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爲途
小說推薦步步爲途步步为途
梁婧莹今晚的穿着有复古之感,一袭身着墨绿色刺绣短裙将好身材衬托的淋漓尽致。
牛大山的目光落在儿媳身上,心中郁闷不已:
“这么漂亮的老婆,臭小子却无动于衷,除了那方面不行以外,别无其他可能。”
梁婧莹难得回来,往日,牛大山总要借助吃饭之机,偷瞄漂亮媳妇两眼,今晚却兴致全无。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牛大山虽是安河乡党委书记,但思想却非常传统。
当想到老牛家极有可能在牛经义这一辈绝后,心中郁闷不已。
尽管王贵凤做了一桌子可口的饭菜,但牛大山却味同嚼蜡,匆匆吃了两口饭,便起身走进了书房。
“经义,你爸怎么了,没哪儿不舒服吧?”
王贵凤关切的问。
牛经义轻摇两下头,低声说了句没有。
看着老爷子的表现,牛经义心中很是不解。
虽说往安盛水产公司的水产运输车里投毒,这事有不小的风险,但只要庄步凡不拿出视频来,问题就不大。
退一步说!
就算庄步凡拿出视频,大不了让三道疤和六指儿跑路,对他并无影响。
他老子经历过许多大风大浪,按说为了这点小事,不该如此萎靡不振。
王贵凤虽是农村妇女,但他心里很清楚,这个家全都依仗牛大山。
若不是他,牛家绝无今日的辉煌。
“你们先吃,我去看看你爸!”
王贵凤站起身来往书房走去。
“爸刚才和你谈什么了?”
梁婧莹好奇的问。
“没……没什么!”
牛经义心虚的说。
梁婧莹扫了丈夫一眼,没再多问。
牛大山仰躺老板椅上思着儿子的事,面沉似水。
王贵凤小心翼翼的走进书房,关切的问:
“大山,你没哪儿不舒服吧,怎么只吃那么一点?”
牛大山虽没少在外面海天胡地,和金花酒楼的老板娘施金花更是如同夫妻一般,但对他最为关心的还是糟糠之妻。
现实生活中,男人大多数都用下半身思考问题,但真正为此与老婆离婚的却少之又少。
这一问题看似难以理解,实则却不然。
对于大多数男人来说,在外面随便怎么玩,家绝不能丢。
“我没事,只是心里有点堵得慌!”
牛大山坐直身体,出声问。
王贵凤得知老伴并未生病,放下心来,出声道:
“经义又惹你生气了,你别和他一般见识,我一会说他!”
牛大山轻摆一下手,沉声道:
“他虽没少惹祸,但这事并非他蓄意为之。”
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希望那方面出问题,牛经义也不例外。
“大山,到底出什么事了?你和我说说!”
王贵凤头脑晕乎乎的,不知到底怎么回事。
老伴虽是牛大山最亲近的人,但这事涉及到儿子的隐私,他无法言说。
“老伴,你说,如果有朝一日,我们都不在了,老牛家会怎么样?”
牛大山突然发问。
王贵凤听到这话,先是一愣,随即出声道:
“我们如果不在了,经义和婧莹会撑起这个家,他们还会生儿育女,这有什么好担心的?”
“他们结婚快两年了,却一直不见动静,你说会不会……”
牛大山抬眼看向老伴,欲言又止。
王贵凤虽是农村妇女,没什么文化,但这话还是听明白了。
“呸!呸!”王贵凤急声说,“大山,你这是在咒经义和婧莹,快呸两声!”
牛大山看着老伴满脸急切的表情,配合着呸了两声。
王贵凤见状,紧皱的眉头稍稍舒展开来:
“他们俩都忙各自的事业,没顾上要孩子,说不定什么时候说怀上就怀上了!”
牛大山抬眼看向老伴,心中暗道:
“你这话看似不错,但经义如果真有问题,只怕永远也怀不上。”
“明天一早,你好好和婧莹聊聊,问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牛大山沉声道,“你问明白了,我再找经义去谈。”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牛大山思索许久,决定将这事搞清楚。
儿子如果真有问题,那就积极就医。
这年头,医学这么发达,连癌症都能治好,何况这点小问题。
牛大山暗暗打定主意,就算花光积蓄,他也要遍访名医,将儿子治好。
王贵凤听到这话后,脸上露出几分疑惑之色,低声问:
“大山,你和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担心婧莹身体有问题?”
作为农村妇女,王贵凤的见识有限,夫妻俩不生孩子,下意识以为是女人的问题。
牛大山见老伴会错意了,急声道:
“你别乱说,生孩子是两个人的事,婧莹身体健康,应该没问题!”
情急之下,牛大山说漏嘴了,察觉后为时已晚。
“大山,你是说,经义有……有问题?”
王贵凤慌乱不已,急声发问。
看着老伴满脸阴沉之色,牛大山连忙解释:
“贵凤,你误会了,我只是让你向婧莹打听一下,他们之间到底怎么回事,并不是说谁一定有问题。”
王贵凤听到这话,一颗悬着的心放下来,出声道:
“行,我知道了!”
“你先出去吧,我想好好静一静!”
牛大山出声道,“对了,你现在就去把院门反锁上,钥匙送到书房来!”
王贵凤知道老伴这么做是怕儿子和儿媳吃完饭,驾车走人。
听到这话后,王贵凤连忙快步出门而去。
牛经义正在吃饭,见老妈锁院门后,急声问:
破鏡
“妈,天还没黑呢,你把门锁上干什么?”
王贵凤抬眼看向儿子,怒声说:
“你爸让锁的,你问他去!”
牛经义听到这话后,彻底没声了。
王贵凤见状,脸上露出几分得意之色,随即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快步上楼而去。
牛家的二层小楼上有两个房间,为了不让儿子与儿媳分房睡,王贵凤将客房的门也锁上了,钥匙一并送到书房给牛大山。
牛大山弄清状况后,老脸上露出几分开心的神色,冲老伴竖起了大拇指。
王贵凤脸上露出开心的笑意,低声道:
“老头子,今晚他们同床,说不定下个月就怀上了!”
这话一出,牛大山的脸色猛的阴沉下来,连张了两次口,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