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ylcn引人入胜的小說 三國末世錄-第1064章 分兵奪糧分享-v5dyz

三國末世錄
小說推薦三國末世錄
汉尼拔麾下这些将官之所以反应如此大,是因为汉尼拔以往都是单刀直入,流动作战。除了这座巴勒莫城,他没有长期占据过任何城池,也从没有分过兵。但他怎么今天突然想起了要分兵占地了
汉尼拔做个手势示意大家安静后,又继续说道:“大家可能会有疑问,为什么我们之前攻下一城一地不去占据经营,现在怎么又要回过头去重新攻占。其实啊,这是因为…,因为此前,我们要做的是集中兵力将西西里岛上的罗马军彻底打垮。现在我们基本达成了这一目标。虽然现在又有小股梁军渡过了墨西拿海峡,但他们不足以构成对我们的威胁,只要我们拿出最初起事时的势头和士气来,一定能将他们赶出西西里岛!”
汉尼拔虽然搜肠刮肚的用话语进行了掩饰,但在场的官兵大多数都知道事情不会是那么简单。他们也不是瞎子聋子傻子,早前斯巴达克斯兵败墨西拿海峡的事已是人尽皆知。
后来汉尼拔又集结兵力渡海,说是要去阿非利加。虽然当时汉尼拔没有明确告知此事的详情,但很多人已从小道消息打听到,说是要全军分批转移到阿非利加。而现在汉尼拔突然说只是那一批部队单独在阿非利加开辟第二战场。汉尼拔也没说开辟第二战场的目的和意义是什么,这就很让人费解和怀疑了。
还有一件事对军心产生影响最大。就是大家已从各种渠道知道或猜测道部队里的军粮不多了。从前两天开始,每周分发到各部的粮草都已减少了两三成。
实际上,汉尼拔如此做正是因为粮草这个原因。他所谓的分兵占地其实是分兵夺粮。他很清楚一旦将这支临时拼凑起来的部队分开,再让分散的各部统一听从他的号令,或将他们再重新拼凑起来就很困难了。但现在他顾及不了这些,因为他当前急需解决粮草问题。
将部队分成几股去攻打各个被罗马军盘踞的堡垒城池,攻破对方城池据点多少能抢些粮食。等各部占据各个城池后,用抢来的粮食做为过渡,而后开荒种田的弄粮食。至于种田的人力从何而来,如何组织,那就要靠各部将官守备各个城池据点的将官们再自己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
会议上,汉尼拔开始一一部署他的计划。他将巴勒莫剩余的三万多兵马分成三股。一股由斯达巴克斯带领,向西西里岛的南端挺进。一股由他自己亲自率领,直扑西西里岛中心的尼科西亚城,最后一股却是兵行险着,沿着北海岸,直扑墨西拿海峡,那里有至关重要的浮桥。
当然汉尼拔并没奢望能拿下浮桥,但他有信心能摧毁这座架设再墨西拿海峡间的浮桥。而去倘若万一拿下了浮桥,那将是他咸鱼翻身的机会。
他部署的这三路兵马路线恰似一个以巴勒莫为起点的发散形扇形,算上各路军分支部队进攻的范围,几乎覆盖了整个西西里岛。
等汉尼拔将会议开完了,人们纷纷从花园中退出时,摩梭利斯还怅然若失的站起来向汉尼拔追问道:“大将军,您把我忘了。怎么没给我安排个差事啊。”
汉尼拔还没答话,旁边的斯巴达克斯冷笑道:“摩梭利斯,你还有脸问。你说大将军可能将兵马交到你这个刚刚丢失了一万五千兵马和两百条战船的人手中吗?”
摩梭利斯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正要和斯巴达克斯争辩时,却被汉尼拔做了个手势制止了。而后,汉尼拔又对斯巴达克斯说道:“兄弟啊,不是说了吗。现在危机时刻更需要我们的团结,你以后啊少说些这样伤感情的话。”
接着他又对摩梭利斯说道:“摩梭利斯将军,并非我不相信你。而是你这刚遭遇大败,心神还没恢复过来,不适合再接连带兵作战了。请毋须多想。你啊,就跟随我这一路兵马,给我做做参谋出谋划策好了。”
……
深夜,巴勒莫码头披上一层银色的月光。摩梭利斯“逃生”回来所乘坐的那条船上突然闪出一条黑影。他神不知鬼不觉的顺着跳板上了码头,而后一溜烟的顺着海岸向西边南方向跑去。他沿着海岸跑了近十里,来到一条注入大海的小河河口处。
此人掏出个火折子,点着了一根火炬。然后他挥舞着火炬向河对面有规律的晃动了几下。不一会,河口对岸的芦苇丛中就出来了一条仅容纳一人的羊皮筏。羊皮筏上的人从岸边上的人手中接过一节密封好的竹筒后,又匆匆划着羊皮筏离去,他并没有划向河口对岸,而是向河口外的大海划去。那里的海面下有一条冯宇的半潜船正在等着。几刻钟后,一只灰色信鸽从半潜船唯一露在水面外的舱口中飞了出来,消失在夜空之中。
……
罗马军占领的西西里岛腹地城堡尼科西亚。冯宇将飞鸽送来情报仔细读完后,又转交给麾下众将参阅。典青忧心忡忡的问道:“这情报很有价值,但前提得是真的。我们真能相信摩梭利斯这个人吗?”
冯宇呵呵一笑道:“我们假设情报是假的对摩梭利斯有什么好处。若没有,那这情报就多半是真的。而且就算这情报是假的,只要如此应对,我们也没什么损失。等时间一拖长,我们就知道它是真是假了。”说罢冯宇开始布置起他的计略来。
几天后,巴勒莫城中。还未完全做好准备的汉尼拔大军就迫不及待的分三路出发了,除了巴勒莫城中留下了五千兵马镇守,其余兵马兵分三路按汉尼拔的计划向西西里岛各个方向杀去。
这次大进军让汉尼拔再次感受到当初在西西里岛风卷残云般的爽快。他亲自率领的一万大军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抵抗,便一口气占据了七八座罗马军盘踞的城池或堡垒。那些驻守的罗马军甚至还没等他的兵马兵临城下,便望风而逃。
只是这次与上次不同之处是,他攻占的地方皆为空城。别说金银财宝和他急需的粮草了,就是平民百姓也没见到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