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z1hx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之化龍 愛下-第768章 自投羅網-otvzs

三國之化龍
小說推薦三國之化龍
平原城南十里,孔顺带着四千兵马已经在林子里藏了整整两日。
现在是十月底,已经算是冬天了,尽管夜晚暂时还未结冰,但孔顺这些人在藏在山林里面打埋伏,自然不能扎个大营出来,睡觉时都是裹着毯子褥子,一群人挤在一起取暖,但只要稍微一起风,呼呼的,感觉也跟隆冬差不多。
孔顺这辈子都没遭过这种罪,不过为了今后的前程,他忍了,与士兵们同吃同睡,倒是意外的让他在军中得到了不少的人气。
这时候前线的消息已经瞒不住了,李易大军来袭,平原津失守,蒋奇五千兵马全军覆没,还有哪些侥幸逃命回来的士兵,将李易手中的连弩说的如何如何凶残,更是让这些冀州兵产生了怯战的糟糕心态。
在这么恶劣的情况下,上面的人不让他们留在在平原城中防守,反而让他们出城偷袭李易的先锋,士兵心中的怨念可想而知。
对此,与孔顺同来的刘副将头大如斗,他感觉这样的情形,就算成功的截住李易的先锋,但真的打起来后,输的多半也是他们这边。
尤其主将还是孔顺这么个靠着溜须拍马上位的家伙,心中的怨念可想而知。
但是,孔顺带着兵马到了预定地点之后,其表现却是相当的让人侧目。
我的紅警我的兵 捕秋
军事上的事情,孔顺尽数拜托给了那位刘副将,并不胡乱插手具体军务,在个人生活上,也没有将他在城里时的挑剔与挥霍带出来,不仅如此,在士兵们因为前线的消息而变得人心惶惶的时候,也是孔顺站了出来,指天划地的发誓,表示大家都是河北的百姓ꓹ 是自家人,他孔顺就算是死ꓹ 也必然会把大家给安全带回平原城。
最后,这位有名的贪婪之辈,还举着袁谭的宝剑ꓹ 许下了重赏,只要他们在这里坚守十日ꓹ 无论是否与李易交战,回去之后每人都可以从大公子那里领到一石粟米。
有道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ꓹ 在孔顺开出了大价钱之后ꓹ 四千士兵虽然士气依旧不高,但也就此安定了下来。
倒是刘副将心里纳闷,问孔顺自己怎么不知道这件事,结果孔顺坦言说这是他自己的主意,粮食也不用袁谭出,为了大公子,他计划自己筹粮奖赏士兵。
在这件事之后ꓹ 刘副将对孔顺就非常尊重了,觉得所谓私德有亏ꓹ 大节不损ꓹ 说的就是孔顺这种人。
只是ꓹ 如果刘副将知道事情真相ꓹ 必然是要吐血的。
“你所言当真?”
總裁的罪妻 開心果兒
“句句属实,只要先生按时将兵马带到ꓹ 剩下的事情ꓹ 大将军那边已经做好了安排。”
“好!好!你速速回去告知大将军ꓹ 然后……然后就不要回城了,以免生出意外ꓹ 这个赏你了,去吧,路上小心!”
“喏,多谢先生!”
与孔顺说话的人,身份上是袁谭派来的信使,传递大公子密令,故而孔顺让刘副将等人回避,谁也没有多想。
大叔,不可以 唐家小七
然而,这其实是华彦的人,以华彦和孔顺的近臣关系,伪装一个袁谭的信使,骗取刘副将等人信任,简直不要太轻松。
将这个信使打发出去之后,孔顺的心跳不由加快了几分,虽然早就背叛了袁谭,但那时背地里的,他一直伪装的都很好,现在要堂而皇之的站到袁谭的对立面,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深吸口气,孔顺出去,将刘副将以及其他几个带兵的武官叫道身边,神色郑重道:“大公子传令,让将士们拔营出发!”
众人眼中都带着惊讶,刘副将问道:“莫非李易的先锋杀过来了?”
其他几个武官脸上不由多了几分紧张,他们都不想与李易打,虽然知道这件事似乎是不可避免的,但本能的,内心多少都有着逃避的想法。
面对众人的紧张,孔顺却是自信一笑,说道:“大公子传讯,两天前,张辽就已经到了平原津,为魏延补充了兵力,现在领兵六千先行,已经直奔平原县城而来!”
众人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张辽本身就很有名气,魏延这次也算是扬名了,而且,人家光是先锋探探路就有六千人,后面的兵马能少了么?
然而,更要命的消息还在后面,只见孔顺一字一顿,生怕众人听不清一般似的,缓缓说道:“而且,根据可靠的消息,李易本人也过了黄河,现在就在平原津。”
“什么,李易也来了!”
“李易可是大将军,身边兵马恐怕不下十万,这一旦打过来,可如何是好?”
“我们不是已经向主公求援了么,主公援兵几时能到?”
……
听到李易的名号,所有人再也淡定不能。
张辽和魏延带给人的压力已经很大了,现在连李易这尊大神都冒出来了,叫他们如何能受得了?
也不怪这些军官们不争气,青州本身就不是核心战场所在,兵力只有一万五千,仗着黄河天险还能做做防守,可现在黄河天险被突破之后,面对李易那可能是他们数倍,乃是十倍人数的大军,这仗不管怎么打都是个输!
瞧着众人如丧考妣的模样,孔顺心中暗笑,不先把这帮人给吓得半死,他如何能在李易的面前争功?
劍歌
孔顺是个小人不假,但小人最善于揣摩上意,上位者好色,小人的脑子里就是女人,上位者仁爱,他也会多关注民生,而李易虽然经常打仗,但世人都知道李易并非嗜杀之人,所以,孔顺觉得如果只把这四千人简单卖掉,固然是功劳,却不能让李易多么欢喜。
但是,要是让这四千人降了李易,李易对他的评价肯定会上一个档次。
一众将官还在乱哄哄的讨论着,不过刘副将却是注意到,孔顺这位名义上的主将,脸上竟然没有丝毫的惊慌之色,心中不由一动,问道:“我看先生神色从容,莫非……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其他人闻言,也察觉到了异常,纷纷看向孔顺,甚至已经有人开始猜想,莫不是袁绍已经派大军过来支援了?
“李易确实不容易对付,但区区一个魏延还是翻不了天。”
在众人惊疑的不光中,孔顺取出一张地图,自信说道:“魏延六千先锋,我等纵然偷袭,也难取得太大战果,只可惜,魏延却是故作聪明,放着好好的大路不走,竟然绕路东南,走了这一条山间古道,就在这里,那里你们应当有人去过,道路狭窄幽长,两侧地势险要,只要提前以两千兵马埋伏,莫说六千,就算是数万大军从那里经过,也得死伤惨重,所以……诸位应当明白了?”
当即,众人便凑到近前,拿着地图比划起来,更有了解地形的人,与众人小声解释了一下其中的要害,于是乎,不少人紧绷的表情开始变得舒缓,甚至还带上了几分兴奋。
他们畏战,不是他们软弱,而是因为实在看不到胜利的希望,但现在魏延自己往死胡同里钻,将胜利拱手相让,他们岂有不把握住的道理?
至于平原津的李易大军主力应该怎么应对,那也得先打完了这一仗再说。
鄉野小春醫 我愛吃火鍋
这时,被淳于琼评价为稳重的刘副将忽然问道:“如此紧要的事情,大公子是如何知道的,这其中该不会有什么差错吧?”
孔顺心中微微一紧,不过他心理素质也不差,不但没有解释,反而不满道:“大公子是何等的尊贵?手段又岂是我们这些做下属的可以轻易揣度?”
蝕神 諸葛三郎
见孔顺这么说,刘副将便也将那一丝疑虑丢到一边,而且他怀疑的只是消息本身,至于孔顺,因为孔顺和华彦平素是最为维护袁谭的人,甚至还有舍命救袁谭脱险的事迹,刘副将从来都未怀疑过孔顺的问题。
眼看将领们有了战意,军心可用,孔顺取出袁谭的佩剑,大声道:“全军即刻拔营,赶忙东南小道埋伏,今日一战,便是我等扬名天下之始,任何胆敢懈怠,斩!”
“喏!”
作为一只用做埋伏的人马,在行动上是非常迅捷的,没用多久,孔顺便抛弃辎重,带着四千兵马离开了山林,直奔新的埋伏地点而去。
誤惹霸道總裁 薔薇盤絲
交換星夜的女孩
行进途中,自然少不了安排斥候探路,只是孔顺借口军情紧急,他们到了地方后还得花费时间埋伏,故而斥候虽然派了出去,但因为兵马行进太多的缘故,斥候起道的效果非常有限。
四千兵马,急行军一个多时辰,当他们来到目标地点的时候,许多士兵都累得坐在了地上,孔顺与那些将领虽然都骑着马,可一路颠簸,也是颠出了一身的汗水。
刘副将用衣袖擦了擦脸,抬头看着前面的地形,只见当中一条弯弯曲曲的土路,左边是悬崖,右边则是绵延很远的,十多丈高的大斜坡,相比于之前的山林,这里确实是一个打埋伏的好地方。
“将军,我们是在山坡上设伏,还是登上左边悬崖?这边似乎不好上去啊。”
孔顺没有着急回答,而是手搭凉棚,不断的来回张望,刘副将只当他是在确认地形,也没有多想。
很快,孔顺便往前面的小道上一指,说道:“我们上山崖设伏,居高临下方能破敌,至于如何上去,这个简单,我们从小道中穿过去,对面应当有条山道可以直连通崖顶,不过战马就上不去了,现在骑兵下马,将战马留在此处,确认山崖后面道路,我们再将战将找个稳妥的地方安置。”
众人不疑有他,当即就让队伍中的两百多骑兵下了坐骑,一些军官嫌来回麻烦,也舍了马匹,不过孔顺却是一直都不曾下马,考虑到他是个文人,又是主将,没人觉得有何不妥。
很快,留下几十号人在后面看着坐骑,孔顺带着其他人开进了小道,行进过程中,孔顺与众多将官都是左右张望不停,但那些将官们想的是怎么设伏最恰当,而孔顺想的就是另外一码事了。
“快看,那是什么?”
忽然,孔顺一拉缰绳,指着前面大叫了一声,众人先是一惊,旋即沿着孔顺所指看去,但前方道路上空荡荡的,除了碎石土块,什么东西都没有。
就在众人纳闷的时候,孔顺再度叫道:“快快,来人与我将它捉住!”
说罢,孔顺一夹马腹,战马便猛的向前窜了出去,紧跟着,两个距离近一些的武官,以及负责护卫孔顺的士兵也下意识的跟着上前,可孔顺是骑马,他们是步行,几乎眨眼功夫,双方之间的距离就错开了七八丈之多。
刘副将一脑袋问号,他感觉孔顺冒失了,正打算喊孔顺慢一些,却见孔顺挥起马鞭,在后面猛的抽了一记,战马吃痛,一声嘶鸣,开始全力向前狂奔,双方距离再度拉开。
这一幕看的好多人都惊呆了,那些原本还在追着孔顺的人也不动了,因为孔顺这架势不像是要去捉什么的,反而有点像是……逃命?
莫名的,一种强烈的不安萦绕在了刘副将的心头,但还不等他回过神来,就听见后方忽然传来一阵喊杀声。
“怎么回事?”
刘副将慌忙回头,可身后都是人,一时间根本看不真切。
刘副将正要着人让路,却见这支兵马竟然自己动了起来,开始向着他涌来,与此同时,人群中断断续续的声音,也将后方的消息传了过来:
“小心,有埋伏!”
“后路被断了,大家快往前跑!”
“怎么会这样,我们怎么会被埋伏?”
“快逃啊!”
“将军,将军呢!”
……
虽然声音很乱,但刘副将还是马上就明白发生了什么,再联想到忽然找了奇怪理由离开的孔顺,刘副将的脸色登时变得煞白。
“大家都镇定,不要乱!”
“各部兵马,快快结阵,所有人听我号令!”
刘副将威望不够高,现在又是突发情况,虽然他也很想控制住兵马,让众人结阵防守,可最终不但不见效果,反而还被众人推搡着往前走出了好一段距离。
就在刘副将打算继续努力一下的时候,前方得道路上忽然传来了一阵“踏踏踏”的整齐脚步声,声音不算大,但不知为何,却仿佛有着某种震慑人心的力量,每一声都仿佛踩在众人心头,让这支混款的冀州军,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而刘副将也不喊了,因为他看到,不远的土坡上正有一面大旗缓缓出现,普天之下,能有那般旗号的,唯有李易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