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fvd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鳳舞隋末-第七百六五章 騎陣展示-dj6b3

鳳舞隋末
小說推薦鳳舞隋末
由于双方都是骑兵,所以这一仗的开头打得毫无花俏。
双方列阵于沃野之上,都是差不多以五百人一队的规模结成一个个骑兵战阵,而这种骑阵形制属于隋军的军制,此时隋朝也刚亡不久,双方倒也使得有模有样。
按照《说唐》还有《隋唐演义》这些小说里的套路,如此种两军对垒的情势,本也该两军主帅出前碰面,互相来一番唇枪舌剑的骂战,然后再来上一场单挑,比拼一番主帅个人的武力值才对。
但实际上,这样的情况在隋唐时代其实也是很少见的,正史里倒也记录了一些当时的少有的斗将场面,如在《隋书》之中就记载,隋朝大将窦荣定出征突厥阿波可汗,派人对突厥人说:“士卒何罪,你我应该各派壮士决一胜负。”
重生過期人士 大魏招雷術
突厥于是派遣一骁将挑战,窦荣定遣猛将史万岁应战,史万岁出阵力斩其首而还。
《旧唐书》也记载了隋末单雄信曾在战场上挥槊直奔秦王李世民,尉迟敬德跃马大呼,力刺雄信坠马。
如意蛋
不朽神皇
不过今天这一场决战,这类斗将的盛况却是没有上演,双方大概是对峙了约有半个时辰,几乎也就是刘武周刻意给时间让刘建成军列好战阵歇好马力,便也让人吹响号角,击鼓而进。
此战虽是决战,但也不是打烂仗,也就见得率先出击的刘武周军并非是合军齐出,而是在鼓声的调动之下,先有原本列阵于中军阵前的整十个骑兵队伍开始前出慢跑准备发起攻击。
李建成定睛一瞧,便也看出这十个骑兵队伍当中,约有大半都是轻装无甲的突厥人,主要的武器就是单兵短刃和骑弓,剩下小半则是身穿隋制铠甲的府兵重骑,武器方面多为长杆的枪矛。
九州·縹緲錄6·豹魂
那么如此骑阵的作战运用,很可能就是轻骑猬集前阵寻机攒射,而后左右分流让出中路,给后队隋制重骑创造冲锋实施凿击的机会。
李建成当然也认得,这种战术属于隋军的常用基本战术,而遇见这种战术的应对之法,基本也就是照着葫芦画瓢,也派出一队同样的组合,直接迎面怼上去也就是了。
当即李建成也命人吹响号角击鼓进兵ꓹ 调集了差不多同等数目的轻骑和重骑,也迎面而上。
此时ꓹ 双方骑兵本阵相距莫约有个五六里的样子,留出的中间战场倒也宽阔,也就见得两军各自派出了大约五千人马ꓹ 就在战场中心位置对冲而出,不过眨眼的功夫就如两股洪流一般撞在了一起。
最強草根 艷火純冰
由于战术基本相同ꓹ 所以双方打得也是毫无花俏,基本上两边由轻骑组成的前锋线在互相冲入弓箭射程之后ꓹ 便是集体向对方发动马上抛射ꓹ 但仅限于每人也就能迅速射出三箭,跟着便硬拉马缰驱使战马向左右分流。
禦劍天涯 墨揮天瀾
不过,双方的轻骑到底谁更精锐,也就在骑阵左右分流的这一瞬间给体现出来,这分流之前双方不都是进行了马上抛射么,而骑弓本来就比步弓要软,射程也自然不远ꓹ 就算借助奔马提供的动能,抛射距离最多也就八十步左右ꓹ 所以双方轻骑在进入有效射程快速连珠射出三箭之后ꓹ 接下来的战术动作就是马匹左右分流的同时骑手就要来个马腹藏身ꓹ 翻身躲在马身侧面躲避敌军射来的箭矢。
当然了ꓹ 马腹藏身的主要目的是人躲箭,正在疾奔中的战马是躲不了箭的ꓹ 也就听得双方阵中随着噼里啪啦的箭雨落地之声响起ꓹ 紧接着便是人仰马翻的惨叫和嘶鸣。
腹黑老公太悶騷
比起刘武周这边的无甲突厥轻骑来ꓹ 李建成手下的李唐军轻骑可就要强很多了,不但是受过全套的隋制骑兵训练ꓹ 绝大多数人也还配备着基本的隋制轻兵皮甲,且马腹藏身这种基础骑兵战术动作也训练得相当到位,所以这一轮的轻骑互动,双方的收获大相径庭。
刘武周方面这一波放出来的大概是三千突厥轻骑,李建成派出的人数也是大致相等,只是这第一轮对冲下来,也就瞧见突厥轻骑这边堕马和连人带马倒下的数目,明显要大于李唐军,但此时此刻还等着看双方后队的重骑对冲,自然没有办法仔细计算。
不过大致目测来瞧,突厥这边应该有个五分之一的人马损失,而李唐军方面莫约也就是个八分之一的样子。
待得两军前锋轻骑左右分流之后,便也将各自后阵的重骑给露了出来,便也能瞧见双方都是穿着一体的隋制铠甲和拿着重骑长柄,只是在服色各有差别,刘武周军的认旗为白底黑字,服色为杂白(黑白混杂),李唐军为白底红字,服色为绛白(红白混杂)。
或许有人说这就不对了,这唐朝的军旗和军服不都是红色的么。
实际上,在唐朝在建立初期,唐高祖李渊曾经向突厥称臣,而且当时的李渊对突厥的始毕可汗,态度可谓是“卑词厚礼”,所以同时还改旗易帜,“杂用绛白”。
这里解释一下,之所以用绛白旗,是因为突厥的旗帜为白色,这样做的目的是“以示突厥”(示好的意思)。
成魔本紀
巫者逆天
后来嘛,据说是李世民斩白马跟突厥搞完了“渭水之盟”,下决心要弄死突厥以后,也才下令把军旗和军服的颜色改成了红色。
对了,肯定有人问刘武周军为什么也是白色的呀?
这是因为当初刘武周造反之出也是向突厥称臣,并且在袭破楼烦郡拿下汾阳宫后,为了取得突厥进一步的扶持,还将俘获的隋汾阳宫宫女献给突厥,突厥始毕可汗大喜之下册封刘武周为“定杨可汗”,并还送了他一杆“狼头纛旗”。
反正,这此时两军阵中对冲的重甲骑兵,虽然穿得都是隋制的黑色扎甲,拿着的也都是隋制的骑兵武器,但双方还是能从各自的认旗还有军服上分别出敌我来,但在战场之外的两军眼中看来,也就只能看见是两股由钢铁和骨肉组成洪流,好似两股黑色的潮水一般撞在一起,之后便如浪涌入海,豆落入箕一般混杂在了一起,再也分不出彼此来。
至于说这重骑作战,又与刚刚的轻骑对冲有什么区别呢?
煉神師 辣油小餛燉
呵呵!区别倒也不大,先是借着马速用手上的“大棍子”、“大枪杆子”互相捅人,待得失了马速就开始用“王八枪法”和“王八棍法”盘马互殴,弄死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