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xa6g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奧術起源 愛下-第一千零一十一章斷其一臂相伴-n8b1n

奧術起源
小說推薦奧術起源
一些勉强挣扎了出来,刚刚爬上岸,还没有跑几步,就有触手一样的粗壮树根,从湖面下蹿了出来,将他们捆了一个结实,重新拽回了地狱岩浆湖中。
相信无声无息被困在地狱岩浆湖底的恶魔数量更多。
这个被恶魔们作为巢穴的庇护所,却成为了他们的埋骨之地。
虽然空间裂缝还没有被彻底关闭,依旧有源源不断的地狱岩浆在融入,但是这个直径不下于五公里的地狱岩浆湖,依旧在不可避免的冷却。
而正上方的这场隔空神战也接近了尾声。
眼见世界树坐大已经成为了定局,魅魔领主已经萌生了退意。
虽然这一次,他们输了一局,不代表这件事情已经结束。
过去半年,他们已经通过空间裂缝向阿沙恩位面注入了足够多的地狱力量。
这些力量虽然不足以严重破坏阿沙恩大陆的自然法则,但是作为一个印记,一个次元锚已经足够了。
只要被他们盯上了,这个猎物就休想挣脱。
等到下次她准备完善,卷土再来的时候,就不是一只手臂这么简单,而是无穷无尽的恶魔大军,带着滔天烈焰,踏平这里的一切,将他们拖入燃烧的地狱中。
“想走,哪里这么容易,既然你已经将手伸进来了,就给我留在这里吧!”阿比盖尔女神瞅准时机,对魅魔领主展开了反攻。
翡翠巨手一把握住魅魔领主的,死拽着不肯放走。
已经成长为参天大树的世界树,更是伸出了无数暗红的恶魔树根,顺着魅魔领主的手臂蔓延而上。
这些恶魔树根一边缠绕,一边在魅魔领主的手臂上钻刺,试图像对付那些中低级恶魔一样,吸收对方的力量作为成长的养分。
只是对于这些恶魔树根来说,魅魔领主的手臂实在太粗大了,相比起普通中低级恶魔,他们是巨蟒,但是相比起巨臂,它们只是一群不起眼的水蛭,根本破不开它强悍无比的防御层。
“统统给我滚开!”空间裂缝的另一侧,传来了一股恐怖的拖拽力。
魅魔领主巨手被生生的拖回了三分之一,刚刚缠绕而上的恶魔树根大面积的绷断。
“你给我回来!”下一刻,阿比盖尔女神也跟着发力,不仅将对方刚刚收回去的手臂拖拽回来,甚至还带回了半个肩膀。
不稳定的空间裂缝顿时在这个肩膀上,留下大面积的撕裂口,浓稠的、纯实质化的能量,喷涌而出。
还没等到这股能量落地,便有无数恶魔树根凭空钻了出来,将它们给接住,贪婪的分食着。
那些恶魔树根当然不是真的凭空冒出来的,依旧是快速生长蔓延过去的。
只是这些树根在穿过能量裂缝最混乱区域的时候,有一部分已经从三次元穿出去了,然后又穿回来了。
跳出三次元的那一部分,是用肉眼看不到的,所以就会出现了眼前这种假象。
这件事情,从侧面反映出了眼前这棵世界树的凶悍之处,它能够在三次元和四次元同时存在,自由穿行。
这其中代表的意义,自凡是有点科研精神的人,都能够想到。
若是能够将其模仿,次元壁障对于他们,将不会再是困扰。
轰!轰!轰!
那些吸收了恶魔之血的恶魔树根纷纷炸裂,一边飞溅,一边熊熊燃烧。
即便是对于世界树来说,这些恶魔之血的力量也太过狂暴,还没有等到它们吸收,就被活生生撑爆了。
那些吞下恶魔之血的恶魔树根前脚炸裂,后脚便有更多的恶魔树根钻了出来,一口将那些四处飞溅。正在煅烧的残枝给吞了下去。
轰!轰!轰!
这些恶魔树根也步上了前者的后尘,纷纷炸裂,燃烧起来。
第三波恶魔树根也已经涌到了,再一次将炸飞的吞下,然后再次炸裂。
说来话长,实际上,短短的十几秒钟,这些恶魔树根已经在炸裂燃烧、吞食中轮回了十几次。
每一次轮回,新生出来恶魔树根上面的暗红色就比上一次的更浓郁、也更粗壮。
每一次轮回,炸裂的威力都会小上一分,燃烧的剧烈程度就会减弱一分。
世界树正在用这种方法,精华吸收这些恶魔之血。
等到第二十三轮的时候,这些恶魔树根,已经从碗口粗细,暴涨到了水缸粗,将那些燃烧的残枝包裹吞下后,隐隐约约能够看到它们还在恶魔树根深处燃烧,但是却没有炸裂。
这些无根浮萍的恶魔之血,已经被削弱到,无法对这些恶魔树根造成伤害了。
这一丛恶魔树根吸收完恶魔之血后,犹不满足,就像是闻到血腥味的鲨群一样,蔓延而上,顺着魅魔领主巨臂的伤口钻了进去。
结果可想而知。
刚刚进入巨臂深处,这些恶魔树根就熊熊燃烧了起来。
虽然它们吸收了大量恶魔之血后,拥有了更多的地狱属性,力量得到了强化。
但是距离直接吸收恶魔之血,还有一段遥远的距离。
阿比盖尔女神也没指望,一次性就能够搞定魅魔领主,打的依旧是持久战。
那些刺入魅魔领主巨臂中的恶魔树根在燃烧殆尽之前,已经如同吸管一样,从哪里汲取了足够多的恶魔之血出来。
这些被抽取出来的恶魔之血,世界树如法炮制,用大量恶魔树根爆炸为代价,削弱并吸收它们。
拥有阿比盖尔世界树作为坚实后盾,阿沙恩世界树的恶魔树根好似潮水一样,源源不断。
无论损失多少,都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补充回来。
“你们这些卑劣的小偷,竟然敢偷本王的力量!”魅魔领主清晰的感受到巨臂中力量的流失,又惊又怒,疯狂的往回拖拽。
阿比盖尔女神闷不吭声的拖拽的更紧,根本不给对方这样的机会。
这可是难得窃取地狱核心法则的绝佳机会,他们从魅魔领主这里窃取到的核心地狱法则越多,对他们以后对抗地狱入侵越有利。
此消彼长。
阿沙恩世界树这边越变越强大。
而魅魔领主越来越多的力量被吸走,自身越来越虚弱。
随着刺入手臂中的恶魔树根越来越多,被吸走的恶魔之血数量越来越多。
若是再不想办法破局,她会被活生生吸干。
“今日之仇,来日必然十倍奉还。”空间裂缝另一头,传来魅魔领主无比怨毒的诅咒。
然后猛然用力将巨臂向回拽了一截,然后向着空间裂缝撞去。
不稳定的空间裂缝,就像是一把锋锐无比的利刃,直接将这个比房屋还要粗壮的巨臂切断了。
魅魔领主倒是果决之人,关键时刻,果断的壮士断腕,以求自保。
世界树的恶魔树根又是一阵群涌,大量的往着断臂的伤口处汇聚。
但是从这里奔涌出来的恶魔之血实在太多了,根本挡不住,只是让这里变成了一个巨大火炬,熊熊燃烧着。
这些恶魔之血喷洒到哪里,那里就陷入了熊熊燃烧中,温度高的吓人,即便是泥土也会被烧化了。
直到阿比盖尔女神将断臂立起来,情况方才有所好转。
这些地狱力量到了阿沙恩位面,就得遵守这个位面的物理法则。
大量的恶魔树根四处蔓延生长,优先净化吸收那些散落的恶魔之血,只留下很少的一部分,将这只断臂束缚在自己身边。
“看来我们遇到了一个难缠的对手。”阿比盖尔女神忍不住发出由衷感叹道,“我们的底牌在对方面前都暴露了,下一次再面对面,胜负就是一个未知数了。”
“一个恶魔领主就如此恐怖,在她们之上的恶魔大君又得强大到什么程度?”肖恩的脸上,也看不到胜利的喜悦,只有着无尽沉重。
对方仅仅是伸进一只手臂,就将他们逼迫的如此窘迫,若是本尊亲临,那又是一副怎样的景象?
现在断对方一臂,不过是将仇给结死了,接下来对方必然会想方设法的复仇。
话又说回来了,双方本身就没有缓和的余地。
若是让肖恩他们重新选择一次的话,依旧会选择断掉对方这一臂,尽可能的削弱对方实力。
“比她更强大的存在?”阿比盖尔女神连连摇头道,“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刚刚与我们交手的可不是什么领主,而是一名真正的恶魔君主,至少掌控了一个位面的那一种,否则没有办法,与我如此长时间的跨界对峙,绝不是一名领主能够做到的,阿比盖尔就算是再残破,我也是一个位面的守护古神。”
“魅魔女王美坎修特!”肖恩吐出了一个名字,“看来是我先入为主了,一看对方同样也是一名魅魔,第一时间认为是先前渗透我们位面的那个魅魔领主苏内拉沃的本体,现在看来,这个空间裂缝不仅惊动了那名魅魔领主,同时还将她背后的那位主子给惊动了,若不是我们封印空间裂缝的举动,将其惊动了,短时间内,她依旧不会轻易出手,坐看自己那位充满野心的手下表演,然后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出面摘桃子。”
肖恩并没有质疑阿比盖尔女神,她虽然是第一次与地狱接触,但是阿沙恩世界树吸收了足够多的地狱法则,让其对这个敌人产生了足够的了解。
“地狱法则是负面能量的集合体,这种程度的勾心斗角,司空见惯,若不是因为他们的内斗,消耗了他们不菲的力量,只怕他们早已经在自己的位面一家独大,整个位面都变成战争机器。”阿比盖尔女神同样对地狱充满了忌惮。
他们的位面法则自身就充满了侵略性。
其孕育出来的生灵,绝不可能是脾气温和,一心向善的主,必然充满了强烈的侵略性,并且以夺取其他位面为乐。
尤其是到了恶魔领主、恶魔大君这种程度,走的赫然是阿比盖尔女神一般的守护古神路子,位面领地已经成为他们的力量源泉。
他们的人生目标自然不言而喻,自然是为了获取更强大的力量,夺取更多的位面领地。
“而这正是我们的一线生机所在,这位魅魔女王为了达到独占我们位面的目的,在没有百分百确定凭借自己的能力无法独吞我们位面的情况下,不仅不会主动向其他恶魔大君求援,甚至会在其他地狱统治者面前,主动帮助我们遮掩我们存在的痕迹,而我们现在确实处在弱势的一面,短时间内,我们只需要考虑来自这位恶魔大君的威胁便可以了。”肖恩不知道自己该庆幸,还是该悲哀。
实力弱小,竟然成为他们位面最大的挡箭牌。
“所以,两个位面融合的步伐必须进一步加快,两个位面合二为一,打赢这场战争的胜率更大一些,今天我已经露了底,下一次就没有办法起到出其不意了,若是下一次继续以这种方式战斗的话,对方有很多方法,直接将我从战场驱离,对方对领域方面的法术虽然不是特别精通,但毕竟是掌控操作一个位面法则的存在,只要她想,用不了多长时间,她必然在这方面达到惊人的程度。”阿比盖尔女神虽然有催促肖恩执行合并计划的嫌疑。
但是肖恩却不得不承认,经此一战,阿比盖尔女神已经充分展现除了自己的重要性。
目前只有她才能够对抗地狱的恶魔大君们。
虽说肖恩已经找到以后要走的道路,但是想要他短时间内,成长到阿比盖尔女神、恶魔大君这种程度,是一件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发展信仰,说起来简单,做起来何等的艰难,尤其是到了一定基数后,难度就更大了。
众口难调。
哪怕是肖恩想到方方面面,也不可能做到让所有的人对自己满意,更别说是对自己产生信仰了。
就算是那些已经产生信仰之线的,若是他心中滋生了不满,负面情绪超过正面情绪的时候。
信仰之线依旧会被斩断,想要重新产生的难度,必然会更高。
更别说,现在阿沙恩大陆存在着激烈的竞争。