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whw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我真不是大魔王》-第257章 葉向佛的反擊推薦-rs8za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
在东神州,无论是南楚还是其他王朝,亦或者是各大诸侯国,其实朝野内部的分割都很相似,至高无上的皇权之下,分为文武两派。
像南楚这般,在东齐侵入,叶向佛出山之前,基本上是南楚三大巨头执掌大权。朱圭为左丞相,文官之首,整个内阁都在他的一掌之下。定南公公羊裘、镇南公司马跃是武这一派的,作为南楚两大军神,分别固守南楚的南北两侧,即便是六部也已经被他们瓜分的彻彻底底。现在,芈虎弑君,南楚内乱,朝野颠沛流离,早在十数天前就引发了一场大震荡。
三皇子惨死!
一向站在三皇子这边的司马跃也死了,整个司马府都被芈虎以雷霆手段在一夜之间推平了!
公羊裘还算幸运,第一时间没死,因为就在芈熊殡天的时候,他还在回京的路上呢。之前东齐南楚大战,腾国灭国,大战平息后,他承君命随梁宇峰前往腾国收复失地,才刚刚结束,就在路上听到了芈熊殡天的消息,而后果断直接掉头去找叶向佛,最后却在路上落得了个音信全无的下场……
这一直是个谜团,但是现在,当听到李云逸这番分析,哪里还猜不到他的下场?
公羊裘肯定死了,甚至极有可能也是叶向佛下的手!
不过他死不死都不关键了,就在芈熊死的那天晚上,公羊府和司马府一个下场,他即便活到现在,也是孤家寡人一个。
芈虎强势“登基”,作为他的死忠,朱圭自然是意气风发,嚣张的很,在整个楚京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六部都被他换上了自己的人,只可惜,他在自己人生的巅峰也只待了不到一个月。
南阳城破,芈虎被捆,至于朱圭,他是半点价值都没有,早就被楚贤王宰了。于是乎现在,曾经的南楚三大巨头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全部惨死,不由人唏嘘感叹。
这就是皇权之争!
哪怕你有天大的本领,一旦站队错误,到最后就是一个死,甚至连一块墓碑都不会有!
叶向佛大军临近城下,就在捆缚芈虎之后,楚贤王终于露出了他对整个朝野的掌控,尤其是当宣读右丞相卫钊掌控内阁后,整个朝野都震动了。
卫钊!
他不是已经退隐多年了么?
从时间上来说,卫钊和叶向佛是一个时代的人,当年叶向佛掌控三军之时,南楚内阁的唯一话事人就是卫钊!在那个时候,朱圭在他面前就是个弟弟!后来叶向佛归隐,卫钊也出乎意料地向芈熊申请了隐退,一度让人怀疑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后来芈熊答应了卫钊的申请,可也保留了他的职位,朱圭才能以左丞相一职崛起。
现在,他回来了?
“他是楚贤王的人?”
卫钊再掌内阁,在朝野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尤其是在今夜,当五皇子芈安身死城下的第一时间,楚贤王虽然没有回来,但卫钊露面了。
“内荐储君。”
楚贤王等待的机会终于到了,并且他把这件事全权交给了卫钊来做,可见对他的信任。但即使卫钊在十数天前就开始准备了,楚贤王更借助自己的威势做了诸多铺垫,卫钊仍然有些忐忑。
直到。
“呼!”
一间密室,头发花白的卫钊已经在这里呆了整整一夜了,吃喝拉撒都在里面,不敢让仆人收拾,进来收拾的都是他最信任的一个死侍。
烛火飘摇。
卫钊正望着身前桌面上满满当当的贴子发呆,它们都被打开了,无论格式如何,上面必然都有一句话——
“臣内荐,列七皇子芈英为储……”
这些都是内荐书!
它们被卫钊整齐的放在身前长桌的一端,高度甚至超过了三尺!
“差不多来齐了。”
忙碌大半夜,卫钊终于感到了一丝轻松。这是他重回朝堂楚贤王交给他的第一个任务,并且很可能事关南楚未来数十年的皇位所属,让他如何不紧张?
这是一个秘密任务。
李云逸分析的没错,楚贤王知道,即便五皇子死了,他对南楚朝野的控制根本不是叶向佛所能比拟的,但若真的按照南楚条律内荐下一任储君,他真的不一定能赢。
有资格行使内荐权利的可不只在朝堂,叶向佛麾下三品以上的军侯一样有这个资格,包括李云逸在内的各大诸侯国,他们的态度也很关键!所以,楚贤王选择了暗自行动,因为按照南楚条律,一旦内荐开始,时间限制只有两天,两天之后再举荐就不算数了。毕竟,王朝不可一日无主,内荐是不可能拖太久的。
利用条例,在一定规则下通过运作来取得最大的好处,这就是政治!同样,这也是楚贤王甘愿冒险在城外拖住叶向佛的原因。
“还有二十五人,应该问题不大。”
卫钊透过窗棂望向外面的明月,心情放松。在之前他和楚贤王的估算中,南楚文武两派有资格参加内荐的人数差不多,都是一百五十人左右,但武派大多都在叶向佛麾下,正在城外。
“只要他们入不了城,应该稳了!”
卫钊心里就像是一块大石头落地了。此时摆在他面前的内荐都是指向七皇子芈英的,亦是楚贤王的安排,足足一百一十多份,在他看来,文派剩下没来的,要不是在摇摆,要么是要弃权。但无论如何,只要叶向佛等人无法入城,卫钊心里都不怕。
人都进不来,谈何提交内荐名额?
哪怕在最终决定前每个人都可以随意改变自己的选择,但是,二十五人而已……
“无足挂齿。”
卫钊整个人轻松了,甚至还有心情弯腰拿起竹条勾动了一下炉火。此时正值初冬,楚京虽然身处东神州偏南位置,这个季节还是有点冷的,更何况卫钊年龄已大,的确不抗冻。
正在他望着越发旺盛的炉火出神之际,突然。
笃笃笃。
密门传来叩动声,卫钊惊醒,叩门声恰好落下,有细语传来:
“国公,翰林院学士沈世斌递来信帖。”
卫钊眉毛一挑,当即踩下脚底的机关,嘴上应着:“进来吧。”
这动作他已经持续大半个晚上了,早已熟悉,果然,密门开启,外面显露出死侍的身影,手上捧着两本信帖。卫钊的视线下意识划过,突然一顿。
两个?
“这种事,竟还有人偷懒?!”
“等此事过后,我定要禀给楚贤王!”
卫钊有点气愤,毕竟他可是在这里没日没夜的忙了大半宿了,竟然还有人偷懒,不亲自递上内荐,这让他如何不气?
“第二封是谁的?”
卫钊一边没好气的说着,一边就要从死侍手中接过信帖,可就在这时他没有看到,死侍眼底闪过一丝惶恐和无措。
“是……是镇楚王。”
“镇楚王?”
“这家伙真是……”
卫钊骂骂咧咧的,正要宣泄心头的郁闷和暴躁,突然,他一颗心蓦地一抽,手臂一僵,刚刚落入手里的两个信帖差点掉落在地,只感觉如重千钧!
镇楚王。
叶向佛?!
这是他的内荐信帖?!
卫钊顾不得驱赶死侍,精神一震,连忙将其打开,只见上面清楚的写着——
“臣内荐,九皇子芈烜为储君……”
出现了!
第一个和楚贤王向左的内荐出现了!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封内荐信帖,竟然是叶向佛的!
“他竟然知道了?!”
“有内鬼!”
卫钊在朝野也很多年了,第一时间就猜到了此事暴露的缘由,心头一震的同时,连忙又打开了手上另一封内荐信帖,属于沈世斌的那一封。
“臣内荐,九皇子芈烜为储君……”
除了信帖最后的署名不一样,两封信帖其他部分完全一样,只字不差!
“叛徒!”
卫钊的脸一下子涨红了,眼睛更是如此,几乎要喷出火来。
十数天的密谋,关键时刻,竟然有人选择了背叛,不仅把这件事告诉了叶向佛,还改变了自身的阵营!
啪!
卫钊勃然大怒,把两封信帖狠狠摔在了长桌上,同另一端高达三尺的信帖相比,这薄薄两张似乎根本算不得什么,但卫钊知道,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这两封内荐信帖就像是一个信号,一个引子,一座大坝一旦产生裂缝,哪怕只有一丝,也会引来天塌地陷的灾难!
更何况——
这是皇权之争!
胜者为王,败者不仅为寇,还会面临死亡的!
“贤王前辈把这件事交给我,竟然出了这么大的纰漏……”
卫钊脸色阴沉的几乎要滴出水来,简直没法更难看了。因为他知道,叶向佛的反击,已经开始了!而作为常年领兵打仗的一代军神,叶向佛一旦真正出手,后面的攻势必然如滚滚海啸,一发不可收拾,又如烈火燎原,狂风过境,神仙难挡!
“我再次出山的处女秀,竟然就这样完了?”
一时间,卫钊感到一股彻骨的冰寒由心头滋起无法消除,手脚冰凉。更因为,他通过大敞的密室之门,听到又有脚步声传来了……
……
ps:身体逐步恢复,写的多更的多,不确定每天多少章,反正尽力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