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n3e火熱都市小說 《奶爸大文豪》-第一零二二章 初升的太陽展示-3hrh8

奶爸大文豪
小說推薦奶爸大文豪
在游乐园结束,张重他们又去旁边的配套酒店吃了个饭。
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
疯玩了一天的芃芃,已经困得熬不住,还没到家,在车上就睡着了。
芃芃已经很快没有玩得这么疯了,看着趴在他腿上熟睡的芃芃,他知道今天被人发现之后继续留在游乐园玩的决定是正确的。
而且下午半天玩得也挺顺利的,也就是围观的人多点而已。
没有碰到任何极端事件。
包括张重自己,也已经很久没有这么高强度的玩过了。
别看他今天打水仗牛吹得震天响,那总共也就十几分钟的水仗,让他两条胳膊到现在还有些酸痛。
还是缺乏运动了。
有鉴于此,他在考虑是不是要在家里面弄一个健身房,没事健健身锻炼一下。
都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两年他也没有怎么在乎过身体。
失而复得的年轻身体,也就是一开始的时候他珍惜了一段时间,那段时间他天天早上还跑步,后来就没有怎么在意过。
主要也是因为现在还年轻,他不抽烟不酗酒,身体没有任何问题,所以平时也就不会往这方面想。
但是真像今天这样大动一下,他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有多弱。
到家之后,他们先把芃芃抱去房间睡觉,好在今天玩过之后因为衣服湿了一些所以在酒店洗过澡换过衣服,不然的话现在有得残忍地把她唤醒让她去洗澡。
……
张重带家人去游乐场游玩的事情,书友们很快就知道了,因为有许多在游乐场游玩的游客都上传了照片。
特别是张重跟游客们打水仗的场面,不但有照片,还有不少视频。
网上流传着类似于“张重打水仗完整版无删减”之内的东西。
张重也看到写着这类标题的视频,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他实在想不通自己打个水仗还搞什么无删减……
【张大的脸真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啊,打水仗这么激烈的运动,他的脸竟然都没有垮的时候。】
【不是没有垮的时候,你们仔细看,张大只有敌方攻击势头弱下去的时候才会抬头射击,等到对方势头上来的时候他就会埋下头去,就算有垮的时候我们也看不到。】
【我靠,张大这是老手啊。】
【你说的是拍照的老手,还是打水仗的老手?】
【肯定是打水仗的老手,看看张大这枪法,冷静果敢,枪枪必中。】
【我去,我是服你们,我也就吹一吹他的才华,打个水仗都能拍马屁我是没想到。】
【不是拍马屁,他这个水仗确实打得挺好,很有章法,也就是敌人太多,才显得有些狼狈。】
【敌人多不能怪别人,是他先起得头,而且见人都打。】
【他不起头,估计也没人好意思先开头。】
【是啊,就是可怜我们的小公主了,中间那会儿火力太猛,她头都抬不起来了。】
【大嫂不也是,有这么一个老公和爸爸,也是倒了血霉了。】
【哈哈,惹事精。】
【你们说张大回去后会不会写一部小说,跟打水仗有关的?】
【你当张大写书是小学生写日记呢,打个水仗还出本书,那他得累死。】
……
“昨天爷爷奶奶,爸爸还有许老师带我去游乐园……”
这就是芃芃第二天的日记内容。
张重没有必要写这些东西,因为都被芃芃写了。
这一次芃芃下笔如有神,一篇日记写了一千多字,虽然都是流水账,但是也算是超常发挥了。
主要是什么都玩到了,确实有很多东西都可以写。
而且即便是流水账,相较于从前,芃芃也开始更多的使用一些定状补,不再是简单的主谓宾了。
比如说其中有一句写得就非常好,张重当时看到的时候甚至有些惊讶。
“我最喜欢的还是那个爸爸和许老师叫它高山飞流而我喜欢叫它瀑布的地方……”
很普通的一句话。
但它是一个长句。
虽然对张重来说芃芃的这个令人意外的长句并不是一个长到让人惊叹的长句,但是他还是为芃芃在这样一个年纪能够把这个并不算太长的长句使用得非常准确而感到高兴。
这证明芃芃的语言组织能力进步了非常多。
这不是语法的学习带来的,因为芃芃甚至从来都没有学过语法。
在张重看来,语言是一个习惯的养成过程。
人不管是在说话还是写作的时候,都不会刻意去想一句话该用什么样的语法什么样的修辞什么样的表现方式,一些都是自然而然从脑袋里面蹦出来的。
养成这样的习惯也并不容易,芃芃能够有这个进步跟张重是脱不开关系的,也跟她写了这么时间的小作文是脱不开关系的。
而且最近芃芃已经开始进行一些更深层次的阅读,这些东西也在影响着她。
……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六一儿童节。
芃芃今年没有上台表演节目,她的好闺蜜刘敏雅则上台表演了一段竹笛solo大获好评。
不过今年有一个节目引起了张重的注意。
是一个诗朗诵,诗的名字叫做《今天,我们是初升的太阳》。
芃芃在下面听到这首诗的时候,歪这头看张重,好奇道,“咦,这不是爸爸你之前写的诗么?”
张重点了点头,“是啊,是我写的那首诗。”
坐在另一边的许雨涵听到父女俩的话,惊讶道,“这诗是你写的么?”
张重笑道,“确实是我写的,不过这首诗不太出名,很多人都不知道,也不知道是我写的。”
这首诗确实不太出名,因为当时张重并没有直接发表这首诗,而是让它作为芃芃的节目出现的。
有那么一段时间,基本都没有人知道张重还写过这样一首诗。
即便是现在,知道这首诗是张重写的人也并不多。
这两年每到六一的时候,这首诗就会火一段时间,它好像特别受幼儿园和小学老师的钟爱,很多学校的诗朗诵都有它。
许雨涵眼珠子转了转说道,“你是不是还有很多诗别人都不知道的?包括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