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仙居殿,承乾跪在长孙皇后的遗体面前,哭的死去活来,眼泪鼻涕一大把,这一刻,承乾就是个孩子。他痛苦自责,恨自己怎么就不早点回京,为什么缩在海晏堡那么久。
为什么连母亲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
秦琅跪在旁边,对自己的准岳母很唉息,一代贤后,才三十几岁就走了,人生最好的年华,突然就撒手人寰,不得不说命运无常。
长孙皇后的这一生也很不容易,母亲高氏是长孙晟的继室,皇后才几岁的时候,父亲就病逝了,然后异母兄长孙安业等就把高氏和长孙皇后、长孙无忌娘三个赶出了几家。
她们只能去投奔娘舅高士廉,偏又赶上高士廉卷入兵部侍郎斛斯政谋反案,被贬交趾,好在这个舅舅很好,临走前把家里剩下的产业归置一番后,还是拿出了一笔钱给妹妹购置了一座小院,给他们又留下笔钱生活,才去交趾当个贬谪县主簿。
从此长孙皇后便母子三人流落在外,过着清贫的日子,长孙家家大业大,却跟他们没半点关系,娘家高家也是自顾不暇,日子艰难。
那时,高氏这位曾经的名门之女,大将军之妇,也开始织布刺绣以填补家用,却也还坚持亲自教导一对儿女读书写字,教他们礼仪,那段艰难的岁月,让长孙皇后自那时起,就性格坚韧不拔。
好在当年父亲长孙晟还在世的时候,对这个小女儿很喜欢,长孙家族也对她的婚事很上心,伯父长孙炽更是亲自为她寻到唐国公李渊家联姻,特别是很佩服李渊的妻子窦氏的睿智大气,劝说长孙晟与唐国公府联姻。
后来虽婚约定下不久长孙晟便去世,可唐国公府却也没有悔婚之意,五年后,长孙皇后十三岁时,李家派人来为二公子李世民迎接长孙入门。
那是大业九年,天下已经有些动荡,隋朝风雨飘摇,十三岁的长孙嫁给了十六岁的李世民。
少女时的那段经历,让长孙皇后这位名门之女,却有着难得的贤德品质,孝敬公婆,敬爱丈夫,婚后相夫教子,甚至当丈夫成为了天下第一人,她被册封为皇后,也从没有半点骄纵。
她始终保持着亲蚕的习惯,每年都要亲自为丈夫、儿女们缝制衣物,亲自教导儿女们礼仪、文化,打理内宫也是井井有条,甚至还经常劝谏丈夫和兄弟等,不希望后戚过于恩宠。
唯一一次破例,是因为异母兄长孙安业参与谋反,长孙亲自向丈夫跪地哭求免他一死。
谋反十恶不赦,可最后皇帝还是因为皇后的哭求而免长孙安业一死。
当年长孙安业兄弟们赶皇后母子三人出家门,多年后,皇后却还能不计前嫌。
十三岁结婚,三十六岁病逝,夫妻一起夫走了二十三载。
少年结发,互相扶持,伉俪情深,夫明妻贤。
秦琅看着哭的眼泪鼻涕哗啦的承乾,真想踹这家伙两脚。现在哭还有什么用,人死又不能复活。
皇后临终之前,苦盼许久都没盼到最后一面,得多遗憾啊。
军夫网游
皇后在,承乾的位置是最牢固的,有长孙皇后在一天,不管承乾再怎么胡闹,李世民也不会有换储的念头。
而现在,皇后走了,承乾最大的靠山没了。
当然,皇后若在,承乾也不敢闹的太过份,这两年要不是皇后病重,皇帝为了不让皇后担忧,其实承乾的许多胡闹行为是一直瞒着皇后的,要不然皇后绝不会坐视不管。
反倒是对于自己跟长乐的婚事,因为晚上一步,得再拖三年,秦琅倒是不太在意。
三年就三年,长乐现在也不过十五,三年后也才十八,双十都不到呢。
“殿下,节哀!”
秦琅对承乾叹声气道,现在这个时候不是哭的时候,还是好好想想如何平息皇帝的怒火吧,否则承乾的处境是真的会很堪忧的,不管怎么说,秦琅也还是希望能保住承乾的储位,毕竟十年相交,这感情还是很深的。
承乾对秦琅的话置若罔闻,从陇右回来这一路上,承乾就一直没正眼瞧过秦琅。
不管是因为之前的隔阂,还是因为这次在海晏揍了他,反正太子现在很不满秦琅。
“殿下一会去向圣人好好认个错!”
承乾依然不理会。
“长孙皇后一直希望殿下能做一个优秀的储君,将来继承圣人之位,做一个贤良的明君!莫要辜负了皇后的一片苦心和期盼!”
······
整个洛阳城,一下子变得缟素,人们沉默着,难过着,不管是谁,都对长孙皇后十分爱戴,因为这是一位贤德的皇后。
皇后从不干涉朝政,也不为已谋私,皇后做过的善事仁事无数,无数的孤寡病残都受过皇后的救济帮扶,民间甚至有皇后是观音菩萨转世的说法。
如今皇后仙逝,大家都说皇后是回西天去了。
大家为皇后哀悼。
整个洛阳城一下子就满城缟素,大家都穿起麻衣白袍,家家挂起了白色灯笼。
各坊市街道,也第一时间停止了一切娱乐。
人们脸上都没有了欢笑,神色间带着悲切。
皇帝也宣布缀朝五日。
中书名门负责主持皇后丧事。
太子回京了,可爷俩关系却很紧张,皇帝不肯见太子。
秦琅在仙居殿外见到了长乐公主,哭的梨花带雨,双眼肿大,秦琅安慰了一番,也没机会说太多话,只能劝她节哀,约好三年之后再娶。
长乐已经出落的越发亭亭玉立,成熟稳重的大姑娘了,经这突然的母丧,似乎更加成熟懂事。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年幼的妹妹晋阳公主却好像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以为母亲只是睡着了,却还懂事的说别打扰母亲睡觉。
承乾当天在仙居殿只呆了两刻钟,皇帝说两刻就两刻,时间一到,羽林郎便过来把承乾抬走了,承乾哭闹着怒吼着,但没人理会,四个羽林郎架手架脚,直接把承乾抬出仙殿居,然后塞进一辆马车,一直拉到了东宫。
羽林军接管了东宫的守卫,实际上太子承乾被幽禁东宫,无皇帝旨意不许任何人进出。
秦琅算是个例外,他可以自由进出,可承乾在东宫摔打东西,打骂宫人跟个疯子一样,没有人敢靠近。
秦琅每次去,承乾却不理会。
承乾一直在生他的气,憋着股劲就是不肯搭理秦琅。
面对着又钻了牛角尖的承乾,秦琅根本都不想来,可现在连长孙无忌、高士廉都得不到准许进东宫,一众东宫官也被皇帝禁止出入东宫,东宫只剩下了一些近侍宫人,却还不能出来。
每天例行来东宫两趟,上午一趟下午一趟,每次来了先跟承乾互相大眼瞪小眼一会,然后互相也不说话,一刻钟后秦琅便说声告退出去。接下来召东宫里的太子家令等一些近臣交待些任务,听取一些汇报等,差不多就离开,下午再来。
从东宫离开后,又得赶去皇城的中书省中书门下政事堂,皇后突然去世,整个洛阳朝廷都在忙皇后的丧事,皇帝发话了,一定要把皇后的丧事办的隆重。
虽然皇后曾经说过自己的丧事要从简,还要薄葬,不要陪葬金银玉器,更不能奴隶殉葬,但李世民现在不管这些,他只想给皇后人生最后一程尽可能风光。
魏征看不惯劝谏,说按皇帝的旨意,那皇后的葬礼比太上皇的都还要规格高,儿媳怎么能比家公的规格高呢,这出格了,不合礼法,而且皇帝要求的这些太厚太奢华,有违皇后遗愿,也有违大唐节俭的传统。
李世民不听。
魏征就一直进谏。
李世民怒,让岑文本草诏,罢魏征侍中之职,贬为相州都督府司马。
紧接着又让岑文本草诏,拜同平章事秦琅为检校侍中,主持门下省事。
接到诏书的时候,秦琅正在中书门下跟房玄龄、长孙无忌等相公们议事,看到来宣旨的岑文本,不由的皱眉。
魏征接诏,满脸怒容,气的摘下梁冠,解下金鱼袋,秦琅则拉住魏征。
“魏公稍安勿躁也!”
“岑公,圣人这道内制,恕秦琅不能接受!请退还!”
岑文本也没料到,秦琅居然拒绝这道诏令,愣了一下。
“秦相,翰林院知内诏,宣麻拜相授将,这都已是制度,就算中书门下也无权驳回啊。”
这不是武德年间了,那个时候权力都在三省,皇帝的旨意也都须经过三省,中书草诏,门下封驳,若是门下省驳回,诏令是通不过的,强行通过,那就是斜封、中旨,官员们甚至能拒绝执行。
可贞观改革以来,皇帝在三省之上加强了中书门下,强化宰相集体执政,把决策和封驳权并到一起,可另一方面又设立了翰林院负责内制,把拜相拜将封爵授勋等权都划到了内制,不再须经中书门下,这无疑是大大提升了皇帝的权力。
所以皇帝拜宰相元帅,封王公侯伯这些,是不用经过宰相们同意的。
秦琅摇头。
仙姿玉骨:天妃 慕容湮儿
“我不是以中书门下宰相身份驳回这道内诏,而是以当事人身份拒绝接受这道封拜!我觉得魏公的谏言并没有过失之错,甚至很有道理,圣人当接纳劝谏,而不是把劝谏之人赶出朝堂去。”
“魏公做侍中很称职,并无不当之处,不当去相。”
岑文本也是无奈,还是头回碰到这样的事,“诏令已下!”
“我拒绝奉诏,请封还!”
“卫公不如亲自跟圣人回复解释如何?”岑文本无奈的道。
“可以,我现在便随岑公去面圣,亲自奉还诏书!”
那边已经摘冠解符的魏征魏玄成,都没料到秦琅比他反应还激烈,一时倒是怔在那里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