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最近苏礼的心情有些不太好,因为面前的一男一女时不时地就要来一出‘以剑会友’,着实是令他无比蛋疼。
好在他也有海棠一直在他的身边陪伴着,让他觉得心里好受多了……至于徒弟北光和初荷的感受,那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这次一路西去不像先前剑徒巡山时要绕行诸多妖国,苏礼只是路过而已,所以没有去和那一路上的妖王们打招呼。
只是就算如此,他这个剑崖圣子身份也是不比从前了。
哪怕只是路过,沿途一路也是有各路小妖前来送上瓜果酒水,生怕怠慢了这位剑崖教的吉祥宝宝然后出妖命。
起先没见过这种阵仗的初荷还想要拔剑斩妖除魔呢,结果现在也开始心安理得了起来……
这是剑宗先辈们用生命填出来的,一代代剑宗门人不断地在天裂山中斩妖,才能在剑崖立教的时候有群妖来朝的气象。
这是一群被剑崖教给彻底征服了的妖族,虽然不知道这种统治还能够持续多久,但至少现在众人能够享受这种尊荣。
而在天裂山中前进的时候,刻意绕了一下路。
月剑是能够感受到他们的方向似乎是不太对的,但她却没有说明……毕竟她现在真正关心的是与景晨的‘论剑’嘛。
但是直到他们来到一个看似寻常的山谷中时,她才猛然一惊问:“这是何处?为何此地氛围如此奇怪……仿佛有强大恶念残留,又有至强剑意存息。”
只是他这一问有些多余,苏礼已经带着北光与初荷来到一座山头开始讲解:“当你师父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还存在着一尊被镇压了一千四百多年的可怕邪魔……这留存的剑意,便是当年的镇压者所施展,那位前辈也一直在此陪了这邪魔一千四百年,直至我的到来。”
景晨早就知道这是哪里了,他听了轻轻一笑道:“那位在此镇魔的前辈如今就在我剑崖,小光你可猜得出他是谁?”
北光听了眼中立刻露出了崇敬的神色,只是从这片土地上残留的气息就能够隐约感受到当年的那尊邪魔有多么强大。而也正是因此,他才会对那在此镇魔千年的前辈钦佩之极……
他想了想说道:“能有如此强大的剑意镇魔,必然是我剑崖教五老剑级别的高人吧。尤其是是夏铭教主最善金行,此地有金、火二行的强大剑意残留……弟子确定,曾此地镇魔千四百年者,定然是夏铭教主!”
苏礼点点头说道:“算你机灵,教主之前没白疼你。”
苏礼好不容易才按耐住了翻白眼的冲动……自家徒弟之前在剑崖的时候一直混迹在四代弟子的院落内,理论上是根本不可能知悉教内大佬们的。
可是看他一副很熟稔的样子……那群为老不尊的肯定平时没少偷偷来找他徒弟!
北光大约也意识到自己有些暴露了,他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
苏礼拍了拍他的脑袋却是没多说什么,随后却是默默无声地上路,加快了脚步又绕了一个大圈子,带着自家弟子又去瞻仰了一下当年元锋舍身饲魔之地。
莫问黄泉 渲染梦
如今这些事情虽然都已经过去多年,但有趣的是这些地方都留下了一些独特的气息。
夏铭那处留下的是镇魔时的斗争之烈意,而元锋处留下的却是一种甘愿自封远离俗世的寂寥。
绝品爱神系统
这些独特的精神留韵很是令人着迷,对于北光这样的年轻人正好可以触发其感念。
而也是在这种无声的教导之下,北光渐渐地有些明白了剑崖教的一些古老相传的精神内核。
他为能够加入这样的教派感到发自内心的高兴与荣耀,他看到了这些前辈们在面的灾劫时,是如何当仁不让地以身堵之。
先上后爱,首长你好坏 心静如水
初荷听了也是觉得惊叹极了,她不由得以崇拜的目光看向苏礼,因为在她听来好像都是因为苏礼这些可敬的前辈才能够得以善终。
月剑听了倒是反而有些不信,她有成熟的思维方式,自然也就不会轻易相信那么多巧合的事情。
但仿佛是看出了她的怀疑,景晨面色温和地在她旁边轻声说道:“不要怀疑你所听到的……所以在我剑崖教,虽然我师姬练为副教主也是下一任教主人选。但实际上只要苏礼这孩子愿意的话,他立刻就能成为教主,而且剑崖上下无所不从。”
月剑听了惊奇地问:“既然如此,为何还要让我们的这位圣子离开山门?这一路西行可是充满了各种的危险。”
景晨苦笑一声道:“但是我们不能永远管着他对吧?剑崖是家而不是牢房。”
“若是家,在外呆倦了自然会回来。若是牢房,总是会千方百计离开并且是一去就不再回头。”
大秦医妃 夯夯
“况且这孩子可用不着我们担心他的安全,如果他都有危险了,那这全天下的人就都会很危险。”
他最后一句话是看着在苏礼耳边的发丝上荡秋千的海棠说的……开什么玩笑,一为下凡的神灵正随身带在身边呢,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事实正是如此,别以为海棠只是椿的分身就小觑了她……须知椿在下界时一身神力与修为都是被压制到此世顶点的!
所以对于椿来说,他的本体最多也只能恢复到这个世界顶点的力量,而她的分身海棠也是一样……因为下凡,她的本体与分身的力量是一样的。
而下凡神灵的强大之处并不只是在于单纯的力量,更重要的是对力量的感悟与运用……所以有海棠在苏礼的身边,他根本不需要担心会有什么危险。
精魂血梦 灵麟
在看过来元锋的自囚地之后……这一路上的经历,最重要的是随着苏礼将北光带到了那东洲母河源头的泉眼处时,真的是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这东洲天下的水脉运行仿佛都在北光的心中彻底成型,随后他周身就水汽浮现,一股冰冷清澈的意念越来越锋利……
苏礼见状简直要郁闷地想要捶胸口……他就是带着自家弟子到处逛逛啊,也没正经教他什么东西呢,结果这小子就又要顿悟了?
气运之子就是这么任性的吗?
就见北光忽然拔剑而起开始演练剑法……那是苏礼进阶剑法的‘若水式’,但是很快他就在一遍之后又施展了一遍,却将若水式中的一些变化去除但又强调了另一些变化。
神眼 神眼李
于是原本的若水式就风格大为一变,平平无奇时如织如密,仿佛在耐心地编织一张罗网。但又有奇峰迭起,如同喷泉激涌十分暴烈。
苏礼见状心中明白,这就是北光随他观学这天裂山水脉走势所得……但只是这天裂山中的水脉变化还是太过片面了,少了大河奔涌的浩荡,也少了大海无垠的浩渺之意,终究欠了些什么。
卿本黑萌之妖妃來襲 水千澈
当北光收敛剑式身上的水气渐渐平复,苏礼才平静地说道:“这套剑法还不错,但有更多的潜力可以挖掘……对了,你准备叫它什么?”
北光原本还有些兴致勃勃觉得自己很厉害,但是看到苏礼并不太在意的表情以及再想到自己这套剑法本就是在那‘进阶剑法’的基础上衍变而来的,立刻就没有任何得意心了。
斗春院 姀锡
他说:“就先叫‘地泉剑’吧,我也觉得还有许多欠缺,等以后完善了弟子再请师父品评。”
月剑看到懂事的北光都有种揪心的感觉了,这都创造出一门还算上乘的剑法了,居然还要在苏礼面前这么‘谦卑’?
她连忙安慰道:“小光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这么年轻就已经能够自创剑法并领悟剑意,这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了。”
这月剑仙子最近已经很是有种‘自己人’的觉悟了,融入速度居然弯道超车,一下子超过了她的那个傻徒弟初荷。
只能说,这都是景晨的功劳吧……
不过北光面对这样的夸奖却并不觉得怎么高兴,他说:“那是因为师父教我的‘进阶剑法’太厉害了。我在尝试演化剑法的时候才发现,其实类似的思路师父早就在‘若水式’中暗藏,我只是顺着师父早就藏好的脉络继续下去,这才能够创出这套剑法。”
说到这里,他又看向苏礼有些惊叹地道:“师父,我发现‘若水式’中还有许多隐藏脉络没有办法理解,那都是什么……”
HP同人之年少轻狂 知心知意
苏礼听了总算是露出了一丝笑容道:“其实你悟出这套剑法最大的收获应该就是终于发现了自己的方向在哪里……即是‘若水’,那么当你能看到水之浩瀚、暴躁、冰冷、柔和等等特性,当你历经江河湖海行遍天南地北后,大约就能初步完善这门剑法了。”
皇上勿近:哀家是祸水 温沉
月剑听到了苏礼对北光的教导,忽然就觉得有些自卑了……因为哪怕是她在教导初荷的时候也只是教她如何练好一门剑法。
但是苏礼的做法,却是给弟子打好基础,然后潜移默化间引导北光如何创造适合自己的剑法……
景晨对此倒是并不觉得意外,他只是稍稍靠近了一些月剑道:“看,这就是我对月剑你所学的剑法比较好奇的原因……并非剑宗自己失传了,而是这么多年下来早就已经变得面目全非。”
在剑法一道上,一直以来野蛮生长的剑宗反倒是艺术家一般,总是肆意涂鸦着自己的个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