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眼见一桩天大的功劳就这么溜走,那兵卒自然懊悔不已。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九天大聖
活捉阿史那贺鲁,最少能够使得他这个小兵官升三级、勋阶三转,轻轻松松一个勋位到手。
然而死的就价值大打折扣,完全要看兵部考功司评功官吏的看法了。一般来说,顶了天官升两级,赐下永业田十亩八亩……
卫鹰也无奈,这阿史那贺鲁好歹也是一个人物,谁料到居然这般不经打,一个照面就给废了。
可死的阿史那贺鲁那也是功勋一件,必须给弄回去请功,否则口说无凭,谁知道你到底是不是真的杀了?不过这么大的风雪,带着一个死人上路很是麻烦,卫鹰便让兵卒将阿史那贺鲁的脑袋割下来,仍在雪地里冻了一会儿,待到血液凝固,又扒下尸体上的衣裳将人头包起来,背在背上上路。
直到半夜时分,两人才冒着大雪回到阿拉沟。
漫威守望者 踏雪傲红尘
整个军营已经从沟内搬出,设置在沟外山脚下,这附近沟岭纵横,倒也不虞寻找一处背风之地。
……
中军帐内,一阵吵杂。
“娘咧!你个王八蛋胆子有天那么大,居然敢如此狂妄自作主张!你可知一旦稍有差池,会是何等结果?老子被背负不起这个责任,你也敢!”
“都给老子滚开,都怪老子平时太惯着这厮,才导致他这般胆大妄为,今日非得打死他,以儆效尤!”
天賦輪盤 斷劍沈心
继而便是一阵惨叫。
骷髏之軀也瘋狂 巫夜亡靈
营帐之外,宿卫的兵卒纷纷探头探脑,啧啧称奇。
一直以来,卫鹰那小子就好似自家大帅的亲儿子一般,不仅信任有加,且屡屡委以重任。这倒也是有原由的,卫鹰自幼孤苦,当年随着母亲跟随乡人成为流民,被大帅接收安置于骊山农庄,之后便一直在大帅身边,南征北战出生入死,不仅忠心耿耿,也立下无数功劳。
平常时候,大帅对其甚为喜爱,连喝骂几声都不舍得,近日居然这般大发雷霆,当真是奇事,也不知卫鹰这小子到底犯了什么错。
他们自然不知道卫鹰胆大包天,自己鼓捣出一个“驱虎吞狼”之策,且不经上报便擅自行动,导致房俊只能跟着他的计划走,着实冒了天大的风险。
眼下结果固然大获全胜,可稍有差池,就会陷入突厥与阿拉伯两面夹击之中,动辄有倾覆之祸……
昏事
正在打点行装等待天明之后即刻北上轮台城的裴行俭闻讯赶紧跑来,门前那些兵卒赶紧哀求道:“裴郎君赶紧去劝劝大帅吧,这是要将卫鹰打死不成?大帅那拳脚,谁遭得住啊!”
裴行俭自然是直到内情的,晓得卫鹰为何挨打,颔首之后便进入帐内。
大帐之内,房俊气得面红耳赤,一脚一脚将卫鹰踹的滚地葫芦也似,卫鹰披头散发狼狈不堪,嘴角都渗出血渍,却一声也不敢吭,更不敢开口求饶。
几个亲兵站在一旁担忧的看着,一脸焦急,却也不敢上前规劝。
随着年岁逐渐增长,功勋日益深厚,房俊的威严也越来越重,虽然平素在亲兵们面前并不摆什么国公的架子,可是一旦发怒那种威风抖擞出来,身边的人尽皆战战兢兢,畏妻如虎。
这些亲兵见到裴行俭进来,顿时面色一喜,连连以目光哀求,请他开口求情。
不仅是整个右屯卫,几乎朝野上下谁都直到裴行俭就是房俊麾下头一号“鹰犬爪牙”,最得房俊之信任倚重,旁人说话房俊只当是放个屁,但是裴行俭的话却甚为重视。
丑女变身:无心首席心尖宠
孰料裴行俭非但不劝,反而指着卫鹰道:“你这厮胆大妄为,险些将大军陷入绝境之中,今日就让大帅将你打死,也好往后再闯出这等祸事,连累大家!”
帐中亲兵面面相觑,心想你这过分了吧?虽然你世家子弟高人一等,可大家平素对你如同“副帅”一般尊重,这会儿总该出言规劝几句给卫鹰求个情,怎能这般落井下石呢?
大帅都已经这样生气了,你还在一旁拱火,过分了啊……
结果踹得正起劲儿的房俊闻言倒是愣了一愣,收住脚,掸了掸裤腿,瞪着地上的卫鹰哼了一声,道:“今日守约为你求情,某便放你一马,望你能够吸取教训,往后再不可这般自作主张!”
他岂能舍得将卫鹰打死?
这家伙虽然胆大妄为,可对自己忠心耿耿,又有几分急智,能力也不弱,略加培养也能在军中崭露头角,是个人才。
月華賦 音樂水果
本想着做做样子狠狠的教训一顿,待到有人求情便顺水推舟放他一马,也好给旁人一个警戒,勿要见到功劳便有样学样,不知天高地厚。
既然裴行俭看出了他的心思,他也干脆就不装了……
回到座位喝了口茶水润了润嗓子,卫鹰已经从地上爬起,连声道:“吾知罪了,再不敢如此恣意妄为。”
又对裴行俭道:“多谢裴长史求情。”
裴行俭哈哈一笑,道:“你家大帅不过做做样子而已,就算你小子将天捅个窟窿,他又岂能舍得打死你?不过今次之事,实在是凶险万分,往后再不可这般鲁莽,无论何等想法都应当先与大帅知晓。大军作战,牵一发而动全身,一个小小的疏忽都有可能导致整个占据崩溃,何况是你这等临时起意,未能思虑周详?这回是咱们运气好,万不可有下一次,否则会让全军都给你的鲁莽陪葬!”
“喏!在下知错,再不敢如此鲁莽!”
“行啦,记得这顿打,受了教训知错就改,好生追随大帅,又岂能没有你的前程?”
繁花多情绕人心
“喏,裴长史与大帅说话,在下先行出去。”
“嗯,去吧。”
裴行俭捋了捋颌下蓄起未久的胡须,颔首应道。
大将军传 午夜将军
卫鹰挣扎起身,往门口走了两步忽然又想起一事,小心翼翼的瞅了房俊一眼,道:“那个……吾还有一事禀报……”
房俊没耐烦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瞧你那扭扭捏捏的样儿,这么大的祸都闯了,总不会还有比这个更严重的吧?”
卫鹰瞧瞧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道:“吾从白水镇赶回之时,正好遇到逃亡的阿史那贺鲁,一不小心将他给杀了……”
座位上的房俊愣了一下,揉了揉耳朵,不可思议道:“你说什么?”
卫鹰浑身打颤,支支吾吾道:“那个啥,正巧遇上阿史那贺鲁想要逃回天山之北,吾一时错手,将他给杀了……”
“娘咧!”
话音未落,房俊已经一蹦三尺高,勃然大怒:“你个王八蛋,该不会不知阿史那贺鲁的身份有多重要吧?你就算不能抓活的也应该让他返回突厥,居然给他杀了……长孙明这样一个重要的人证你给杀了,阿史那贺鲁你也给杀了,你特么这么喜欢杀人?老子今日非得杀了你这个混账不可!”
眼看着房俊四下寻摸想要找一件趁手的家伙什儿,卫鹰吓得两腿一软,“噗通”跪倒在地,大声求饶道:“大帅息怒!吾岂敢妄杀阿史那贺鲁与长孙明?只不过当时都是偶然相遇,而后短兵相接,长孙明那是吾一时错手,而阿史那贺鲁则是钻进雪里试图逃跑,吾一刀下去便正巧捅到他后心……吾自然知道这两人之重要,岂敢妄杀?可阴差阳错之下皆是收手不及,当真是无心之失啊!”
裴行俭赶紧上前拦住暴怒的房俊,苦笑劝道:“人都死了,大帅就算打死这小子,又能如何?再说亦是无心之失,算了算了。”
房俊被裴行俭拉住,指着卫鹰问道:“尸体在何处?”
卫鹰缩缩脖子,小声道:“尸体丢弃在雪地里,倒是将他的头颅割下带回……”
“嘿!”
房俊生生气笑了,指着卫鹰对裴行俭说道:“瞧见了吧?这混账居然还想着回来邀功!”
阿史那贺鲁若是死在阿拉沟内,那是没办法的事。当时两军交战,谁能手下留情顾忌对方主将之死活?自然是先打胜了再说。是死是活,全凭运气。可既然阿史那贺鲁逃出阿拉沟,那么对于大唐来说其实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