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临渊行
“率领劫灰仙,杀出忘川?”仲金陵微微一怔,不明白他的意思。
劫灰仙大军杀出忘川,哪里还会听从他的约束?
当年他封印第二仙廷,埋葬众仙,为的就是避免让劫灰仙危害众生,现在反倒要率领劫灰仙杀出忘川,岂不是自己这些年的辛苦,悉数付诸东流?
苏云道:“道兄,而今的局势极为危险。我所在的帝廷危如累卵,强敌环伺,上有第六仙界帝丰虎视眈眈,后有邪帝等待吞并帝廷的时机,又有帝忽隐藏在暗处。道兄你忘川也是危在旦夕,帝忽分割你的势力,不断有劫灰仙投靠与他,此消彼长,忘川必定会亡于帝忽之手。此诚危难之时,当用非凡手段。”
仲金陵摇头道:“劫灰仙出忘川,便如同潮水,只会弥漫过一个个世界,让所有世界再无活人,再无生命!让劫灰仙出忘川,实在太凶险,是置众生安危于不顾。这种事情,我不能做。”
莹莹忍不住道:“帝忽打算做的,不正是这件事吗?他在等待你更加虚弱的时候,便来吞并忘川,掌握所有劫灰仙。这些劫灰仙将会成为他扫平天下势力的帮凶!”
仲金陵犹豫。
他很想答应苏云,但他知道,只要到了外界,他便没有掌控这些劫灰仙的把握。
“看客先生,你既然知道帝忽在暗处捣鬼,何不联合帝丰、邪帝,共同征讨之?”
他忍不住道:“以看客的手段,揪出帝忽应该不难吧?”
苏云眼中闪过一道不明意义的光芒,轻声道:“就算我可以联合帝丰邪帝,将来还是要与他二人争夺天下。帝忽的出现,反倒给我一个翻盘的机会。”
仲金陵心中凛然,突然道:“你不联合帝丰邪帝对抗帝忽,为的是道境第十重天!”
莹莹心头大震,急忙看向苏云。
苏云笑道:“道兄何出此言?我距离道境第十重天尚远,就算与帝丰、邪帝、帝忽等人争夺,也无缘突破道境第十重天。况且,我修炼的是先天一炁,不在仙道之中。”
仲金陵走来走去,目光闪动,道:“你的目的是道境第十重天,不管谁突破道境第十重天,都符合你的目的。因为只有这样,帝混沌才能续命!所以,你不愿意联合其他人对抗帝忽,因为你认为,帝忽会给他们突破道境第十重天的压力。”
苏云笑道:“这只是你的猜测。”
“我是你对抗帝忽最后的本钱,当其他人都失败,败在帝忽手中,你救活我,我来迎战帝忽。”
仲金陵道:“你想看看我是否能突破道境第十重天。看客先生,倘若我也失败了呢?”
苏云道:“忘川不在八大仙界之中,遗世而独立,跳出轮回,即便是轮回圣王也无法观察到这里。因此道兄你作为一支奇兵,可以达到出奇制胜的效果。”
仲金陵眼睛与他对视,道:“你说的很对。但是倘若我也败了呢?”
苏云道:“你作为镇压了一个神魔各族和旧神种族的天帝,不可能失败!古往今来的历史上,只有你和帝倏有着天帝的名号,是各族共同的大帝!”
天帝和仙帝不一样,看似一字之差,但意思有很大的区别。
仙帝是仙人之帝,与神帝魔帝的地位齐平,而天帝则是各族共同的大帝,是这片宇宙的共主!
古往今来纵观六朝仙界纪元,被尊为天帝的共有三人,帝倏,帝忽,仲金陵。
帝倏天帝分封各族大帝,镇守江山,统治时间最久远。帝忽虽然也被尊为天帝,但是统治时间短暂,而且被帝绝架空,没有实际上的统治权。
只有仲金陵被各族共尊为天帝,统治各族时间长达数百万年之久!
而帝绝也不能称为天帝,因为帝绝统治的时代,压根没有其他种族的份儿,无论神魔还是妖怪,都被打压,也没有分封各族的帝,因此只是仙帝而并非天帝。
苏云虽然也称云天帝,但是他统治的疆域只有帝廷,未曾做到第七仙界大一统,有其名而无其实,算不上真正的天帝。
所以,仲金陵是唯二的天帝,而且是人族唯一的天帝!
仲金陵默然,过了良久,方才徐徐道:“作为天帝,要有给众生一个安稳世道的责任。绝老师命我镇压帝忽,帝忽在我手中逃脱,危害世人,我有这个责任将他擒拿回来,重新镇压。”
苏云露出笑容。
仲金陵道:“所以,我答应你,统领劫灰仙,兵出忘川!”
苏云舒了口气,笑道:“我会竭尽所能,帮助道兄治愈劫灰病,让你恢复到巅峰状态。而今的帝忽实力非同小可,只有恢复到巅峰,你才有与他一战的实力,才有突破到道境第十重天的希望!”
仲金陵肃然道:“有劳先生!”
苏云先为仲金陵治疗性灵,仲金陵的性灵最是危险,已经虚弱到极点,倘若继续下去,必然会导致性灵崩散,身死道消。
因为仲金陵的性灵极为虚弱的缘故,苏云以先天一炁治疗反而很是轻松,苏云耗尽几次法力后,仲金陵的性灵便劫灰尽去,只剩下纯正的修为。
“先生的大道极为奇特。”
仲金陵见识到先天一炁的不凡之处,沉吟片刻,向苏云道:“你用这种先天大道治疗我的时候,我察觉到自身已经化作劫灰的大道,在你的道法的滋润下开始获得新生。它像是一种奇特的养分,滋润我的道行。这让我看到了先生的大道变化,藏着更多的可能。那种奇妙的符文结合了道和神通以及法力,着实奇妙,敢问是否有名字?”
苏云道:“我称之为鸿蒙符文。”
仲金陵笑道:“鸿蒙符文已经是另一种大道架构,端的是非凡,只是我观察先生的道境时却有些疑问。先生以一种符文演化仙道、旧神乃至混沌的各种大道,这符文呈现出奇妙的对称结构,互为最大相反数。”
苏云眼睛一亮,连连点头,颇有一种遇到知己知音的感觉。
很少有人能够看到他的鸿蒙符文的美妙,那是最为优美的文字最为华美的乐章也无法形容的美妙,而仲金陵却看了出来!
黑科技研究中心 疯狂的鲶鱼
仲金陵继续道:“先生的紫府,有正有反,道花有正有反,那么道境为何没有正反?”
苏云笑道:“道兄有所不知,我开创鸿蒙符文之后,以一枚符文演化各种大道,组成先天道境,囊括了正和反,因此无需区分正反。”
仲金陵询问道:“那么你那囊括了正和反的道境,有没有一个反道境?若是你的反道境,与道境一模一样,自然无需再修炼反道境。若是还存在反道境,为何不去修炼呢?”
苏云脑中轰鸣,陷入沉思。
莹莹钦佩得看着仲金陵,赞道:“不愧是天帝,一眼便看出士子功法中的不足!”
仲金陵摇头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只是点出他忽视的地方而已。倘若他可以开辟正反道境,那么他的法力水准,要比现在强横一倍,那么我肉身恢复的速度也会更快。”
过了数十日,苏云从入定中醒来,灵界中形成正和反六重道境,果然修为更加雄浑。他并非是道境六重天,依旧是道境三重天,但修为却得到了大幅度提升。
仲金陵观察苏云的正反道境,道:“先生的道境第十重天,想来是再无反道境的完美道界。”
苏云道:“只是我的先天一炁与仙道不同,我想寻找借鉴之物,也无从借起。”
仲金陵道:“先天一炁与我的道路不同,我无法指点,不过我初看先生的鸿蒙符文还很粗陋,想来是这个原因,导致你无法再进一步。”
苏云连忙询问他该如何完善鸿蒙符文,仲金陵笑道:“你的眼界见识早已在我之上,我只能查缺补漏,却无法指点你完善鸿蒙符文。”
苏云有些失望。
仲金陵道:“你当寻找眼界见识远在我之上的人,从他们的道法神通中寻找灵感。”
苏云心中微动,想起至尊殿堂的典籍,笑道:“说到眼界见识,我想请道兄帮一个忙。”
他让莹莹取出那些翻译后的典籍,仲金陵细细看去,不禁动容。
苏云一边帮仲金陵治疗肉身的劫灰病,一边与仲金陵一起参研参悟至尊殿堂的典籍,日子过得飞快。
帝忽久攻忘川大陆不下,只好退兵,没有再骚扰,不过经过他这一番闹腾,又有不少劫灰仙飞出,投奔帝忽去了。
不知不觉间过去了半年之久,仲金陵的肉身有小半从劫灰状态恢复,半年时间来,两人把至尊殿堂的典籍翻阅一遍,去芜存菁,整理出许多奥妙。
至尊殿堂的成就超越仙道太多,两人汲取这些典籍的成就,各自交流,各有所得。
苏云将自己对至尊殿堂的领悟融入到先天一炁中,对鸿蒙符文的感悟也再进一步,着手完善自己的鸿蒙符文。
莹莹见状,心中感慨万千:“士子与帝金陵一起研究东西的时候,居然没有想过女人,一研究就是一年多时间。倘若士子一直保持这个状态,他早就天下无敌了!然而这是不可能的。”
这日,苏云试验自己完善后的鸿蒙符文,心中很是满意,于是将完善后的符文替代自己从前的大道、法力和神通,重构性灵,再将玄铁大钟重炼一遍。
莹莹则在一旁抄录新的鸿蒙符文,理所当然的也把自己的先天一炁重炼一遍,啃得心安理得。
苏云指点莹莹如何运用鸿蒙符文,突然只觉心血来潮,不由得想起帝廷和鱼青罗,心里烦躁。
仲金陵询问,苏云如实相告,道:“帝廷虽然有天后帮忙镇守,但邪帝与天后有仇,我离开太久,担心出现其他变数。”
仲金陵道:“心血来潮,必有所应。先生尽管回去。这些日子我参悟至尊殿堂的典籍,领悟出古老宇宙的异种大道,虽然不能完全治愈劫灰病,但不至于继续恶化。”
苏云着实担心帝廷,也想念娇妻,于是起身告别,道:“道兄切莫忘了你我之间的承诺。”
仲金陵正色道:“断不敢忘!”
苏云于是带着莹莹离开忘川大陆,向忘川石门飞去,莹莹在他肩头翻阅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
“是什么书?”苏云询问。
“第二仙廷画师所化的帝忽。”
莹莹笑道:“帝忽身躯,胸前裂开一道伤口,背后裂开一道伤口,掏空自己的血肉。其中有一部分血肉化作了奇特的生灵。书上记载的便是他胸前的血肉变化而成的生灵。”
苏云道:“这里面是否有我们认识的人?”
莹莹吃吃笑道:“有一个!”
苏云连忙凑到书前看去,失声道:“不可能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