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3t7f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以妖格擔保 txt-第八百五十六章給衛光明的一條退路熱推-wlh6b

我以妖格擔保
小說推薦我以妖格擔保
“光明之主可留有鸿元杀器,助我打破黑暗杀阵?”
屠灭了所有的黑暗大军和大罗后,李阳向卫光明问道。
他以一人之力击杀了所有的大罗仙,却难以杀进黑暗净土之中。
因为在黑暗净土内,留有黑暗之主布下的鸿元杀阵,纵然是李纯阳这种大罗无敌者,也不能强闯。
鸿元杀阵,乃是鸿元境巨头的大道精华所在,拥有着世间最可怕的杀伐之力,也是一道源流中的那份最纯粹的杀机,能伤鸿元巨头。
李阳虽强,却也只能在大罗这个境界中称无敌。
他依然无法与鸿元境的巨头抗衡,也无法强闯鸿元杀阵。
所以,李阳来光明净土,见光明大罗,问询有无鸿元杀器。
只要有同样是鸿元境的光明之主留下的器物,他就能凭借鸿元杀器强闯一次黑暗之主布下的杀阵。
李阳有这个自信,以他大罗无敌者之身,掌鸿元杀器,可破鸿元杀阵,直接将黑暗净土彻底覆灭。
像他这种无上豪杰,无论做什么事,都不会出错,也没有意外。
纵然在外人看来只有几成的几率,可在李阳这里,那就是十成。
然而,卫光明的回应却让人大失所望。
“鸿元杀器被吾主带走对抗黑暗,我们只有大光明圣罗陀杀阵!”
卫光明开口道,他嘴中的大光明圣罗陀杀阵就是光明之主布下的鸿元杀阵,用来守卫最后的光明。
事实上,这一座光明杀阵还真的将光明最后的力量守护住了,成功的给李阳和卫光明争取到了时间,否则的话光明净土已经破灭。
“那就没办法了,黑暗的疆域也有一座鸿元杀阵,我无法攻破……”
李阳叹了一口气,说道。
黑暗净土中还有黑暗之主麾下的大罗和无尽黑暗的子民存在,那是黑暗最后的力量,被黑暗之主留下的鸿元杀阵守护,无法被攻破。
不久后,李纯阳和卫光明行走在光明净土之上。
在他们的四周,天地已经变成了一片墨色的黑土、魔域。
到处都有黑暗的能量在流淌着,化作气态的黑云和液态的黑水,侵染了属于光明的天地乾坤。
黑暗入侵,让光明遭受了极其严重的打击。
此方净土差点覆灭,幸好支援及时到来,否则光明将会沉沦。
而在此时,光明最后的净土中正有一道道光明的洪流席卷而来,洒落在被黑暗侵染过的疆域上,不断的消弭、净化来自黑暗的能量。
如今光明与黑暗的战争已经结束,光明大罗自然要恢复净土的神圣和辉煌,让光明重新降临世间。
这将是一个很大的工程,需要所有的光明大罗出手,以光明的终极真力洗刷这个被污染的大世界。
同时,还有天使和精灵在飞舞,提着一桶桶由光明凝聚而成的神圣浆液,浇灌在黑土和黑天之上,宛如璀璨的飞虹在绽放,一道道、一朵朵,在灿烂中冲刷天地。
那是多么美丽的画面,无比的神圣。
同时,天穹之上,一道道璀璨的神光飞舞。
在那些神光之中,可以看到一些周身沐浴至高圣辉,脑后凝聚无上神环的神王、神皇在行动。
他们是神国的代言人,每一位都是至强者,踏足准仙帝之境。
随着战争结束,很多陨落在战争中的光明神皇都被复活了过来。
光明净土的底蕴足够让他们复活过来。
除了那些极其难以死去,死后又极其难以复活的大罗除外,一切非大罗的存在其实很容易复活。
只要他们还有遗留在世间的痕迹,就能通过付出代价将其从岁月的长河中拉出来,以此来复活。
但是也仅限于准仙帝这个层次的存在可以被复活。
因为到达准仙帝之境的生灵,价值太大了。
他们全部都是拥有晋升大罗之境的潜力股,没人会放弃他们。
而准仙帝之下的光明仙王,就不一样了。
纵然是极巅之王,也没有被复活的资格。
因为复活一位仙王同样要消耗巨大的代价。
除非有人愿意付出代价,否则死去的仙王就是死去了。
轰隆隆!
黑压压的天穹上,一道道金色的闪电贯穿了黑暗。
那宛如一道道天刀和神剑在飞舞,化作雷霆巨龙撕裂九重天。
恐怖的威能释放出了无比狂暴和强横的能量,直接撕裂了大暗黑天,将黑暗中的物质和能量毁灭。
那是光明神皇们在出手,他们都是准仙帝,实力无比的强横。
数以万计的准仙帝联手,仿佛要以光明圣雷将世间彻底净化。
嗡!嗡!嗡!
同时,一位位身披无尽霞光和圣辉的光明神灵耸立在天际之上。
他们浑身都在大放光芒,释放出了无尽的圣辉,如同一轮轮光明大日横压天地,强行驱散了让世间陷入永寂状态的黑夜,带来光明。
此时此刻,整个光明净土都在运转,所有人都在出力恢复光明。
他们要洗刷这个世界,要让黑暗驱散,要让光明重临降临世间。
“你看,这个世界终究会恢复,光明也终究会重临世间,我相信光明不灭,我相信我的圣主无敌……”
走在路上,二人仿佛在用双脚丈量天地乾坤和日月山河,他们踏足到了世间的每一个地方,如同神灵行走人间和天堂,留下了足迹。
其中,卫光明喋喋不休,每一个字眼都充斥着对光明的大信仰。
他是一个接近纯粹之人,对光明的信仰无比的纯粹。
只可惜,他还不够纯粹,所以无法企及大纯粹之境。
李阳以一种局外人的目光去看卫光明,顿时就发现了一些问题。
“道兄,你有资格证道,不该停留在这一步……”
李阳有话直说,直接开口道。
他一眼就看出了卫光明的问题所在,以他那犹如明镜台的心海倒映而出,直接洞观了到了一切。
李阳有这个能力,因为他已经是大纯粹之境。
以大纯粹之境的高度去看非大纯粹之境,便犹如以上观下,轻而易举的就洞悉到了所有的问题。
看着那白发、白眉、白须的卫光明,李阳能够看到对方内心中的那份纯粹到了极致的大信仰之力。
那是卫光明对光明的崇敬,也是对光明之主的信仰。
这份纯粹的程度,已经达到了极致,不弱于大纯粹之境。
只可惜,那是卫光明对别人的纯粹,而非是他对自我的纯粹。
“你的信仰太纯粹,所以你就不够纯粹了,你不该信仰光明之主……”
这里李阳对卫光明说的话。
说完差点挨了一顿打,因为这一句话直接触怒了卫光明的信仰。
这种话,对于卫光明来说太可恨,犹如龙之逆鳞一般,不可触。
且其可恨程度,不亚于对一位正常人说了句:汝之母,逝去也……
说完挨打也是活该,但可惜的是,卫光明打不过李纯阳,反而被一只手就镇压住了,竟动弹不得。
大纯粹之境和非大纯粹之境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可惜了你的本来面目,怕是此生都无缘鸿元之境了……”
李阳有一说一,无比的直爽。
尽管他的话很难听,却是最正确的。
卫光明有成就大纯粹之境的天赋和才情。
或者说,他距离大纯粹之境只有一小步了,只要迈出去就能成。
但可惜的是,卫光明的心中有一份极致纯粹的大信仰。
那份信仰成就了卫光明如今的高度。
但是,却也阻拦住了卫光明的前路,让他在数百个纪元里止步。
也不知这究竟是好,还是坏!
只不过,李阳也不愿意管这种事,他只是随口提了两句,根本无法动摇卫光明的内心信仰。
随后,李阳便绝口不再提了,因为他在那两句话说出的下一刻,心海中就出现了这样的一个念头。
不要多管闲事……
别人的事终究是别人的事,别人没有开口,自己不要主动开口。
刚刚他说出那两句话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是错了。
只不过李阳从来不认错,所以这件事直接就可以翻篇了。
但是在李阳的心中,却隐隐有一道可惜的情绪。
可惜了卫光明这样的人,距离大纯粹之境只有一小步,却无法迈出那一小步,只能在原地踏步。
呼……
下一刻,李阳抹去了那一道可惜的情绪,吐出了一口清浊之气。
时间流逝十八载,李阳便带领着联盟军的大罗离开了光明净土。
他与卫光明因果两清,就不便多留,因为他也还有很多事要做。
进行时,他给卫光明留下了一道符印。
这就像是通讯器一样的东西,可以直接通过法则联系到李阳。
因为李阳在心里觉得,光明之主的胜算不大。
毕竟是二打一,能赢很难。
而如果光明之主陨落了,那么卫光明和光明净土就要遭殃。
虽然他与卫光明因果两清,但是却还有一份情义在,他也不想看到卫光明和光明净土化作一场空。
于是,他留下了一道符印,给了卫光明一条退路。
在李阳的背后,有鸿蒙空间,可以庇护卫光明,不惧黑暗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