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盖聂很想说自己不是被抓来的,但是却是因为听说无尘子和自己的师父交手了,因此也没有再反驳,而是开口问道:“无尘子掌门和师父交手了?”
金菊记
无尘子点了点头道:“交手了一招,不分胜负,不过你师父应该受伤不轻。”
盖聂和卫庄都是皱眉,他们看的出无尘子现在也受了伤,尤其是盖聂更是能够感觉到无尘子身上残留有百步飞剑的气息,知道这不是无尘子在胡扯的,整个天下会百步飞剑的也只有他和鬼谷子了。
盖聂看着卫庄,心里虽然担心鬼谷子但是却又没办法丢下卫庄不管,他要不在这里,以卫庄那张嘴绝对会把这里所有人都得罪,死都是轻的。
“墨玉麒麟呢?”雪女看着白仲和六剑奴问道,我是让你们去抓墨玉麒麟的,你们抓了卫庄我是不会付钱的。
“进墨家总院了,所以先抓了卫庄回来审问,雪女姑娘你看是不是也能算订金?”白仲搓了搓手讨好的问道。
雪女转头看向无尘子,她只想弄死敢假冒她的墨玉麒麟,至于卫庄,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处理,也怕乱开口打乱了无尘子的计划。
“他又不值钱,抓了有什么用,直接杀了不好么?”无尘子看着白仲反问道,在他的计划里,卫庄还不如苍狼王、红枭、白鹿这些人重要。
“无尘子掌门还请饶过小庄这一次。”盖聂急忙说道,他丝毫不怀疑无尘子敢杀了卫庄。
“给我个不杀他的理由!”无尘子看着盖聂反问道,我连鬼谷子都想杀,还在乎一个卫庄?
盖聂皱了皱眉思索,他也不知道有什么理由让无尘子不杀卫庄,毕竟卫庄自己作死想要刺杀无尘子,加上他们师父也设计坑了无尘子。
“要杀就杀,士可杀不可辱!”卫庄硬气的说道,他不愿意见到盖聂见到他这个样子,更不愿盖聂为了他去求无尘子。
“你闭嘴!”盖聂直接斥责道,这也是他第一次呵斥卫庄。
卫庄听到盖聂的声音,也是愣住了,他还是第一次被盖聂这样呵斥,瞬间就闭嘴了,别过头去不再说话。
“只要无尘子掌门愿意放了卫庄,我愿供道家驱使十年!”盖聂想了想郑重的说道,他唯一能跟道家做交换就是用自己来换卫庄。
无尘子也是被盖聂的话惊讶到了,盖聂可是未来的剑圣,一个剑圣十年的驱使换卫庄一命,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师哥,你!”卫庄也被震惊到了,刚想说什么,却是被盖聂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卫庄必须离开中原!”无尘子想了想说道。
盖聂皱了皱眉看向卫庄,又看向无尘子,然后点了点头,卫庄留在中原迟早还会遇上无尘子,到时候依旧是会被无尘子抓住或者杀了。
“离开中原,你让我去哪!”卫庄不服的说道。
“你去哪我不管,只要我活着一天,你就不准再进中原一步,否则我见你一次杀你一次。”无尘子说道。
“你杀的了我?要不是你的手下,你拿什么杀我!”卫庄冷声说道。
无尘子没有理他,转头看向盖聂然后道:“卫庄已经受伤,我跟他交手是在欺负他,不如你代替他,我只出一剑,让他看看我能不能杀他。”
盖聂沉默了一会儿,不明白无尘子想做什么,他看的出来,无尘子也受了伤,而且天下传闻无尘子化道以后,修为尽失,又如何一剑败他?
“我有一剑,名为直!”无尘子说道,示意少司命放开他,然后轻轻的拔出了纯钧剑。
六剑奴等人带着卫庄都让出了空地,他们也是第一次近距离的看无尘子出手,都是剑客自然也都想要见到这种剑道高手之间的交手。
“请!”盖聂也是凝聚了剑势,恭敬的行礼说道,然后抽出了手中的长剑,虽然他看到了无尘子现在很虚弱,但是人的名树的影,无尘子作为百家公认的年轻一代第一人,谁敢小瞧他,那就是在找死。
“此剑名为直,一招四式,你可看好了。”无尘子说道,纯钧剑直直的刺向盖聂。
盖聂严阵以待,看着这直直刺来的一剑,看似就是普通的直刺,但是盖聂却感觉所有的退路都被封锁了,想要寻找破绽反击,到处也都是破绽却又都不是致命破绽,他要反击,即使能伤到无尘子也必死于这一剑,因此所有的破绽又都不是破绽了。
“宁在直中取!”无尘子口中轻喝纯钧直刺而去。
“兵家剑法!”盖聂惊讶的说道,这种拼命的打法也只有兵家战技才是如此。
黄河古道 李达
盖聂挥剑斩向这直直的一剑,只能硬抗,想要将这一剑的直势破去,破不了剑势就会一直被剑势压迫。
“不向曲中求!”无尘子继续念道,手腕再次前顶,纯钧再次向前直刺,震开了盖聂劈斩而来的长剑继续刺向他的眉心。
“儒家剑法!”盖聂急忙退后一步避开这直刺而来的长剑,心中大惊,这是儒家的剑法,煌煌大气,浩气长存。
“不为锦锦设!”无尘子一步向前,跟盖聂错身而过,纯钧也斩下了盖聂耳边的一缕头发。
“好快!”盖聂心中升起寒意,刚才这一剑他根本避不开,如果无尘子想要杀他,他已经死了。
“农家剑法?”盖聂皱眉问道,看着四周冬日生花的景象说道,这一剑很快,但是他却从中看到了农家的四时剑意。
“只钓王与侯!”无尘子没有回答,纯钧继续前刺,点在了参天古木之上,然后收剑回身。
盖聂等人都是有些惊讶,只见两人合抱粗壮的参天之木没有一丝变化,甚至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道家剑法!”盖聂却是从这一剑中看到了道家的出尘飘逸。
“一剑四式,兵、儒、农、道四家剑势合一,我输了!”盖聂收回长剑,抱剑行礼说道。这一招,他只接下了两式,后边两式他根本破解不了。
“这一剑不是我的剑,而且你们纵横之剑。”无尘子说道。
“我们的剑?”盖聂看着无尘子有些错愕,然后看向卫庄,只见卫庄也是被惊讶到了。
“鬼谷纵横,一纵一横,皆为直,纵横之间即为直。”无尘子继续说道,这也是他在跟鬼谷子交手以后体会到的,然后想到的剑法。鬼谷子的百步飞剑比盖聂的更快,也更简单,没有太多其他的东西,很干净的一剑,但是却让人只能硬抗。
“纵横交汇的于一点,而这一点就是直!”无尘子看着六剑奴说道,六剑奴中其他人迟迟不入天人就是因为他们的剑被太多东西束缚了,做不到干脆利落。
“这个我知道!”树林中,欧岚钻了出来,身后的弟子还绑着一个女子,看模样显然就不是中原女子。
“虽然打架我可能打不过你们,但是我却是天人中期了。”欧岚说道,他不会什么高深的剑法,但是顶不住人家境界高啊,而且貌似棠溪九坊的剑主也都是天人中期以上,这就很恐怖了。
“请前辈赐教!”盖聂行礼道,六剑奴也都是抱剑行礼。
无尘子也是好奇,棠溪九坊的高手太多了,他也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因为专!”欧岚说道,然后又继续解释道:“大道理我不知道怎么说,我只能告诉你们,我们棠溪九坊剑主,都是专心醉心于铸剑,其他的都没有去想过,所以天人门槛对我们来说几乎是不存在的,因为我们的目标从来都是名剑,至于什么天人门槛也就自然而然的突破了。”
无尘子想了想也就明白了过来,棠溪剑盟打造的名剑都是蕴含一道,而想要铸造出这样的名剑就必须去了解这样的道,因此棠溪剑主们都会心无旁骛的去研究道之本,也就自然而然的突破了。而这也是他这一剑的根本,就是直且专!
“这就是妖剑鲨齿吧?”欧岚没有再说其他,就看向了白仲手上的妖剑鲨齿。
“前辈请!”白仲恭敬的将鲨齿剑递给了欧岚,虽然两人年龄相差不大,但是欧岚这个出场的逼格太高了,又是天人中期,甩了他不知道多少条街,只能老实的当个后辈了。
欧岚接过了鲨齿剑,轻轻拂过了剑身,鲨齿也发出一声剑吟,颤动起来居然想要割伤欧岚的手指。
“果然是胜邪的铸造之法!”欧岚感受了一番,手掌一用力控制住了鲨齿剑,然后将剑归鞘。
“妖剑用多久了?”欧岚看向卫庄问道。
卫庄不说话,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够在一瞬间控制住鲨齿剑的,而且他也不知道这个中年男子是什么人,因此拒绝了回答。
生死 丹 尊
“小庄十四岁生日时,师父将鲨齿带回鬼谷,只有小庄能让鲨齿认主,至今已经十年。”盖聂替卫庄回答道。
“鲨齿叫做妖剑,不在名剑谱上,就是因为它的铸造方法不被铸剑师认同,所以剑妖另给它取了一个名号,名剑克星,就是想要用鲨齿斩断一切名剑,得到铸剑师们的认可。”欧岚解释着鲨齿剑的来历。
“但是,妖剑会影响剑主的心性,让剑主沦为剑奴,所以掌握鲨齿,要么比它更妖,要么心性极为坚毅不受鲨齿影响,你现在还不行!”欧岚看向卫庄说道。
“你说了不算!”卫庄冷傲的说道。
欧岚笑了笑道:“你根本不知道剑妖铸造鲨齿的根本目的,所以你只是剑奴,不是剑主。”
“请前辈赐教!”盖聂又瞪了卫庄一眼,人家现在是想教你,你还不识好歹。
“鲨齿的铸造方法就是胜邪的铸造方法,而欧冶子先祖铸造胜邪的初衷并不是为了让邪之道化剑,而且为了让剑克制一切邪魔外道,因此名为胜邪,胜过一切邪,是一把至正之剑,可以失败了。”欧岚说道。
“以邪之道铸就至正之道?”无尘子目光一凝,对欧冶子也是充满了敬佩,难怪欧冶子能成为铸剑师公认的鼻祖,就这种格局,谁能做到。
“鲨齿先留在我这里,什么时候你觉得你可以成为剑主了,你再来跟我拿回去。”欧岚看着卫庄说道,这样的妖剑不能留在卫庄手上,否则对天下来说都是一个隐患。
“凭什么!”卫庄依旧不服的说道,自己被擒就算了,那是因为六剑奴六个打一个,他输了也不服,但是鲨齿跟着他成长,决不能丢失。
“因为你打不过我!”欧岚淡淡的说道,同级别的我是打不过,但是对于境界不如自己的,他还没怕过。
卫庄直接语塞,欧岚已经说了,他是天人中期,自己确实打不过。
“等你什么时候知道什么是妖剑,你再来跟我拿回去。”欧岚说道,手指在鲨齿剑上连点,本来锋芒毕露的鲨齿剑,光泽暗淡,瞬间化成了一把石剑失去了所有的光泽。
“你干什么!”卫庄心中大惊,他发现他失去了跟鲨齿的感应。
“说了这么多,一点感悟都没有,你真给鬼谷纵横丢人!”欧岚摇了摇头,从无尘子的直剑到他给众人点醒,六剑奴都坐在地上感悟了,隐隐都有了突破的迹象,结果本该受益最大的卫庄却像个愣头青一样,什么都没得到。
“掌门,就这样的人,杀了也是脏了手,完全没有威胁,放了吧。”欧岚看向无尘子说道。
无尘子皱了皱眉,看来欧岚是想救卫庄,而且铸家显然跟卫庄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或者说是跟鲨齿剑的铸造者剑妖有关系。
“放了吧!”无尘子想了想,示意白仲把卫庄放了,对于欧岚还是要给点面子的。
“多谢掌门!”欧岚也知道无尘子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才放了卫庄的,因此对着无尘子行了一礼表示感谢。
“多谢无尘子掌门!”盖聂也是行了一礼,然后扶起卫庄转身就离开,他还要去找鬼谷子,因为无尘子和鬼谷子交手,他也想知道鬼谷子的情况。
“你和剑妖认识?”无尘子看着欧岚问道。
欧岚点了点头,无尘子不问,他也会解释的。
“剑妖其实是我们铸家的培养的天才,名为欧逸轩,也是铸家的继承人,只可惜走错了路,被逐出了铸家。”欧岚说道。
“剑妖不是姓徐?”无尘子有些惊讶,剑妖是徐夫子的父亲,怎么会姓欧还是铸家的继承人?
无名魔王的日记
“这中间涉及一些我们铸家的隐秘还请掌门见谅。”欧岚再次行礼说道。
无尘子点了点头,没有再追问,谁家还能没有一些隐秘。
“剑妖铸造出鲨齿以后,将它交给了鬼谷子,而后又输给了六指黑侠,从此就失踪了,并非外界传闻的身死。”欧岚说道。
“你是在担心剑妖还活着会对我不利?”无尘子明白了为什么欧岚让他放了卫庄,因为在卫庄身后还有一个不知实力的剑妖。
“不仅如此,鲨齿其实还是个半成品,剑妖想要做的应该是铸造出胜邪,所以他在用卫庄来证他的道。”欧岚说道。
“那你还把鲨齿给封印了?”无尘子愣住了,你这么做不是在断了剑妖的道,他不跳出来打死你才是神奇的。
“我故意的,就是要逼他出来,拿他铸剑!”欧岚笑道。
“……”无尘子呆住了,你们是疯子么,为了铸剑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单单是为了铸造定秦双剑,你们就已经计划好了把合伯剑主以及墨阳剑主给透了,现在居然还想把剑妖给骗出来也透了。
“他会自愿投炉铸剑的。”欧岚笑着说道,能够做到胜邪的,也只有这种天下一统以后铸就的定鼎天下的剑器,忽悠一下也能忽悠剑妖自己去投炉铸剑的。
“你们真变态!”无尘子已经不想多说了,这帮人太疯狂了,为了铸剑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所以得罪什么人都行,就是不能得罪这种科学狂热份子。
“你脑子比较好,你帮我想想怎么把剑妖给坑出来,我要把他也抓来投炉!”欧岚看着无尘子说道,双目中充满了火热,以前没想过把剑妖给抓来祭剑,他也是见到了鲨齿才想到的,多好的一个铸剑材料啊,一个顶俩了,再加上合伯剑主第墨阳剑主,他感觉他们能铸造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天下第一剑了。
“……”无尘子等人都是默默的退后,你们这帮疯子,动不动就像把人投炉祭剑,惹不起惹不起。狂信徒都没有你们这么干的。
“红枭和白鹿你打算怎么安排?”白仲赶紧转移话题,生怕再给欧岚说下去,会连他们都抓去炼了。
无尘子看向被墨鸦绑着的红枭和被欧岚等人抓回来的白鹿,想了想道:“你让红枭帮我驯养一批海东青,将来有大用。”
“海东青?”墨鸦皱了皱眉,这是一种猛禽,可以说是鸟中的最强猎手,唯一一个可以跟匈奴金雕相比的猎隼。
无尘子点了点头,苍狼王,白鹿夫人,海东青,已经凑齐了,就等腾出手来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