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dc9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道人賦 txt-第七十四節 心動推薦-yhknh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
罗浮山已经很多年没有像最近几日这般热闹了。
大能齐聚、各宗高手云集不说,陈观主因为得了不少五行之精和北地少见的宝贝,大喜之下竟也变得大方了起来,居然又赐下了不少灵酒,是以山中处处欢庆,天元故地的美酒也因此在苍生岛上扬名。
自从见识了陈景云与祖庭山两位老祖的那一战之后,一众苍生岛苦修士早已澎湃的战心就变得再难抑制,于是在老祖们商议联盟大事亦或吟风弄月之时,身为武尊亲传弟子的聂凤鸣可谓战书收到手软。
聂二爷来者不拒,他此时功成七转,又得了几样了不得的师门秘法,早已是手痒难耐,于是在得了师父的许可之后,但凡对方实力入了眼的,他都要去战上一场。
修真者的战力当真不容小觑,那些个修成了三个假身的苍生岛高手哪一个都有几样压箱底的好本事,聂凤鸣在不动用师门重宝的情况下,居然讨不到多少好处。
不过越是这样势均力敌、互有胜负,就越让聂二爷大呼过瘾,直感此行不亏。
不过也有一件事情让聂二爷大感头疼,他在伏牛山时积威颇重,是以除了牛家村的几个妮子之外,旁人在他面前可都是一向谨小慎微。
而在苍山福地的时侯呢,情形也是大致如此,剑煌山女修对他只敢远观,等闲不敢近前。
可是自打到了这苍生岛之后,情况可就变了,连番大战下来,聂凤鸣除了结交了几个势均力敌的朋友之外,竟还俘获了众多莺莺燕燕的芳心。
这其中又以向出形容姣好之人的涂山氏女修们为最,众女如今心心念念的可都是英姿无双的聂二师兄。
聂凤鸣对此十分无奈,每次与人切磋时他自己倒好似成了主场作战,群芳在一旁大呼小叫的为他站脚助威,声势是有了,但也被吵的头昏脑涨,怎奈师娘之前下了严令,让他耐住性子不许发火。
聂凤鸣也拿此事跟师父抱怨过,怎奈师徒二人叹息过后就只剩下了大眼瞪小眼,居然毫无对策。
纪烟岚这些天过的也甚是舒心,她虽然未至元神之境,但是仗着画影龙雀之利,外加老祖宗神魂所授的诸般经验,居然在与轩辕重明的一场切磋中丝毫不落下风。
那一战中,重明老祖虽然未出全力,但也知道纪烟岚定然也是有杀手锏未曾动用的。
只从她二人这一战,苍生岛诸位老祖对天南的重视程度立时又上了一个台阶,众人皆在心底思忖:“若是纪烟岚的境界再上一层,这对神仙眷侣联手之下,三族之中还有谁是敌手?”
因为彼此实力相当,作为苍生岛一众大能当中唯一的女子,重明老祖与纪烟岚的关系自然越发的亲近。
两人平日里更是以姐妹相称,也不去管陈景云与轩辕重光等人商议之事,反倒是整天四处闲游,对那些成群结队的去给聂凤鸣助威的女修们竟还颇有一些东挑西捡之意。
对于纪烟岚的心思,陈景云即不反对也不赞成,几个弟子都是他一手拉扯大的,哪一个不是他心尖儿里的软肉?又岂会为了区区结盟之事去强迫弟子与苍生岛联姻?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若是能够两情相悦,那就另当别论了。
纪烟岚可不管陈景云是怎么想的,她是闲云观一脉的当家主母,自然要为弟子们操心,怎奈天南国的那些后起之秀中,没有一人配得上闲云观的三代亲传,北荒与天南日后又必有一战,因此以往纪烟岚还真没有什么好的选择。
想到剑煌山上那几个相貌不错小辈,纪烟岚又自叹气,几个女修平日里御剑凌空、杀敌如草,英姿飒爽的一塌糊涂,怎地一见了聂凤鸣之后就变成了胆小的鹌鹑,只敢躲在人后偷瞧了呢?
“自己如今好不容易来在了盟友的地界,若是空手而归,岂非要被牛家村的一众姐妹笑话?”这就是纪烟岚纪剑尊此时的心声。
重明老祖早知纪烟岚的心意,不过却对涂山家的女子颇为不屑,张口闭口的总要提及自己犹在闭关的孙女,言说自己的孙女轩辕菁华无论容貌修为皆是冠绝当代。
不想她的这番论断却是惹恼了涂山藏白。
原来涂山氏中有一位极为出色的女修,名为涂山轻歌,此女虽然天生媚骨,但却修的是清心正法,两种气质糅合之下也使其更显出类拔萃,乃是涂山藏白的心头肉。
“重明师姐,你家菁华容貌虽好、资质亦是不俗,但却未必比得过我家轻歌吧?”
“师弟这是说的什么话?轻歌那孩子我也见过,容貌实力自然是一等一的,不过性子却太过清冷了些……”
“咯咯咯……两位嘴上都说自家晚辈的诸般好处,倒叫我越发想要一见,我也不是小气之人,若是两个晚辈真如二位说的那般优秀,我便赐下一套观中的秘法,也好助两个小辈修为再进!”
“剑尊此言当真?”
“相信我家菁华一定不会令妹妹失望!”
听闻两家都有好女子,纪烟岚自是大喜过望,嘴上说着两家的晚辈她都要见上一见,更是许下了好处,心里则是打定主意,找机会要把伏牛山上下的优秀子弟都拎过来。
“当然,小四就算了,他与白芷那丫头眉来眼去的,以为自己这做师娘的看不出来吗……”
灵聪兽终于缓过了劲儿,每日里耀武扬威地带着小貂四下里溜达,颇有一些巡视新领地的意味。
罗浮山中的灵兽哪里会是它们俩的对手?没几天便尽数臣服,灵聪兽也不小气,大把的好处撒了下去,直把一众新收的“小弟”欢喜的上蹿下跳。
涂山宝宝当年就跟灵聪兽亲厚,也知道胖东西向来大方,于是这些日子不断拿些好看的、好玩的前去“进贡”,灵聪大爷对此很是满意,倒叫涂山宝宝给诓骗去了不少好东西。
对于罗浮山中发生的事情,陈观主与轩辕重光等人自然是明察秋毫,大家也都一笑置之,今日联盟的细节已然敲定完毕,也不用去昭告天下,既然是他们决定下来的事情,那便是苍生岛与天南国的铁律,任何人不能质疑与更改。
闲来无事,陈观主便拉着轩辕重光与自己对弈,至于彩头嘛,自然少不了灵酒与五行之精,轩辕重光哭丧着脸,又实在没法子拒绝陈景云的邀请,只得硬着头皮落座,另外几位苍生岛老祖见势不妙居然全都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修士将棋盘视作一方小世界,落子之间可以用以演化道理,本该是一桩美谈的。
怎奈事情到了陈观主这里又有了变数,几位苍生岛大能这几日可谓是吃尽了苦头,些许的彩头倒是无所谓的,实在是陈景云棋艺太高,让众人输到怀疑自己的智商。
……
因为几位老祖和众多高手全都不在山中,因此祖庭山中的中低阶修士这几日难得的清闲自在,一处清幽的洞府门外,几名衣着素雅的女子正聚在一处嬉笑着闲谈,所谈的自然是那几位故地来客。
一名生着一张鹅蛋脸的明艳女修得意地摄出一面玉符,言道:
“前日我大兄曾与天元故地的聂二师兄一战,虽然最终落败,可也与聂二师兄成了好友,因此得了首肯,可以将之后的对战记录下来。
我家大兄认为它山之石可以攻玉,这才印刻了其中的一场比斗捎予我看,你们几个妮子今天算是有福了。”
几女闻言一同欢呼,而后便见鹅蛋脸女修曲指一点,便将内中藏着的影像给显化了出来,众女齐齐围观,眼中都有异样的神采。
凭着修真界数万年的底蕴,自然不乏一些传声留影的小术法,一片好似圆镜的波光之中,聂凤鸣踏足高天衣袂飘扬,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五行灵体幻化而出,颀长的身形再配上闲云门徒与人对敌时的招牌笑意,更显出一番卓尔不群的气度。
几名女修看的意乱神迷,丝毫也不为那位将要落败的祖庭山修士感到惋惜,相比于灰头土脸的同族师兄,几女似乎更愿意看到聂凤鸣大杀四方,看的入神时,居然丝毫没有察觉身后的洞府禁制已开。
轩辕菁华闭关数月,今日终于功行圆满,成就了第三假身,自此跨入高阶修真之士的行列,岂料方一出关,却发现原本应该各司其职的你个侍女居然都在两眼放光的瞧着一片圆光。
她的性子向来和善,因此也不去见责,反倒是兴致盎然的立在远处观看,哪知定神细看之下,这位出身轩辕家的嫡亲大小姐却忽地呆立当场,一双眸子就像被吸住了一般,再也无法从聂凤鸣的身上挪开!
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罗浮山上,涂山轻歌昨日方一出关,就被老祖宗安排着去见一位出自天元故地的前辈,涂山轻歌初时好奇,她对族叔涂山谦和侄儿涂山宝宝的北地之行也有耳闻,虽然对故地风物颇为向往,但也并未如何在意。
哪知与那位剑尊前辈的见面却大大的出乎了涂山轻歌的预料。
“苍生岛一向紧缺的炼器材料,那位前辈在自己见礼之后,抬手就给了一堆,自己当时分明就在老祖宗眼里看出了眼红之意。
还说自己的衣着太过简朴了,之后就把一套扶风揽月仙衣赐了下来,“扶风揽月”呀!多好听的名字,更兼样式华美防御惊人。
族中修士虽然一向追求古拙简朴,但是长者赐不可辞,自己穿上仙衣之后,只从同族姐妹羡慕的眼神中,怎还看不出端倪?
还有那位聂二师兄,原来世间竟然真有这样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