。
例如玄武宫,便因为曾受到天外仙的资助,所以才会在武道方面突飞猛进,几乎成为此界武道功法的圣地代表。而他们昆仑派,虽说没有受到天外仙的援助,但凭借通神的剑法和阴阳五行术法,划分为大小昆仑的他们也同样是有资格站在这个世间巅峰,与九大皇朝比肩。
至于龙虎山,降妖伏魔的手段便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尤其是此界诡异横行,除了龙虎山外,九大皇朝其实也没有特别好的处理方法。
不过这可不是龙虎山最厉害的地方。
真正堪称龙虎山底蕴的,是这个宗门有一面观世镜。
传说中,此镜无法照人、照鬼、照妖、照魔,但却是水火不侵、劈不碎也砍不破,看起来如同废物一样。但实际上,此镜唯一的一个功能,就是映照出灭世大劫——据闻,一旦此镜的镜面出现了画面,那么往往便是要牵扯到灭世大劫的降临,所以此镜被称为“观世”,观的可不是世界的世,而是灭世的世。
天元秘境两次末法大劫,此镜都给出了相应的信号,让此界的宗门世家皇朝都拥有了缓冲,不至于手忙脚乱。而且除此以外,前后数次有可能出现灭世危机的巨大天灾,此镜也同样映照出了相关的信息线索——观世镜不会直接给出过程,往往都是一些玄之又玄的画面线索,所以龙虎山有培养专门的人才对此进行解读分析。
“看到了三个画面。”神雷道君也没有隐瞒,直接开口说道,“一个是一只蜘蛛在结网,此前我们不知何意,直到北唐皇朝和昆仑派都遣人来寻求支援时,我们才意识到这起祸事是发生在北岭;第二个画面,我们只看到了漫天剑光,所以我们猜测,此祸事应该与剑有关,此前我们一直以为有可能是因为唐信安,毕竟他剑法通神。”
“现在你们怀疑……是太一门?”
“是。”神雷道君点了点头,“太一门三个护卫,那个苏安然和小女孩都是用剑。不过我个人认为,这件事很可能不止是太一门,而且还包括了唐信安……你还记得吗?那天太一门和社稷学宫起冲突时,唐信安的态度非常明确。”
“我明白了。”昆仑派三长老点了点头,“这起灾祸,有可能就是因为社稷学宫和太一门爆发冲突,最终导致灭世大劫的降临。……所以,这次盛七带着人离开这个都城,是你的主意?”
“我把此事和唐信安与盛七说了,所以盛七才会离开。”神雷道君开口说道,“引发灭世天灾的罪名,他担不起,所以不管他心思如何,他都只能选择回避。……不过等这只裂魂魔山蛛死了之后,盛七肯定会报复的,这一点我其实也非常担心。”
“为什么?”
“因为第三个画面非常奇怪,它是一片黑暗。”
“黑暗?”昆仑派三长老愣住了,“什么意思?”
“以往观世镜在最后都会浮现出两到三个,甚至是好几个不同的画面,那些我们称之为不同的未来,因为观世镜给我们的提醒,足以让我们去改变有可能出现的天灾祸事,但由于给出的都是线索,所以只能由我们自己去猜测,中途的行为自然也就是我们人为操作的结果,但这才是最大的变量,所以未来自然也会有很多种结果。”
神雷道君面色肃穆的说道。
“可这一次不是,我们看到的只有一片黑暗,所以……我们根本就无法得知未来的结果到底什么,这也让我们根本不敢随意插手。若是阻止社稷学宫和太一门的战争就可以得到一个美好的未来,我此前早就选择站队太一门或者社稷学宫了,可就是因为这次看不到,所以我才不敢轻易落子。”
“怎么会……就连观世镜都看不到……”
“而且,这几个画面,还是在此前西海真龙一族攻打太一门时所发生的。”神雷道君再次说道,“若非如此的话,我们龙虎山也不可能如此重视。……肯定是有什么我们所不知道的事情,在那一刻发生了,所以才导致了这样的情况。”
“那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办?”
“走一步看一步。”神雷道君也有些无奈,“反正现在先尽量避免社稷学宫和太一门之间的矛盾加剧,然后等唐信安解决了他们自家皇朝的内鬼,把那只什么裂魂魔山蛛给揪出来后,我再联系下山门,看看观世镜是否有什么新的变化吧。”
“为什么不能现在联系?”
丫鬟生存手册 恒见桃花
神雷道君叹了口气:“那是因为如果我现在联系的话,便也等于是在干涉到未来的变化……如今,我们都已成为了这局内的变量,早就不能随意妄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