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vxdu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聖武稱尊 小圓源-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修羅第八斬vs死神的喪鐘展示-gx80m

聖武稱尊
小說推薦聖武稱尊
已经彻底消失了的恐惧王族遗址上方虚空中。
不时有着一阵阵可怕的波动爆发。
两位圣者正在进行异常激烈的较量。
恐魔圣很愤怒。
他是真的很愤怒。
通过名字就不难推断,整个恐惧王族,大都是他的子子孙孙,这么多子孙被灭的一干二净,连齑粉都不留下,任他有滔天修为,也不能唤回他子子孙孙了。
王族不在,他修为纵强,一时也成了光杆司令。
虽然他明知,尽管很不愿意相信,眼前年纪轻轻的人类小子也是超凡入圣境界,而圣者之间的争斗,根本没法分出生死。
但就算拼着受点伤势,他也要将眼前这个胆敢悄无声息覆灭他全族的可恶人类小子当场重创,最少也要让其被迫修养个三五年。
而他会请擅长推演的同僚推演,或者找同僚帮忙调查此子来历,并将其同族斩草除根,片甲不留。
既然对方让他做孤家寡人,那他也不必对其客气了,将他所有的亲人杀死,让对方也好好品尝一下做孤家寡人的滋味。
所以,可想而知,带着痛失同族子子孙孙,含怒出手的他根本不会有丝毫的留手,一上来就爆发出其真实实力。
他所化的恐惧魔烟,就相当于其手中利器,换做一般初入圣境的强者,虽然不至陨落,但在他这般猛攻之下,也必然会惊慌失措,如果稍有不慎,真的有被重创,甚至不得不休养个三五年的风险。
然而,恐惧魔圣却发现对面的人类小子,却比他想象中强大太多。
刚开始含怒出手,百分之一百二十爆发实力倒不是十分觉得,但当他含怒出手的势头过去,他越来越察觉到如山般的压力。
虽然自遇到血罗、贪狼两位魔圣已过去好几年,但楚天仍然遥遥记得魔圣的可怕,即便他已同样超凡入圣,但面对恐魔圣这位真正的魔圣时,也不敢掉以轻心,因此,他一上来就将灵妖变等增幅手段同时展开。
种种手段,特别是九尾层次灵妖变的加持下,他虽是初入圣境,但比起恐魔圣这种踏入圣境多年之人也不遑多让了。
并且,一交上手,他就将天命第一图生灭展开,他们所在的天地都似在他剑底化作生灭二域,其手中宝剑似化作天地主宰,执掌之下,生灭二域在他剑底流转,毁灭性的力量在他剑招之间蔓延开来。
仿佛处于这片天地的一切对手,都是被无情抛入生灭规则中的蝼蚁,毫无反抗之力,只能被压的粉身碎骨。
天命第一图,虽然是一次杀招,但并不是一锤定音的招式,虽然如此,却更加可怕,此剑道下,每一招每一式都没有定律,但每一招都要将生灭大道如磨轮转,要将面对的一切对手都抛入其中,如蝼蚁一般湮灭。
当然,同样超凡入圣,甚至超凡入圣更久的恐惧魔圣不会甘心任由他施为,滚滚魔烟蔓延开来,也似融入这片天地,每一招每一试都是穷形恶相,凶态必露,莫名恐怖之力无声无息间蔓延。
蔓延之间,也与楚天抢夺这片天地间诸多规则的掌控权。
每一位圣者都能融入天地,执掌规则。
圣者间的战斗,看上去毁天灭地,令人灵魂战栗,不敢直视,但究其本质,无非便是对天地规则掌控权限的争夺。
虽然处于这一层次,但在这方面,恐惧魔圣无疑更具经验,又是含怒出手,实力远胜正常状态,本拟在这方面碾压楚天这个新晋圣者,从而将其重创。
然而,不管他如何努力,楚天天命剑图一开,规则主导权始终都在楚天这边,并且,随着时间的推进,这主导权便越来越强,越来越将他逼入下风。
这便是剑之大道的可怕,大道之势一成,近乎无力扭转。
也就是圣者这一层同样可怕,如若在其他层次,在剑道境界上有这种优势,一招便可毙敌,对手焉能反抗这么久?
“这小子真是个怪物,初入圣境而已,怎么会这么强,而且,所谓剑道,本圣也见识过,却从未想过,剑之一道会可怕到这种地步。”
“此子断不可留。只要他还活着一天,便是我魔族的大敌,使我等诸魔圣食不知味,夜不能寐,即便借助那些执掌因果的力量,也要将其尽早除去才是。”
“不过,这是后面的事,起码要先过眼前这一关。”
“不行,这么下去,我根本毫无胜算,别说将他重创了,甚至本圣都有遭到重创的危险。”
作为一尊魔圣,兼恐惧王族王权的最高掌控者,恐魔圣自然也是心意果决之悲,他那对猩红魔瞳之中,有着狠辣之色一掠而过。
是时候出绝招了。
他便没有丝毫犹豫,念头一动,滚滚魔烟便在他面前凝聚。
凝聚之下,本就凝为实质的魔烟,变得更加的凝为实质,形态,本质都发生某种质变,邪恶光芒大作间,化作一座大钟。
大钟之上,一道道邪恶的纹路蔓延,让人视线触碰,便会发自灵魂的恐惧。
这是一座仿佛内蕴无限恐惧之道的恐怖丧钟。
恐魔圣右手一握,再度有滚滚魔烟汇聚而来,化作一杆与面前丧钟很匹配的棒槌。
他嘴角想起一抹苍白森冷的狞笑,魔瞳中的猩红光芒却是阴冷了下来,降为零度,一步迈出,双手运足圣力,将手中棒槌狠狠砸在面前的丧钟之上。
“小子,这都是你逼我的。”
恐魔圣是真的不想施展这一招,因为每施展一次这样的最强绝招,他至少都要修整一个月才能恢复,在现在这个危机处处的战时,如果不是楚天欺人太甚,将他子子孙孙都断绝,让他恨极了楚天,他是怎么都不愿施展这一招的。
“死神的丧钟。”
棒槌携着恐魔圣浩瀚圣力,又狠又重砸在他面前,与楚天之间的巨大丧钟之上。
含着死亡性力量的音波从丧钟之上爆发开来,宛如夺人性命的号角,带着无法形容的冷漠和狠辣向楚天袭来。
楚天血妖瞳中,陡然浮现出一道玄妙的纹路。
类似于洞虚纹,却不知比洞虚纹要强大多少倍。
其实,还是洞虚纹。
这一招虽是基础的瞳术,却极为使用,圣者修为的楚天施展出来,威力比先前强大太多,连同级圣者的虚实都能判断清楚。
他类似量化的判断出了对方搏命绝招,这“死神的丧钟”的虚实。
坦白讲,天命剑图生灭,起码第一层的生灭,爆发性并不强,比较擅长一步步积势,然后碾压,此时生灭的力量远没有蓄到最大,明显抵挡不住对方的搏命绝招。
“看来,这天命第一图第一层生灭的威力有限,只是比修罗第七斩略胜一筹罢了,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心里叹息一声,楚天便找到了修罗意境,眼神血腥,俊脸冷酷,仿佛自尸山血海深处走出,俨然化身为太古时代的修罗。
然后,在相应境界上,极为熟稔的踏到第八层台阶之上。
将修罗第八斩斩出。
修罗第八斩斩出,便融入面前天地间,天地之力被深度抽取,都是显露出一丝丝枯萎的痕迹。
虽然与在与雪妖天烛两位魔圣交手时曾昙花一现的修罗第九斩完全无法相提并论,但在爆发性上却要胜过此时的第一层生灭。
略显枯萎的天地蔓延到与死神音波抵触的位置,便是停止了下来。
进行了颇为激烈的对抗。
见状,恐魔圣嘴角的冷笑便是有些凝固。
这已是他搏命绝招了,发出此招后,他便做好了修养一个月的打算。
付出这么大的代价,难道还对付不了对方一个新晋圣者的人类小子吗?
然而,这么想的下一瞬,那他付出这么大代价才得以施展的“死神的丧钟”,便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溃。
天地继续向他这边枯萎。
在枯萎的天地面前,他甚至遭到某种规则的束缚,一时竟也动弹不得。
枯萎的天地自他身体上蔓延而过。
他整个身体都在他惊讶的目光中寸寸湮灭,彻底的消失。
天地之间,只剩下一道瑟瑟发抖,如风中残烛一般的恐惧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