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dtzc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氪金成仙討論-第826章 小瞧了奸商閲讀-gr2pc

氪金成仙
小說推薦氪金成仙
虽然苏木已经离开了归墟世界,但镜面后的罪仙和妖神,并没有就此隐去身形。
他们盯着苏木消失的方向,眼睛中满是疑惑。
“那个凡人,为什么不给我们丹药和灵肴,是看不起我们吗?”
一个没有拿到丹药和灵肴的妖神,把牙齿咬的‘铮铮’作响,仿佛铁石在摩擦,尖利且刺耳。声音中更是充满了愤怒,要是让普通人听见,必然会受到影响,心神失常,发疯发狂。
蠪侄听见这话,却是九个脑袋齐齐发出轻笑,惹得那个妖神怒目相视,质问他道:“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
“确实不对。”
蠪侄的九个脑袋齐齐张嘴,虽然异口同声,但语调各自不同,让话音带上了一种奇特的旋律,惑人心神。
“那个凡人并非是看不起你们,而是知道你们心中对于丹药和灵肴的渴望,没有我们强烈。”
另外一只镜面里的罪仙闻言,皱眉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还能看出我们心中的欲望?”
这话一出,立刻引得四周镜面里被关押的罪仙和妖神齐齐哄笑,仿佛是听到了一个很离谱的笑话。
他们可是神仙!
就算会被窥破心中的欲望,也不可能是一个凡人能够办到的!
面对哄笑以及嘲讽,蠪侄不仅没有生气,九个脑袋上面,还齐齐浮现出了讥讽的表情。
“亏你们还好意思说自己是神仙,难道就没有看见,刚才被那个凡人捧在手里的东西吗?”
“被凡人捧在手里的东西?”
周围的罪仙和妖神齐齐一愣,他们还真是没有注意到这个情况。
倒是旁边镜面里的梼杌,厉声叫道:“珠子……那颗黑色的珠子!”
蠪侄朝着这个人面虎身的狱友看了一眼,目光中透着惊讶:“我还以为你就是一个只会用蛮力的傻大个,没想到观察能力还挺强,至少是比这些在牢狱里面关久了、生锈了的家伙强!”
虽然被讽刺了一句,但是周围的罪仙和妖神并没有生气。
因为他们知道,生气也没有用,反而会让蠪侄兴奋,变本加厉的嘲讽他们。
不过梼杌的话却是提醒了他们,很快便有不少罪仙和妖神,想起了被苏木捧在手中的黑色珠子。
还有罪仙和妖神,更是进一步的回想起了,在那颗黑色的珠子里,似乎蕴藏着一些与欲望有关的能量。
他们顿时议论纷纷:
“是那颗黑色的珠子,让凡人窥见了我们心中的欲望?”
“那是什么珠子?怎么连我们的欲望都能窥见?”
“现在回想,在那颗黑色的珠子中,似乎有神性存在……它应该是一件神性物品!”
“是谁留下的神性物品,能有如此威力,连我们心中的欲望都能看见?”
蠪侄听着这些罪仙和妖神的议论,忽然插嘴道:“我听说在归墟监狱的深处,关押着几个心魔。而刚才从归墟监狱的深处,又有强烈的能量波动传出……”
“你是说,那个凡人……他杀掉了一个心魔?!”
周围的罪仙和妖神齐齐一惊,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不可能!那些心魔连我们都对付不了,他一介凡人,怎么可能杀得了心魔?!”
蠪侄冷笑:“那他手中的黑色珠子怎么解释?从归墟监狱深处传出来的能量波动又是怎么回事?”
梼杌在这个时候又开了口:“那颗珠子上面的神性很新鲜,是刚刚结成的神性物品!”
“这……”
周围的罪仙和妖神哑口了。
蠪侄的九个脑袋齐齐展开思索,并且很快有了猜测:“那个凡人能够自由出入归墟监狱,就不是一般的凡人,而且他还有胆量跟我们做生意,说明他不是手中握有比肩神仙的力量,就是在他的身后有强大的神仙,在为他撑腰……”
别说,蠪侄不愧是有着九个脑袋,多核处理器就是强,分享出来的结果,与真相已经很接近了。
对于蠪侄的这番分析,周围的罪仙和妖神都认为有道理,对苏木干掉一个心魔,虽然还存有怀疑,却不再觉得难以置信。
反而还有不少的罪仙和妖神,在暗自庆幸:“还好刚才那个凡人,没有进入我的牢房。如果他真的能干掉心魔,干掉我,也不是没有可能……”
“现在的凡人,都这么可怕了吗?”
一个妖神的小声感叹,引得不少罪仙和妖神附和。
也就是苏木已经走了,不然还能告诉他们:可怕的不是凡人,是挂逼。
短暂的惊讶过后,有罪仙和妖神开始担忧:“那个凡人想要跟我们做生意,不会是有诈吧?”
“我们就是一群等死的牢犯,他能诈我们什么?”
蠪侄对此一点儿也不担心。
他冷笑着说:“无非是想要从我们身上学些本事、弄些宝贝。只要他给得起价,这些东西卖与他也无妨,反正我们被关在监狱里,也用不到这些,还不如拿来换成吃喝玩乐之物,能享受一回是一回。”
不少罪仙和妖神都在点头,感觉蠪侄这话,倒也讲的在理。
宝贝或许还有些舍不得,但是知识嘛……卖了自己也不会忘记。
蠪侄也是这么想的。
他不再多言,转身就要离开镜面。
周围的罪仙和妖神见到,急忙呼唤他,想要听他多分析一些,毕竟他的脑袋多,一个人的分析,就能抵上他们九个!
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蠪侄有九个脑袋,等于是自带三个诸葛亮了。
“没有分析了!太多年没有吃过东西,突然吃下还有点不适应,我得去消消食,顺便再琢磨一下,该用什么东西与那凡人做交易,换来丹药与灵肴。”
蠪侄摸了摸肚子,打了个饱嗝。
“别说,他给的这些丹药和灵肴,虽然只是凡物,灵力较弱,但味道是真的不错。或许可以拿更好的丹方、菜谱与他交易,也让他能够做出品质更好的丹药与灵肴,供我们享用?”
蠪侄嘟囔着,身影很快从镜面背后消失。
不过他的话,却是提醒了周围不少的罪仙和妖神,纷纷开始琢磨,到底该用什么知识与苏木做交易。
同时他们还发现,有些通用的知识,自己会,别的罪仙和妖神也会。要是不能抢得先机,先用这些知识与苏木做交易,被别的罪仙和妖神用掉,那自己就得吃亏了。
一些对丹药和鼎食没有兴趣的罪仙和妖神,则在琢磨,要不要也与苏木做交易,让他帮忙满足欲望?
毕竟他们没有办法派出分身去到人间,而归墟监狱里面,又有几千年没有来过人。
现在好不容易进来一个,还有胆量跟他们做买卖……这样的机会如果错过,不知道又要等多少年。
至于那个凡人会不会趁机宰他们一刀?罪仙和妖神们并不在意。
在他们看来,自己作为神仙与凡人做交易,凡人应该感恩戴德、感激涕零才对,怎么可能宰他们?怎么敢宰他们?
呵呵,也就是鼓和危没有听见他们心中所想,否则肯定会嘲笑他们是被关在监狱里面太久,完全不了解奸商的作风……
感恩涕零?不敢宰你们?
想什么好事呢?不把你们往死里宰,就算奸商有良心了!
青城山修真大学,风水场。
青老和徐月、纯狐月以及苏叶,正列在四周,紧张的看着站在法阵里的苏木。
从启动通神术到现在,苏木就跟石化了一样,完全没有动过。
而天色,也已经从白日变成了黑夜。
徐月不禁有些担心:“苏木怎么没有动静?不会出事吧?”
青老也在皱眉。
苏木用的通神术,与他见过的完全不同。别人用通神术,都是聆听神仙的声音,与之进行交流。
可苏木这个,却是神魂出窍,有点神游太虚的意思!
这让青老摸不准苏木现在的情况,到底是好是坏。
专业人士纯狐月,介绍道:“苏木的通神术与一般的不同,他是让神魂进入到神仙所在的空间,所以才能用通神术去追踪、刺杀全知全能的主!
神魂离体,身体自然就没有了动静。
不过我拴在他脚踝上的红线,乃是特制的法器,能被他的神魂带走。
别看他的身体一直没有动静,但是这根红线一直在动,只是没有传递危险信号,所以我才没有通知你们,也没有把他的神魂往回拽。”
听完这番解释,徐月和苏叶还有青老,全都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了一些。
可就在这个时候,夜空中忽然有一颗星辰光芒大作,但紧接着又消失不见。
这个异常的星象,不仅让站星系的师生们立刻忙碌了起来,同样也引起了青老和徐月、纯狐月以及苏叶的担心。
徐月眉头微蹙,忧心忡忡的说:“这个星象……不会是跟苏木有关吧?”
对于这个异常情况,青老也有些迟疑,考虑了一下后说:“要不谨慎点,先把苏木给拉回来?”
“这……行!”纯狐月也拿不准了,点点头,就要拽动手中的红线。
忽然,一点神魂从法阵中央的‘门’里飞出,进到了苏木的身体里。
此前一直浑浑噩噩的眼睛,瞬间恢复了灵动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