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ey1j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最強躺贏-【46】平板墊腦,頂峯作案-1duzp

最強躺贏
小說推薦最強躺贏
数日后,比赛当天。
神秘首席太危險 檸檬頭條
躺赢神教一伙人提前到达比赛现场,另一边V5战队也已经来准备了。
在比赛之前,大家在休息室里也不是发呆,要么就是先打打匹配找手感,要么就是听教练说点什么,要么就是稍稍吃点东西。但是不能多吃,要不然人会犯困的。
所以,教主是不能吃东西的,四大天王可以。杨深然比赛睡觉这种英雄事迹,也确实不是什么值得宣扬的。
今天躺赢神教和V5的比赛是第三局,压轴出场。毕竟是两支备受瞩目的战队,当然要往后一点,多吸引一下人气了。
末路狼王 林家成
杨深然就烦这个,自己都精神抖擞的来了,结果还要等前面的人打完两局BO3,那自己犯困不是很正常的!都过去几个小时了!
不过今天杨深然的状态还行,主要是……只要杨深然闭眼时间超过三分钟,苏恩典就扑上来给杨深然“按摩松骨”,杨深然马上就精神了,跟上刑一样。
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三场,躺赢神教一群人才登上舞台。现场的观众们开始欢呼。
沈迷 火深深
仔细听一下,他们喊的是:“教主别睡!站起来撸!”
四大天王笑的不行,杨深然假装听不清。苏恩典跟在后面,说道:“这还是对亏我按摩技艺好!”
杨深然看了看苏恩典,回头问黄俊君:“这位弱势群体是?”
“你才是弱势群体呢!”苏恩典气哼哼。
黄俊君无语:“教主你作死,你别带上我行不行!你作一下是挨打,我作就是真的死了。我昏倒了,可没有人给我做人工呼吸呀!”
苏恩典脸一红,这是黄俊君还在念念不忘上次毒蘑菇的时候,苏恩典只给杨深然做了人工呼吸的事情。
苏恩典说道:“喂,黄俊君,要不要你现在昏倒,你看我会不会救你!”
黄俊君可不是不讲理的人,这话也就是开玩笑,要真的让苏恩典给自己做人工呼吸,还不如杀了自己。也就杨深然这口味重的,连暴走萝莉都不放过。自己可扛不住,还想多活几年呢!
黄俊君连连摆手:“没有,我自己可以掐人中,自我抢救没问题!”
杨深然说道:“苏恩典,看到没,能容忍你这么胡闹的人,真的不多了!”
一群人说说笑笑的到了舞台ꓹ 而V5的选手们也落座了。春季赛的时候,躺赢神教也和V5交手过ꓹ 但是现在V5战队的人员已经完全更变了。想想也是,同一批人员也很难在两个赛季,有这么大的改变。
重生一天才少主 翼妖
这时候直播画面也差不多开始了ꓹ 杨深然把自己的外设都装好,躺赢神教现在财大气粗ꓹ 别的战队的外设都是选择现有的种类,或者稍作改动。但躺赢神教连外设都是专门定制的ꓹ 完全按照个人习惯来。
就像是李愚的手指长手也大ꓹ 正常的鼠标用起来不方便。所以他的鼠标是定制的大号的。
还有就是柳济阳的键盘和正常人的也不一样,只有键盘的一半,也就是操作技能的那一半按键,另一半是没有的。这是专属定制的电竞专门键盘,小巧玲珑,这样小的键盘,可以满足选手任何姿势的拜访ꓹ 就算放裤裆上都没事。当然这种键盘是游戏专用,如果是日常用ꓹ 连打字都做不到。
不能打字ꓹ 也算是对祖安鸡秘书的一个限制吧ꓹ 要不然怕出事!别小看鸡秘书ꓹ 现在排位用的小号,但如果有矛盾ꓹ 柳济阳只需要发一句话“我是躺赢神教鸡秘书”ꓹ 那么基本上就没有人敢喷他了ꓹ 因为喷不过。
相比较于四大天王花里胡哨的外设,杨深然的就简单多了ꓹ 只有一个颈托,就是电视上演的脖子受伤,在脖子上戴着的东西。除此之外,杨深然还戴了一副墨镜。
这两大外设可是神器!颈托可以让杨深然直着身子睡着,再也不用摇摇晃晃。而墨镜可以遮住眼睛,谁也看不到杨深然到底是睡没睡着。
虽然杨深然都对天发誓自己不会再睡觉了,但是压根没有人信,而是定制了这一套设备,让杨深然可以在赛场上后顾无忧。
墮音 默心
杨深然感动的感叹:“有这么一群队友,何愁不被枪毙!”
苏恩典走到身后:“你念叨什么呢?”
功法融合器 麻煩到頭大
花樣龍之國1
“没有没有。”杨深然说道:“我戴着墨镜帅吗?”
“太帅了,长得像弱势群体一样。太可怜了,我帮你看看。”苏恩典弯下腰,帮着杨深然调试了一下电脑。
杨深然就感觉自己头上压力很大,苏恩典这么靠过来,他只好缩着脖子,然后感觉脑袋上软软的,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苏恩典没想这么多,她只是单纯帮杨深然调试一下电脑,等结束了才发现杨深然一副神秘的笑容。
“怎么了?”苏恩典问道。
至尊傾城 微雨菲菲
杨深然抿抿嘴,想了想,说道:“平板垫脑,顶峰作案。”
苏恩典眨眨眼,不知道杨深然说的什么意思,于是撇撇嘴走了。刚走没两步,就明白了什么,回过头看着杨深然,凶光一闪。
杨深然庆幸自己戴墨镜,要不然现在非得忍不住笑出声来。
不过也差不多了,刚刚的画面已经通过大屏幕直播出去了。观众们看着杨深然被苏恩典压制在下,然后杨深然嘴角出现的邪恶笑容,一个个都惊呆了。
“无耻教主,你在想什么!”
“这个待遇,我也想要啊!”
“现在加入躺赢神教,一切还来得及吗?”
“疯了,凭什么啊!我记得之前茜茜女神也这么来着!”
“集资暗杀教主,我先出十块钱!”
羡慕妒忌恨啊!
杨深然巍然不动,占了便宜之后,整个人就开心很多了。侧过头看着四大天王还在专心致志的调试设备,心中顿时有些遗憾。因为居然没办法显摆,真的是遗憾!这种不能显摆的感觉太难受了。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群太监上青楼!
则是另一边,苏恩典也回过味了,又走回来,在杨深然身边问道:“怎么了?得逞了开心吧?”
杨深然撇撇嘴:“别瞎说,我都是被动的,又不是主动的。这玩意能怪我吗?再说了,我……算了,没有错的人,不需要道歉。”
苏恩典无奈,她也懒得和杨深然犟嘴,说这么多干什么。既然这样了,就让杨深然服个软,这件事就过去了。怎么服软呢?哦,有了,就让杨深然夸自己好看,这件事就过去了。
建國大業 中國電影股份有限公司
于是苏恩典又问道:“行,那我问你一个问题,我今天好看吗?只需回答两个字!好看吗?”
杨深然想了想,说道:“孬看。”
苏恩典炸毛:“你说什么?”
杨深然:“嫑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