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神魔书
天亮了。
几架战争飞艇在天空抛洒药剂,驱散了海德拉堡上空的乌云。
温煦的阳光洒了下来,照亮了海德拉堡。
一道道黑烟从阿波菲斯宫的废墟腾空而起,和远处的数百根黑烟遥相呼应,在小风中妖娆的扭动着身子。
腰间裹着一条羊毛毯子,袒露着上身的乔双手叉腰,阴沉着脸站在原本的主楼大门口。
阿波菲斯宫的主楼,还有另外几座副楼,彻底崩塌。
就连完整点的砖瓦都找不到一块,牛头老人释放的火焰威力太大,花岗岩雕成的石砖都被烧化了。整个阿波菲斯宫,也只有厨房,还有远处几栋供工匠、杂役居住的副楼,还勉强保持完整。
除此之外,阿波菲斯宫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大坑。
除了牛头老人威力巨大的火球炸出来的大坑,还有远古魔傀轰出来的大坑,更有战争飞艇为了歼灭那些不断从血色光门中冲出的深渊生物,投掷下来的巨型炸弹轰出的弹坑!
加上帝国的军人、骑士和那些深渊生物大打出手,到处密布的长长的刀痕、剑痕、拳印、脚印等等……甚至还有性格暴躁的羊头人、牛头人被击杀时,干脆自爆炸出来的痕迹。
整个阿波菲斯宫,啧啧……一塌糊涂,惨不忍睹。
乔的身边,离他数十尺远,站着一群监察官和高级警官,他们阴沉着脸,肃然盯着乔。
在远处的厨房大门口,玛丽老太太双手叉腰,昂首挺胸的站在一群厨娘、侍女的最前面,朝着一群凶巴巴的警察大口的喷着口水。
在那些警察中,颇有几个警官是从帝都法务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他们读书的时候,没少去吃食街浪荡,没少去老祖母酒馆吃喝。
他们都认识这位年纪一大把、热情活泼、或者说性格泼辣的老祖母。
他们垮着脸,任凭玛丽老太太朝着自己喷口水。
他们也感到很无辜,他们只是按照办案的惯例,找那些厨娘咨询几个问题。无非是,他们的表情太凶狠了一些,措辞太严厉了一些,将几个小侍女吓得哭了起来……
玛丽老太太就蹦了出来,冲着他们就是一通狂骂。
“你们这群无能的废物!你们这群浪费帝国公帑的废物!你们这群妆模作样的黑皮!你们这群除了凶小姑娘就没有其他谋生技能的废物!”
“啊,昨天那群可怕的牲口脑袋窜出来的时候,你们在哪里?”
“这么漂亮的阿波菲斯宫被烧毁的时候,你们在哪里?”
“那些牲口脑袋杀人放火的时候,你们在哪里?”
“帝国的子民需要保护的时候,你们在哪里?”
“帝国的老百姓都说,黑皮狗从来不会及时赶到现场,他们只会在暴徒杀人放火之后才姗姗来迟!啊,我终于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
“摘下你们的头盔,看看上面的座狼徽章,你们扪心自问,你们对得起你们每个月的薪水,对得起你们每年年底的奖金,对得起你们的住房补贴、单身汉宿舍补贴,对得起你们每天的早中晚三餐的餐饮补贴么?”
玛丽老太太越是破口大骂,她的火气显然变得越大。
到了最后,她干脆蹦了起来,将口水星子直接喷到了在场的地位最高的一名中级警将的脸上。
上千名来自警务部的刑侦专家,以及帝都各大支局的办案好手,他们拎着各色工具,在阿波菲斯宫的废墟上一寸寸的翻找着。
在场的,还有一大群地位极高的神职人员。
他们用神术封印了废墟中的那座血色光门,几个浑身洋溢着一股子神秘气息的大主教,正站在距离光门最近的地方,认真的辨识门框上那些邪异的符纹。
一群浑身裹着黑色斗篷,手持蛇头权杖的男子,也凑在这些大主教身边,和他们低声的讨论着外人极难听懂的话题。
整个大沼泽街,以及附近的几条街道,全都被野战军封锁。
大街上站满了全副武装的士兵,骑着战马的骑兵在大街上往来奔走,震慑任何有可能异动的人群。
阿波菲斯宫的东西两侧,远远的,不时有男子愤怒的咆哮声和女人悲戚的哭喊声传来。
大沼泽街,帝都最古老的一条主干道。
阿波菲斯宫、海德拉宫,还有其他好些重要的政府机构的总部,都在这条大街上。
居住在这条大街附近街区的居民,不一定是最顶级的大贵族和最有钱的大阔佬,但是他们绝对是和德伦帝国有着极深羁绊的人。
比如说,德伦帝国开国时册封的一些骑士。
在海德拉堡还没有这么大规模,仅仅有着两三条大街,海德拉宫也只是一座普通的三层小城堡的时候,那些骁勇善战、对皇室忠心耿耿的骑士们,自然是在距离海德拉宫最近的地方购置房产,以方便他们拱卫皇室。
德伦帝国立国多年,这些骑士的后人,自然也就一代一代的,在自己祖传的老宅中居住了下来。
大沼泽街附近的住户,有绝大部分,都是这样的家族出身。
他们的先祖,可能只是爵位并不高的骑士,可能是为皇家效力的马夫,可能只是某位皇室成员的近侍等等。
但是他们绝对是最纯正的‘德伦帝国人’,他们就是民间所谓的‘老德伦’!
他们对帝国的意义,不仅仅是‘普通的百姓’!
但是昨天晚上,有两百多户‘老德伦’的宅子被焚毁,有上千人在大火中尸骨无存!
要知道,这些‘老德伦’的宅子,可不是普通的两层楼的小民宅。
托祖宗的福,这些‘老德伦’家族,在大沼泽街附近有着大块的宅基地,一代一代‘老德伦’不断的扩建、翻修自家的宅子,大沼泽街附近的宅邸,很多都是有着上百套房间,上下好几层的‘大型豪宅’。
居住在这些‘大型豪宅’中的,除了‘老德伦’自家人,更多的是那些有钱有身份的‘帝都漂’。
有名的诗人,有名的作家,有名的音乐家,有名的画家……
国内的,国外的……
常住的,旅居的……
总之,都是一些体面的、有钱的、讲究生活品位、在帝国甚至是在梅德兰大陆,都有一定名气、一定影响力的社会精英。
他们的收入,或许不足以让他们在帝都的核心区域购置一套天价的豪宅。
但是他们的收入,足以让他们在帝都的核心区域的某一套豪宅中,包下一间豪华、舒适、体面的套房,享受帝都最核心区域的一切便利。
众所周知的是——‘我住在大沼泽街’和‘我在帝都的某个区有一套小宅子’,这话说出去的逼格,是完全两码事。
住在德伦帝国皇宫的大门口,和住在距离德伦帝国的皇宫有十几里的地方,这能是同一个概念么?
体面人,当然要住体面的地方!
所以,昨天被烧得尸骨无存的上千人中,真正的‘老德伦’或许只有百来个,但是被烧死的那些社会精英,怕是有千人左右。
实话实说,无论是建筑物的损失,还是人命的损失,对于一个帝国来说,这样的创伤微乎其微。
但是对于帝国的警务部而言,对于帝国的官方来说,上千个‘社会精英’在帝都的核心区域遇害,这毫无疑问是一件要命的事情,毫无疑问带给了他们巨大的压力。
所以,在阿波菲斯宫勘测现场的那些警务部的专家也好,那些警察也好,那些监察部的密探或者情报部门的情报官员也好,一个个脸色都黑漆漆的,好像刚刚被火烧黑了一样。
一名身穿黑色风衣,脸色漆黑的高级监察官悄然走到了乔身边:“乔·冯·威图侯爵,能找个地方么?我有些事情,想要问问您。”
在这个高级监察官的身后,跟着十几名孔武有力的劲装黑衣人。
他们一个个目露凶光的盯着乔,这种目光让乔很不舒服。
“滚开!”乔盯了这监察官一眼,懒得搭理他:“我没空和你玩,滚远点!”
两名劲装黑衣人猛地凑了上来,一把抓住了乔的肩膀:“请您跟我们走一趟……”
乔眼角一挑,轻轻的吹了声口哨。
刮着大光头,叼着大雪茄,正站在不远处虎视眈眈的大伊凡一声怪笑,他带起一道狂风冲了过来,干净利落的一拳一个,将两个监察部的行动队员打得吐血飞出。
乔正站在阿波菲斯宫的主楼门口,这里是整个阿波菲斯宫废墟的中心。
这里的动静,当即引起了附近所有人的注意,无数人朝着这边看了过来,其中包括了一大群的监察官。
一名地位显然更高,面孔方方正正犹如花岗岩砖块的中年监察官大踏步的冲了过来。
“乔·冯·威图阁下,谁给你的胆子袭击监察部的人?”
乔举起右手,朝着那中年监察官指了指:“我心情不好,不要惹我,不管你们是谁派来的,请维格拉尔侯爵过来……我懒得和你们这群小喽啰废话!”
乔的面前,绯红色的光幕在闪烁。
*
存在:乔•冯•威图
恶念:混乱的腐蚀之灵喇咖,混乱的杀戮执念图昔,怯弱的高原狼王沃尔,熔炉之主汉姆,堕落毁灭之终焉希尔,沉睡的熔岩主宰——堕落灵魂的炼狱之主
能阶:三海开辟(完美态),四脉开辟(99.97%),东陆秘传第三阶炼神药剂(完美改良版)(100%),德伦帝国守护战职混乱之海德拉第三阶段——深渊巨鳄龙(完美版)(100%)(肉体力量:两亿八千五百万磅)
精神:1.75
灵魂: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黑暗意志(你投身黑暗,亲近黑暗,黑暗给予你善意的回应,你得到了黑暗的青睐,你将比普通人,更容易掌握黑暗的力量)
南欢舅爱 我是鱼
天赋:
传奇柔韧(对物理伤害极大消融、承受),水之掌控(史诗)(冰海巨妖血脉天赋)
传奇之力(对物理防御极大破坏、粉碎),冰霜掌控(史诗)(太古冰龙血脉天赋)
狼王权柄(3%)(狼王沃尔血脉天赋)(本能:传奇嗅觉,传奇听力,传奇骨骼,传奇耐力,传奇急速,灵魂震慑(现只针对狼族)等)
黑暗生存(深渊蜉蝣血脉天赋,完美态)(本能:幽暗视力,黑暗契合,黑暗呼吸,灵巧之躯,敏锐感知)
黑暗之力(黑暗精灵血脉天赋,完美态)(本能:阴影穿梭,黑暗掌握,传奇敏捷,传奇速度,传奇平衡,肢体掌控,传奇五感,传奇的危险感知)
龙脉生命(巨鳄龙血脉天赋,完美态)(本能:传奇血肉,传奇体质,黑暗潜伏(一次饱食,半年沉睡),黑暗风暴,传奇力量,气息感应,野性压制,尖锐爪牙)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