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漢之莊稼漢
小說推薦蜀漢之莊稼漢蜀汉之庄稼汉
看到素来多谋的钱钦脸上露出笑意,众人心里皆是一喜。
此人这般神情,多是已有计较。
但见吕壹连忙按捺不住地问道:
“什么事情?且速道来。”
“中书可记得,前几日前往蜀国求马的使者派回信使,只言蜀人已同意换马一事?”
“自然记得,只是这与我们又有何相干?”
吕壹有些皱眉道。
校事府的权力,说大确实很大,监察百官,监控州郡,大小官吏,闻校事之名,无不色变。
但要说小,那也确实小。
指的是权力范围很小,仅限于监察。
若是无陛下之令,校事府连抓捕、行刑的权利都没有。
更别说与蜀人外交这等事情,那根本就不在校事府的权力范围之内。
“与蜀人相交,确实与我等无关,但与蜀人交易,难道也与我等无关么?”
钱钦胸有成竹地一笑,提醒了吕壹一声。
因为吴蜀交好之故,所以蜀人每年都会有不少紧俏物资贩到吴国。
这些紧俏物资,如毛料蜜酒之类,除了有一部分是落入那些有门路的权贵世家手里。
剩下的大部,以前由少府专辖。
而这些年来,则是转到了校事府手里。
原因也很简单,少府压不住权贵,但校事府可以。
毕竟陛下也很缺钱啊!
“兵法云:避实而击虚。李衡等贼子以巧舌说得陛下心生疑虑,吾等若是当面应之,一个不好,只会令陛下更加反感。”
“不若避其锋芒,另寻他径以自证。”
说到这里,钱钦又是微微一笑:
“陛下缺钱,我们就给陛下寻钱,陛下想要打压那些世族,我们就让那些世族不敢放肆,如此一来,陛下又如何会弃吾等而不用?”
吕壹仍是没有明白过来:
“计是好计,然则当如何行之?”
别说是他,就是众人,亦是被钱钦这番话,说得云里雾里。
唯有一人,突然一拍大腿,叫道:“妙啊!”
这一声大喊,引得众人皆是循声看去。
不是吕壹引为左膀右臂之一的秦博是谁?
“吾亦是听得钱校事巧言令色一语,这才有些猜想。”
秦博说着,对钱钦拱了拱手,得到钱钦的回应后,这才继续说道:
“蜀人所输往我大吴的物资中,毛料蜜酒多是由我等专辖,然则有一物,乃是例外。”
“红糖?”
众人终于有人反应过来。
“没错,正是红糖。”
红糖这东西实行的是配额返还制。
也就是说,想要得到红糖份额,你得先卖给蜀人粗糖。
而想要得到粗糖,那你就得去种甘蔗。
不然的话,你就只能从蜀人手里高价买红糖,而且还不一定能买得到。
当然,因为蜀吴交好,蜀人每年都会以同样的价格半送半卖给陛下一批红糖。
但这批红糖比起每年流入吴地的红糖总量来说,实在是不值一提。
“此事不知有多少权贵世家参与其中,牵连甚大不说。更重要的是,红糖乃掌于蜀人之手,陛下都不敢轻易动之,吾等又能如何?”
吕壹听明白了钱钦的话,不过对此事仍是不太乐观。
对于红糖,他们不是没有起过念头。
如此暴利的东西,让人望之而不可得,对于极度缺钱的陛下来说,当真算得上是一件煎熬的事。
因为陛下不止一次流露出想要把红糖实行专卖的意思。
作为陛下身边的亲信,吕壹甚至还知道,陛下在五月吃红糖蘸粽子的时候,还叹息过这个事情。
“正是因为红糖之利,控于蜀人之手,所以我等才有机会啊!”
钱钦加重了语气说道,“若是控于世族之手,吾等那才是没有丝毫机会。”
校事府虽权大,但也是仅限于朝堂之上。
在营生方面,比起那些有百余年甚至数百年的世族来说,手段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
更别说世族之间的关系网,层层叠叠,有如百年老树藏在地底下的根须。
当年长沙桓王(即孙策)把这些江东世家杀得人头滚滚,最后依旧都没能拿他们怎么样,更何况校事府?
“然则红糖多是控于张家之手。”
有人提醒了一句。
“张家非陆家朱家可比,且此时正处于低谷,焉敢与校事府相争?唯可虑者,乃是张家与冯文和关系匪浅。”
“如何能说动冯文和,将这红糖配额,多让于我等,这才是关键所在。”
听到钱钦这番话,吕壹若有所思,喃喃自语地说了一句:
“这张家,倒也算是好命。”
吴郡四姓,各有家风:张家文,朱家武,陆家忠,顾家厚。
朱家的朱桓有节假之权,朱据孙权之婿。
陆家就更不必说,陆逊乃上大将军,吴国军中第一人。
顾家的顾雍是吴国丞相,为人宽厚。
所以孙权最重者,便是朱家和陆家。
平日里又任用顾雍处理政务。
唯有张家,虽说以才学见长,但还是那句话:
乱世之中,人主所需者,要么是治世之略,要么是统军之能。
才学之事,反倒是列于末位。
所以孙权想要打压江东世族,身为江东望族,同时又不被看重的张家,自然就是被拿来教猴的那只鸡。
但也同样是因为张家“文”,因为张温从蜀地回来后,大力宣扬冯文和的文章,为其扬名。
此举与冯文和结下善缘,给张家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大好处。
所以吕壹才说张家是好命。
有人感叹道:“蜀人以忠义为先,怕只怕,我等未必能说得动冯文和啊!”
刘备关羽张飞三人之事,听说在蜀地已经被写成了小说,乃是说书之人必讲。
就是蜀地百姓,亦张口可言“桃园三结义”什么的。
鬼曲童音 _冰儿_
世间怪异奇幻之事,莫过于此。
入娘的刘备三人什么时候在桃园结过义?
偏偏那些苍头黔首还就喜欢这一套!
现在好了,蜀人尚结社,忠义必为先。
瞧瞧张家那个张白,开口闭口就是“冯君义字当头,张家深受其惠”……
不管冯文和是不是如张白嘴里那般讲义气,但想要劝他把红糖之利转给校事府,张家那一关肯定是绕不过去的。
“吕中书,我们若是能说动冯文和放弃张家,那自是上上之策,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钱钦重重地敲了敲案几,提醒众人不要想得太美。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张家答应与我们合作。若是张家能识相,相信陛下自然不会再追究前过。”
“对张家现在的处境来说,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只要能掌握红糖渠道,不但就有了源源不断的财源,而且还能顺便打压那些世族,想来陛下定然是高兴。”
因为陛下缺钱啊,还是非常缺的那种。
而红糖比起毛料蜜酒等物,来源显然是要稳定得多。
因为毛料和蜜酒,蜀人那是想卖多少就卖多少,就算是不卖,大伙也没资格说什么。
而红糖不一样,给多少粗糖,那就得要按比例返多少红糖。
除非兴汉会敢砸自己这么多年的招牌。
“更何况,只要此事有了校事府参与,蜀人就算是想要毁约,那也得看他们敢不敢视两国盟约于无物。”
“毕竟我等可是代表着陛下啊!比起光靠张家与冯文和的交情,岂不是牢靠得多?”
邪瞳诱惑 猫头
吕壹等人一听,顿时觉得大妙。
于公,此举不但为陛下开了钱源,同时还能借此多了一层打压世族的手段。
于私嘛,那红糖之暴利……啧啧!
“于今之计,一则是去试探陛下之心,看看张家可用否?二嘛,则是看看派何人前往凉州,说服那冯文和。”
“张家之事不用担心!”吕壹得到了解决方案,顿时大气起来,“陛下宏量,若是不想用张家,那又岂会派张白作为副使前往凉州?”
用当然是要用,但怎么用,陛下自会有裁量。
说不得,以后校事府当真能把张家从红糖渠道里挤出去,独享其利呢?
“唯有这第二么,”吕壹扫了一眼众人,“倒是当真得要好好思量一番。”
自己肯定是不能离开陛下身边的,否则的话,万一再来一个李衡,没人掌握大局,大伙怎么死都不知道。
剩下的人选……
吕壹的目光在秦博和钱钦之间来回扫视。
秦博知其意,当下拱手说道:
“某倒是愿意前往凉州,只是……”
他迟疑了一下,“冯文和素来有巧言令色之称,某口舌笨拙,怕是说不过他……”
此话一出,众人又是一阵沉默。
是啊,听说那张郃与曹真,便是被他安上爬山涉水之名,然后被活活气死的。
虽然不知真假,但此人口舌之利,刀剑犹有不及的传闻,宁可当真,不可轻视。
吕壹突然咬了咬牙:
“口舌再利,能利得过钱财耶?蜀人贩卖诸物,不就是为了一个利字?”
“若是吾等能给冯文和足够利益,又岂怕他不答应?”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大惊失色。
秦博咽了一口口水,他感觉有些后悔了:吾不应该答应去凉州的……
但见吕壹阴冷的眼神扫了一眼众人:
“陛下如今对校事府已是心有疑虑,那李衡身后之人,难道仅仅会止步于此?”
“吾等这些年所做之事,得罪了多少人?岂还有后路?此时不奋力一博,到时只怕身无全尸矣!”
钱钦亦是有些哆嗦:
“吕中书,若是给蜀人让利太多,日后被陛下知晓,只怕吾等亦同样是身无全尸啊!”
吕壹呵呵一声冷笑,阴恻恻地说道:
“尔等难道都忘了自己是以什么起家的?只要此事能成,陛下定会比以前更加看重校事府。”
“就算是日后被人重翻出来,难道吾等还怕无人代受此过?”
看到众人仍是面有惊惧之色,吕壹就是有些不耐烦:
“尔等都在怕什么?前往凉州与蜀人谈判,最后还不是要陛下做决定吗?只要陛下认可,你们还怕什么?”
吕壹一番连恐带吓,终是把所有人都说服了。
校事府众人虽说目光浅短,皆是小人之流,但他们也知道,若是此次校事府捱不过去,那么他们也讨不了好。
反之,若是冯文和当真能答应此事,那么不说校事府在陛下的心目中会更进一步。
就是光增加红糖之利,就足以值得他们放手一博。
商议已毕,吕壹又连忙寻了机会,前去见孙权,只言吴蜀这些年来,物资往来越多,这商贾之事更是数不胜数。
听闻蜀人早两年在永安设立了易市,专门管理与大吴的交易,而大吴却没有相应的署府。
不若趁着此次与蜀人交易马匹的机会,与蜀人商量,共同建立易市渠道,方便管理。
孙权一听,立刻就明白了吕壹的意思。
他不由地大喜过望:他人只道吕壹乃是小人,却不知这些年来,校事府为朕收上来多少易市之利。
想到这里,他这些时日对吕壹的顾虑,一下子就消除了大半。
吕壹久在孙权身边,又岂会看不出孙权心中之意?
于是趁热打铁,连忙把密室当中商议好的计划说出来。
当然,如何说服冯文和之事,自然是一字未提。
只言此事若是能成,则不但能开一个钱粮源,同时还能借机打压世家。
这一句话,简直就是要说到孙权心里头最深处去了!
当年朕让你们开荒垦田,谁知你们这开着开着,最后却和蜀人换红糖去了。
这么多年来,年年吃了那么多红利,吃得爽吧?
是不是忘了头上还有自己这么一位皇帝?
老子年年带兵到前方打仗。
将士们吃的穿的用的,哪一样不要钱粮?
开!
必须开!
把这个易市开起来,统一收税!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但这个事情吧,得蜀人配合,所以还是得派人去跟蜀人谈。
孙权自己也知道,有能力与蜀人交易这些物资的人家,就没有一个是小户人家。
若是公开推行,怕是会受到不少阻力。
再加上此事又是吕壹提出来的,所以他仍然把此事交给校事府去做。
吕壹得了孙权的允许,差点没笑出声来。
于是第二次前往凉州的使者突然发现,自己在没有接到通知的情况下,使团里就多了校事府的人。
建兴十三年七月,吴国的第二批使者进入蜀地。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