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1hjj精彩玄幻小說 苟在忍者世界討論-第三百四十七章 隱藏在妙木山深處的祕密熱推-aq9k4

苟在忍者世界
小說推薦苟在忍者世界
“禁止同室操戈”
千手扉间奇怪道,对于任何智慧生物而言,内斗都是必不可少的,他还没有想到,大筒木一族里有着这样一个规定,强行限制内部斗争吗?
“大筒木一族已经快要灭绝了。”
玄内点点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慢悠悠地说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很多年前,大筒木一族曾经有过上百名成员,后来因为一次变故,很多成员死于那一次的动乱之中,在那之后,为了避免更多的损伤,那一代的族长就发布了一项禁令,禁止大筒木一族同室操戈,甚至以这个理由,还在每一个成员身上都设置了专门的咒印作为禁制。”
说到这里,玄内顿了顿,继续说道。
“这可不是一般的禁制,而是一种带着绝强的控制之力的强力禁制,甚至可以随着血脉流传下去,这种禁制限制了我们的思想,在决定了族长绝对的权威的同时,进一步加强了对于族人的管理,让族人无法做出对族群不利的事情,因为这一点,今后的大筒木都不可以对同族人出手,甚至是间接出手也不可以。”
“无法做出对族群不利的事情……也就是说,不仅是行动,甚至连思想也监控起来了吗?”
波风水门沉声说道,让大筒木一族的成员永远不可能做出对族群不利的事情,这可不是简单的限制,而是一种作用于人类自身主观意义上的监测和控制手段。
不需要其他人主动去控制,就能强制要求接受了禁制的人无法背叛和做出对族群不利的事情,从玄内的描述上看,这应该是大筒木一族的某种强力的控制措施,一种非常唯心的东西。
只要受术者自己觉得某件事情是损害了大筒木一族利益的,他就不能去做,这样的约束力甚至比起日向一族的笼中鸟还要强。
“原来是这样……”
千手柱间恍然道,看上去如日中天的帝国掌权者,大筒木一族,原来还有这这样的过去,甚至都快要灭绝了,所以才采取了这样的方式最大限度地减少家族内部的矛盾。
“那么,如果非要违抗禁制的话会怎么样?”
千手藤间问道,毕竟只要是智慧生物,就免不了矛盾和纠纷,就算是大筒木一族,这些年来也不可能什么矛盾都没有,他有些好奇,如果有的人不顾禁令,做出了违背族群利益的时候,甚至非要对自己的族人动手的话会怎么样?
“轻一点的话,会受到无法痊愈的伤势,造成一定程度的损伤,那是一种极端的精神甚至是灵魂冲击,相信我,你不会希望变成那样的,而更严重的情况,会死。”
玄内斩钉截铁地回答说,就是因为畏惧这个无法逆转的后遗症,现在的大筒木一族才只是关押住了玄内,并没有杀死他。
“但是,这个禁令,应该对你无效才对。”
另一侧,千手扉间想了想,发现了些许端倪,玄内的天牢可以让在他周围的查克拉无效化,如果真的有那个咒印的话,在他的旁边应该也会失去效果,这样一来,有这个禁令没这个禁令应该没有什么区别吧。
“你以为那是什么样的咒印?”
玄内闻言笑道,千手扉间的想法太简单了。
“那是施加在灵魂上的东西,就像是你们身上的秽土转生一样,灵魂层面上的东西。老朽在出生的时候身上就携带了这样的禁制,那个时候,老朽还没有获得天牢的能力。天牢可以影响到查克拉,但是无法复原被修改后的灵魂。”
“这样的禁制强行将族人们绑在一起,禁制的力量制止了我们对彼此出手,就连后来的每一代的族长,想要解除这个禁制也非常困难,从某种角度上讲,它就是一张把我们大筒木一族连接在一起的大网。”
“所以,你们明白了吧?”
玄内睁开浑浊的眼睛,看着眼前的众人,缓慢地说道。
“老朽被关押在这里,是因为老朽的想法和族人不太一样,老朽的族人忌惮老朽的力量,但是又无法真正伤害老朽。但是,老朽毕竟是大筒木一族的成员,无论是出于本心还是基于禁令的限制,即使你们救出了老朽,老朽也不可能背叛家族,帮助你们去对抗老朽的族人。”
“原来如此,这就麻烦了。”
幸村皱了皱眉,面色难看地想到。
事实摆在面前已经很清楚,天牢的真面目,这个叫做玄内的老人身份的确很不一般,作为大筒木一族,无论是他的能力还是他掌握的情报,对于反抗军来说都是难得的收获。
但是,这个收获他们却无法使用,虽然从言语中可以听出来,对方对于囚禁自己的帝国高层观感也不怎么样,对反抗军也没什么恶意,但是碍于各种方面的原因,对方不可能背叛大筒木一族帮助反抗军。
“原来如此,你所谓的族长,就是天皇吗?听说那个家伙已经消失很久了。”
千手扉间沉吟了一下,据他们得到的消息,帝国的天皇自从十年前就已经不再出现了。
“你被关押在这里,也是他的命令吗?”
天牢,是一个十分强大的东西,那个大筒木一族的族长也忌惮这样的能力,但是同样受限于禁制的他,无法抹除掉玄内这个潜在的威胁,所以才废物利用,将对方关押起来,让镇反军进行监视的同时,也作为一个秘密武器来使用。
“也许是吧。”
玄内平淡地笑了笑,没有多做解释。
事情发展到现在,各方面的情况就已经很明显了。
反抗军中大致分为了两种观点。
千手柱间出于自己本身的性格因素,不愿意伤害一个看似无辜的老人,波风水门也有类似的想法,而且他觉得,就算是施加在灵魂上的咒印,也应该有解决的方法,或许能够从其他的角度说服老人和反抗军合作,不应该就这么急着下结论。
而另一边,千手扉间和千手藤间表示相对于几率小到极点的可能性,以及显而易见的威胁,解决威胁才是重中之重。
一方倾向于杀,一方倾向于保,开始了一场小型的争论。
平心而论,幸村其实也不怎么想要伤害一个对自己没有露出恶意的老人,即使对方是大筒木一族。
但是,千手藤间也说的没错,对方的能力对于反抗军的威胁太大了,一个对己方有着很大威胁,却又没多少帮助的重要角色,如何处置他,的确成了一个难题。
最终,还是千手柱间那边稍微占了上风,他说服了千手扉间,暂时保留了玄内的性命,当然并不是直接将玄内接纳到反抗军,而是在反抗军之外建立一个其他的秘密堡垒,将玄内转移在其中,算是先把玄内从帝国的控制下转移到在反抗军的控制下。
不是接纳,不是合作,而是一种变相的控制。
玄内的能力实在太过危险,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就算是圣母情怀的千手柱间也不可能放任对方进入反抗军的腹地,只能像当年的尾兽一样,先控制起来,然后再根据之后的局势发展做出改变。
对此千手扉间斟酌了一下表示同意,这是他能够接受的底线了,这样可以将风险降到最低,而且说实话,他对于玄内的天牢也有着相当的兴趣,如果能够从中研究出来什么东西,或许能够成为与帝国对抗的利器。
就这样,几人达成了共识。
“终究还是这样……”
讨论结束后,全程没怎么说话的宇智波斑落下了如此的结论。
对于这个结果,宇智波斑表示自己并不意外,因为,那就是千手柱间,一个善良天真的滥好人,如果不是因为对方有着这样的性格的话,当年的自己也不会信任他,从而结盟创建了木叶忍者村。
当然,后来发生的事情就不是他们当时能够预料到的了。
“哼……”
想到这里,宇智波斑不禁再冷哼一声,对于过去的回忆让他再次想起了曾经受到的欺骗,那个曾经被自己奉为至理名言,实际上却只是被一个野心家阴谋篡改的宇智波一族的石碑,念及此处,他面色猛地一沉,转身消失在原地。
他要去与外面的团队会和,玄内的特性决定了他无法按照他们原本决定的路线行动,白蛇仙人的分身在玄内面前,同样会由于查克拉的消失而化为烂泥,因此,他们需要准备一个特别的东西。
……
“初代大人,斑大人,二代大人,那么,我这就离开了。”
十分钟后。
一条面目狰狞,浑身覆盖着如同钢铁一般的黑色鳞片的大蛇抬起头,对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几个人影轻点了一下,说道。
“黑空,就按照计划中那样,将他带到那个地方去吧。”
千手扉间表情僵硬地说道,身体好似木乃伊一般地死寂。
面前这只黑色的巨蛇是,是他们紧急从龙地洞里召唤出来的,也是龙地洞里唯一一条注重肉体锻炼的蛇类,有着强壮的肌肉和坚固的鳞片。
正因为肉体的强大,即使没有查克拉的帮助,它也可以在地下自由自在地穿行,用来转移玄内再适合不过了。
“我知道,大蛇丸大人已经给我说过了。”
黑空轻轻晃了晃脑袋,吐着信子将玄内含在自己的口内,然后猛地一用力,对着地面撞去。
轰隆隆隆!
只听一声巨响,灰褐色地土地被它钻出一个巨大的大洞,黑色的影子一闪而过,钻入洞穴中不见了。
脚下的轰鸣声越来越小,直到黑空离开半分钟之后,千手扉间地身体才突然一怔,就像是刚刚清醒过来一样,眼中再次恢复了神彩。
“这就是天牢吗?果然很不可思议啊。”
亲身体验过天牢之后,千手扉间总算感受到了千手柱间和波风水门之前的感觉,那种虽然有一定的神智,但是什么也无法操控,怎么也动不了,好似植物人一般的状态,的确让人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惶恐。
这样的感觉,只有自己亲自尝试一下才会体会得到。
“总算将他送走了。”
感受着地下传来的轻微的震动,千手柱间轻叹一声,身体表面的灰烬终于变得平滑了一些,玄内离开之后,被禁锢了三年的他总算再次恢复了行动能力,心中原本紧绷的精神不由地松了一下。
“真是狼狈啊,柱间。”
站在他身侧的宇智波斑双手托着肩膀,看着千手柱间那身狼狈的模样,忍不住挖苦道。
虽然现在两人早已不是敌人了,但依然算是相互竞争的对手,好不容易得到一个这么好的机会,宇智波斑自然不会放过。
“多谢了,斑。”
千手柱间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在意宇智波斑的语气,非常诚恳地说道。
“……”
宇智波斑没有说话,只是轻哼一声,撇了撇嘴转头看向旁边。
“还有,各位,辛苦你们了。”
紧接着,千手柱间又四周环视了一下,看了看聚集在周围的忍者,满怀感激地说道。
尽管这次占据了先手优势,并且参与行动的都是反抗军顶尖的高手,但是从场面也可以看出,过程并不容易,毕竟镇反军也算是帝国的高级军团,实力并不弱,整个一战下来,反抗军也死伤了大半,剩下的也基本上各个带伤,情况并不是十分理想。
“这都没什么,初代大人。”
“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其他人纷纷说道,千手柱间和波风水门在之前的一百多年内数次出手帮助反抗军,要么是抵抗强大的敌人,要么是掩护军团撤离,他们的功绩和重要性可圈可点,如果能够救下他们,就算这些人都死绝了都值得。
“你就是幸村吧。”
另一边,波风水门和幸村交流了起来,从幸村的角度,两人并不是第一次见面,曾经在鸣人体内的尾兽空间里,他与波风水门留在鸣人体内的查克拉交流过。
但是,站在波风水门的角度上,两人却是第一次见面。
“我已经从很多人那里听说过你了,多谢你这次的帮忙,还有以前对鸣人的照顾。”
他说道,此次救援行动中,幸村的探路也是很有必要的,不是幸村搜集情报,行动也不会这么顺利。
“不用这么客气,四代大人。”
幸村闻言笑了笑,这下子,自己也算是和历代火影都交流过一回了。
“话说,你是怎么……”
波风水门接着问道,他们能够认出幸村,是因为他们曾经看过幸村的照片,对于幸村到来的过程却是并不了解,因此有几分疑惑,但是还没等他说完,旁边的千手扉间便再次插嘴道。
“闲话过一会儿再聊,第四代,你应该还有事情没有给我们说吧。”
千手扉间双手托肩,看向波风水门,冷声说道。
“三年之前,原本应该由你带队完成的,那件机密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