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ja54寓意深刻小說 能穿越世界的武者 北極神樹-第七十七章 巫族的最終底牌分享-qnv4c

能穿越世界的武者
小說推薦能穿越世界的武者
处理完刑天,帝俊再一点六道轮回,这件六道轮回投影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九重天上。
做完这一切,这位至强者,当代立于力量与权力巅峰的男人再一次转向天庭旧址,以他的心性,此时也不由长叹一口气。
天庭啊,他与哥哥为之奋斗一生的东西,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消逝了。合两代人的努力,万千神灵的奋斗,亿万妖族的拼搏就这么毁于一位浑人手中,这简直是给身为理想者最现实的打脸。
这一次天庭损失太大了,各方神君、部分星主、天庭各部……还有他的妻子与孩子……
不过他们的陨落都是值得的,身为洪荒天帝,立于天道之下的神皇,他有权限,也有能力安排这些陨落者重生的机会。羲和、常羲还有九位金乌太子……
帝俊举起至尊右手,这一刻无尽的辉煌绽放,无穷无尽的法则力量被调集至这支最强手掌上,九重天上的时间在此时静止,然后被帝俊以无上大神通逆转。
富丽堂皇的天庭建筑出现在原处,只不过朦朦胧胧,显得颇为虚幻,眼看在九重天的天庭旧址上,天庭的虚影由一片虚无转为实体,便在此时,一道黑色闪电降下,击在虚影上,下一刻时间逆转、法则具现、一切的一切异常尽数消弭。
帝俊闷哼一声,一个踉跄,手段被破,这位天庭之主满脸不能置信的神情,威严刚毅的面容满满的都是懵逼两字。
什么情况?我是谁?我在那?
眼看即将恢复的天庭建筑再一次消失在虚空中,帝俊不禁皱眉,九重天乃天道选定,也是三十三重天最稳定的一处空间,这里万劫不显,法则完善,他帝俊在这里住了将近两个元会,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异常,不要说打个雷,便是每日云卷月舒也得按照时间来,那里会有什么黑色闪电。
帝俊思索起来,旋即面容惊疑不定了。
难道本皇猜测错了?那刑天已被本皇击败,并扔入六道轮回中磨灭神魂,难道巫族还有后手?难道非要本座彻底将巫族灭杀干净,这洪荒第二劫的巫妖大劫才能结束?
不对,这有悖于天道一直的行为方针,看来只有一个解释,那刑天并没有被本皇击败,只怕还有什么变故,难道是平心娘娘?可是昔日后土化为平心后,可是彻底斩断了与巫族之间的所有因果纠缠。
更何况平心也不复拥有后土时的记忆,如何会出手帮助这刑天?
帝俊面上阴晴不定了。
****
幽冥世界,王朝传看到刑天被帝俊扔到六道轮回,之后帝俊想要恢复天庭,遭到黑色闪电破坏,忍不住轻笑起来。
奈叶问:“怎么了?看把你乐的。”
王朝传笑道:“实在忍不住了,这帝俊莫不是傻了,堂堂天帝,竟然最后干这种蠢事。”
奈叶道:“他如何会做什么蠢事,刑天如今已被他彻底镇压,干掉也不过是时间问题,连巫族的传承之地盘古神殿都已经为帝俊所破坏。如今除了圣人出手,或者你这位大魔王出手,否则洪荒世界又有何人能遏制他。
对了,你们几个不是说不会对他出手的吗,如此一来,帝俊已是真正的洪荒第一强者,这位神皇陛下做事滴水不漏,先算准巫族会提前进攻,自己亲自前往巫族老巢,一举掐死巫族最有可能的反扑。
接着以天庭全部实力磨掉巫族所有锐气,最终亲自出手,镇压突然冒出头的刑天。只怕这位刑天的出现,也在这位神魂陛下的预料之中。现在巫妖之战胜负已分,又那有什么蠢事可言。”
王朝传轻笑道:“你忘了平心娘娘?”
奈叶皱眉道:“平心娘娘一直镇守地府幽冥世界,为幽冥世界真正的主人,其也早与巫族彻底断开因果,而且这一次量劫非同小可,便是强大如夫君这般的存在,也不愿意轻易插手其中,承担量劫因果,平心娘娘自也不会如此不智。”
王朝传道:“后土当年身化轮回,成全洪荒世界,便是巫族的对头妖族,对于后土也只有尊敬,不敢有丝毫懈怠。后土陨落,却诞生出巫族所没有的元神,祖巫之身道化天地,其神魂却化为新的元神,生成平心娘娘这位幽冥至尊。
当年平心娘娘出世后,可没有昭告天下,她失去了全部记忆,至少我是没有听到她亲口告诉本尊。嘿嘿,所谓的失去记忆,可都是其他家伙传的,而且是出自祖巫之口吧。”
奈叶悚然一惊道:“难道平心娘娘与祖巫们在演双簧?”
王朝传道:“此事平心娘娘自己知晓,祖巫们知晓,其余人嘛,嘿嘿,谁又知道呢。而且平心娘娘出手帮助刑天,也不一定是因为曾经的巫族身份。”
奈叶不解问道:“这莫非还有什么说法?”
“说法并没有,不过六道轮回为天道重器,关系着洪荒世界整体大循环问题,他帝俊虽是天帝,有掌管六道轮回的权限,却没有私自挪用的权利。
若他一心为公,用了也就用了,虽然危险,平心娘娘应该也能接受,偏偏这位陛下这一次出奇的有些急躁,明明拥有彻底磨灭刑天神魂的方法,却要动用这件天道神器。这等公器私用的行为,平心娘娘若以此为出手理由,却也是够了。”
奈叶道:“如此一来又有什么用?帝俊的实力放在那里,便是平心娘娘当真出手干预了,也无法在根本上解决问题,平白恶了帝俊。”
王朝传悠然道:“平心娘娘怎么想,其实并不关键,关键在于巫族已经没有能够拿出手的战力了,因此此次巫妖大战的全部赌注,全下在帝俊与刑天身上。”
说到这里,他长叹一声道:“谁又能想到,说好的巫妖之战,明明应该是军团大面积作战的,结果最后却生生演变成了一骑当千,白白让我期待了几个元会,真正是晦气。
这一次巫妖大战最终演化成了帝俊与刑天之间的碰撞,这当真讽刺的很,也很洪荒,以祖巫那般执拗的脾气竟然会赌上全部成全了刑天。”
说到这里,他显得有些怅惘。
奈叶道:“夫君,你是不是看出了什么,否则不会意有所指。”
王朝传道:“你不觉得刑天的提升过于奇怪吗?以一人之力先破周天星斗大阵,再灭杀天庭所有战力,这样的力量和威势,可已接近圣人修为了啊。”
奈叶道:“你刚刚也说了,刑天系巫族全部赌注,这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况且有帝俊在前,刑天为什么就不能拥有这等战力。”
王朝传“噗嗤”一笑,惹得奈叶给了他一个白眼。
王朝传忍不住笑道:“所以你一直以来徘徊在准圣巅峰而不可进,心境不够啊。你看问题的方式,终究被限制在了准圣这个阶段,而不是超越准圣境界的眼光。”
奈叶施展神通,屏蔽了旁边一众弟子对两人的感知,给了老王同志一个千娇百媚的眼神,老王同志从来不受美色诱惑,不过对于奈叶,他却是一点就着,忍不住吞吞口水,就想要抱过去。
忽然想到现在的位置不对,生生忍下冲动,咳嗽一声道:“须知天地有数,圣人之位恒定,至人之位无限。不过这种话也不过说说而已,因为修士想要成为至人,首先需完成成为圣人之前的所有修行。
其次是要有好运道,如此才有可能从准圣巅峰,再进一步。
第三,想要成为至人,除了以上两点外,还有打破天道限制的机缘。
夫君我和杨眉大仙便是这三条的达标者,不过这也是机缘巧合,但帝俊却不同,这位修炼的是帝皇之道。生生凭着巨量气运、自身努力、莫大机缘,竟然在本方世界便完成了蜕变……
每当想到这里,我就有种被彻底碾压的挫败感。
我想,杨眉也一定有这种感想吧。”
奈叶道:“夫君的意思是不是说明明大家身在洪荒,但帝俊偏偏成为打破洪荒施加在众生身上的力量上限。”
王朝传道:“不错,正是此意。这就好比明明系统设定最高数值不能超过65535,偏偏这运算结果超过了65535,而且系统还没有出错。
到了现在我都无法明白,这帝俊如何做到这一步的,若是能够研究出来,说不得也是我等在进一步的契机,至少奈叶的圣人之位实锤了。”
“夫君何必总是惦记奈叶的成圣问题,其实能不能成圣,对于奈叶和爸、妈来说又有什么差别。我等打不了遁入自己的宇宙世界直至地老天荒。”
老王同志微微摇首,淡淡道:“不为圣人,终为蝼蚁。若非夫君实力够强,说不准这一次大劫便是圣人们的清洗对象。他们做的手脚,当真以为我这个师叔不晓得吗。
无论如何我等必须跳出棋盘,成为棋手,否则大劫到来,悔之晚矣!”
奈叶沉默一会,幽幽道:“夫君既然如此说,奈叶自然按照夫君的意思……”
王朝传轻轻搂过奈叶的纤腰道:“放心吧,这一次将是我们的机会,我知道你很担心,不过,一切有我,我就在这儿。”
奈叶“嗯”了一声,靠在他的肩头。
不提两人的腻歪,在不远处的幽冥神宫中,平心娘娘神情肃然盘坐于宫殿,面前是数不清的光幕,而娘娘双手十指不断弹动,每一次弹动,必然有一道元气注入一块光幕。
看其神情专注的模样,显然为了目前的举动,做了很长时间的努力,只看幽冥神宫入口处,光影叠叠,无数禁制层层叠叠被激活,便可明白这一次的行动对于平心娘娘如何重要。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若是将平心娘娘面前的光影屏幕一一放大,立即便会发现,这些光屏无一不是显露的都是拥有相同神魂的存在。
每一个光屏都代表一段生命历程,一次轮回经历,而无数个光屏显然对应着无数次轮回,无数次生命经历。
平心娘娘一直高强度的对此人每一世轮回进行平行处理,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这位幽冥世界的王者终于停止了动作,传承至昔日后土美丽容颜的面容上,难掩一丝疲惫。
面前的光屏迅速减少,转眼间变成一个,那人身形粗壮,面容刚毅,正是不久之前在九重天上,被帝俊轻而易举击败的刑天。
刑天似乎能感应到平心娘娘的注视,朝着屏幕深深一礼道:“多谢后土祖巫成全,刑天感激不尽。”
平心娘娘淡淡道:“本座作为巫族最终后手,若是到了此时还不启用,岂非白白浪费十一位兄长与姐姐的心意。后土祖巫之名还是休提,本座平心,乃当代幽冥主宰。后土祖巫早已因身合轮回,彻底陨落,消失在历史长河中。下次记住了,称呼本座一声平心娘娘即可。”
刑天沉声道:“后土祖巫也罢,平心娘娘也好,娘娘对刑天的再造之恩,永铭心中。若此次刑天无法打杀那帝俊,陨落后若有神魂,愿随侍娘娘左右,以助娘娘保持幽冥神宫话语权。”
平心道:“看来兄长们对你期望甚大,这般大事竟然也告知于你……你此去天庭,只怕凶多吉少,你身在劫中,却是避无可避,你且去吧,能帮你的,吾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刑天哈哈一笑,抱拳道:“娘娘保重,刑天去也。”
随着话落,幽冥世界的某处隐秘之处猛然涌出一道光柱,那光柱冲天而起,以一个极速,跨越无尽空间,进入了连接幽冥地府与洪荒世界的通道。
那光柱速度好快,不到一分钟便已冲出九曲十八弯的幽冥通道,来到地表,接着光柱冲天而起,一个转折,径直向东方而去。
刑天一出现在洪荒世界,高高在上的九重天上,帝俊立即有所察觉,面上根根青筋爆起!
“后土!好手段,好算计呐,好,好的很,以后自有你受的。”
帝俊将这笔帐记录在小本本中,他的目光遥遥望向下界,冷笑道:“活着不好吗,巴巴的跑来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