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逻盛炎走了。
走之前他来寻到了贾平安。
“武阳伯可是去过西南吗?”
“他们去过!”
西南……你说云贵川吗?
贾平安觉得自己就是在一面镜子的后面在看着逻盛炎,镜子后,飞机起飞,高铁呼啸而过;镜子前,那些人艰难的在故道中跋涉着。
他想到了茶马古道。
其他人,这位武阳伯看着年轻,他定然不可能去过西北,那么其他人会是谁?
难道是大唐的密谍?
兵痞 fengyun123
他试探着问道:“武阳伯若是想去南诏,我愿为向导。”
“那个鲜花盛开的地方,四季如春。”
后世的春城啊!
贾平安深切的怀念着那些蘑菇,以及过桥米线。
他竟然知道!
逻盛炎心中一凛,“武阳伯曾经去过?”
“那里有个地方叫做蝴蝶谷。”贾平安唏嘘道:“每到季节,那山谷里全是蝴蝶,五彩缤纷。可你再往前走,渐渐的就多了高山……”
云南真是个好地方,气候好,风景宜人。
啥时候再去一次?
贾平安心动了。
到时候带着大小老婆一起去。
他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了怀念的神色,逻盛炎心中一震,不禁苦笑,“我知道了。”
出了这里,他对随从说道:“他去过我们那边。”
随从诧异,“他这般年轻,何时去的?”
“年轻才好去。”
逻盛炎自嘲道:“我以为自己一切在握,可这一切都在他的眼中无所遁形。我以为的倚仗早就被他看穿了,在他之前,我就像是一个没穿衣裳的家伙,还自鸣得意,可笑啊!”
逻盛炎临走时恭谨的拜会了朱韬,谈及六诏局面时也多了些干货,让鸿胪寺收获颇丰。
“为何如此?”
朱韬很好奇他的心理历程。
逻盛炎笑道:“那位武阳伯对六诏局势了解颇多,再多的算计都无用了。”
这等诚恳的态度自然换来了褒奖,皇帝封逻盛炎的父亲,此刻的南诏首领细奴逻为巍州刺史。
贾平安也因此被招进宫中。
“此事你做的不错。”
李治很忙,“不过殴打刑部官吏之事,下不为例。”
你分明很高兴,觉得我抽了王琦一巴掌,可却又说什么下不为例。
皇帝果然都是渣男。
贾平安随后去见武媚。
壹個人陌生的城 孤風壹狂
“舅舅!”
武媚现在有孕在身,李弘整日就跟着周山象玩耍,或是被勒着学规矩。
可怜的娃!
贾平安抱着他仔细问着最近的情况,李弘说的一团糟。
“舅舅,玩。”
这孩子目前唯一感兴趣的就是玩。
“不能这般放纵了。”
周山象忧心忡忡。
“孩子对这个世间的认知都来自于你所说的放纵。”贾平安把李弘放下来,松开手,“自己去玩耍。”
李弘每日都被周山象等人围在左右,不得自由,此刻得了允许,顿时就像是脱缰的野马,一路狂奔啊!
“你这是歪理!”
周山象看着俊美的贾师傅,想到昭仪哪怕是在这里,依旧遥控着长安城中的人在为他的亲事而奔波,不禁心中发酸。
“什么歪理?”贾平安看了她一眼,“你想想自己是如何知晓了哪里有危险不能碰,哪里有好玩的有趣……”
暗黑之完美武侠降临 迷失的蝎
孤翁泪 喵哥哥
小时候他在外面肚痛就拉,因为没纸,就随手扯了几片大叶子来擦屁股,没想到那叶子上全是细刺,那个酸爽啊!
所谓痛定思痛,从此他就知晓不能乱摘东西来擦屁股了。
周山象一想还真是,想一想的,她就双眸含泪,“我想阿耶阿娘了。”
以后阿姐就是你阿娘。
周山象以后若是继续这般下去,迟早会在后宫之中横着走,比之外朝的高官也不差。
周山象靠近了他,低声道:“陛下最近经常来寻昭仪,许多事都是一起商议……昭仪为此夜里都在发呆思索。”
这便开始了?
阿姐从此就成为了李治的政治伙伴,二人红尘作伴,策马奔腾……从此双剑合璧,把那些对手弄的焦头烂额。
但周山象为何把这事儿告诉我?
贾平安看了她一眼。
那双眼中全是幽怨。
这女人想吃掉我?
痴人说梦!
阿姐当初的玩笑,却引得周山象对我垂涎欲滴,这可如何是好?
板着脸自然不妥,女人因爱生恨,说不得会拼命的诋毁我。
但服软也不妥,想想大长腿,想想娃娃脸,想想一团烈火般的羔羊……
“多谢了。”
贾平安露出了海王的微笑,但却带着距离感。
“你……”周山象面色微红,“卫无双我见过,长得无可挑剔,可腿却有些长。”
诋毁我的娘子,你这样不妥吧。
“我的娘子自然该以德为重,什么相貌都是浮云。”
他果然是与众不同的君子!
“那些男人都喜欢漂亮的女子,你却看重德行……”
嘤嘤嘤!
周山象真的想撒个娇,然后欢呼一声。
我就不漂亮啊!
她犹豫了一下,“其实……我很端庄。”
我已经暗示的这般明显了,你怎么还觉着自己有戏呢?
别强行给自己加戏了行吗?
贾平安叹道:“是啊!咦!皇子呢?”
我去,李弘呢?
两个狗男女竟然忘记了皇子的存在。
他们冲了过去……
贾平安飞快的挡住了周山象的视线,“退后。”
他好凶!
万界之从巨蟒开始 香蕉气吁吁
周山象略微不渝。
“这不是你能看的。”
就在前方,未来的大唐太子正在撒尿。
他很乖,竟然知道把裤子拉下来,在这个年龄段已经很了不得了。
尿液很给力的飞起,他好奇的伸手去捞。
然后送到嘴里品尝了一下。
那嘴一憋……
“哇!”
贾平安夹着李弘回来了,“赶紧给洗个手。”
武媚见状就问道:“五郎这是怎么了?”
没事,他就是觉得自己的尿不好喝。
“就是觉着玩耍没什么意思。”
武媚点头,“如此,下午就教他规矩,不可再玩耍了。”
茫然嚎哭的李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便宜舅舅坑了。
“阿姐英明。”
武媚打量着他,“长安那边都弄好了,问卜已经过了,都是大吉。随后就是通婚书,不过通婚书要函使和副函使,你准备让谁去?”
通婚书很严肃,会放在木制的礼函中,礼函的尺寸都有具体要求。
而送通婚书的一般为二人,称为函使和副函使,多半是亲族中有官职,才貌出众之人来担任。
至于贾平安的亲族就算了吧。
唯一一个表兄事多没法去。
“要不……敬业算一个。”
“英国公的孙儿,千牛卫,这个够了。”
武媚微微点头,“副函使让谁去?”
别碰我的女神
李敬业做函使?
贾平安觉得这事儿不妥。
“阿姐,敬业是副函使。”
“哦!那函使得能压过李敬业,谁能担当?”
是啊!
让谁去?
贾平安想想自己认识的年轻人,好像……
“滕王如何?”
……
“函使?”
尉迟循毓炸了,“先生,滕王阴险狡诈,这一去多半会让女方不渝,不如我这般老实忠厚的……”
李元婴嗬嗬嗬的笑了几声,那种得意啊!
“本王年少英俊!”
函使要相貌的。
天才小相師
尉迟循毓摸摸脸,“我也不差吧。”
李元婴拱手,“此事本王接了,先生只管等着美娇娘进门就是了。”
择日,李元婴和李敬业二李会和,随后竟然被召进宫中。
“竟然是昭仪召见。”
李元婴有些小紧张。
他担任李治的首席财务官的时日也不短了,深知如今宫中最风光的是谁。但一直没机会和武媚套个近乎。
见李敬业大大咧咧的,李元婴就提醒道:“那是武昭仪,谨慎些。”
李敬业满不在乎的道:“兄长的阿姐,不就是我的阿姐吗?”
这个粗人,晚些定然会被武昭仪嫌弃!
晚些见到了武媚,她坐在凳子上,含笑看着两个函使。
迎他们来的内侍近前低声说了些什么,武媚多看了李敬业一眼。
“你二人此去辛苦。”
“不敢。”
李元婴目不斜视,视线微微垂落。
“聘礼都准备好了,晚些跟随一起出发。”
边上就是武媚准备好的聘礼。
李敬业看了一眼,“昭仪,有些寒酸了。”
这个蠢货!
李元婴恨不能远离了此人,“住口,昭仪自然深谋远虑。”
这个马屁应当不错吧?
人渣藤觉得自己应当成功的在武昭仪这里留下了一个深刻的印象。
李敬业皱眉,“做人要实诚,有一说一。”
你是想说本王虚伪吗?
他仔细看去,发现李敬业神色认真,压根就没有讥讽之意。
这人竟然这般蠢?
这等棒槌,若是被本王忽悠几下,怕是连东南西北都寻不到了。
女總裁的極品保鏢
李元婴优越感顿时爆棚,觉得武媚定然会更看重自己。
武媚看了他一眼,“女方出身都普通,若是这边给的太多,太华贵,女方如何自处?为了女儿的面子,只能咬牙典当了东西来置办好衣裳和好布匹,这有何益?”
男方送聘礼,女方的回礼是衣裳和布匹。
竟然是真的简陋?
李元婴觉得这一记马屁拍歪了,心中大悔。
李敬业却赞道:“昭仪英明。”
别人的夸赞武媚大抵就是左耳进右耳出,还得想想此人是否在谋划自己什么。可李敬业这个憨人的夸赞她却很是受用。
“听闻你在千牛卫很是兢兢业业,陛下也数次夸赞你悍勇。好好做事,未来必然可期。”
燈火相送
李敬业去祖父那里辞行,随口说了武媚的评价。
李勣眼中精光一闪,“武昭仪如今在宫中最为得力,皇后和萧淑妃早已被陛下厌弃,她这般看好你,多半来自于小贾。好啊!”
他没想到孙儿竟然有此际遇,不禁老怀大慰。
“老夫还能再活三十年,要看着你成才!”
“阿翁!”李敬业也很感动,“我这便去了。”
他出去寻了李勣的随从来交代。
“阿翁最近身体如何?”
随从笑道:“英国公每日还练马槊呢!”
李敬业皱眉,“以后让阿翁少练。”
“为何?”
随从不解。
李敬业叹道:“昨日我听阿翁叹息,说老了老了,腰不行了。练习马槊非得腰力不可,还是省着些吧。”
随从脸颊抽搐。
因为他看到了李勣。
李勣就站在窗前,神色平静的看着孙儿。
“其实练习腰力也有法子。”
随从随口道:“什么法子?”
“睡女人,腰力越睡越厉害。”
李勣的脸黑了,缓缓走了出来。
小郎君你好自为之……随从马上和李敬业拉开距离。
……
早起,吃了早饭后,贾平安施施然的到了百骑。
明静一脸生无可恋,“这里什么都买不到。”
“武阳伯!”
程达送来了消息,“有外藩消息。”
“哦!”
贾平安关注的就是外藩消息。
他接过仔细查看。
“阿史那贺鲁蠢蠢欲动,这是又收拢了多少部族,以至于膨胀成这个样子?”
李治继位后,对外各种大动作都停了,所以大唐周边很是安稳了一阵子。
但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各方势力看到大唐不动刀兵,就开始了蠢蠢欲动。
阿史那贺鲁上次被击败,但此人狡黠,见势不对就一路狂奔,追都追不上。
“竟然还有高丽的消息?”
贾平安起身,“我这便去寻大将军他们。这些消息不错,嘉奖此次获取消息的兄弟,程达。”
“在!”
随着贾平安任职时间的延长,威望也是日增。
“你选派人手,带着嘉奖的财物去那些兄弟家中,告诉他们,要亲切,代百骑向他们的家眷致以问候。”
这等手段在后世常见,激励士气最为管用。
可此刻却是让人惊讶的手段。
“武阳伯果然手段高超。”
呵呵!
贾平安去了程知节那里。
“卢国公,百骑得了消息。”
程知节一看,旋即令人去请了几个老将来。
“开春后阿史那贺鲁的游骑时而出现,可见此人野心不死。”
梁建方拿过消息仔细看着,“辽东……高丽和百骑又在和新罗纠缠,弄不好再度会起了刀兵。”
“如何?”
程知节含笑问道。
苏定方缓缓抬头,“阿史那贺鲁最好早些来,老夫此次定然要一刀剁了他!”
“那辽东呢?”
苏定方理所当然的道:“看哪边先闹腾,老夫哪边都去。”
“痴人说梦!”梁建方嗤笑道:“若是去也可,便在老夫的帐下!”
我去,老梁这是要打架还是怎地?
苏定方的眼睛都红了。
要知道老苏虽然资历浅,但也是个猛将啊!
但老梁好像是吃多撑的想激怒他。
二人鼻息咻咻。
程知节给了贾平安一个眼色,“赶紧滚!”
这里马上就要全武行了,你小胳膊小腿的扛不住。
贾平安顺势开溜。
刚出去,就听里面两声呐喊。
砰砰砰砰砰砰!
这些老家伙多半是觉得山上无聊了,寻个借口来打架发泄。
但很显然,阿史那贺鲁和辽东这两个方向正在堆积着干柴,就等着那一把烈火。老梁他们就在等着那把火,然后出征厮杀。
“你就像那冬天里的一把火……”
贾平安扯着嗓子一路出了左屯卫驻地。
一辆马车缓缓而来,马车上的人很熟悉。
“王琦?”
教主竟然来了。
“停车。”
马车缓缓停住。
二人隔空对视。
许久不见,王琦的肌肤更白皙了些,近乎于白嫩。
只是他的嘴唇太红,贾平安觉得破坏了整体美。
王琦微笑,“这位是长孙相公家的十二郎,太常少卿。”
边上一骑,马背上的男子冷冷的看着贾平安,“跳梁小丑罢了,王琦你竟然被这等人屡次羞辱,无能之极!”
这人叫做长孙润,乃是长孙无忌的幺儿,排行十二。
贾平安只是一笑。
别看你现在得意,到时候一拉清单,全部倒霉。
长孙润见贾平安没说话,就以为他怯了,哂然一笑,“扫把星罢了,说是克人,我今日特来看看你这个扫把星可能克了我。结果令人失望。”
边上有人笑了起来,“长孙少卿威势不凡,哪会被克?”
贾平安突然笑了笑,“你太常少卿的官职可是自己的本事弄来的?”
竟然有人问这个问题?长孙家的子弟为官不是天经地义的吗?长孙润一怔。
“不过是承袭门荫的纨绔子弟罢了,也配与贾某相提并论?”
贾平安的眉间全是桀骜,“你有何才干?也能居于高位?”
长孙润面色微冷,“你在给自己寻麻烦。”
这是惯例的阶层碾压。
但……
贾平安很无辜的道:“他说我在给自己寻麻烦。也就是说,纨绔子弟身居高位乃是天经地义之事,别人不能质疑,否则父祖便会出手……敢问长孙少卿,你在太常寺可是张口我家,闭口你惹不起我?”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粉基地】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长孙家属于顶级权贵。从先帝开始,长孙家族就颇受恩遇,各种赏赐就不提了,家中的子孙萌官也毫不含糊。
李治继位后,更是对长孙家颇多恩遇。
江湖几时有 诸梦煜
这位十二郎是太常少卿,可一开口便是权贵子弟的做派,玩阶层碾压。
可这等事可做不可说,贾平安这般揭穿后,众人的脑海里浮现了一个画面:长孙润在太常寺被人质疑,就指着此人骂道:我阿耶乃是当朝宰相,权倾天下,你好自为之……
这等倨傲的姿态让人厌恶,但却无可奈何。
可一旦被打上了这等标签,长孙润就和纨绔子弟这个称呼脱不开了。
这一巴掌打的隐晦,但却格外的响亮。
长孙润面色铁青。
王琦冷笑道:“贾平安,长孙少卿也是你能置喙的?”
这依旧还是阶层碾压!
众人默然,心中颇为不舒服,但却惯性的闭嘴。
贾平安单手按着刀柄,目光炯炯的看着长孙润,“贾某旁的没有,就有一身的硬骨头。若是只能跪着生,那贾某宁可站着死!”
众人心中一凛,只觉得脊背处汗毛倒立,忍着的血性一下就升腾了起来。
“彩!”
有人脱口喝彩!
……
晚安!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