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大唐当前和以后一段时间里,最大的对手就是吐蕃!
这一点唯有贾平安看得最清楚。
大唐君臣目前还在觉得高丽不好打。
可那是以前啊!
前隋打高丽更多是政治战,乌泱泱的瞎几把打,最后政治目的还没达到,内部就烽烟四起,门阀们随即出手,干掉了大隋。
先帝征伐高丽时粮草补给困难,最后加上天气变化不得不归……后世有人碰瓷这个时代的高丽不说,还把这段历史荣辱与共了。拍个影视剧,把太宗皇帝打的狼狈而逃。
当然,这并非孤立,后来更有影视剧把大明拍成了撒比。
大唐迫切需要一个奸细,而王圆圆就恰在此时出现了。
这个贪生怕死的渣渣,此刻跪在贾平安的身前,虔诚的献上忠心。
“说说吧。”
贾平安也不叫他起身,包东赶紧弄了纸笔来记录。
“去年大相就平定了那些叛乱,随后整肃……”
王圆圆的眼中多了钦佩之色,“随后大相制定了税法,根据拥有牦牛的多寡征税……”
牦牛浑身都是宝,能劳作,能拉车,能产奶。牦牛毛能制成绳子,皮肉更不用说了,堪称浑身都是宝。就和大唐一样,你家拥有几百头耕牛,那毫无疑问就是土豪啊!不多征收你的税收谁的?
“前年大相还令人去各处统计户口,说是和中原学来的好办法。去年还弄了一个什么律法……”
在禄东赞之前,吐蕃不成型,可通过他的努力,比如说统计户口,制定税收制度,制定第一部律法,让吐蕃一步步向先进的大唐靠拢、追赶!
果然是人杰!
此刻要紧的是收了王圆圆的心。
贾平安见他神色惶然,就知晓他在担心什么。
大唐既然在吐蕃高层有眼线,那还要他这个吐蕃细作来做什么?
“哎!”
上面的武阳侯幽幽一叹,带着无尽的惋惜。
“武阳侯!”
王圆圆担心自己回头就消失在长安的某个地方,就膝行上前,双手按在案几上,抬头道:“我愿意写下效忠书。”
那玩意儿没用!
“大唐不养闲人。”
“是!”王圆圆哽咽道:“我定然给大唐提供消息!”
“那些消息……”贾平安给了包东一个眼色。
小子,赶紧上啊!
包东冷冷的道:“武阳侯,此人的消息大唐都有地方获取,留着他反而是个祸害,不过宫中才将有皇子出生,下官以为,不宜见血。”
你个蠢货!
李贤都出生几个月了!
贾平安怒,准备回头就收拾包东。
他挟着怒气冷冷的道:“毫无价值之人,弄不好还会把大唐的消息泄露过去,我留他何用?”
你又不是陈圆圆!
包东再劝道:“武阳侯,可以让他传些假消息去。”
贾平安微微颔首,起身俯瞰着王圆圆,“好自为之!”
王圆圆觉得自己死里逃生,低头喘息。
——贾平安放我一马为何?定然是因为那个被策反的家伙不一定稳靠,他需要另一个消息来源,来验证那人的消息真伪。
我的命真好!
但那人是谁?
王圆圆陷入了猜测中。
贾平安走出去,见李元婴和尉迟循毓都在,就问道:“还没回去?”
“马上……”
“我家中有事,先走了。”
贾平安迫不及待的想回家。
身后,尉迟循毓苦笑道:“此事如何?”
“问问。”
李元婴问了包东,回头捂脸。
“王圆圆竟然是吐蕃的细作!”
卧槽!
事情大发了。
尉迟循毓苦着脸,“那咱们这就算是犯错了。回头怕是少不得被责罚。”
李元婴笑了起来,“幸而被先生发现了,否则后续更麻烦。”
“既然都要倒霉,今夜趁着屁股没遭殃,咱们先去乐呵乐呵?”
“也是,屁股遭殃就没法动了!”
二人去了平康坊。
随后有内侍来了百骑。
“陛下问吐蕃那边的消息可有了?”
李治也很关注吐蕃的情况,都下衙了还遣人来问话。
包东把事情说了……
……
“哇!”
贾平安一直不知道嫩娃娃哪来那么大的能量,哭嚎声震天响。
他回家换衣裳后就抱着孩子哄了许久,然后精疲力尽,把孩子交给了‘月嫂’。
卫无双已经恢复了不少,靠在床榻上见他生无可恋的模样,就笑道:“大郎身体壮实。”
苏荷在外面探头,“无双,你何时能下地?”
卫无双说道:“说是再过一阵子。对了,记得长安食堂的帐是在今日送来吧?我如今躺着,你去算……”
咻的一下,苏荷消失了。
“想都别想!”
她挺着大肚子嘀咕着,“你会是什么呢?是个儿子好不好?算了,是个儿子会很累,是个女儿和我一般的潇洒得意岂不是更好?”
鸿雁来了,“郎君,外面有人找,说是百骑的。”
贾平安又看了儿子一眼,再去狠批了苏荷先前小跑的错误行径,才去了前院。
杜贺在陪着,一脸得意,“我家小郎君劲大,一哭起来连隔壁都说得劲。”
来的百骑一怔,“怎么得劲?”
杜贺说道:“贾家的小郎君一哭,咱们一家子就干脆别睡了,起来干些啥不好。”
百骑笑道:“这是为何?”
“我家小郎君劲大,一哭少说小半个时辰,谁还能睡?”
百骑拱手,“果然是武阳侯的孩子,这天赋异禀,让人敬佩。”
“那是……”
贾平安出来,百骑赶紧禀告,“武阳侯,宫中召见。”
“宫门都关了吧。”
大晚上除非是紧急事务,否则宫门不可能再度打开。
但他还是得去一趟。
一路到了宫门外,有人在里面。
“武阳侯,那王圆圆是细作可属实?”
“属实!”
“知道了。”
卧槽!
大晚上把哥叫来就为了问这个?
贾平安无语。
“滕王和尉迟循毓可来了?”
“马上,说是在青楼呢!”
“去禀告陛下,滕王和尉迟循毓在青楼。”
有脚步声远去,贾平安问道:“那我可能回去了?”
他晚饭都没吃,现在饿的厉害。
“还请等等。”
里面的内侍很客气,却带着不容拒绝的意思。
“王中官来了。”
王忠良来了。
“咳咳!滕王他们来了吗?”
“马上到。”
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李元婴和尉迟循毓喝的脸红,但脚下还算是稳健。
“王中官,他们来了。”
王忠良大声道:“陛下吩咐,武阳侯此次目光敏锐,查清了王圆圆的身份……”
给些好处呗!
作为帝王,你好意思不给?
不要多,给我家老大一个散官封号吧。
“滕王和尉迟循毓行事不妥,被人蒙蔽,险些出了大事。责打二十杖!”
卧槽!
李元婴和尉迟循毓炸了。
从小到大李元婴就没挨过打,尉迟循毓就更别提了,作为尉迟宝琳的儿子,他最多被呵斥过,打……什么意思?
十余内侍早有准备,长凳子,绳子,软木……
两个倒霉蛋被绑在长凳上,旋即责打。
“嗷!”
“咬住软木!”贾平安骂道:“不然会咬伤舌头,想做无舌之人吗?”
二十杖打完,有人架起他们就走。
“放下,放下本王!”
李元婴痛的要炸裂。
“赶紧走!”
贾平安骂道:“不走会淤血!”
李元婴回家养伤,而尉迟循毓回到家中,本以为会被一顿毒打。
“阿耶,循毓被打了二十杖。”
“二十杖?”
尉迟恭突然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我莫非不是亲生的?
见到祖父这般高兴,尉迟循毓不禁陷入了沉思中。
尉迟宝琳却不同,老爷子过去这些年嗑丹药嗑多了,脾气暴躁,偶尔还会喜怒无常,看着他就像是看着陌生人一样。
他担心的道:“阿耶,你可还认得孩儿吗?”
尉迟恭的大笑终止了,一脚把尉迟宝琳踹到一边,然后接着笑。
“哈哈哈哈!”
尉迟恭笑的前仰后合,随后竟然老泪纵横。
“阿耶!”
尉迟宝琳被吓坏了,“赶紧去请了郎中来。”
尉迟恭突然止住了哭声,叹道:“循毓身居何职?”
“阿翁,我没啥职位,就是跟着滕王一起管着那些事。”
尉迟恭欢喜的道:“官员犯错陛下会呵斥,或是降职,乃至于流放。唯有他的人犯错,才会动用杖刑,明白了吗?”
他一巴掌拍在尉迟循毓的肩头,“好孙儿,打得好,打得妙啊!挨了这么一顿打,以后你就是陛下的人了。此后陛下自然会根据你的本事来擢升,或文或武……”
尉迟宝琳一听也欢喜,“阿耶,这么说来,循毓以后还能有前程?”
是啊!
尉迟循毓看着祖父,等着答案。
父子俩眼巴巴的看着尉迟恭,他淡淡的道:“循毓以后比你有出息。”
尉迟宝琳面色如猪肝。
……
早上醒来,贾平安走出房门,抬头看看天空,“看看,这又是积极向上、快乐的一天。”
“哇!”
孩子在嚎哭,刚冲过来的阿福转身就跑。
“阿福!”
阿福充耳不闻,很快隔壁传来了呯的一声。
小崽子这是连下楼梯都省了,直接自由落体掉在了王家。
贾平安赶紧去看了孩子。
“郎君,该喂奶了。”
“我抱去。”
贾平安也不懂这些,抱着孩子去了卫无双的卧室。
卫无双已经醒了,可……
苏荷正站在边上,喝着肉粥。
“无双,真香。”
卫无双恨得咬牙切齿的,“等我好了就捶死你!”
苏荷得意的道:“等你出来我就生孩子了,到时候你舍得?”
这倒霉婆娘啊!
大清早娃娃哭,婆娘闹,宠物跑了……
怎么一个乱字了得啊!
贾平安急匆匆的出了道德坊,仔细嗅嗅身上。
“竟然有奶香味?”
到了百骑,贾平安看了消息,发现没啥事,就板着脸道:“我要仔细思考我百骑的发展大计,没事别打扰。”
他前脚进了自己的值房,后脚明静就兴奋的道:“老程,来打赌,赌武阳侯在里面做什么。”
程达不动。
明静诧异的道:“赌不赌你说句话呀!”
“赌!”
“那赌什么?”
明静从夏静的手中逃过一劫,最近很是嗨皮。
程达淡淡的道:“随便你赌什么。我赌武阳侯在里面睡觉。”
他看了明静一眼,心想这次要赢些什么呢?
钱?
罢了,明静就是个穷鬼,经常寻武阳侯借百骑贷的货色。
要不,就让他以后别笑的那么女性化了?
程达刚想开口,明静笑道:“原来如此啊!我知道了。”
程达愕然,“那你还赌不赌?”
“你有孩子,武阳侯也刚有孩子,他如今做什么你最清楚,我问你只是想知晓武阳侯在做什么罢了。”
我的二十岁男房客
明静叹息,“老程,你要管好自己啊!赌钱不好,我可不想看到你有入狱的那一日。”
……
贾平安真的在睡觉。
昨夜老大又哭了,他急忙起来查看,哄了许久,接着回去睡下。
自从有了孩子之后,他的睡眠也变得断断续续的,好在养成了个习惯,快速入睡。
醒来后已经快午时了,贾平安打起精神,摸出从人渣藤那里没收的小铜镜看看脸上的压痕,又过了一阵子才出去。
“饿了,我出去一趟。”
春光明媚,贾平安就顶着春光出了百骑。
老地方多了一道痕迹。
他晃晃悠悠的去了平康坊,买了两张胡饼边走边啃。
许多多在练字,郑远东在边上观赏,顺带赠送人生感悟。
“其实许多时候你觉着怎么练都无法进步时,你该停一停,让自己松散松散,忘记练字,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隔一阵子你再来,保证会有感觉。”
“女人呐,要懂得珍惜自己。水流不息,韶华易逝。你看着这青丝娇颜让人陶醉,可转瞬就是白发苍苍,皱纹横生。你可会惋惜?”
这人的话真的好多!
许多多放下毛笔,皱眉道:“有人少年白头,有人二十许就满脸皱纹。再说了,时光流逝又能如何?去挣扎?去拼命的享受?那些享受只是过眼烟云罢了。”
郑远东心中一惊,“你这是想出家?”
紂 臨
“我出什么家?”许多多觉得这人真是无趣,“我见过有人年岁到了匆忙成亲,结果寻的夫君凶狠,每日打她。我见过有人为了挣钱匆忙跟着人去犯事,结果被流放……当然,好的结果也有,但什么都能赌,一辈子却不能轻易去赌。”
成亲之后再想和离就难了,所以不管男女,成亲就是赌博。
郑远东负手而立,微微昂首,觉得气度无可挑剔。
许多多看着自己的字,“却是差了些意思。”
“老郑你站的这般笔直作甚?”
贾平安来了,“还背着手……”
老郑真会装逼!
许多多福身,“武阳侯可要些酒菜吗?”
我来了许久,你却从未问过我?
郑远东叹息一声。
“我才将吃过。”
许多多福身出去。
贾平安和郑远东坐下。
“老郑,你的发际线……”
贾平安发现郑远东的发际线竟然有些上移的趋势。
“咳咳!”
郑远东摸摸额头,“这只是暂时的。”
我信你个鬼!
老郑的一头秀发药丸。
贾平安想到郑远东光头的模样,不禁捧腹大笑。
“你笑什么?”郑远东问道。
“老郑,你要是光头了会是什么模样?哈哈哈哈!”
郑远东满头黑线,“说正事。”
“说吧。”
贾平安刚吃了东西,此刻觉得懒洋洋的,却不是想睡觉,就是想发呆的那种情绪。
发呆其实真的爽。
脑子里无思无虑,空荡荡的。周围的声音仿佛都消失了,唯有眼前的光存在。整个人都沉浸在其中……
清醒时,你会发现整个人都不同了。
这难道是修炼?
贾平安觉得应当是。
许多修炼都要求修炼者进入一个无思无虑的状态,而发呆就可以。
我去!
难道我就是个修炼奇才了?
“我最近发现长孙无忌有些不安。”
郑远东的开场白让贾平安提起了精神。
“什么意思?”
郑远东深吸一口气,“长孙无忌对皇帝有些微词,觉着皇帝渐渐长大了,越发的不爱听他的劝诫了。”
“这说明皇帝在逐渐夺回权利,而长孙无忌自然不乐意。”
贾平安觉得长孙无忌一直在给自己挖坑,挖啊挖,最后把自己给埋了。
做人,要紧的是见好就收,但长孙无忌显然不懂这个。
“对,长孙无忌如今就在焦虑这个。”郑远东突然低下头,“我要回去想想。”
什么意思?
对面的郑远东低着头,看着有些渗人。
“老郑……”
郑远东抬头,眼神中多了愤怒,“长孙相公为了大唐费尽心力,可陛下却对他颇多猜忌,这不公!若是再这样下去,长孙相公能如何?他能忍,可他的身后有一群人,这些人会逼着他去争夺,无法停歇。”
这货换控制芯片了?
“老郑!”
郑远东深吸一口气,再度低下头。
你别这样啊!
你再这样我真以为你是从未来世界穿越而来的,换芯片比机器人还快。
一声叹息。
“我回来了。”
下次再这样我真会毒打你一顿!
贾平安浑身发毛,觉得这货迟早会神经病。
郑远东放松的道:“我觉着长孙无忌要么造反,要么就……他退无可退。”
贾平安点头,“是啊!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他带着一帮人掌控朝政数年,他想退,那些人不会答应。”
郑远东的眼中多了黯然之色,“兴许他能和陛下和好吧。不过……到时候我怕是危险了。”
作为长孙无忌身边的二五仔,李治不可能会接收他。
“会不会……”
贾平安伸手在脖子那里拉了一下。
“可能。”
郑远东近乎于冷静的说着自己的下场,“长孙无忌造反,不管成败我都会死。他若是不造反被皇帝拿下,那么我很有可能会被跟着拿下,死的无声无息……帝王不狠站不稳!”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