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小說推薦大明最後一個狠人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东京城,朝国公李少游的府上,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觥筹交错,十分热闹。
花厅里,一溜摆开了十张八仙桌,桌上各种菜肴琳琅满目,时鲜瓜果堆积如山,一坛坛美酒溢出扑鼻的清香。
数十名身份不同的可人纷纷来到这里,有大名,有都护府的将军,还有地方的知府知县。
厅外还有一个从秦淮河请来的戏班子,在上演着什么戏目,锣鼓锵锵,丝弦悠悠,台上的花旦不断地向席上抛着媚眼,惹得那些酷爱拈花问柳的大小官吏眼花缭乱,心神不宁。
朝国公李少游坐在正中主位上,他的身边,围着几个妖艳绝伦的大小美人,有黑发的,有白发的,还有金发的,色彩斑斓。
美漫之究极生物 溺水的紫烟
她们有的为李少游斟酒,有的陪他说笑,瞎了一只眼的李少游像个山大王一样左揽右抱,嬉笑玩耍,真有春风得意,飘然欲仙之感。
就在众人开怀畅饮,恣意纵欢的时候,厅外来了一名军士,在李少游耳边低语了几句。
李少游正在吃酒,听后眉头一皱:“哼,这个毛头小子,还真敢来!”
身边一日本大名赔笑道:“大都护,要不要属下将他拿了,捆进来给您跳舞助兴?”
李少游摆手道:“算了,好歹也是天子派来的钦差,让他扮着旦角唱戏,还不知道朝中有多少人上书弹劾本大都护呢!”
“那……我们该如何对付这小子,给小公爷报仇?”
李少游一挥手:“让那小子在府外候着,先晾他一个时辰!”
说罢,场中继续舞了起来。
府外,徐明武一行人在门口干站了半天。
那帮狗日的骑兵,将他们带到朝国公府前便不管了,门房也不让进,说要等国公爷传见。
最重要的是,徐明武准备离去,那队骑兵又回来了,还不让走,说是朝国公有请。
傻子都能看出来,这狗日的李少游是在耍猴呢!
徐明武回头对跟来的亲兵高大上递了个眼色,高大上立刻上前一步,扯着嗓子高声喊道:“钦差大人到!”
随着这喊声,徐明武二话不说,带着一群钦差护卫闯了进去。
一进府他便大声说道:“钦差徐明武前来宣旨,闲杂人等一概回避,着李少游接圣旨!”
话音刚落,原本热闹的场面立时安静了下来,台上唱戏的不唱了,台下听戏的也不听了,大厅里的所有官员,在短暂的惊愕中,急忙都跌跌撞撞地往外边跑。
双面邪王拐娇娘
穿越女配之心回婉转
见清场子有效,徐明武很满意,看着目光阴沉的李少游,他再度大喝一声道:“李少游上前听旨!”
李少游的独眼不自然的跳动了一下,沉着脸不急不缓的来到近前,躬身道:“臣李少游接旨。”
徐明武扫视场中一圈,哼哼道:“怎么,朝国公数年不入朝,莫非连朝廷的规矩都忘了?不知接旨要先更衣,摆上香案?”
“好,待老公更衣,来人,摆香案!”
说着,一甩袖袍而去。
“老梆子,敢跟小爷斗!”
徐明武暗笑,趁着这个机会毫不客气的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休息了片刻。
不多时,李少游穿着一身官袍再度出现,面色不善。
徐明武站起身来,不等他张口说话,正中站定,再度高喝了一声:“李少游接旨!”
李少游瞪了他一眼,忽而咬牙切齿,上前躬身道:“臣李少游恭请圣安,谨聆圣上训示。”
徐明武往旁边挪了一步,站在上边说道:“圣躬安!口谕!”
“等等,口谕?圣旨呢?”李少游忽然抬头道。
此时徐明武两手空空,哪来的圣旨。
他端着架子,不动声色道:“奉旨,有话问你!”
李少游盯了他两眼,却是没有怀疑,忙再度躬身道:“臣恭聆陛下圣谕!”
因为在大明,还没有人敢假传圣旨,特别是假传天武帝的圣旨。
徐明武摆足了架子,负手而立:“奉旨问李少游,尔系奉命镇守东瀛,尔何故无事生非,干预地方政务,难道朕是可欺之主吗?”
他说的很轻松,但就是这番问话,如春雷炸响,惊得周围竖耳偷听的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了。
李少游更是变貌变色,天子这是要向我动手了?
李少游毕竟是见过诸多大场面的人,以前又常年追随朱慈烺,他略一思考,从容不迫地回道:
“臣李少游回圣上问话:臣所奉专差,为征东都护府大都护镇守东瀛,弹压各府大名,并非臣以军方身份横加干预地方政务,而是以大都护身份监督调解各府大名纷争,圣上乃英明之君,臣不敢渎职轻纵,乞圣上烛照洞鉴!”
“是吗?”徐明武顺嘴问了一句。
李少游皱眉道:“这是陛下问的吗?”
徐明武摆手道:“不不不,这是我自己问的,你看你这府上花厅里,不但有秦淮河找来的戏班子歌姬,还有这些文武官员,这就是你的忠心吗?”
“混账东西!”
李少游猛地一声咆哮:“徐明武,你大胆!你一个毛头小子,胆敢质疑本公!”
此刻的徐明武十分平静,笑着道:“嘿嘿嘿,朝国公你何必如此不安?莫非是做了什么心中有愧之事?”
李少游指着徐明武的脑袋,呵斥道:“小子!当年本公为旅帅时,你爹徐青山不过是我手下一个小小的哨总,你爹都不敢这么跟我说话,你算个什么东西,竟这般不知好歹?”
闻言,徐明武面色瞬间黑了下来,沉着脸道:“朝国公,本官现在是钦差大臣,你敢在钦差面前如此无状,你眼里还有没有圣上?”
李少游忍无可忍了,状若猛虎,高喝道:“少给老子扣帽子,本公念你是位钦差,对你敬若上宾,一忍再忍,如今你自找没趣,竟丧心病狂无端抹黑本公!我非上书参你不可,来呀,将这小子拿下!”
厅外的军士闻声而入,将一行人围了起来,就要动手。
徐明武一脚踢开身旁的椅子,大叫道:“好啊,敢缉拿钦差,你朝国公好胆!”
只听他向外边大喊一声:“钦差护卫呢?都给我进来!”
外边钦差护卫听见叫声,知道是里面出事了,手执武器直接冲了进来。
“好小子,敢在我国公府造次,你的胆子够肥呀!来人,全都拿了,一个也别放走!”
李少游冷笑连连,已经想到了一万个理由将徐明武就地正法了!
徐明武稳稳地站在门口,感受到了对方的杀意,同样冷笑一声,转身对身后的钦差护卫道:“把自己的上衣脱掉,让他们看清楚你们是谁!”
这群护卫二话不说,啪的一声撤掉了外面的罩甲,露出了内中的明黄服饰。
“御林军?”
李少游独眼微微一抽,忍不住咬牙切齿。
徐明武指着这几个钦差护卫道:“不错,他们正是陛下的御林军,你们谁有种的,就杀了他们!连我一道宰了!谁敢来?”
他暗自得意,御林军就像是鞑清剧中的御前侍卫,御赐黄马褂,有这身象征着皇家的锦衣傍身,谁敢动粗?
哪个要是不知好歹动了,就是明目张胆的造反!除非能推翻朝廷,否则只能等死!
在场众人全都吓呆了,刚刚围上来的都护府亲兵更是吓得连连后退。
他们再是李少游的亲兵,也是大明的军人,头顶上最高的一片天,是那位英明神武的天武皇帝,谁敢杀他的御林军?
“来呀,不是挺能的吗?”徐明武继续喝道。
场中一片寂静,任凭他如何叫嚷,都无人敢上一步。
半晌,李少游一挥手,撤去了所有甲士,这才吭声道:“小子,你不要高兴的太早了!”
说着,便甩袖而去,临了喊了句:“送客!”
出了朝国公府,徐明武背后仍是冷汗直冒,暗暗长松了一口气。
若不是武安公徐盛临时调了几名御林军给他镇场子,近日怕是凶多吉少了!
不过这李少游还真是嚣张,居然连钦差都敢拿,回去以后定要好生运作一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