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jgb6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洞螟 ptt-第五百九十二節 聲塵境與組隊相伴-piqda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
就在师弋心中暗自感慨之时,一阵击掌声,忽然传了过来。
思绪被打断之后,师弋顺着声音传出的方向看了过去。
原来发出击掌声的,乃是人群当中的一名修士。
此人眼见众人的视线都汇聚了过来,于是笑着开口说道:
“现在看来百人之中,活下来的只有在场的诸位了。
大家能够活着穿过色尘境,或境界高深,或提前做过功课。
至少,都是有备而来的。
在场的诸位不像是死去的那些蠢货,没有一技傍身就敢进入这六贼破魔宫当中。
所以,之前那些人死的不冤。”
此人说完之后,在场没有一人开口反驳。
就连师弋也不得不承认,这人的话语虽然有些刺人,但确实是这个道理。
如果仅仅因为寿元将近,就一头撞入这片秘境之中。
自以为抓住了救命稻草,其实来到这里只能是死的更快而已。
这世间没有什么,是不需要付出就能够收获的。
须臾山可以算是师弋所见过,诸多秘境当中最为慷慨的一个了。
毕竟,奏国这样的一个全民修真的国度,就是在须臾山的供养之下成长起来的。
可慷慨如须臾山,每次出现仍要耗费大量的人命,甚至因此激化了奏国之内的矛盾。
须臾山尚且如此,那就更别提这六贼破魔宫了。
秘境并非是什么善堂,如果这种认知都没有的话,那么死在这里确实怨不得旁人。
“不过,那些人的死也算做了一件好事。
至少,他们将真正有实力的同道都筛选了出来。
既然诸位不约而同的选择停留在这里,那么应该是对接下来将要面对的危险,有所了解的。
不错,我们接下来将会进入声尘境,那里乃是十魔当中耳魔的依附之地。
而声尘境对于我等的威胁,比色尘境还要强。
接下来,诸位只有互相帮助,才能安然的度过这一关。
我想诸位应该不会,反对我所说的话吧。”那人又再次开口说道。
正如其人所言,声尘境确实要比色尘境更具威胁。
就像眼中所见,被分为显色和形色一般。
耳中所听到的声音,同样有着区别。
构成这方世界的基础,乃是天地元气。
而天地元气,又衍化出了五行之力。
声音之所以能够传播,多赖于各种介质。
而这些介质,基本跳不出五行之列。
所以,声音可以说是被圈定在了,金木水火土这五行之中的。
不过,就像刚才所提的那样。
声音皆出自五行之力,看似相同却也是有些区别的。
似落花、滚石、流水等等之类的声音,皆可归为无情之声。
这类声音没有具体的含义,更不可能带有感情,所以被称为无情之声。
与之相对的,由人或者其他动物所发出声音。
因这类声音可以引起情绪反应,且声音有着具体的含义。
所以,这类声音被称为有情之声。
而十魔之一的耳魔,正是操弄这两种声音的行家。
在这声尘境之中,无论多么细微的无情之声,都会被无限的放大。
并且,这些声音会在声尘境当中回荡许久,成为攻击身在其中之人的利器。
这类无情之声,包括了修士的踏步声,飞行之时气流的摩擦声。
甚至,就连修士本人的心跳声,也包含在内。
所以说,这类声音是无法在声尘境当中避免的。
而经过声尘境的增幅,这类无情之声的威力将会大幅度提升。
介时,这些声音的杀伤力,可就不止是伤及修士的听力了。
如果应对不得力的话,直接就会要了修士的性命。
除了无情之声,有情之声更加引人色变。
在声尘境之内,如果有人张口说话。
但凡是听到这话语的人,轻则心神恍惚。
重则当场疯掉,变成耳魔制造声音的傀儡。
这种有情之声,可以说是声尘污染的来源了。
同时,这种声音也是师弋最为忌惮的一点。
毕竟,师弋的境界只有中阶而已。
如果师弋和林傲两人,同时在声尘境听到了这种有情之声。
林傲最多不过会神清恍惚一下,而师弋必定会是发疯的那一个,这就是境界所带来的差异。
之前出言的那名中年修士,其人乃是一名高阶存在。
因为境界方面的优势,所以师弋可以肯定。
相比声尘污染,其人应该更忌惮那些无情之声一些。
并且,不止是那中年高阶一人如此。
此时,在场的高阶修士,应该都是一样的。
其人应该是打算组织人手,一同硬闯这声尘境,所以才引起众人注意的。
毕竟,一个人就算动作再怎么轻盈。
也无法避免无情之声,在声尘境当中出现。
而在声波攻击修士本人之时,躲避以及还击只会弄出更大的响动。
如此一来,将会陷入无尽的声波攻击之中。
既然人少也无法避免遭受无情之声的攻击,那么还不如结伴硬闯来的方便呢。
而周围的这些修士,很明显也都带有着同样的想法。
不然的话,大家也不会不约而同的在这里停下来。
就连师弋,也同样有着这方面的考虑。
毕竟,在梦境之中,师弋都是独自一人,练习从这里硬闯过去的。
而现实情况却是,师弋并非独自一人进入这秘境当中的,在师弋的身边还跟了一个林傲。
如果师弋带着林傲强闯声尘境的话,虽然并非不可以,但是难度无疑会变高许多。
而既然有更加可靠的组队方式来进行选择,那师弋自然也就没有必要舍易求难,选择更加不好走的路了。
果然,正如师弋所猜测的那样。
这名中年高阶修士,再次开口时所说的正是此事。
只听见其人开口说道:
“呵呵,我就说嘛。
经过第一关的筛选之后,剩下的都是聪明人。
在场的诸位同道应该都了解过,声尘境所产生的声波攻击,是能够穿透法华的。
在面对铺天盖地的声波攻击之时,大家虽然拥有报身能力可以保命。
但是,因为报身能力的持续时间大多短暂。
再加上,使用间隔普遍存在很长的真空期。
所以,报身能力无法一直保护我们。
直至我等穿过声尘境,这一点是肯定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只有大家通力合作,撑过这一节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既然无人提出异议,那么就按照这个方法来这做吧。”
这名中年高阶说罢之后,就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安排。
然而,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师弋渐渐发现了不对。
因为,这名中年高阶修士只是针对在场的高阶之人,做出了组队的安排。
而像是师弋这样的中阶修士,其人并没有多加理会。
起初,师弋只以为是因为在场的中阶修士太少的原故。
以至于,他们这些中阶修士的安排,被对方放在了后面。
毕竟,这六贼破魔宫当真是高阶以下修士的噩梦。
虽然进来的百多人当中,中阶修士占了相当大的一部分数量。
但是在进来之后,大部分中阶都倒在了色尘境之内。
只有如师弋这样的一少部分中阶修士,穿过色尘境来到了这样。
所以,相对于高阶而言,现在的中阶修士反而变成了少数。
眼见,那中年高阶修士在安排完了所有高阶之后,仍然没有安排中阶修士的打算。
其中一名中阶修士沉不住气,开口对其人问道:
“我们呢,还有我们这些中阶没有安排组队呢。”
“哦,你们呀。
呵呵,你们自己组成一队通过这里不就好了么。
哦,对了。
我们这边需要先行一步,你们这些中阶就等我们走了之后再出发吧。”那高阶修士闻言,不由得轻蔑一笑,毫不在意的开口命令道。
师弋闻言,脸色不由得的一沉。
很显然,师弋最不希望看到的情况还是出现了。
以修为划分阶级的情况,在修真界之中普遍存在,并不是什么值得惊奇的事情。
如果,现在这种情况发生在其他地方,师弋丝毫都不会觉得奇怪。
可是,现在这却是在秘境之内。
并且,还是在相当特殊的六贼破魔宫之内。
六贼破魔宫这处秘境,其内并不存在什么宝物。
除了师弋和林傲以外,来到这里的修士全部都报有着一个目的。
那就是进阶,并借此延长他们的寿命。
只要能够突破足够多的关卡,无论有多少人达到要求,这处秘境都能够让他们达成进阶之愿。
换言之,在此地的修士之间,是不存在利益之争的。
而刚刚这名中年高阶修士也说了,在这声尘境之内高阶修士的法华是无效的。
既然如此,同样拥有报身能力的胎光境修士。
在这声尘境之内,也不存在什么拖后腿之说。
而人越多,对于打算硬闯的这些人而言,无疑会是越安全的。
这种事情原本是合则两利的,师弋想不通,其人为什么要拒绝他们这些中阶修士加入。
一念及此,师弋忍不住怒声道:
“左右不过是一介将死之人,此时却还在抱残守缺。
捏着修真界的那一套作风不放,当真是愚不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