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余道长……”
豪门闪婚:BOSS男神太难缠
王龙七欲哭无泪地看着老道士,“都这节骨眼儿了,咱就别玩伦理哏了吧?”
“呵呵。”余七安一笑,“不好意思,职业习惯。”
一旁的杜兰客则将这一幕默默记在心里。
暗自思忖,看来想要在德云门下立足,对于伦理哏这种传统艺能一定要加大力度、熟练掌握才行。
李楚让王龙七坐下,然后问道:“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唉——”
王龙七长叹一口气。
“这事儿要说到根子上还是要怪我,如果不是我跟家里吵架跑去神洛城,我爹也不会不开心。他不开心就跑去天南州收药,谁知道这一趟,跑出祸事来了。”
接着,他就开始缓缓讲述了起来。
先前也提到过,王家主要做的是从东海上收海货、往内陆倒运的生意,做的生意很多,主营的还是药铺。
除了东海,有时候也会去天南州收药,毕竟沿海与内陆生长的药材种类完全不同。
王龙七他爹年轻时候就走南闯北,如今上了年纪倒是少亲自上阵了,只是也闲不下来,时不时也要跟伙计出去走走。
前阵子王龙七不在家时,他就又随人跑去天南州收药了。
马小虎的成长生涯 马小虎
天南州的地域可以大概分为两部分,东侧辽阔的南疆大地和西侧崎岖的莽荒群山。江南州翻过殷砀山,就是南疆。
他们这一趟收药的队伍,就是三个彼此熟识的老掌柜,各自带着一两个伙计,还从杭州府请了一位经验丰富的岑道长保驾护航。
这种往来一年可能有个几十次,大家都是很熟悉了,就权当游山玩水,很放松。
因为接连几天收获颇丰,大家心情也都还不错,也就往西多走了两天,去到了一个稍微陌生的村子。
在那个村子里,他们见到了奇怪的一幕。
在村庄外的一片坟地中,有一座土色尚新的坟头,大白天的,居然围拢着七八只野狗在刨坟!
众人虽然是路过,但也没有袖手旁观,便上前哄走了那些野狗。那些骨瘦如柴的野狗,居然一个个面露凶光,如果不是岑道长飞剑击毙其中一只,恐怕它们还不肯离开!
大家正纳闷的时候,岑道长忽然面色一变。
原来,他看见这座新坟的周围,已经长了大片的黄阳草。
这种草几位老掌柜也认得,在灵气丰沃的地方常常会长,属于一种极不值钱的伴生草,不知岑道长见了为何如此震惊。
就听岑道长凝眉念道:
“人吃药、药吃人,阴宅生阳草,野狗刨新坟。”
王龙七他老爹不懂就问:“满嘴顺口溜,你想考状元?”
岑道长无心玩笑,给众人讲,南疆一直流传着一个“药吃人”的传说。
自古以来,都是人吃药。但是不知从何时起,当一些宝药生长出自己的灵性后,也会想要去吃人。
而被这些“药”所吃过的人,死后就会变成类似“药渣”的东西,带着奇异的香气,对于山间野狗有极大的吸引力。而他们的尸体埋葬之处,就会长出黄阳草。
当这两个特征出现的时候,很有可能就是发生了“药吃人”的诡案。
他们就赶紧去找到了这个村子的村长,聚了一批村中老少过来,询问这座坟的情况。
一问才知道,坟主叫黑柱,是个壮大汉子,几日前死掉的时候,村里人也很诧异。因为他死的时候是被在浴桶里发现的,身子泡在水中,几乎都红烂了,竟像是活活被煮死的!
要说凶手,都怀疑是他的新婚妻子。
是的,半个月前他个穷汉不知从哪娶了一位貌美如花的小娘子。当时他就神神秘秘的,趁着夜色租了一乘小轿就把新娘子抬回了家里,从头到尾都不曾摘下盖头。
之所以知道新娘貌美,还是他请去帮忙抬轿子的人里,有一个二癞子,趁起风时正好瞥到了新娘的面貌,只觉肌肤莹白如玉,顿时惊为天人,这才在村里传开。
大家还都在羡慕黑柱的艳福,谁知没几天他就死得这么惨,而那个来历成谜的新娘就不知去向了。
岑道长听了,顿时了然,那黑柱的所谓娘子,定然就是传说中的“药美人”!即山中灵药化成的人身。
通灵诡遇
他们这三言两语定了妖邪,那边一个癞头青年忽然跪地高呼,“道长救我!”
原来这青年就是那二癞子,而那黑柱失踪的新娘,就藏在他家里。
是那女子杀了黑柱之后,找到二癞子家去。说黑柱待她不好,常常喝醉酒就打她,所以她趁着给醉酒的黑柱洗澡时,一直添柴,活活将他煮死。
她走投无路,说只要二癞子收留她,她愿意把他当丈夫。
二癞子也是一样穷苦单身汉,一咬牙就同意了。正过了没两天好日子,今天就得知了那女子是邪祟化身,顿时就不敢再包庇了。
岑道长一听,掀起二癞子的衣袖一看,果然在他手腕间发现了一道红色的痕迹。
众人不识。
岑道长解释道,从前是采药人会在年份不足的灵药身上绑一道红绳,等到灵药成熟了,就要回来采掉这份灵药。
后来,当药美人要害人的时候,就也会在那个人身上种一道红线。这条红线会逐渐生长,当它完全环绕手腕一周的时候,就代表你这个人“成熟”了,可以摘了,
此线可以说是一个记号,也可以说是一个诅咒。
而二癞子手腕上这道红线,只差一丝就要合上,俨然命不久矣。
当即。
也不用村人恳求,岑道长自有除魔卫道之心,仗剑随二癞子前去,村里老少拎着棍棒镐头在后跟着。
可这一群人却气势汹汹地扑了个空。
二癞子家里空空如也,早已不见了那女子的踪影。二癞子一时如丧考妣,哪怕真媳妇丢了也不见得会这么伤心。
当夜,岑道长就仗剑守在二癞子家门外,看能不能等到那邪祟前来摘命。
一夜风平浪静。
可再敲门时,却发现屋内的二癞子不见了。
村人出去寻找,最终在荒山上看到了他的尸体,死状凄惨,周身几乎被重锤捣碎。若不是凭借衣物,很难认出他。
岑道长也无能为力,只能说一声邪祟厉害,让村人自去求援。
他们一行收药人就此打道回府。
可谁知,没等回到杭州府,他们就发现……
三位掌柜、几位伙计、包括岑道长在内,每个人的手腕上都出现了一道红线!
一身正气的岑道长大怒:
“这邪祟好歹毒的心肠,我等不过路见不平、仗义出手,还没救下那人,居然就被它记恨。诸位不必惊慌,我这就回转观中问过师兄,看看如何降伏这邪祟。”
这一番慷慨激昂的发言令几位掌柜的心中大定。
然后第二天岑道长就死了。
他在自家道观中惨死,尸身漆黑,几乎被烧成焦炭。
而他的师兄,对此显然是束手无策。
这下其他人可是慌了神,他们上报朝天阙,又花大价钱四处延请高人,可是短短几天之内,能请到的人并不多。有的修者是一听说这件事,就明言无法管。而有的则是收钱办事,牢牢守在雇主身边。
可另外两位掌柜和手下伙计还是陆续惨死。
根本守不住!
王龙七他爹手上的红线增长还算缓慢,但是七八天里已经长了接近一半,继续这样下去,想来再也活不过七天。
这两天府上正是愁云惨淡的时候,王龙七听闻李楚回来,真就是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赶紧就来求援。
……
听他讲完,道观后院稍微沉默了下。
李楚直接看向余七安,问道:“师傅可知其中根节?”
“这事儿嘛……”
老道士拈了拈胡子。
“知道是知道,但是要解决,说难不难,说简单可也不简单。小王啊,我问你……”
我 师兄 实在 太 稳健 了
他抬眼看向王龙七,极认真问道:“你跟你爹平时关系好吗?”
“……”王龙七无语了好一会儿:“不管关系好不好,人总得有个爹吧……”
余七安又一沉吟,稍后再抬眼:“你看我行吗?”
“求你当个人吧!余道长!”
王龙七实在忍不住吼道:“你要是真有主意能给我爹救回来,我真是不介意认贼作父。你要是没主意,就别在这拿我解闷儿了好吗?”
“嗨。”余七安一摆手,“我这不是缓解一下压抑的气氛吗,我能没主意吗?你未免小瞧我了。”
“义父。”王龙七干脆利落地道:“那你快救救我亲爹吧。”
“哈哈。”余七安一笑,悠悠说道:“欲解杀身障,还需往南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