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4a72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九天笑討論-第九十九章 神祕的黑衣女子相伴-rbqdw

九天笑
小說推薦九天笑
蔚蓝的天下,冰天雪地,耀眼的阳光晒不化这千万年的冰雪。奇特的是这冰天雪地里的植被,竟和这冰雪一个颜色。
一个青衣青年和一个黑衣女子并肩而走,互相没有言语。男的自然是吴情,他挺拔的身姿,干净的黑发,暖暖的笑。
只见那女子披着一件黑色的斗篷,在风里飘扬,犹如雄鹰有力的双翅。她干净的双眼炯炯有神,一头长发飘扬,冰冷的表情使这冰天雪地更加寒冷。
两人没有言语,就这么不急不缓的走着。吴情笑如暖阳,女子冰冷如雪。
天惧血林里,一片阴沉,上古神树树身内,躺着一具尸体,他的周身已经冰冷,但那安详的笑却诉出了他死前是开心的。这具尸体,是兽皇!
巨大的上古神树足有一座小山那般粗,树身就像百岁老人脸上的皱纹一般,干裂的树皮诉出了岁月的蹉跎。
一个五大三粗的大汉看着兽皇的身体,粗旷的脸上挂着两行晶亮的泪水。
後宮浮沈錄
这大汉话声震天,却悲戚痛心:“大哥,兽族的存亡还背在你身上,我们的梦想还没有实现,你怎么舍得放下我们独自走了?”
“老七,人死不能复生,哭什么?”一个青衣女子听这大汉悲痛流泪,嗔道。
寵妻入骨:boss請矜持 桃子
“大哥走了,我们怎么办?”那大汉悲道。
“那小子是叫吴情么?”那女子似乎看穿了这万里树林般看向西北,她悲伤,却没有流泪。
“大哥死前喊的就是这个名字。”那大汉止住了哭泣。
一个消瘦的男子叹道:“兽族的未来,真的就寄托在这人身上吗?”
先去说话的女子叹了口气,自嘲一般笑道:“遥想我们十兄妹一路血腥风雨才拼到今天的位置,曾经我们同生共死,现在呢?现在互相仇视,搞的兽族四分五裂!曾经说要让兽族回复昔日风采,现在连自保都是问题!”
那消瘦的男子叹道:“若不是老四、老六窝里反,大哥又何必这样?”
“我相信大哥的选择,天下会有难,我熊老七拼死也要相救!”之前哭的那大汉认真的说着,他眼里还露着笑。
那女子严肃道:“天下会还有魔族,我们现在该做的就是稳住魔族内部!这就是我们能够帮到吴情的事,毕竟他的对手是整个人族!”
熊老七和小孩子一般点点头,而那消瘦的大汉则只是点了点头。
“想必老四和老六就要来了,他们若要抢皇位,就让给他们抢!”那女子说道,“他们逼着大哥向人、魔宣战,自己却不出一兵一卒,只不过想削弱大哥的势力罢了,他们不仁,我们也不必手软!”
消瘦的大汉道:“我鹤老五对不仁不义的朋友,一定不会手软!”
熊老七却有些不情愿的样子,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最后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出去。
“老七他……他对我们十兄妹的感情的怀念,会害了他的。”鹤老五叹道。
“待他彻底心碎之时,便是兽族复兴之日!大哥做不到心狠,老七却可以,因为他本就是视感情如性命的人,老四、老六若不珍视这段感情做的太绝,老七就不会再珍视他俩了,那时候,血腥之后,就是兽族崛起之时!”
鹤老五道:“确是如此,也只有老七的修为可以战胜他们了,若是他想为皇,大哥也是打不过他的!”
英雄聯盟之災變時代
……
80後的官場
天下会,一袭黄衣的黄浩云焦急的在大堂里走来走去,天下会的众成员安安静静的坐在一张张玉桌前,个个表情阴沉。
“鹰一,战部的人回来了么?”黄浩云一个人坐在一张玉桌前,拿起茶杯一口喝了杯里的茶,平时最喜品茶的他,此刻已经无心品茶。
鹰一苦道:“罗家那边这会儿战火四起,必定是战部的兄弟姐妹的缘故,他们一时半会儿肯定是回不来的。”
黄浩云叹了口气,说道:“没想到张家竟然是假投降,还是玄迷涧的鹰爪!”
“张家联合了所有假降的势力,在我们处于劣势后,不少势力惧怕天下会抵挡不住,也倒向了张家。”鹰一说完看了看黄浩云反应。
黄浩云笑了笑,悲道:“这就是吴情所相信的感情么?我们如何待他们?他们却这样待我们。”
鹰一叹了口气,说道:“人心如此,强求不得,有人真心待我们,自然也会有人假意。”
秘術·破局 語夜聽瀾
黄浩云笑道:“体验了一把龙少说的‘患难见真情’,吴情相信感情是解救这天下的方法,没有错!”
鹰一舒了口气道:“还以为堂主气馁了呢。”
“哈哈,张家是假降,我早就知道,就算我事先不知道,他一个小小的张家能乃我何?”黄浩云脸上的笑自信得和雪儿的笑容一般。
鹰一不解道:“之前张家表现得很忠诚啊,您是如何……”
“潜入黄家时,我带了三个人,那三人是李、张、刘三家的老祖宗,那时我就看出来了,张家的老祖宗和我聊天的时候会有意无意的打探吴情他们的缺点,若不是敌人,何必如此?”
鹰一恍然大悟,随即皱着眉问道:“但张家有玄迷涧幻雾神殿做后盾,我们怎么办?”
“前些天兽族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后,发生了什么?”
鹰一叹道:“鹰部派去的人都被挡在天惧血林千里外,幻觉虽然号召俗世的势力抵挡魔、兽两族,但俗世的武力毕竟不足与参与这种争斗,为了安全,俗世的势力都没能看见发生了什么。”
“什么动静都没看见么?”黄浩云皱着眉道,“不应该啊,难道吴情他们没有回来么?”
鹰一喜道:“原来七郎早就有计划,鹰部派去的人曾看到天惧血林方向火光冲天,据说千里外都能感受到那火的热度。”
黄浩云喃喃道:“千里外都有热度的火……是吴情他们没错了!”
“飘渺九天也参与了。”鹰一不解道,“据罗家有一册古书里记载过,人族三大幻觉是各有职责的,玄迷涧幻雾神殿负责魔族,那梦幻岛梦幻仙宫则负责兽族,而飘渺九天只管邪公子,不参与三族纷争,为何……”
黄浩云冷笑道:“书里还记载三族情谊如何深厚呢,但现在如何?人心是虚伪自私的!人族太自私!也太自大!就因为心里所谓的骄傲而认为其他两族低人族一等,可笑。飘渺九天也热衷于这种可笑的骄傲,必然会参与。”
“这么一来,我们的敌人就强大的太……”
黄浩云抢着笑道:“我们的实力和潜力也强的很恐怖哦!”
王牌戀人全球限量
鹰一等天下会成员先是一愣,随即都笑了起来,放心的笑。
便在这时,绝尘的声音自大堂外响起:“黄胖子,你在玩什么?把大家都逗笑了!”
黄浩云笑道:“你个绝种,还以为你死了,跟着吴情那混蛋去历练居然也可以活着回来。”说着已经迎了出去。
天下会众人也迎了出去。
黄浩云笑着大步走出,张开双手就要抱绝尘,却在看见绝尘的时候惊道:“怎么只有你一个?”
天下会众人也愣了,按理说吴情几人应该一起回来的,为何此刻只有绝尘一人?没有见过绝尘的则一个个愣愣的看着绝尘,很迫切的想知道吴情几人的踪迹。
绝尘悲道:“都死了。”
黄浩云舒了口气道:“这就好。”
天下会众人先是心里一阵刺痛,见黄浩云如此反应,一个个怒眼望向绝尘,对绝尘的玩笑很是不满。
绝尘尴尬的笑了笑,心道:“这黄浩云果然是天下会的智者,会员们对他的智慧都很相信呢!”
“他们呢?”黄浩云再次问道。
绝尘从魔界开始,一五一十的将几人的经历说了一遍,直听的个人又喜又忧。
“这么说来,吴情那混蛋也该回来了啊!怎么还不见踪影?”黄浩云说着已经跃上了大堂顶部。
这做琳琳用木之力建的天下会大堂实际上就是几颗大的异常的大树长成的,倒是这冰天雪地里的美景。
“你小子是等着我回来解决张家的事呢,还是真的想我了?”吴情的声音响起。
天下会众人一阵欢呼,却不见吴情。
吴情本人还在百里外,只是过于想念天下会,早早的就将灵力聚在耳部听起了天下会的动静,却恰好听到绝尘回到了天下会,又听到了黄浩云提到自己,但听黄浩云的口气,吴情就知道黄浩云把自己计划在了他的某件事情里,细细一想就知道是张家的事。
“你小子还是那么聪明哈,赶紧回来,张家那边越来越狂傲了!我已经拖到不能再拖了,再拖的话,真正支持我们的也要弃我们而走了。”黄浩云笑道。
“这么说来,我来的正是时候嘛,患难见真情,龙少把你教的挺好嘛。”吴情笑语。
黄浩云骂道:“喂喂喂,我说你夸张了吧,你还在很远的地方,没必要那么迫切想见我吧?快回来。再说了,龙少虽然不笨,但教我的话还早,我只是觉得他们的老祖宗总结的这句话挺好的。”
吴情没有回话,众人都在院子里等着他,等了半个时辰也不见他。
“吴情怎么了?应该早到了啊!”绝尘皱着眉道。
黄浩云摇摇头,众人都是一阵不解,他们认识的吴情,话到人到。
“来了来了。”黄浩云远远看见吴情特色的青衣,疑道,“他怎么慢吞吞的走着来,按说百里外就偷听我们说话,他一个很迫切的回来才是。”
绝尘也跃上大堂顶部,远目望去,笑道:“让你好好修炼玄功你不信,你仔细看看,他身后跟着一个黑衣女子呢!那女子在寒风里似乎很吃力,躲着吴情背后避着风呢。”
“照你刚才所说,吴情应该是从天惧血林来的!但你才到他不一会儿他就到了,这女子若不会修为,他如何赶上你的?”黄浩云不解道。
绝尘皱着眉道:“说不定是半路遇到的。”
“不可能,绝尘不会在半路耽搁,所以肯定是走人迹罕至的地方急速赶来的!”
“你说的也对,那么肯定是吴情在走的时候动了手脚。”绝尘凝目望去,才笑道,“原来是这样,看那女子一脸冰冷又满脸傲气,想必不喜吴情帮她,所以吴情只能暗中加快速度,不让她看出来。”
“你当女子傻么?吴情纵然有暗中加速的神通,但那女子又怎么会看不出来?”黄浩云鄙夷道。
“你也不聪明啊,那女子没有修为,自然要睡觉的,睡觉的时候动手脚的话……”绝尘笑道,“你想想,天惧血林往西北,植被的分布几千里一变,这西北又是全部都是冰天雪地,吴情定是走北面的雪地,在女子睡觉时带她赶来的。”
黄浩云恍然大悟,想要骂绝尘,但吴情已经到了,只好作罢。
吴情到达后,众人回到了大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