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寵的黑科技巢穴
小說推薦魔寵的黑科技巢穴
“找到几个?”
“三个!”
曹延和奥赫一问一答。
“这么少?”曹延不满意三个的数量。
我们的灵异生活 朱砂
奥赫解释:“恶魔都是个体生物,在同一个世界很难找到两个纯血恶魔,这次找到三个,数量不多,但三个都是恶魔王,力量几乎不在我之下。”
此前在时空深处,找到恶魔界的核心碎片以后,曹延给了奥赫一个新任务,让他去寻找散布各大位面的纯血恶魔。
恶魔是诸天世界最强的战斗生物之一,桀骜邪恶,不会臣服或是接受任何命令。
聖徒
但有一种情况例外,就是恶魔之祖。
他是恶魔族的初始生物,生命的起源。
某种程度上,所有恶魔都带有恶魔之祖的烙印,血脉同源。
换句话说,恶魔之祖是所有恶魔的爸爸,也是妈妈,因为他们不需要胎生。
而恶魔之祖从奥赫体内分离出来,逐渐进化,神智越来越完整,对隐藏在不同世界的一些强大恶魔,逐渐生出了感应。
曹延由此产生让奥赫和恶魔之祖去寻找散布各地的恶魔,打造一支恶魔队伍,作为新底牌的念头。
上边动动嘴,下边跑断腿。
曹老板有了想法,这些时日奥赫和恶魔之祖,就开始出入不同位面,寻找散失的恶魔。
可惜恶魔的族群基数少之又少,奥赫和恶魔之祖四处奔走,也只找到三名纯血恶魔。
此时奥赫话落开启虚空,一条黑幽幽的通道浮现,魔气翻涌,接连走出四名恶魔,为首的就是恶魔之祖,另外三名恶魔形态各异。
每一个纯血恶魔都是不同的个体,这三名恶魔在外观上并不相同。
首先走出来的一个体型消瘦,肤色暗黑,晚上扔出去,不用刻意隐藏,根本看不见。
他的上身前探,手掌几乎触及地面,宛若野兽,爪勾呈墨绿色,尖利锋锐,给人一种随时准备毁灭一切的凶戾观感。
絕對榮譽
“他的恶魔本名叫别西卡,是我们在古老的地狱深渊世界找到的。”奥赫充当旁白,给曹延介绍恶魔的来历。
第二名恶魔就变得高大起来,背部生有六对儿,共十二只翅膀,关节转折处骨刺交错,邪恶之极。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看文基地]
“这个叫亚巴,是一名游牧恶魔,在虚空中游移,狩猎各个位面的强大生物。”奥赫又道。
血天使之血杀 陈雪琳子
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恶魔愈发魁梧,竟有三丈左右,接近十米的高度,肌肤坚硬有如铁铸。
“他叫莫斯提马,是一名暴食恶魔,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浮空世界,托举世界的基座而行,吞食该世界的本源。”
奥赫又说:“他们只接受恶魔之祖的命令。”
曹延打量这三名恶魔,总体来说,数量少,但质量很高,都是主神层次的恶魔王。
冷血魔君的废柴妃
總裁的學霸嬌妻
这时书房内空间波动,阿撒兹勒凭空出现,注视眼前的恶魔们。
他体内流淌着天使的血,对恶魔有种与生俱来的厌恶,眉头紧锁。
那三名恶魔受到他的气息刺激,亦是发出低沉咆哮,身畔黑气滚滚,连空间也被它们散布的气息侵蚀,发出嗤嗤的声响,出现破碎迹象。
“我这书房里东西老贵了,都是孤品,让他们给我弄坏了,找都找不回来。奥赫,你先带他们出去。”曹老板道。
奥赫和恶魔之祖的力量流转,霎时间平移时空,连同其他三位恶魔一起消失。
曹延瞅瞅恶魔们刚才站立的位置,地面已经千疮百孔,被魔气侵蚀的沟壑处处。
“日,我这地面铺的毯子,是用远古魔兽巴赫特尔腹部软毛裁剪出来的,现在这种魔兽早就绝迹了。这块地毯就这么毁了。”曹延一脸肉疼。
阿撒兹勒幸灾乐祸:“你找来这些恶魔,准备对付光明神系,想法不错,但恶魔是邪恶之源,极难驾驭。你可别玩火不成烧到蛋,露出一身骚。”
这货现在完全放飞自我,处处逗比。
曹延沉吟道:“其实上次不该把格耶尔打死,那货暗中搞些小动作,想策反我城内的种族,自以为得手,却不知道是我放出去的鱼饵,用他来钓鱼。上次失手把他打死,钓鱼的计划也跟着黄了。还得重新谋划……”
曹延问阿撒兹勒:“你有什么好建议,咱们商议商议。”
————
光明神国。
將惡少養成忠犬 繁櫻落雨
十二主神宫中央的光明神殿,响起震动时空的精神波动:“天后赫拉,我们响应光明之主的召唤而来。”
一只独角兽和一头光明之龙,出现在神国上方的苍穹之巅,将精神波动送入光明神殿,宣告它们的到来。
光明守护生物的存在,与光明神系的气运息息相关。
它们从光明之中蕴育诞生,只要光明不灭,这些守护生物就无法杀死。某种程度上,它们的战斗力比十二主神中的大多数存在还要强横。
十二主神在发现守护生物降临后,迅速聚集到光明神殿。
“对付天空神系,是守护生物出世的目的,我们探讨一下该怎么做。”赫拉坐在神座之上,询问十二主神的意见。
上次和曹延交手,遭到重创,让她对曹延变得谨慎小心,非常重视。
眼下天空神系和光明神系两方面,都在积极谋划,准备展开新一轮的博弈。
时间流逝。
绿丛林世界天气渐热,又迎来了新一年的夏季。
天机大侠刘伯温 云中岳
六月初,初入雨季,蒙蒙细雨,淅淅沥沥的从天际洒落。
城主府内,这几天曹延多数时间都苟在家里,和媳妇们自娱自乐,闭门不出。
这时候他却是迎着雨幕来到世界树附近。
阿撒兹勒身形悬空,正绕着世界树缓缓移动,双目神光炯炯,盯着世界树的一些位置细细打量。
像世界树这种得天地气运而生的神物,树上的每一道纹理都承载着大自然的规律。
城内的各族强者们都有来观悟世界树的习惯,阿撒兹勒也不例外。
以他的境界,能看见的比别人更为深奥繁复。
“有收获吗?”曹延问。
阿撒兹勒颓然道:“修行到了咱们这个层次,想有所进展太难了,我的修为停滞在主神巅峰已久,前行无路,老苦恼了。这世界树上确是蕴含天地奥义,自生自成,但这些东西都是我已经掌握的力量体系,看来看去毫无所得。”
曹延想了想:“我也有些修行疑惑,正要外出一趟,走吧。带你一起去薅羊毛。”
阿撒兹勒跟曹延厮混久了,已经培养出共同爱好,一听薅羊毛,立马来劲。
曹延又叫上了至暗之神,然后开启空间壁,三人进入其中,去到遥远距离外的混沌之地,生命之母沉睡的地方。
看见生命之母,阿撒兹勒和至暗之神瞬间就惊了,目瞪口呆:
“生命之母的本体竟如此庞大,只有少半截在绿丛林世界盘卧,其余部分延伸进入空间深处,巨大如斯!”
曹延微微点头,他也是这次晋升主神巅峰,才真正看清了生命之母的身躯,其磅礴程度远超先前透过混沌看见的轮廓,无量之大。
“你们看零号大佬身上的鳞片。”
曹延指指生命之母。
阿撒兹勒和至暗之神瞩目观察,迅速沉溺其中:“时间的刻痕,鳞片上的纹理天然交错,生成了规则的源头,记录着秩序的演变过程。”
雲端之樹
“没错,零号是个宝藏大佬。”
曹延三人陆续安静下来,循着生命之母的身躯缓缓移动。
其身上的鳞片时而浮现出一缕缕纹理,鳞片的颜色也随着呼吸衍生出黑暗与光明,昼与夜的神奇变化。
三人观悟其身,各有所得。
数日后,曹延又带着两人出现在时空深处的纪元神庙外,打算研究神庙表面的符号变化。
阿撒兹勒和至暗之神瞅瞅神庙外立面浩瀚宛若星辰的无数符号,忽然转头上下审视曹延。
“怎么了?”曹延有些诧异。
“好像不太对。”阿撒兹勒思索道。
“???”曹延不解。
“咱们虽然关系不错,但你先带我们去混沌之地观摩生命之母,又带我们来纪元神庙观悟神庙外壁,你突然这么殷勤,让人心里发毛。”阿撒兹勒审慎的道。
至暗之神颔首:“总感觉你给的好处不能随便拿,不然很可能要翻倍的还回来。”
“两个神经病。”
曹延不满道:“看你们俩卡在主神巅峰,帮个忙还要被你们猜忌。”
阿撒兹勒和至暗之神对视一眼,咂摸着可能是自己想多了,沉吟片刻没什么头绪,便开始认真观摩纪元神庙外壁的无数符号。
曹延斜着眼睛偷瞄两人,心下暗笑。
我就不说想帮你们其实是一种尝试,阿撒兹勒困在主神巅峰日久,而至暗之神曾经就是神王层次的存在,两人此刻距离神王都只有半步之遥,存在很大的突破可能。
万一他们要是突破了,曹延就准备立即甩锅,让他们去和光明之主干,自己成为幕后大佬,躲到安全距离之外。
所以帮他们俩是真的,也不是在坑道友,毕竟这俩货主观上自己也希望晋升神王,但准备让他们背锅不太方便直说。
退一步讲,自己这边要是能多一位神王,怎么算都是胜券大增的操作。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