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k25好看的小說 我能看到準確率 線上看-863章 真相熱推-qyl66

我能看到準確率
小說推薦我能看到準確率
落日窟,带【窟】字的在蜀山基本上都是祖洞。是从最古老的时代传下来的。
其他的洞墟,多半都是后来才开辟出来的。
在最早的时候,连天人洞、地人洞都不存在,蜀山那个时候,大家还都只是住在山上。随着人口变多了之后,这才开辟了洞内乾坤。
落日窟很久都没住人了,但是环境还是很好,大概是经常有人清扫的缘故,映雪被派回来稍微收拾了一下,也就可以住人了。
与地人洞不同的是,落日窟的内部空间不算大,总体空间约莫是跟珞珈山相仿。
沈睡的曾經之最後的青春夢想 狼牙
洞内只有两栋大宅,分内外两进。
映雪被安排在前面那一栋,阮青雯回去后,就让映雪不要来打扰自己。
映雪还以为她是伤心过度,应下之后还安慰了她几声。
而阮青雯回到被映雪整理好的新房间后,刚进房里就被陈靖给抱了起来,扔到了软床之上。
这里是软床,不再是玉石板的硬床了。
先前还因为钟舒阳的死而心情氤氲的阮青雯,在被情郎这火热的举动撩拨了之后,浑身上下也忍不住地燃烧起了滚烫的欲念之火来。
咬了咬嘴唇,她也放下了矜持,主动地献出了自己。(过程省略13万字)
為了幸福要離婚 手雷斬雲
约莫一个时辰后,她有些疲累地躺在情郎怀里。俏皮的指尖从情郎胸膛上划过:“这次你真的要对我负责了,会怀孕的。”
“难不成你还怕我不负责?”
“你要是不对我负责,那我肯定只能一死了之了。”她幽幽地说。
陈靖抚摸着她的秀发,“瞎说,你是我的,我当然会负责到底的。”
听着情郎的保证,她心中甜如蜜,“能怀上你的孩子,我无怨无悔。”
“对了,你说你身上那枚奇怪的胎记在什么地方?”陈靖问起正事。
这连续跟阮青雯接触,他每次与她说话,以及发生亲密的关系,都是用【妙手桃花真言术】在加深魅惑。
也因此,他在阮青雯心里所占的比重也越来越高。
“就在这里。”阮青雯忽然抓起他的手ꓹ 覆盖在自己的锁骨边。
“这?”
“嗯,就是这里。”
“可这根本看不出有任何的胎记啊?”
“现在是看不出来的ꓹ 只有等我做梦的时候,才会显化出来。很神奇的呢,此事ꓹ 我也只告诉过你一个人。除了你之外,还没有其他人知道呢。”
“为什么只告诉我ꓹ 而不告诉其他人?你姐姐也不知道?”
“她当然不知道啊,我们虽然是姐妹ꓹ 但这是个人隐私ꓹ 我也不可能主动告诉她呀。最主要的是,这个胎记显化出来的时候挺丑的,我不想让别人知道。”
“那你为什么现在告诉了我?”
“因为你是我郎君啊,而且这个胎记,应该是跟我的特殊预言能力有关的,你既然好奇,那我当然告诉你了。这也可以证明我对郎君你是坦诚的ꓹ 没有任何秘密隐瞒的。”
“那你能不能做一次梦给我看看?”
最強海賊獵人
“可是,我的梦ꓹ 不是那么好做呢。我以前很少做梦的ꓹ 但只要做了梦ꓹ 十个至少有六七个会成真。”
“试试嘛ꓹ 这么神奇的事,我真的是很想见见呢。”
“可是……那个胎记并不好看呢。”
“我又不嫌弃你ꓹ 你这么美丽的身子ꓹ 就算多一个胎记ꓹ 也不影响美观。”
见情郎一脸期待,她也不想扫他的兴致。
想了一下ꓹ 就道:“那好吧,我试试看,要是不能入梦,你可不要怪我。”
“我不会怪你的,能入梦就最好,不能入,也不用勉强。”陈靖语气柔和。
阮青雯点了下头,然后就枕着他的手臂,闭上眼睛,尝试入梦了。
虽然陈靖让她随缘不用勉强,但她既然答应了,自然会认真去做,努力不让情郎的期望落空。
就这般,陈靖目睹她努力了整整3个小时。
期间,他也想劝她不能入梦就算了。
可她却坚持要再试试。
最终,在3个小时之后,她真的睡着了。
也真的做梦了。
她有没有入梦,陈靖作为梦境制造者,是可以感应得到的。
只是,这次为了测试她的梦境预言,所以陈靖是不能再进入到她的梦境里去打扰她。
吸血殿下請留步
一旦他要是插手进去,这个梦的本质也就变了。
一开始,他看到做梦当中的阮青雯露出了一脸幸福的笑。
也不知道在梦里她看见了什么。
又过了几分钟后,他忽然看到阮青雯的脸上竟出现了一种惊恐的神情。
抱住他的那纤纤玉指,也忍不住地加大了力道。
而就在这个过程里,陈靖忽然也瞪大了眼睛。
他的目光突然盯上了她的锁骨。
只见她锁骨的位置,真的出现了一块青色斑。
一个胎记!
一个小月牙形的青色胎记。
胎记在发烫,月牙还隐隐的在发光。
陈靖看得眼皮直跳,对比她锁骨上的胎记的形状,再结合他体内那半块智玉的形状,若将两者结合,赫然还真的是可以凑成一个完整的智玉。
他心头剧震:‘居然真的是智玉!正是那部分缺失的智玉!’
只是,智玉为什么会在她的身上?
而且为什么会以这样的方式,存在于她的身上?
無敵,從仙尊奶爸開始
就在他疑惑间,也不知道在梦里看到了什么可怕画面的阮青雯突然睁开了眼来。
“怎么了?梦到什么了?”陈靖抚摸着她的脸颊,柔声安抚。
阮青雯紧紧地抱着他,也不言语。
足足过了两三分钟后,她才突然伸出双手,以玉指在陈靖的脸颊上抚摸,感受着线条与轮廓。
“怎么了?我看你在梦里似乎是吓到了?”陈靖微笑地问她。
“你……能让我看看你吗?”阮青雯忽然抬头与他额头凑在一起。
先婚厚戀:老公那啥掉了
“看我?”
“上次我想看你,你说隐身术一旦破了,不好再施展。而今,钟舒阳已经死了,这里也没有其他人。就算你不能施展隐身术,也没关系得。我……真的想看看你,能让我看一下吗?”
她一脸期待地看着陈靖。
陈靖一直是隐身在她身边,看不见,但摸得见。
他原本决定,至少要再过一个月,才能将自己的真面目露给她看。
可她居然现在就想看。
‘难不成,她刚才在梦里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