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木葉開始逃亡
小說推薦從木葉開始逃亡从木叶开始逃亡
“真是刺耳的声音……”
即使隔着不透风的严密墙板,厂房之中的机械运作声,还是被赤子敏锐感知到了。
位于波之国的鬼之国军工厂,基本上每时每刻都在工作,生产和配装一些外人无法知道的工业武器。
这些武器的用途,以及将要用在什么地方,外人也同样不知道。
不要说外人,就连入驻在这个工厂之中的鬼之国忍者,知晓者也不多。
不过这些事情赤子没有兴趣了解,他现在只想要快点回到自己的房间,让自己的大脑安静下来。
一路上被各种各样的声音折磨,再这样下去,他的意识难免会失控,进行暴走。
早知道这样,应该把自己封印起来,沉到海底深处好了。
听说那是人类血肉之躯无法企及的领域,是一个无声的黑暗世界。
这样一来,应该会让自己安静许多吧。
这样想着,赤子想下次忍不住暴走的时候,就把自己‘抛尸’到海底试一试。
“回来了吗?”
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有着一头媲美丝绸的黑色长发,容貌姣好,气质却给人一种不近人情的淡漠感,少女不知何时出现在那里,在不远处直视着赤子一边走路,一边用一只手猛力按着额头的怪异举动。
“嗯。”
面对少女的提问,赤子停下脚步,点了点头,回答的声音很轻。
和别的分身不同,他现在的这种状态,对于少女并没有太多的敬畏感。
一姬也没有在意赤子的态度,和‘外’状态,喜欢嗜睡的幼童赤子不同,‘里’状态的赤子十分危险,性格也淡漠的更加彻底,虽然有着常识,但却无理性。
一姬从忍具包里掏一个巴掌大小的透明塑料瓶,是一个药瓶,里面放着大量的血红色圆形药丸。
看着这个药瓶朝自己飞来,赤子接住。
“你身上的药快吃完了吧?注意一点用药的次数,也别一次性吃太多。而且,你的身体对药物的抗性越来越高了。”
赤子点头,毫不犹豫打开药瓶,从里面倒出两颗血红色药丸,放在嘴里,直接吞咽到肚子里。
药性开始发作,他才舒服的长出一口气,大脑也开始安静下来。
一姬走过来,伸出手,说道:“好了,把‘死魂枪’拿过来吧,你睡觉的时候最好别拿着这么危险的东西。等你醒来之后,我再还给你。”
赤子知道对方并不信任自己的克制力,但好在他也不相信自己的克制力。
“别把封印解开,你控制不了。”
赤子将身后用布带包裹起来的长柄物交到一姬手上,并且对她进行告诫。
“我可没有那么无聊。”
接过赤子递过来的死魂枪。
被绘画眼球的白色布带包裹,看不到里面武器的真实样子。
但入手之后十分冰冷,仿佛手里抓住一块寒冰。
然而这种冰冷只持续了一秒,就被一姬用查克拉隔离开来了。
将死魂枪交出之后,赤子留在这里也失去了意义,一声不吭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一姬转头目送赤子离去,然后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死魂枪,透过布带上的邪异眼球,一姬仿佛看到了眼球的深处,充满各种痛苦挣扎的惨绿色虚影,有男人,有女人,形体不一,在眼球的黑暗空间中,发出痛苦不堪的哀嚎与诅咒。
这种哀嚎和诅咒,甚至直透一姬的耳膜,在她耳边不断循环,刺激她的敏感神经。
“给我安静一点!”
一姬皱了皱眉头,恐怖的查克拉从她体内散发出来,眼睛也变成了三勾玉写轮眼的状态。
在持续了短暂的几秒时间后,声音慢慢从一姬耳边消散开来。
位于黑暗的灵魂虚影,用饱含怨毒和憎恨的目光看向一姬,但没有一人敢继续吵闹了。

“卡卡西老师,看到了吗,我已经成功了!”
三天后,鸣人手舞足蹈的站在海水上,在那里不断蹦跳,却没有沉入海水之中,很明显,他已经掌握了踩水的诀窍。
如今正在向卡卡西进行炫耀,希望对方可以夸奖他一下。
“啊,以你的能力,在短短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学会踩水,确实很厉害。”
卡卡西也是认可的点了点头。
毕竟爬树的练习,鸣人就已经用了一个星期时间才学会。
而踩水的难度更在爬树之上,加上九尾查克拉的不断干扰,他一开始以为鸣人需要一个星期以上的时间才能学会踩水……如今看来,鸣人在忍者的天分上,还要超乎他的预料之外。
这小子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多么特殊。看着喜气洋洋的鸣人,卡卡西心中暗道。
做什么都是三分钟热度的鸣人,一旦涉及到修炼,就会变得异常执着。
这份毅力,再加上他本身的天分,越到后面,实力成长的越是快速。
等到到了可以控制体内九尾查克拉的程度,实力更是一日千里。
人柱力的可怕有目共睹。
木叶没有完美人柱力的修炼办法,即使多次和雾隐、云隐进行沟通,这两个村子也没有和木叶交易完美人柱力修炼法的意思。
九尾已经是最强尾兽,如果人柱力可以完美控制九尾的力量,那对于其余村子来说,就不是什么太好的事情了。
虽然完美人柱力修炼的过程十分艰难,不是短期功夫,其中也伴随着生命危险,但是万一木叶拥有了完美人柱力,估计即便是坚定盟友的砂隐,也会对木叶开始戒备起来。
不过即使如此,没有完美人柱力修炼方法的木叶,对于尾兽的研究程度也不低。
根部更是凭借尾兽查克拉,制造出可以让忍者使用一部分尾兽力量的尾兽禁药。
加上前两代九尾人柱力的经验之谈,只要鸣人达到最低的要求,卡卡西相信,以三代目为首的高层,必然会通过一些方式,让鸣人开始掌握九尾的力量。哪怕只是掌握部分,也能够大幅度提升木叶的总体力量。
尾兽的力量就是如此不讲道理。
当初九尾暴走,木叶付出了数百名精英忍者的生命,还有四代火影的牺牲,才勉强将九尾镇压下来。
如果不是九尾造成了木叶这么大的牺牲,后来与云隐交战,木叶也不会如此被动,甚至日向一族都被云隐欺负到家里,祈求通过妥协的方式让云隐息怒。
在卡卡西看来,鸣人未来或许会成为像他父亲,四代火影那样强大的忍者吧。
想到那个阳光般的男子,卡卡西心中一叹。
最近的自己,真是越来越心烦意乱了。
“卡卡西老师!”
“嗯?”
卡卡西回过神来,看到鸣人一脸不满的站在面前。
“你刚才在发呆吧?”
鸣人不满说道。
“啊,抱歉,想起了一些事情,怎么了吗?”
卡卡西合起《亲热天堂》问道。
“那个,我已经学会怎么踩水,现在应该可以教我喷火和释放雷电的招数了吧。”
鸣人搓手嘻嘻笑道。
“……你还记得这些啊。”
“当然了,这么帅气的招数,我也想要拥有。”
说着,他学着佐助的样子快速结印,嘴巴一张:
“火遁·豪火球之术!”
呼——
吐出了一口气。
不要说火焰,就连一丝火苗都没有吐出。
不过鸣人也没有在意,而是用希冀的目光看向卡卡西。
“话是这么说,我也不知道你的查克拉属性是什么啊。”
“查克拉属性?”
鸣人一脸懵懂。
“是啊,佐助之所以能够使用火遁和雷遁,是因为他的查克拉中包含火和雷两种属性,所以掌握了查克拉的性质变化之后,就可以释放出火遁和雷遁。但是鸣人你,我不知道你的查克拉属性是什么。”
换言之,如果不是火和雷属性的话,修炼火遁和雷遁的想法,就直接可以从脑子里抛弃掉了。
“卡卡西老师也不知道吗?”
鸣人急迫问道。
“我又不是你,我怎么知道?算了,看你的样子,也知道对查克拉的性质变化没有什么了解,先测试一下你的查克拉属性是什么再说吧。”
卡卡西一边说着,一边从忍具包里掏出一张白纸。
鸣人学会了踩水,查克拉控制力勉强达到及格水准,所以,这个时候开始学习查克拉性质变化的技巧,也不是什么坏事。
遁术在下忍和中忍阶段,可以大幅度丰富自己的招数,使得战术也变得多种多样。
影分身的诱饵战术,对付一般忍者还可以,但是对付实力强大的忍者,就未必有效了。
但是如果使用了影分身,再在影分身基础上进行变身术,施展更为强大的后宫术,那效果就另当别论了。
毕竟后宫术的能力虽然奇葩了一点,但是只要能够确保胜利,有效打击到敌人的精神意志,那就是一个强有力的杀招。
忍者的战斗,只注重结果,并不注重过程。
从这点来说,卡卡西认为鸣人开发出了一个十分了不得的忍术。
总裁攻略:腹黑小萌妻 娇俏的熊二
对于某些特定的人群,比起S级奥义忍术可能更具有效力。
“这是什么啊?”
鸣人看着卡卡西拿出来的白色纸片,歪了歪头,表示不解。
“这是查克拉测试纸,只要你把查克拉注入到里面,能够知道你的查克拉属性是什么。如果查克拉属性是火属性,纸张就会燃烧,土属性纸张会粉碎,雷属性纸张会皱褶起来,水属性纸片就会湿掉,若是风属性,制片会出现切口。”
“这么复杂啊。”
鸣人一副没有怎么听懂的样子。
“试着来就行了。”
卡卡西把查克拉测试纸放在鸣人面前。
鸣人接过,按照卡卡西说的那样,将自己的查克拉注入到查克拉测试纸中。
嗤!
白色纸片上立马多出来一道被利刃切开的缺口。
“这是……”
鸣人愕然看向被切出一个伤口的纸片。
“看来你没办法使用火遁和雷遁呢,你目前的查克拉属性是风。”
“风吗?”
没有见过人使用过风遁,鸣人也不知道风遁是否强大。
“是的,在五遁忍术中,水遁克制火遁,火遁克制风遁,风遁克制雷遁,雷遁克制土遁,土遁则克制水遁。这是五行相克的规则。”
但五行相克规则也不是一层不变。
根据使用者的不同,忍术的威力也会进行削弱和增强。
例如宇智波一族的火遁,一般忍者使用水遁是很难进行抵抗的。
“这么说的话,我的能力会被佐助克制是吗?”
“按照规则是这样,你的风遁会克制佐助的雷遁,但佐助的火遁会克制你的风遁。”
看到鸣人那失落的样子,卡卡西又说道:“其实还有一个规则,那就是五行不仅相克,也会相生。火遁虽然克制风遁,但也可以借助风的力量,使得火遁变强。如果你使用风遁,佐助使用火遁,那么滋生出来的火遁,会更上一个台阶,产生一加一大于二的绝佳效果。”
果然,听到这句话的鸣人,脸上的郁闷一扫而空,露出惊喜之色。
但这份惊喜还未维持多久,就哼了一声,鸣人扭过头用别扭的语气说道:“谁要和那个臭屁的家伙合作啊。”
“……道理给你了,你想怎么做,那就是你的事情了。既然你的属性是风,那我就交给你一个比较简单的入门风遁吧。”
说着,卡卡西开始结印。
结印的速度并不快,动作一板一眼,否则用全力结印,以鸣人的动态视力,根本无法看清印式的顺序。
“风遁·大突破!”
卡卡西深吸了一口气,随后从口中喷吐出一道猛力的旋风,所过之处,海岸边的沙子全部被卷飞起来,沙尘漫天飞舞,随后纷纷扬扬飘散下来。
鸣人看呆了眼。
“好、好厉害!”
随后他反应了过来,狐疑的看向卡卡西,问道:“话说回来,卡卡西也拥有和我相同的查克拉属性吗?”
卡卡西点了点头,淡然说道:“没错,我的查克拉属性中也包含风。不过我最初的属性只有雷和土,剩余的属性,是我成为中忍和上忍之后,一步步修炼出来的。所以,不仅仅是雷遁、土遁和风遁,水遁和火遁我也会使用。只不过,我最拿手的遁术,还是雷遁和土遁。”
毕竟人的精力有限,尽管拥有全部的查克拉属性,也学会了全部遁术,但除了雷遁和土遁,其余遁术都是浅尝辄止。
但即使如此,教鸣人这样的一个菜鸟,他还是没有问题的。
“……”
不知道为什么,鸣人总觉得卡卡西是在故意跟他耍帅。
用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轻描淡写说出自己能够使用所有遁术……这耍酷的样子,简直比佐助还要讨厌。
“怎么了吗?”
“没什么,我们开始修炼吧,卡卡西老师。”
鸣人说道。
“你不用休息吗?你这几天看上去都挺累的样子。”
“哪有这些时间啊,我想要快点变强,赶上佐助那个家伙!”
鸣人坚定说道。
“好吧,不过,接下来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
“锻炼风属性查克拉的时候,用影分身,让你的影分身一起学习。但是影分身的数量,控制在五个以内,不要太多。”
“为什么?”
“具体说起来有点麻烦,详细说明,等你用身体亲身体验了之后我再解释给你听罢。你只要照着我的方法去试,不用半个月,就可以学会那个入门的风遁忍术了。”
“好吧。”
鸣人看着卡卡西故作神秘的样子,只好按照卡卡西的吩咐使用影分身之术,分出四个影分身。
……
让鸣人在不远处的树林里一个人独自联系,有暗部的上忍盯着,卡卡西知道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他独自来到树林的另一片空地上,在那里已经有一人在等待自己。
在卡卡西的脚步声靠近后,对方抬起头来,露出笑容来:“还是一如既往的敏锐啊,卡卡西。那些暗部没有发现我,结果是你最先察觉到我的存在。”
在这里等待卡卡西到来的人,正是经常游离在木叶村外的三忍之一——自来也。
“自来也大人谬赞了,只是鸣人的事情事关重大,我不觉得靠我一个人,就可以保护好他。如我所料,火影大人,还做了另外的安排。”
卡卡西看向自来也说道。
比起他这个半路加入火影派系的暗部部长,很明显,还是从小就跟随在身边,一直不离不弃为木叶忠心付出的自来也,更值得火影信任。
即便是根部,也从未怀疑过自来也对木叶的忠诚。
换做另外的木叶忍者,敢如此常年在外,一年与村子沟通不到数次,哪怕火影不做什么,根部那边也会采取相应的行动,进行抹杀。
对于不听村子指挥的木叶忍者,根部的容忍度等于零。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是水门和玖辛奈的孩子,本身他也是九尾人柱力,无论投入多大的保护力度,都是理所当然。”
尤其是对方此刻弱小无比,不要说面对上忍,即便是实力稍强一点的中忍,都可以解决他。
卡卡西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几天前,鬼之国的赤子接触过鸣人,虽然对方说碰到鸣人只是偶然,但是不能把希望放在鬼之国身上。木叶和鬼之国交恶,他们说不定会对鸣人做些什么。”
自来也说出自己的猜测。
“这样吗?”
卡卡西觉得自来也想多了。
鬼之国对于尾兽的需求,并不如传统五大国这样重视。
尤其是晓对于尾兽也迫切需求,如果鬼之国针对木叶的九尾下手,那就意味着把晓的注意力,转移到鬼之国身上。
那样一来,不仅无法引起晓和传统五大国的激烈矛盾,还会导致鬼之国提前和晓开战,传统五大国反而置身事外,可以作壁上观。
这种局面,明显和鬼之国的计划造成剧烈冲突。
但这些话,不能和自来也说明。
对方的这些怀疑也在情理之中,
“我会看护好鸣人的安全的,而且自来也大人也在这里,即便鬼之国有什么阴谋诡计,想必也无法成功。”
卡卡西说道。
自来也微微点头同意,他一个人的话,对付波之国的鬼之国忍者,确实有点勉强。
光是赤子一人,就必须让他高度警惕起来。
还有一个实力不知深浅的千叶一姬,对方是千叶白石和宇智波琉璃的女儿,实力不可小觑。
以自己的实力即使能够拿下对方,恐怕也十分勉强。
“也就是说,自来也大人被派遣到这里来,是为了戒备鬼之国的力量吗?”
卡卡西问道。
“有这方面,另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明。”
自来也神情凝重起来。
“另外的重要事情?”
“你应该知道我,这些年一直在追查大蛇丸的踪迹吧。”
自来也说道。
“是的。”
因为协助自来也调查大蛇丸事情的部门,正是暗部。
对于这件事,卡卡西身为暗部部长,还是知道不少的。
“那关于那个组织的事情,暗部这边知道多少?”
大蛇丸加入一个神秘的组织事情,暗部也了解到了一些。
虽然不多,但足够引起暗部的警惕。
“只知道那个组织的核心成员,穿着黑底红云的大衣,在忍界四处游荡,不知道什么目的。怎么自来也大人知道什么了吗?”
三忍能力各有不同,在各自领域,都有自己强大的建树。
纲手的医疗忍术。
大蛇丸的禁术研究。
以及自来也的仙术……还有他那无比强大的情报收集能力,堪称木叶对外的眼睛。
在过去暗部部门有所瘫痪的时期,对外界的情报收集工作,就是自来也一个人负责。
尽管晓组织的行动十分隐秘,但如果是自来也,还真的可能察觉到一些常人无法知道的事情。
“虽然不能百分百确定,但是根据我调查到的东西,他们似乎对忍界中一些特殊的东西比较感兴趣。”
“比如说呢?”
“尾兽。”
自来也郑重说道。
“这件事,火影大人知道了吗?”
卡卡西抬起头,与自来也对视。
“我已经在他那边汇报过了,所以这次过来,不只是为了看望鸣人,也是告诉你一声。那个组织里面汇聚了很多S级叛忍,你要小心一点。”
自来也对卡卡西认真提醒道。
他知道卡卡西实力不俗,但那个神秘组织中的成员,同样危险异常。两者相遇,谁胜谁负都很难预料。
“我知道了。”
卡卡西叹了口气,随后目光扫向树林的深处,用带有深意的语气说道:
“最近的风向,是变得有点奇怪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