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大奉打更人
打发走褚采薇,许七安不顾监正在场,握住国师的柔荑,深情的说:
“国师,您带着我们返回京城,路途奔波,想来是累了。
“先回灵宝观等我。”
他知道这个人格是“爱”,试图用爱来感化国师。
洛玉衡柔声道:
“那你莫要忘了和那些女人说清楚,本座堂堂人宗道首,可不允许你三心二意。”
竟然还真有效?许七安用力点头:“我心里只有国师一个人。”
反正过了今天,你就不是你了。
洛玉衡驾驭金光,消失在皇城方向。。
目送国师离开,许七安如释重负,大鲨鱼走了,他的小鱼儿们安全了。
告别监正,通过木质台阶,他在褚采薇的引导下,在八楼的一间茶室里,见到了久违的临安和怀庆。
梦中时时会见到的小白裙和小红裙。
小红裙一见到他,妩媚多情的桃花眸子,立刻蓄了一层水光,鹅蛋脸镌刻着思念和幽怨。
小白裙一如既往的矜贵高冷,微微颔首,算是打了招呼。
不过看到许七安的瞬间,小白裙眉眼是柔和的。
除了怀庆和临安,宽敞的茶室里还有楚元缜、恒远、李妙真和钟璃。
“见过两位殿下,钟师姐,看到你安然无恙,我就放心了。”
许七安笑着和她们打招呼。
“狗奴才!”
临安习惯性的喊出“爱称”,撑着桌案起身,走到他面前。
桃花眸子欲说还休的看着他。
“你修为恢复了不少。”钟璃小声道。
“许大人在外游历多日,龙气收集了多少?”怀庆问道。
大家都在场的情况下,她们反而比较克制………许七安走到桌边坐下,开始说起自己游历以来的经过。
裱裱双手托腮,笑吟吟的看着他。
怀庆握着茶盏,时而抿一口,仔细的听着。
钟璃坐姿最乖巧,全程也没有多余的动作。
褚采薇也在他旁边坐下来,一边吃着水晶肘子,一边听着。
许七安对在座姑娘的性格了如指掌,游历途中的趣闻说给临安听,美食说给褚采薇听,收集龙气的过程说给怀庆听。
从雍州到雷州,从雷州到雍州,一直到返回京城。
一炷香的时间就讲完了。
该忽略的东西当然也会忽略,比如和慕南栀相处的点点滴滴。
“真有趣呢,我们以后也去江湖走走。”裱裱娇声道。
“等我处理完手头的事,恢复修为,就带你游历中原。”许七安柔声道。
希望不是塞上牛羊空许诺……..他心里补充一句。
“佛门也参与了龙气的收集,意图染指中原的野心昭然若揭了,得堤防西域和云州叛军勾结。”
怀庆的嗅觉一如既往的敏锐。
“湘州柴家守护的那座古墓在哪里?有地图吗?”
钟璃则对古墓更感兴趣。
唉,我对古墓地宫都有应激障碍症了………许七安摇摇头:
“半张地图在蛊族,如果将来要探古墓的话,可以让丽娜帮忙借地图。”
回答完她们的问题后,许七安道:
“两位殿下此时来司天监,所为何事?”
如果只是裱裱来的话,许七安倒也能理解。
但怀庆显然不会为了见他一面,闯宵禁离宫,不符合皇长女的人设。
怀庆声音悦耳,犹如冰块碰撞,娓娓道来:
“龙气事关朝廷兴亡,本宫心里自然在意。此外,朝廷近来有些事端,需要许大人帮忙。本宫担心你来去匆匆,明日,甚至连夜就离京。
“因此特意前来。”
晏少的替身宠妻
“什么事端?”许七安抓住重点。
裱裱抢答道:“宁宴…….各处灾情严重,朝廷国库空虚,皇帝哥哥为了挽回颓势,想让朝中官员捐款,再通过官员号召乡绅,尽可能的筹集银两,赈济灾民。”
她狗奴才喊习惯了,突然喊“宁宴”,就有些微微的羞涩。
“可是皇帝哥哥登基不久,羽翼未丰,斗不过那群老狐狸。”她抿着唇,抓住许七安的手,小声央求:
“你能不能帮一帮皇帝哥哥。”
烛光映入她的桃花眸子,亮晶晶的,闪烁着焦虑和哀求。
“好!”
当他说出这个字时,焦虑和哀求变成了更亮晶晶的喜悦和甜蜜,以及安心。
这计策应该是二郎想出来的,但永兴帝不是没答应吗,看来各地的灾情比我想象的要严重很多……….许七安沉声道:
“仅靠捐款,杯水车薪啊。”
当然,他还是会帮助永兴帝完成这件事,因为这是一个能拯救很多贫苦百姓性命的计策。
“至少能解燃眉之急。”怀庆道。
“我需要怎么做?”
许七安沉吟着问道。
对此,怀庆早有腹稿,道:
“你只需要出面威慑就成,以你的凶名,这便够了。其他的交给许辞旧。”
又聊了片刻,许七安看一眼水漏,感觉时间差不多了。
得去灵宝观和国师双修了,想想还是很激动的,国师这样的美人,娶回家当媳妇,绝对不会有七年之庠………他苦中作乐的在心里开了个玩笑。
“两位殿下,还有诸位,我稍后有事要处理,先告辞了。”
“你有什么事呀!”
裱裱嘟了一下嘴,道:“本宫今晚不回宫了,留宿司天监,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再陪本宫多说说话吗。”
这句话说出口,许七安清晰的看见怀庆眉头一皱,李妙真面露不喜,钟璃的脑袋小幅度的朝他侧了侧。
赶紧走……..许七安不再久留,匆匆出去,刚打开门,他整个人便僵在那里,宛如一尊在岁月中风化的雕塑。
门口站着一位风情万种的道衣大美人,眉目含情,嘴角带笑。
洛玉衡!
你特么不是走了吗?!
许七安身体里的小灵魂在咆哮,他是个成熟的鱼塘主,不漏痕迹的保持微笑:
“国师,国师您怎么来了。”
洛玉衡跨过门槛,迈入屋子,环顾屋内众人,笑道:
“难得诸位都在,不如就在这里把话说清楚,免得将来哪位姑娘惹我不悦时,旁人说我不教而诛。
“对吧,许郎!”
混世县令与瘸仵作
屋内瞬间一片寂静。
但在场众人脑海里,却响起了晴天霹雳,耳边焦雷炸开。
连褚采薇都惊呆了,任由水晶肘子掉在地上不管不顾。
当代女子称呼心上人,通常会在姓氏后面加一个“郎”。
这一声许郎喊出来,相当于公布了两人的关系。
怀庆的脸色骤然阴沉,冷若冰霜。
钟璃头低了下去,这姿势只在她情绪低落、不开心的时候才会做。
“你,你们……..”
李妙真睁大了眸子,只觉得难以置信,面孔僵硬的盯着他们看了许久,又惊又怒又气。
裱裱愣了半晌,看向国师,强笑道:
“国师是在说笑?”
洛玉衡淡淡道:
“本座何时爱说笑了?许郎是我道侣,我们早已双修过了。”
说罢,侧头凝视着许七安的侧脸,情意绵绵:
“许郎,你说句话。”
说什么话?我TMD,都烦死了………许七安内心狂风暴雨,表面维持僵硬的微笑。
见他不说话,几位女子便知此事为真。
裱裱眼圈瞬间红了。
李妙真脸色发白,面皮颤抖的按在了剑柄,竟涌起将许七安砍成肉沫的冲动。
这,这怎么可能,许七安是国师的双修道侣?我堂堂人宗的道首,竟是许七安的道侣???
楚元缜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本能的怀疑事情的真实性,哪怕他已亲眼目睹国师对许七安的亲昵举止。
对,他有气运加身,而国师双修需要气运……….楚元缜无比复杂的看了一眼许七安。
虽然对洛玉衡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但身为剑客的他,心里多少对人宗道首怀着仰慕之情。
因此有些无法接受。
而且,他是人宗记名弟子,洛玉衡算是师门长辈。许七安则是他的挚友、同伴。
现在,长辈成了挚友的双修道侣。
辈分就乱了。
洛玉衡见许七安沉默是金,轻飘飘的横他一眼,而后目光从临安、怀庆、钟璃褚采薇和李妙真脸上扫过,淡淡道:
“我知道你们中,有人喜欢许郎,有人对他抱有好感,有人对他芳心暗许。
“但今夜之后,本座希望你们收起不该有的念头。”
尽管洛玉衡没有指名道姓,但在座的几位美人都一阵心虚,感觉她就是在说自己。
怀庆眉梢一挑,冷冰冰道:
“国师何时与他成的双修道侣,本宫怎么不知道。”
李妙真立刻接力:
“国师身为人宗道首,是我的长辈,先不说我根本看不上姓许的。只看国师刚才的话,是一个长辈该对晚辈说的?
“让晚辈不要勾引自己男人?”
钟璃小声道:“你只是利用他的气运平复业火而已,你现在的气数不对,你根本不是真的喜欢他。”
五师姐这句话诛心了。
撕起来了……..而且临安还没反应,撕逼挑衅这种事,她可是行家………许七安心里一沉,传音给楚元缜:
“楚兄,拜托你一件事。”
楚元缜语气冷漠的传音回复:
“我处理不来!”
许七安忙传音说:“劳烦楚兄去许府,请我妹妹过来。”
?楚元缜心里飘过一个问号。
他心说,此情此景,请许玲月过来作甚。
他确认般的传音问道:“许玲月?”
“速去,拜托了!记得把此间之事告诉她。”
“……..”
……….
楚元缜闷闷不乐的离开房间,也没人拦他。
入夜后,外头活动的术士数量减少,他快速走过廊道,正要挑一处窗户御剑离开。
忽听脚步声传来,扭头看去,赫然是苗有方李灵素,以及倒着走楼梯的杨千幻。
“楚兄,听说大奉的公主来了,贫道闻名已久,想前去拜见。”
李灵素笑道:“他们可在此楼?”
楚元缜面无表情的说:
“在走廊尽头,第二间房。不过我劝你们最好别去。”
李灵素反问:“为何?”
青衫剑客叹息一声:
“原来国师竟是许七安的双修道侣,屋内气氛剑拔弩张。”
“!!!”
李灵素和杨千幻瞬间红光满面。
“报应啊杨兄!”
“是啊李兄。”
两人精神一振,仿佛看见大仇得报,沉冤昭雪。
李灵素拱了拱手,匆匆越过楚元缜,朝着房间疾步走去。
途中,他低声道:
“那两位公主姿色平庸,想来是被国师狠狠压制的,我倒要看看姓许的如何处理。
“杨兄你不知道,先前在雍州时,国师也遇到过类似的事。
“不过那会儿,她的对手是王妃……..
“唉,王妃真乃世间绝顶姿色。”
边说边走,他很快来到房间外,整了整衣冠,扣响房门。
房门自动敞开,一道道冰冷的目光望了过来,看向敢在这个时候触霉头的不速之客。
李灵素也在这个时候,看清了屋内的女子们。
首先是距离房门最近,并肩站着的许七安和洛玉衡。
两人对面的圆桌上,从左往右,分别是师妹李妙真,披头散发的预言师钟璃。
钟璃身边是一位穿着梅红色华美长裙,头戴小凤冠的女子。
她有着圆润白皙的鹅蛋脸,一双妩媚多情的桃花眸,看人时,眼波迷迷蒙蒙,仿佛含着情意。
长裙奢华艳丽,除了黄金打造的小凤冠之外,还有各种名贵的头饰。
打扮的花枝招展。
圣子向来是不喜欢这种过度打扮的女子,认为她们是对自己美貌不自信,因此依靠着装和首饰来弥补。
但其实只会凸显出她们的庸俗。
然而眼前这位红裙女子,她的美貌,她的气质,完美的驾驭住了华贵繁复的头饰。
甚至让人觉得,只有如此打扮,才能凸显出她的美。
这位华贵逼人的女子身边,则是一位穿素色长裙,秀发简单挽起的女子。
与前者不同,她的着装打扮,雅致简单,但就是这样简单的装束,配合她清冷矜贵的气质,仿佛凸显出贵气。
眸如秋水寒潭,唇如胭脂点绛。
“秋水为神玉为骨……..”李灵素心里喃喃道。
这位淡雅美人身边,还有一位小美人儿,一袭黄裙,眼睛又圆又大,配合她的鹅蛋脸,活泼明媚的气质扑面而来。
十几秒后,李灵素转动生锈般的脖颈,看向左侧的杨千幻,颤抖着传音:
“她,她们都是许七安的红颜知己?”
这里面不包括他的师妹李妙真。
杨千幻不屑道:“庸脂俗粉。”
我竟然相信了你……….李灵素踉跄的倒退几步,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
这时,洛玉衡冷冰冰的说道:
“有事?”
李灵素张了张嘴,艰难道:“没,没事了…….”
他忽然没有了看戏的兴趣,因为看着这么多美人为许七安争风吃醋,心里只会更难受更不甘。
“没事就滚!”
李妙真怒道。
啪!
房门关闭。
别,别走啊………许七安右手无力的虚抓了几下。
李灵素扶着墙,缓慢的走在廊道上,幽幽道:
“我输了,输的一败涂地……..
“杨兄,我已经充分体会到了你的绝望。”
苗有方咧了咧嘴:“真他娘的漂亮啊,比我见过的所有花魁都漂亮。而且,而且给人的感觉也不一样。”
李灵素没有心情教导他,什么叫气质,什么叫韵味,什么叫锦衣玉食里养出来的玉美人。
三人走到楼梯口时,正对着楼梯的窗外,传来凄厉的尖啸声。
一道剑光掠入窗户,稳稳的停在他们面前。
是去而复返的楚元缜。
他身后是一位穿青色袄子,同色蓬松长裙的少女,她头发披散,素面朝天,双眼水润明亮,五官有着中原女子少见的立体感。
好一朵清丽脱俗的白莲花……….
圣子黯淡无关的眸子,瞬间亮起,恢复了些许灵动。
但令他失望的是,白莲花只是扫了一眼,竟毫不留恋的从他俊美无俦的脸庞挪开。
小碎步的跟着楚元缜,去了廊道深处的屋子。
“……..”
李灵素满脸绝望,他深吸一口气,沉声道:
“杨兄,我们结盟吧。”
“结盟?”
“对抗许七安!”
杨千幻沉默几秒,朝身后探出手,李灵素也伸出手。
两只手握在一起:
“好兄弟!”
………
PS:睡了一觉,错字明天再改吧,继续睡觉。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