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叛賊
小說推薦大叛賊大叛贼
朱怡成夸奖了朱伯㶗几句,不过又提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对于铁路方面的情况。
这个问题可以说大大超过了朱伯㶗的知识面和了解范围,毕竟铁路这东西都新兴事物,而且大明的第一条铁路现在根本都没通车,还在最后的修建过程中。对于铁路这东西,朱伯㶗只是在皇家学院中听说罢了,这铁路究竟是怎么样的,其选址到建造又到耗时耗资,然后到建成后的运力、运营、速度、人员、管理等等,都是一个复杂之极的过程。
八荒妖魅录 衣领上的烟味
所以,朱怡成让朱伯㶗可以找时间去详细了解下铁路情况,然后再写一个了解后的东西给他。
当然,这样大范围和深层次的东西,以目前朱伯㶗的能力肯定是完不成的,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搞明白,所以朱怡成没有给他什么期限,只是让他每个月向自己汇报一下进展即可,以用这种方式让朱伯㶗去搞清楚铁路的情况。
做完这些,朱怡成继续处理下一份奏折,而朱伯㶗静静坐在一旁,提着笔在纸上记下刚才朱怡成所交代的事,甚至还包括前面对于奏折内容的对话和讨论等等。
这同样也是朱怡成所要求的,这是用来培养朱伯㶗对于国事政务一丝不苟的态度,而且这种类似工作笔记的东西对于他未来的成长也是极有好处的。
“父亲,儿臣想问您一件事,可否?”殿中静悄悄地,除了朱怡成父子一个看奏折,一个提笔写字的声音外,没有其他的声响。
过了片刻,朱伯㶗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看着正在看奏折的朱怡成,不过他没有马上开口,直到朱怡成把手里的奏折看完这才开口说道。
“何事?”朱怡成下意识地向朱伯㶗问道。
特种兵王闯都市 天空
但见朱伯㶗的表情有些迟疑,他想了想对着不远处的小江子看了眼,一直站在那边的小江子顿时明白,微微向他这边行礼,然后快步出了殿去。
“说吧,有何事要问?”朱伯㶗小小的年龄在这时候居然皱起了眉头,朱怡成心里很是奇怪,又有些疑惑。
“父亲,前几日父亲因为满清之事处置了不少人,其中不仅有朝廷官员,更有一些士子。虽然朝野内外对于此事已有定论,但依旧有不少人觉得朝廷如此所为是否有些过了。毕竟这些人虽有些私心,也受了对方一些好处,但却未真有背叛我大明之意,而且这些人中大多都是读书人,尤其是有些人直接被削去了功名,这样一来未免有些……。”
说到这,朱伯㶗脸上有些不忍之色,随后停下不再说。
朱怡成脸色微变,问:“这些是你自己想的?还是谁教的?”
“父亲不要误会,都是儿臣自己所想,并无他人所教。”朱伯㶗连忙解释道。
靈異 說書 人
天冰决 今天有点冷
听着朱伯㶗的解释,朱怡成的表情这才缓和下来,随后笑了笑道:“我儿是觉得朝中对于这些人处置太过?手段太猛?又或者是责怪于我,不容于他们?”
“儿臣不敢。”朱伯㶗连忙起身,微低着头对朱怡成道:“儿臣只是觉得这些人虽然有错,但罪不至于此,如朝廷能网开一面的话,或许更好些,倘若如此,天下众人定然也会称赞父亲仁德……。”
“仁德?哈哈!”听到这,朱怡成顿时大笑起来,笑声中透露出一丝严厉:“这所谓仁德是邬思道所教?”
朱伯㶗摇摇头:“邬先生倒未如此教,只是儿臣平日观书所见,这书中不都写着帝王之道当恩威并用,以仁孝治天下么?”
听到这,朱怡成不由得暗暗摇头,自己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太过聪明,而且像他这样的年龄又是对整个世界最为好奇的时候。再加上皇家学院的精英教育,也让朱伯㶗有了各方面的接触,何况如今虽说大明大开工商,也提倡科学,但基础教育依旧是以百家姓、三字经、千字文这些启蒙,然后逐步再学习四书五经之类。
这些传统的东西固然有好的一面,可同样也有糟粕的东西。比如说所谓的仁德忠义这些,对于普通人自然是好的,而且也利于统治阶级,可是有一点不要忘记,那就是朱伯㶗的身份不同,他是皇子,更是太子,也就是大明的储君。
作为统治阶级的一员,所看待问题是根本不同的,帝王之道和其他学说从根本就不在一个程度上,作为帝王其他的东西仅仅只是统治工具罢了,而不能把这些当成真理,一旦真陷了进去,对于帝王未来的决策和统治百害而无一利。
想到这,朱怡成向朱伯㶗招了招手,让他坐到自己身边,随后问:“邬先生可同你讲过当年成祖靖难之役?”
一生一世,黑白影画 墨宝非宝
朱伯㶗点点头道:“这个倒是说过。”
“那么你讲讲,当年建文帝坐镇天下,拥有百万强兵,文臣武将也都不缺,更有太祖留下来的雄厚底子,按理说当时的成祖根本不是对手,那为何反是建文帝最终兵败身亡,大明天下落入成祖爷一脉呢?”
“这……。”朱伯㶗顿时语塞了,他虽然心里隐隐约约有些明白些,可因为他毕竟懂的还不多,再加上朱怡成问的问题实在太大,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过了会,他只能道:“儿臣不知,还请父亲教我。”
摸了摸他的脑袋,朱怡成笑道:“其中的原因有着许多,这些你都可以等往后慢慢明白,但是为父今日要告诉你的是,建文帝之所以失败其中最主要的是太过于仁德。”
“难道帝王仁德不是好事么?为何父亲要如此说?”
“仁德自然是好事,但作为帝王,仁德不能擅用。”朱伯㶗叹了口气,简单讲述了当年建文帝在削藩时候的一系列举动,其中还包括成祖起兵后建文帝为了自己的仁德却特意下旨,要求带兵将领不得在战场上伤害成祖的那些命令,以至于朝廷将领打仗时缩手缩脚,根本无法使出全力,最终被成祖所败的经过。
虽然朱怡成仅仅只是讲了许多方面的很小一部分,而且也只是说了一个小小细节而已,但就算这样也让朱伯㶗明白了为什么他会说帝王不能擅用仁德的道理,而且会导致什么样的严重后果。
“再者,这些官员包括士人以仁德之名而不顾真正是非,他们从一开始就错了。他们所错其实并非擅自和对方接触,这只不过小事罢了。真正的原因是他们企图用这种方式来影响大明,来影响我大明的天下包括未来走向。这对于朕对于大明未来的规划完全背离。我儿你想想,假如今日他们做这些朝廷不做处罚,那么事后自然就有更多的人以为这才是正确的。到时候就会有更多的官员和士子联合起来,以其所谓仁德来逼迫朕让步,而朕作为皇帝能让步么?自然是不会的,那么结果又会是如何呢?只有两个可能。”
看着似懂非懂的朱伯㶗,朱怡成叹道:“其一,朕退让后以其所谓仁德得到众人称赞,但朕之前所为就再也无法推行下去了,等那时候困难重重,他们的势力也会越来越大,皇权旁落,士族强盛,文官集团抱成一团,到时候我大明就会陷入内斗,从而逐渐失去进取,最终沦落到之前历朝的状态之中。”
“其二,朕针锋相对,丝毫不让,那么必然朕会大兴牢狱,如同太祖一般以至屠杀功臣,落下一个天下恶名。而国家也会因为这种情况遭受损失,使得民间朝堂均人心惶惶,这对于国家而言更非好事。”
“正是如此,所谓长痛不如短痛,有疾早治而不能拖延。眼下朕用强硬手段处置了他们,而且理由充分,根本不怕天下指责。同样,也是用这种方式告诉天下人朕的心意和底线,那么这些人自然也就会暂时打消念头,这看起来似乎些残酷,可对于绝大多数人却也是件好事。”
朱伯㶗静静听着,同时思索着朱怡成说的这些话,过了片刻他问:“那么这样的话就再无事了么?以后这天下就能按父亲所想继续?”
“哈哈哈,天下之事哪里有一劳永逸如此简单。”朱怡成摇头笑道:“朕为大明天子,君临天下,拥有四海,可也不是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的。这种事不是开始,更不是结束,如此所为在朕看来也只能太平些日子,或许过个几年就有会又有人跳将出来,用其他方式达到企图。”
“那……这……这又如何办?”朱伯㶗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觉得朱怡成说的也太复杂了,而且无法彻底解决。
朱怡成冷笑道:“如何办?简单的很!每过些日子,只要有些苗头将出,就以雷霆手段给这些人一个狠狠教训,只要三番五次这样,他们自然就记得痛,时间长了,这种情况也会越来越少,等到你为大明天子之时,或许就不用如朕这样烦恼了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