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赵昂赶回冀城后,向马超诉说了张郃的作战计划。
马超对于关平这个生间的计划很是满意,至少哄骗张郃成功了,接下来就是在这一战当中消灭张郃。
震慑反叛之辈的同时,也好竭尽全力做好准备,对付夏侯渊。
相比于张郃这一支孤军,夏侯渊要人有人,要粮有粮,要士气有士气。
马超和关平只能先挑选张郃这个相对的“软柿子”捏一捏,借此来打击曹军的士气。
灭了曹军的这股先锋,也好涨涨自家的士气。
避免众人因为韩遂大败而低迷,韩遂在羌人氐人当中的威望,那可不是一般的高。
马超手底下也有不少羌人氐人,他必须重新把威信建立起来。
“关贤弟,我等立即出发?”
马超也是信心满满,张郃想要让自己掉进坑里,自己还想要让他掉进坑里呢。
“不急,待到明天,我们再出发,今天大军好好休息一二。”
他觉得怎么也得给张郃一点准备的时间,关平顿了顿又笑道:
“我们还是商讨一二,要如何对付张郃吧。”
“也是,倒是我心急了。”马超又重新跪坐在席子上。
如今陇右四处叛乱,许多原本投降自己的人开始响应曹军。
再加上韩遂接二连三的大败,总之让己方的势力受损严重。
马超急需一场漂亮的翻身仗来证明自己。
将来他在陇右这片土地上是吃酒喝肉,还是被人笑话,可都等着马超来证明呢。
“明日我率领大军先行出发,直奔新阳县而去,关贤弟你稍后领军出发,
待到我假装被姜叙摆一道后,便佯装率军而回与你一同攻打张郃,叫他首尾不相顾。”
对于这个战术的安排,关平并没有什么异议,自己好像未曾与张郃交过手,至于夏侯渊好像也没得着机会!
如今先利用生间的计策,把张郃拐进坑里。
“将军可要防着姜叙带人在后面突击你。”关平提醒了一句,这种事不是不可能发生的。
尤其是需要姜叙的配合,张郃也不会不答应。
“此事自是交给我来。”马岱挺身而出,为他大哥断后。
“赵参军,明日我等便假扮梁宽等人,前去与张郃汇合,杀他一个措手不及。”
关平又侧头看向赵昂。
赵昂一时间有些诧异,他本以为自己会随着马超一同去演戏,没成想关平竟然是这样利用他接近曹军的。
“可是杨阜也会在曹军军阵当中,关小将军恐怕会被识破。”
“没关系,我藏在后面一点,到时候先杀他一个措手不及,能瞒一会是一会。”
关平也没想瞒多久,只需要一个接近突击的机会,万一侥幸斩了张郃呢。
对于斩杀曹军宿将,不止是邢道荣心里想要杀一杀,连关平都有所期待。
设计张辽,引他入瓮这件事,关平觉得只是间接死于自己之手,算不上斩杀。
临阵斩将,更能极大的鼓舞己方士气。
第二日,天明之后,马超便领轻骑兵出了冀城,紧闭城门,一路前往新阳县。
待到马超大军行了十里之后,冀城间接性的传来一阵的喊杀声,城墙上的士卒仿佛互相交战。
被张郃安排在城外的哨骑,当即走了数人,加紧向张郃汇报。
过了半个时辰后,从冀城东门出来一只军队,竹筐里装着撒发着异味的首级,奔着新阳县的方向而来。
看见这一幕的曹军哨骑,再次打马就跑,向张郃汇报去了。
曹军的一连三波探马,这下子全都走了。
张郃很快就得了马超出城直奔新阳县而来的消息,当即命令麾下士卒。
全都人衔枝,马衔枚,勿要露出马脚,以免坏了自己的布置。
还没等马超路过,张郃便接到了第二波探马的消息。
冀城果然发生叛乱。
听到这个消息,一旁的杨阜脸上也是充满了笑意,如今杨家的功劳,那才算是板上钉钉。
接下来,就要靠张将军的勇武,擒获或者斩杀马超了。
如此一来,马超之祸便已经可以平定,至于韩遂那个老头子,连他女婿都背叛了他。
众叛亲离之下,年岁又大了,苟活不了两年了。
陇右平定之日,就在今日!
张郃也是颇为满意,这些陇右士族的决心和手腕,这更是让他清晰的认知了,
治理一个地方,如果没有获得当地豪强的支持,这些人被当地豪强背叛,那是时有发生的事情。
正在张郃遐想当中,马超的先头部队已经路过树林旁,开始想着新阳县进发。
张郃待在密林深处,等待马超全军路过,看着那杆将旗,想必马超应该不知道他也到了众叛亲离的地步了。
现在还想着称霸陇右的梦呢。
哼哼,一会就让本将军亲自擒了你,也要押回邺城,面见丞相之后,一刀砍了,以谢天下。
待到马超军过了五六里之后,张郃这才命令大军从密林当中出来,整顿军阵,拦截马超。
没让张郃等太久,第三波探马便开始了汇报他的所见所闻。
杨阜手执长枪,摸着胡须大笑道:
“定是吾弟他们已经控制住了冀城,斩杀了马超等人的亲信和家眷。”
张郃对此也是颇为满意,今日定要擒获马超,绝不能让他给跑了。
“杨参军所立下的功勋,本将自然会如实上报给丞相的。”
张郃并没有说什么,赏赐自是该有丞相定夺。
“多谢将军。”杨阜自是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这个时候便开口道:
“马超此人勇武异于常人,届时我等兄弟会在一旁协助将军擒获马超。”
张郃瞥了杨阜一眼,这是不相信自己的本事,他早就想跟马超交手了。
今日正是一个好机会!
“无妨,本将自是应对的过。”张郃直接就拒绝了这么一个提议。
什么都让他们这些凉州豪强子弟干了,那自己做什么?
马超的士卒在暂且修养一阵,而赵昂领军也在修养,准备蓄力。
对于马超的这种做法,张郃倒是表示挺满意的,看得出来马超是一个谨慎的人。
他没有到新阳县城下,而是让姜叙领兵出城在见他。
不过有马超的军队横在中间,张郃也不好再派人去通知姜叙如何做。
但是张郃希望姜叙能够领兵出城,将这个消息告知马超。
如果马超大怒与姜叙厮杀在一起,他便领军压上去。
可若是马超想要回援冀城,那正好有自己拦着他。
无论如何,冀城,马超他是还回不去了。
后面还有冀城豪强一同来的援军,如果把马超家眷的首级扔在两军阵前,想必会极大的激怒马超。
张郃对此是极其期待的,被暴怒冲昏了头脑的人,才会做出蠢事来。
这样马超他就算是想要逃跑,都跑不掉了。
计划照常进行,没有内鬼!
无论是张郃,还是杨阜,都被关平精心奉献出来的表演给迷惑住了。
用生间误导敌军的判断,大抵如此。
新阳县的姜叙接到马超派来的传信的使者,直接就被灌输了事情的真相,让他回去告诉马超一声。
姜叙麾下的人马出城去,当真不是马超的对手,即使是有曹军在。
那也得是马超和曹军相互交战后,姜叙才能带着自己人一同上前,围住马超。
以自身为饵,姜叙直接拒绝了这个想法,不是他不想,实在是部下不给力。
他跟马超又不是没交过手,双方的战斗力当真不是一个等级的。
休息一会后,赵昂便直接带着伪装好的关平等人,往曹军军阵靠了过去。
而接到消息的马超未曾停留,直接就掉头赶回去,做出救援冀城的态势。
现在张颌面对的是前有马超的硬冲,后有关平捅他菊花的态势!
而张颌以为的是马超才是那个被前后夹击,左右为男的男人。
杨阜如今也没有准备要去自家弟弟接触,他相信赵昂,两人曾经是坚定的盟友关系!
如今冀城已经不属于马超,马超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
不趁机搏一搏封侯的功名,更待何时!
今日必擒马超,杨阜心中甚是兴奋!
张颌光明正大的把军队摆在明面上了,根本就不在乎马超的探马发现!
而马超显然也得到了探马的回报,勒令士卒摆开阵势,面上的表情有些阴沉。
张郃打马而出,以枪遥指马超道:
“马儿,今日你已经走投无路,快快下马投降,否则定要杀你全家。”
马超也是打马向前,手执长枪开口道:“尔是何人,也敢拦住我的去路。”
“哈哈哈。”
张郃先是发出一阵大笑,掩饰自己的尴尬,他娘的,忘了,马超不认识自己。
“吾乃张郃,今日特地来取你的狗命。”
“张郃,谁啊,我听都没听说过。”马超随意转悠着手中的长枪,脸上一点都不在意。
闻听此言的张郃又是一阵大笑,可着实被马超的这番话给激怒了。
“马儿,今日就让你知道我张郃到底是谁?”
马超高声嚷道:“匹夫,赶紧让开道路,否则别怪我杀人不眨眼。”
他这般吸引张郃的仇恨和视线,就是为了给关平突击曹军后军争取更多的时间。
玄 界 之 門
到时候自己与关平前后夹击张郃,谁落到谁的手中,那不是显而易见的。
“冀城你回不去了。”杨阜出列,高声说道:“马超你的家人已经全都被砍了,装进了竹筐里。
用不了一会,你就能看见他们的音容笑貌了。
对面的将士听着,冀城已经被我所夺,尔等家眷皆落入我的手中,若不想他们死了,立即下马投降。”
马超瞥了对面的杨阜一眼,枉费自己曾经还想要重用他。
没想到这个浓眉大眼的人,竟然也是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
登徒子
马超当真想要喷回去,说他全家老小,一个不留,全都被自己给杀了。
甚至连杨阜的儿子都没有放过,至于女人根本就没有听关平的建议,一个不留。
“杨参军,我让你诈降曹军,如今还不动手更待何时?”
马超的话喊出来之后,不仅杨阜懵逼了,连张郃心里也产生了一丝的动摇。
“马超,你一派胡言。”杨阜紧接着大喊一声,向张郃证明自己的清白:
“张将军,他这是污蔑我,我对曹丞相的忠心,日月可鉴呐。”
“我岂会被马超的话所哄骗。”张郃瞥了一眼杨阜道:“我是相信梁。”
杀!
张郃的话还没说完,曹军后军阵营便传来一阵喊杀声。
杨阜等人不禁往后望去:“发生了何事?”
“禀将军,是那个叫赵昂的人,领军杀进来了!”有士卒打马高声汇报了一声。
“赵昂?”
杨阜失声吼道,一脸的不敢相信,赵昂会来袭击曹军的后军。
“杨参军,好机会,快动手杀了张郃。”马超又是一声大吼。
这下张郃不得不相信自己是被眼前的杨阜给算计了,完全就是马超的圈套。
“杨阜,尔敢!”张郃抬手一枪就冲着旁边的杨阜扎去。
“张将军,这不是真的。”
杨阜双手握住张郃插进自己胸前的长枪,嘴里边吐血边解释道。
“哼。”张郃双手借力,直接枪挑了杨阜,把他甩下马。
“众将士,随我杀!”
马超大吼一声,身后轻骑纷纷发起了冲锋。
紧接着先是一阵箭雨覆盖,这些人弓马娴熟,在战马上冲锋的路上,射上三轮箭,那简直就是小菜一碟的事情。
尤其还是这种顺风仗!
关平本想隐藏在军中,可偏偏张郃与杨阜都在前面与马超对峙,劝马超投降,顺便打击马超的士气。
然后他就果断带头冲击曹军后军,趁其不备,直接就挥舞着大刀杀了进去。
“绝不能跑了张郃。”邢道荣很是兴奋,这可是活着的曹军大将。
自己终于有机会能够斩杀曹军大将了。
“张郃是我的!”马铁毫不示弱的大吼一声,顺便挑飞一名曹军士卒。
“呵,跟我老邢抢人头,我就不信有谁能抢得过我!”
邢道荣更是一扫大斧子,直接扫出一片空地,曹军谁也不能挡他。
关平更是策马冲锋大吼道:
“杀张郃者,赏万金,众将士,随我冲锋陷阵!”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